啃文书库 > 恐惧感染 > 第三章拙劣的跟踪

第三章拙劣的跟踪


  “找到了!”仅仅只是这短短的六个字,就让布偶惊喜的喊出声来:“你快看,郑家村找到了!”
  “你小心声,我还没瞎。”
  关居原跟布偶不同,对于这件事一点喜悦感都没有,甚至还给布偶泼了盆冷水:“你难道忘了吗,之前是你第一个提出来的。如果我们所处的世界是假的,那对应的,不只是我自己,同样郑家村也很有可能不存在。”
  “那是建立在可能的前提下啊,万一……”布偶说到这,语气也逐渐低沉下来:“万一咱们猜测的,都是假的呢?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布偶尽管是这么说,可它毕竟不是傻子,非常聪明,自然也清楚这种可能性有多低。
  但无论如何,在不是百分白能够确定的情况下,希望总归还是要有的,某些事不止关居原不愿去想,布偶也同样如此。
  “437路口改了名,心安加工厂不存在,嗯……”关居原回想起之前的两场游戏,对郑家村真实存在的可能性,无疑又降低了许多。
  当然,如布偶说的一样,只要有可能,他们还是愿意去尝试一下,万一……他们真的猜错了呢?
  短信发过来之后,隔了几分钟,曲浪又发来了一张电子地图,上面清晰的标注着郑家村的位置。
  不过,郑家村的‘郑’被改成了张,看起来它现在并不叫郑家村,只是因为它们两个村子重合了,曲浪才能确定。
  此时已至破晓,外面的天色开始微微发亮起来,这时候再睡显然是不可能了,关居原放下手机,穿好衣服起身。
  “不管它到底存不存在,等一会吃过饭,咱们就去吧。”
  “真的吗?”布偶喜出望外,用不知道从哪学来的词汇叫道:“爱你!”
  “滚。”
  …………
  …………
  这次去往郑家村,为了安全起见,关居原把男人也带上了。
  虽说这些天相处下来,布偶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但保不准在那种深山老林中,会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男人对鬼没什么用,但遇到野兽变异物种之类的,战斗力还是可以。
  嗯……另外,一直叫男人会很拗口,临走前,关居原终于给他起了名字,后者也欣然接受。
  名字什么的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哪怕是关居原给他起张三李四这种名字,他也不会说些什么。
  当然,关居原自是不会给他取这种既没有技术、又没有含量的名字,在经过谨慎的考虑抉择后,关居原最终还是决定,用自己闯荡游戏惯用的Id,来给他命名。
  “张伟,这件衣服合身吗,要不我再给你换一件?”
  卧室的衣柜里,关居原正在翻找着什么,既然要出远门,男人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张伟,肯定不能像在家里穿的这么随便。
  而且男人身体真的是异于常人,从带回来的那天到现在,这段时间里,他的身板明显又大了一圈。
  强壮的肌肉,高大的身躯,一切都让关居原是那么羡慕。
  假如某一天,自己也能变成这样……
  呃,现在想这些貌似没什么用,也不是他需要去努力的方向。
  在简单的收拾完后,关居原特地把剩余的1000零钱一分不少的提了出来,转成现金,等过几天再看,看微信还会不会重新变为1000。
  做完这一切后,关居原便出门,坐上大巴前往目的地。
  郑家村在T市,位置离他居住的地方非常远,乘车倒车一番功夫下来,大概要两天左右的时间。
  左右没事,加上昨晚睡得不好,关居原便靠在座位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张伟就坐在他的旁边,所以他很放心,睡的也非常香。
  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睡着的时间,大巴中途上来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带着一个巨大无比的口罩,把鼻子以下几乎全部遮住。
  而且奇怪的是,他不知是不是刻意,上车后便蹑手蹑脚的朝关居原这边走来。
  这么诡异又悄然的举动,没能引起关居原的注意,但却……引起了售票员的注意。
  “哎,你往哪跑呢?票买了吗?”
  “啊?”男人像是兔子被吓到了的模样,身子不自觉一抖,便犹豫着回头:“买……票?什么票?”
  售票员是个很年轻的小伙,一半是方言一半是普通话:“坐车你不买票的?还什么票。”
  “你要去哪?观山村还是平安县?如果你要想去T市的话,得先到前面的平安县倒车。”
  “我……我不知道。”男人一脸茫然,小心翼翼回答的模样,真跟做贼差不了多少。
  “不知道?”售票员比他还茫然:“不是,你自己要去哪怎么还不知道?”
  说着,他似是想到了什么,面露狐疑:“你该不会是没钱吧?”
  “呃,不是,多少钱?”
  “观山村五十,平安县一百五。”
  听到这个数字,口罩男仿佛松了一口气,从眼中都能看到他轻松的神色,他原本还以为有多贵,没想到会这么便宜。
  他看了眼不远处正在睡梦中的关居原,略一思考,便道:“我要去平安县。”
  说着他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冥币。
  并且还很潇洒的道:“我没有小的,只有大额的,不用找了。”
  售票员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手里的冥币,眼角不自觉的抽搐起来,呆了几秒钟后,他顿时转过身,朝正在开车的司机大喊:
  “老于!先找个地方停下来,服了,竟然上来个神经病!”
  这一嗓子不仅震到了司机,同样也把睡梦中的关居原给惊醒,揉了揉眼后,便向这边看来。
  “我不是神经病!”口罩男立马着急起来,拼命解释:“这么多钱我都没让你找,我怎么能是神经病呢?”
  难得大方一次,却被人说神经病,他心里不由一阵委屈。
  “不是神经病?”售票员被他气的发笑:“正常人谁用这玩意付钱的?你赶紧下车!”
  车在这时停了下来,口罩男还想再解释什么,但售票员却已把他赶了下去。
  车门关闭,大巴再次行驶之后,售票员不仅小声骂道:“真是晦气!”
  关居原和张伟冷眼旁观,这件事跟他们无关,所以也没发表什么看法。
  口罩男肯定是有问题的,但应该不是大脑,虽然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就当看戏一样,看看就好。
  但等大巴又向前开出了一段距离,关居原马上就明白了,这件事……是跟他有关的。
  原本安然端坐的张伟,此时像是听到了什么一样,在车辆行驶吵杂的声音中,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我们头顶上有人。”
  与此同时,一道道轻微、但又让关居原熟悉无比的尘土,从他头顶的上方……洒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