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冒牌职业大神 > 第242章.离开
    上到二楼,远远发现有个人门神似的站在训练室门口,伸长脖子四下张望。李栎早晨来时,训练室门口就有不少人这么等他,但他没想到,这会等在外面的,竟是孔方。
  
      看到李栎后,孔方紧走几步迎了上来,在离他还有一段距离时又停住了。
  
      只见他手里攥着个手机,脸上的神色是欣喜、焦虑和犹豫的矛盾混合体,但主调明明白白是翘首期盼,这一点从他时不时就往电梯处张望的举动就能清楚地感觉到。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李栎有了些猜测,但他没点破,只走到孔方身前停步,等着他先开口。
  
      “队长……”孔方只说了两个字就顿住了,良久过后才故作轻松地问了句,“郎拓大大来找你,到底什么事啊?”
  
      “他来看看我。”
  
      “他真的让你去天狼吗?”孔方又问。
  
      “他确实这么说了,但我觉得他在开玩笑。”
  
      “刘骏言都这样了,你怎么还愿意和他说话啊?”
  
      “一码事归一码事,刘骏言现在还是青锋的人。”
  
      ……
  
      李栎耐心地回答,他没有催促孔方有话直说,反而顺着他的节奏,一问一答着这些漫无边际的闲话。
  
      说了好多话,孔方还是没能鼓起勇气把该说的话说出口,李栎见此,替他开了这个话头:“哪支战队啊?”
  
      “啊?”孔方愣了愣,有点不知所措。
  
      “是支不错的队伍吧,不然你也不会动摇,”李栎接着说,早上来时,孔方还没有流露出渴望转会的迫不及待,只有点神不守舍,这会开口,看来是对方发出正式的邀请了,“给你准信了吗?”
  
      他问一句,孔方点一下头,问第二句,孔方依然点头,到最后,话都被“李荔”说完了。孔方无话可说,只能轻声说了句,“队长,对不起。”
  
      “哪支战队啊?”李栎又问了一遍,甚至在嘴角扯出一抹笑,“难道是幻海吗?我记得你说过,要是能和沈晗做队友,你就死而无憾了。”
  
      孔方听了这话,一下子绷不住了,差点哭出声。这话一下子把他带回到“李荔”刚来的那一天。
  
      那天早上,他和青锋的队友们闲聊时开玩笑,当时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大神转会的记者招待会,讨论老板三大目标的野心,还戏言未来或许会有很多很多大神来青锋,和他们做队友,组成全明星。
  
      当时他带头对沈晗小姐姐发花痴,还被大神听了一句半句去,弄得怪不好意思的。
  
      那时……
  
      孔方抽了抽鼻子,带着点哭音说:“不是,是弹痕战队。”
  
      “唔。”李栎应了声,弹痕战队是去年甲级联赛排名10的队伍,看上去离季后赛差地远些,但再上一个赛季,也是闯进过八强的。可以说上赛季排名8、9、10的三支队伍,天域战队、原野战队和弹痕战队实力相差不远,都是有希望进入季后赛的。
  
      更何况,弹痕战队还有个第一天罡赵晓峰,有大神坐镇,也隐隐然地拔高了队伍的逼格。
  
      “那是好事啊,赵晓峰是第一天罡,他让你转会过去,是看好你。”李栎温言道,赵晓峰正值当打之年,应该不着急找接班人,弹痕战队每年都会吸纳一些优秀的玄甲入队,不管怎样,先把好苗子笼络住再说。
  
      孔方能得到弹痕的青眼,是对他的极大肯定,也难怪他无法抗拒。
  
      孔方的心像是有一只小虫子在不停地啃噬,他在青锋的日子过得很惬意,很开心,如果今天青锋没被取消联赛资格,他发誓,别说是弹痕,就是天狼他都不会动心。他愿意和队伍一起,下赛季堂堂正正地跨入甲级联赛。
  
      可现在的青锋,名存实亡,孔方想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努力,但潜在投资商提出的条件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拿到杯赛前两名?这表示要过五关斩六将,一场都不能输,只要输了一场,就是彻底出局。
  
      孔方没有信心,一点都没有。本来就觉得没希望,在收到弹痕战队的正式邀约后,他心中的天平几乎毫不犹豫地就彻底倾斜了。
  
      “我问弹痕那边了,他们说不会压价,就照我本身的身价支付转会费,”孔方的头越来越低,“……虽然不多,但也能贴补一点……”他说着,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骗自己:我走了还能帮队伍解决点经济压力呢。
  
      “我这个月的工资也不要了……揭幕战老板奖励的奖金我也退回来……”
  
      孔方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很可耻,不管再怎么美化自己的做法,他还是觉得自己背叛了队伍,在青锋最艰难的时候,他没有坚守,而是自己攀高枝去了。
  
      “好,我知道了,我也会和晓峰打个招呼的,他……没架子,好八卦,挺好玩的一个人,也好相处,”李栎重复了两句李荔对于赵晓峰的评价,之后说道,“弹痕的战队气质比较……竞争挺激烈的,你过去后好好努力,争取成为他的替补,以后接替他的位子。”
  
      孔方的头埋地更低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队长竟然这样轻轻松松地就把这件事揭过去了,甚至还给了他那么多的安慰和祝福,他忍不住了,抹了把眼睛后瓮声说:“那我先去人事办手续去了。”
  
      “去吧。”李栎说。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孔方的做法有情谊有底线,并非一味自私,李栎虽然遗憾,却不怨怪,只是觉得肩上的担子又重了。
  
      目送孔方离开后,李栎返回训练室。
  
      事有轻重缓急,当先解决刘骏言的问题。李栎一进门,劈头就问了句:“这两天怎么不来训练?连假都不请?”
  
      “……不是说把我开除了吗?”刘骏言小声说,他真是困惑了,本来有万般猜测,没想到等来这么一句。
  
      难道“李荔”把他留住就为了摆队长的架子吗?傻不傻啊,都这会了,当我还会怕你吗?
  
      “胡说八道!”
  
      李栎一声暴喝,指着他鼻子疾言厉色,“谁把你开除了?有书面通知吗?你别信口雌黄!”他顿了顿后,又道,“你和青锋的合同是快到期,可没到期啊,我没记错的话,要等下个转会窗口关闭后才到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