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六记斋记 > 35 夏日·旧梦

  祝钰一出门便唤陆瑾岚租车,说累,不想走。
  陆瑾岚瞧着祝钰一副大爷模样,皱了皱眉,但仍是去相熟的车马店租了辆驴车,祝钰一见那驴车,不满意道:“我九霄真人几时沦落到坐驴车的地步了?”
  陆瑾岚摸了摸那头温顺的毛驴,道:“又不出城,驴车足以,再说,驴车比马车要便宜上许多,也不用专门租师傅来赶车。”
  祝钰脸色方煮好几分,扇子呼呼地扇着,道:“原来是想省钱,你倒真是呆傻,一会儿到了张家唤他们付钱不就行了。”
  陆瑾岚转头一想,倒也是,刚想转头去换,祝钰拦住她,道:“罢了,反正也不差,驴车就驴车吧,两人同乘一辆驴车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说罢,走到那毛驴旁边,摸了摸它的头,又俯身凑到毛驴耳边,低声耳语几句,才起身唤陆瑾岚上车。
  陆瑾岚拿了鞭子便想坐在前面。
  祝钰见她一副准备赶车的驾驶,道:“你知道怎么去?”
  陆瑾岚迟疑道:“刚问了车马行的伙计,说是顺着这条街一直走,然后左转到明祥街,走到头再右转……”她刚刚租车的时候已经问好,又让伙计画了图示给她,再不清楚也可问人。
  祝钰将折扇合上,笑道:“我同这驴说好了,它认得路,不用你驱赶。走,上车吧。”
  陆瑾岚瞧了瞧那驴子,并没有瞧出与平日的驴子有什么不一样的,但祝钰既然这么说想必是施了什么法术,便应声坐到驴车的一边。
  祝钰坐了驴车另一边,吩咐道:“走吧。”
  只见那驴子似是听懂人话,拉着车子便快步走了起来,并不需要鞭子驱赶,走的也是去往张员外家的路。
  驴车有些窄,陆瑾岚有些不自在,便忍不住往旁边缩了缩,祝钰斜了眼看她一眼笑道:“穿了男儿装,心倒还是女儿心,不过,你大可放心,不管是三百年前,还是三百年后,我对你都没什么兴趣。”
  陆瑾岚听见这话身子一僵,便没好意思再动。
  过了一会儿,她方想起上次她与祝钰的谈话,当时因姜九突然闯入,导致她有许多疑问并没问出口,若是借着此时,是不是就能弄个清楚明白。
  想到此,陆瑾岚先轻咳几声,方轻声道:“你总说我是仙身道骨,又说要收我为徒,刚开始我以为不过是你诓人的玩笑话,可是这些天我见了你和掌柜,我心里也起了许多疑问,我原想着这世间虽有魑魅之物,可这些应与我并没有什么关联,可是最近发生的这些,又让我觉得我好像并不仅仅是我。你能告诉我,我究竟是什么人吗?”
  祝钰听见这话,先折扇展开,眼底的伤感一闪而过,却又马上笑道:“我以为你一直都不会问呢?你想知道,我告诉你,你本是太白金星的徒弟,因为犯了错,被罚下人间饱受七世轮回之苦,所以你才有这仙身道骨,七世过后,你便会重回天庭。巫鸾,是你本来的名字。”
  祝钰答得这般明白,倒叫陆瑾岚有些不相信,在心里思忖半天,又默念“巫鸾”两字,可是心里并没有任何起伏。自己的前身果真是那天上的仙人?
  或许是因为这个答案太过缥缈,陆瑾岚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服自己信服。
  “那芸卿呢?”陆瑾岚想起了另一个名字。
  “她?”祝钰先是转过头若有所思瞧了陆瑾岚一会儿方道:“她是同巫鸾最像的那一世,可惜性子太像,像到连错犯得都一样。”
  “那她和掌柜?”陆瑾岚想问得更多。
  “她同姜九的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姜九害死了她。”祝钰转过头,显然不想就这个问题答得更多。
  掌柜害死了她?陆瑾岚想起那天醉酒之夜,掌柜明明那么爱她,怎么会害死她呢?芸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祝钰见陆瑾岚低声不语,忽又笑道:“我以为你是对你自己的身世感兴趣,但好似你更感兴趣的是姜九?也难怪,你不管转世几世,都注定会被那个人吸引呢。怎么,要不要我告诉你姜九的真身究竟是谁?”
  陆瑾岚没吭声。她已经猜到红莲与张柏、严松的身份,可是姜九,她是一点也猜不到。
  她想知道,可是又觉得从祝钰这里知道似乎对他不太公平。
  “你心里好奇,却又觉得我若告诉了你,好似我将掌柜的秘密告诉了你,就像背后说人坏话一样,总是不好的。对吧?”祝钰识破他的小心思。
  “我……”陆瑾岚迟疑。
  “算了,这个谜题留给姜九自己告诉你,免得回头师尊又骂我泄露天机。”祝钰转头,似是没看见她的迟疑。
  陆瑾岚低头,似是有几分遗憾,又似是松下一口气。
  祝钰低下头,却喃喃道:“巫鸾,七世情孽,你还没看透吗?”
  但这句话说得很轻,很轻,轻到陆瑾岚根本没有察觉。
  陆瑾岚只听到祝钰接下来的话,“我听说姜九把《鸾明书》给你了,那是芸卿的遗物,如今给了你,也算物归原主,只不过,芸卿三岁即入道,十七岁学成,捉妖除魔,世间鲜有敌手,至于你,我看再怎么努力,也就学个皮毛。不过也无所谓,让你学那些,也只是为了保你命。”
  《鸾明书》是那日下午姜九给她的,只说让她先看,说以她的根底前面一些基本的应该不难,若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再问她。
  书陆瑾岚只是粗粗翻过,书被保存的很好,原书的封底被撕了又被细心地重新沾了新页,上面的字迹娟秀,明明白白写了隐身法、飞剑术、驭雷术、飞天术、定魂术、往生咒等等各种术法和咒法,只不过偶尔也会混杂一些法术之外的话,比如“枯燥、无聊”、“饿了、御火术用来烤鸡倒也不错”之类的注释。她能猜出书的主人应该是个有趣的女子,没想到就是芸卿。
  至于书上的法术,虽然看着字句简单,可是芸卿却连最入门的穿墙术都没学懂,更别提后面一沓,若是挨个问掌柜,自己也怕张不开口。
  “他虽将这《鸾明书》给了你,可毕竟不是修道之人,谁让你我这一世有这师徒的情分,你应我一事,我便教你鸾明书上的术法。”祝钰又说。
  陆瑾岚犹豫,或许等掌柜教她更好?可掌柜若是时常想起那个女子会不会不好。
  祝钰见她踌躇不定,笑道,“不会让你伤天害理,也不会让你以身相许,原先我欠巫鸾一个原谅,我想让你替她收着。”
  陆瑾岚对这话没理解,但是好像也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略微思考,便答应了。
  祝钰见陆瑾岚应了,却也不再解释,只是说道:“你将那《鸾明书》拿来,我教你怎么看。”
  陆瑾岚从怀中拿出《鸾明书》递过去。
  只见祝钰将那鸾明书一抛,那书中小字便似活了一般,先是从纸上施然而动,而后蹦蹦跶跶跃入空中,陆瑾岚刚要称奇,那一串串字符便晃头晃脑朝陆瑾岚飞去,转瞬便消失了,陆瑾岚根本没有看出那字符是如何不见的,却只觉脑中如过戏一般,那些文字悄然便映入脑中。
  当然旁人若是注意,只会觉得驴车上的那少年的神情颇为奇怪,似是有些痴傻,并不会看到有什么书与文字飞舞。
  时间过得很快,又很慢,便随着“啊——呃——啊——”毛驴的一声长叫,陆瑾岚发现驴车已停,而天色渐晚,她仍脑中震荡。
  半晌,祝钰将书合上,又撂回陆瑾岚怀里,打个哈欠道:“走吧!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