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归路漫漫 > 第十章 故人重逢

第十章 故人重逢


  松狮果然没有吐槽的天分。
  他吐槽说哥布林巢穴里的食品储藏室里遍地生长的厚实青苔是哥布林种来吃的,结果那真是种来吃的。
  沈存忠老师说那是一种可以吃的叫《浩特发力》或者《驱蚊柄》的植物。只要将它采择后放在干燥的地方用不了一个小时它就会变成绿色的粉,完全可以当面粉用。他和阿茜娜用水调成糊糊靠着这个才能在魔境存活下来。不过这玩意的味道有一股极强的土腥味,比我第一世的鱼腥草气味还重。但是由于没有能做面包、馒头啥的面粉,所以虽然难吃我们还是得吃。毕竟这个东西满地都是,一旦狩猎采集不能维持,耕作也没法时,就指望它救命了。因为名字太长所以简称为‘土面’。发挥我的土工作业专长,在厨房里我做出了灶台和的简易烤面包炉子,用藤条我们编出了蒸笼,于是我们有面包和馒头了。只是土腥味很重确实口感不佳,而且我们没有碱和酒,无法好好发酵,做出来很硬。不过做面包和馒头时生火的工作倒是很受欢迎,毕竟不用像烤肉那样转来转去对着灶门使出《火焰》即可,调节火力也不是那么频繁。蒸馒头时用的大锅是柔柔和我做出的石锅,虽然尽力做薄了但还是十分的笨重。无论烤还是蒸的南瓜和红薯都大受欢迎。香蕉状的红薯,西瓜外形的南瓜并不仅仅是外形像水果,本身的含糖量也比一般的红薯和南瓜高,蒸烤后则更加酥软香甜。嗯,想要盐、料酒、酵母、酱油、植物油、糖、奶油......果然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不过也正是由于这种贪欲使得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吧。
  顺带一提我们试着用土面、红薯、林子里的水果试做了酒,结果只得到了果醋。女性对果醋挺满意,鸠勒斯和瑞特还有茹贝则对只做出果醋很是失望,野菜因为果醋变得更可口所以我属于满意的一方。
  今天我们姑且算是柔柔的生日吧,我拜托瑞特试做了面条,可是瑞特没做过面条。我们试着用红薯粉和南瓜汁与‘土面’混合,然后擀成大大的薄皮再切成小条扔进从哥布林那接收的瓦罐里煮,结果小条就这么溶了最后变成了一瓦罐面糊。用木盘盛出来试吃,土腥味大大降低了,试着放点酱料味道还过得去。我随口说了句真像是油茶啊,然后这面糊就被正式命名为油茶了,试着加入一点动物油进去更香了。不过对劳力的要求很大,土面的采集收集,红薯打成粉,南瓜榨汁,揉面团再擀成薄皮,酱料动物油的收集制作。我从没想过一碗油茶要费这么多的事,光是靠我们这点人手十分吃紧,况且瑞特是我们优秀的侦察兵。毕竟不能以牺牲磨练技艺的时间来增加食品制作的时间,与口福相比还是生命更重要。唉,人多力量大真是至理名言。不过能让柔柔吃到油茶也算我功德一件,油茶就这么被定为了生日食品。由于罗娜和柔柔生日只差一周所以我们很快又吃了一次油茶。
  餐具也是得动手自制,木盘还好,木盆啥的就费时间了;做大小勺子找相应的葫芦也是件费时的事,葫芦在树林里才有分布也不多。
  我们只从哥布林巢穴里找到了两个可用的陶罐,不过能煮东西熬汤了;感谢黛特,她会做陶罐,但她不知道烧制的要求,根据她的回忆我们失败了十几次总算是烧出了四个能用的大陶罐,这下酱料保存容易了,能找到盐的话我们就能做咸菜了。
  什么都得靠自己的生活,绝对不是惬意的生活,每天总有做不完的事,计划做的事还没完呢天已经黑了。于是《灯火精灵》成了最受欢迎的夜间用品这让我很自豪。
  说到夜,距离我们土窟80米外的缓坡上我已经给瑞特和帕丝筑起了爱巢。按计划那样和土窟地底相同,有了专门的厕所,如果有新的夫妇再加大就好。我跟鸠勒斯开玩笑问他什么时候给他造房间,他居然很正经地考虑起来。看来很快我就有新的工程了。
  结果鸠勒斯考虑了半天还是没结果,瑞特到常常在我们面前按着腰说没力气了。阿茜娜经过一个月后晚上终于不再做恶梦了,她跟罗娜还有柔柔三人关系也是更加的亲密;简和妮可、茜可两姐妹也更友好了。而自认为是奴隶的阿凡妮她们则相互学着编织、针织、制陶一片融洽的气氛。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无形间这个小社会也分了团体。
  大家的武艺魔法都有了提高。进步最神速的依旧是帕丝,她的神剑诀也到了中级,火系魔法也能用中级了,这么下去恐怕她会在一定时间里在剑法和魔法上超越我和松狮了,可她那乖巧可爱面具下的性格令我感到不安。
  我们的瑟法小妈妈则是另一大亮点人物,她终于成了王级魔法师,她学会了水系和风系两系的王级魔法,不过她有帝级魔力量以后的发展值得期待;另外她的御剑诀也达成了初级,作为魔法师也有一定的近战防护能力了。
  还有就是瑟法的贴身护卫茹贝,身高超过1.8米的她是女战士中很少见的守护骑士,持盾作战的她跟御剑诀很搭现在正向中级稳步迈进中;她的重装加盾使得她不适合狩猎,但她为人细心极有责任心还力气很大,采集、栽种都是劳模一样的存在。
  黛特、安珀没有武术上的才能,不过仍然很认真的在练习着体力大为增强。她们俩倒是有魔法的才能,都有着中级魔法师的魔力量,黛特善于水兼顾土,安珀善于土兼顾火。
  我的可爱的小妹妹柔柔,也在稳步的成长进步中。她成功的发展成了全部低级魔法都能用的万能型魔法师。中级魔法除火系、灵系都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毕竟魔法师对战中最有用的就是中低级魔法;她的御剑诀也成功的迈过了中级的门槛,绝剑诀也到了初级,她以后的成长值得期待。
  罗娜掌握了几种水系的上级魔法,而神剑诀和绝剑诀都到了上级;松狮掌握了火系中级魔法,绝剑诀也到了上级。
  鸠勒斯学会了不少新魔法。他的与神剑诀近似的剑法本就神级所以神剑诀他很轻松的到了神级,而绝剑诀到了王级,御剑诀和他相性不好只到上级。
  对了忘了说我了。我的神剑诀中级,御剑诀和绝剑诀上级。这段时间经过反复调和魔法墨水我终于能制作圣级回复魔法的魔法阵了。圣级魔法阵能把缺胳膊少腿啥的一瞬回复,只是制作起来画魔法阵不易,而且作为媒介的魔兽皮不好找。不过现在我们有沈存忠老师,他知道造纸的步骤,这样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我们就可以用魔树为原料造纸了,只要在制作过程中大量注入魔力就能得到我想要的魔纸比兽皮方便多了,办法总比困难多嘛。为了到时候能多点人帮忙画我正在对所有能帮忙的人进行美术培训,但是现阶段看来只有阿茜娜和瑟法可以期待。
  无论如何,我们一行人里有魔法师天赋的实在是多的异常,我推测魔境不但吞噬女性,还会选择有较高魔力量的女性。
  下一个月我就11岁了,我们到魔境也要满一年了。大地已经开始化冻,但是化掉的雪水很快就渗透到了地下,依旧这一带没有湖泊、溪流甚至连个小水洼也没形成。从鸠勒斯他们的经历看其它地方的魔兽比我们这里更加强悍,可能就是因为我们这里没法形成河流湖泊的原因,所以靠吃植物汲取水分的生物才能在这里存活,而这都是些小型魔兽,所以除了狐尾狼更大型食肉魔兽才没到这里来。
  也许这里就是魔境的所谓新手村吧。但我们迟早要离开这里,可是得有运输工具才行。毕竟我们现在已经不像才来那般一无所有了,辛苦置办下来的这些家当也不容易尤其粮食和床上用品、食皿是长途迁徙必须带的。但是搬运的问题该怎么解决,我完全没有头绪,大家商量也没商量出一个结果。阿茜娜自怨自艾地说自己能做个真正的亚空间来存东西就好了。可哪有那样的好事,实体的亚空间需要巨量的魔力才能创建,而建立联系空间与亚空间的门一样魔力消耗非人力所及,这两个都是真正的神之领域的魔法。前世和魔力达到神级的数名友人尝试挑战结果弄出个能毁灭世界的黑洞,实在是过于危险的实验于是我们毁掉了实验资料相约把相关知识带入坟墓。
  天气越来越暖和积雪终于化去,森林抹上了一片新绿。但是森林地面很软,就像是个特大的泥坑。于是我们先在土窟外面进行南瓜的种植,静待大地变硬。由于得到了土面的制作方法我们的粮食来源大增加上进行作物的栽培,狩猎已经不用频繁进行,人手的增加也使得我们能进行分工,进行更长时间的探索成为了可能。果然还是要人多才好啊。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工作后,我们重开了森林的远程探索。
  瑞特、鸠勒斯、茹贝、瑟法、罗娜、我组成了第一拨队伍向着原哥布林巢穴进发。
  刚降雪时在哥布林巢穴地下我们发现了一个通向地下的洞穴。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进一步查探,所以经过商议决定先去探查那个洞穴。
  在尚有寒意的森林里我们警戒着鱼贯而行。当我们到达哥布林巢穴附近时传来了像是爆炸一样的响声。茹贝立即后退立起大盾挡到了瑟法身前,而罗娜则踏前一步在瑟法身后站定转身戒备瑟法身后,瑟法在茹贝采取了警戒姿态后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的集结魔力在手上,我和鸠勒斯则当场站定警戒四周。瑞特转身向鸠勒斯点点头,然后回头放下背上的行李后向传出声响的地方单独前进。
  没过多久瑞特边返回,向我们大家传达了他的侦查结果:“前面一个女剑客和一个魔兽正在交战。”
  魔兽是一种10米长的蛇怪,它的头上有三只角,中间长两边短,全身遍布金鳞,背上从颈部到尾部有黑色的脊刺,尾巴呈半月形。它用尾巴和头上的角在攻击女剑客速度十分敏捷,并时不时喷出黑雾来,黑雾所经之处草木尽都变得黑枯。
  与之对战的女剑客则比蛇怪更加敏捷,她的罡气非常强大她身形显得柔弱却能接下蛇怪的攻击并将之弹开。她手上的剑让瑞特印象深刻,浅蓝色的剑即便瑞特躲得很远依旧能感到彻骨的寒气,绝对是一把宝剑。不过她脸色惨白,似乎身体状况并不好,瑞特认为她没能发挥出全力。
  “浅蓝色寒气逼人的宝剑?”鸠勒斯对剑起了反应。
  “那是您认识的人吗?鸠勒斯大人?”瑞特将我的疑问道出。
  “嘛,多半是卑在那边世界最后遇到的那个女人吧,没想到她也到这来了。”鸠勒斯语气里满是怀念的感觉。
  鸠勒斯的话让瑟法失去了专注力,凝聚在手里的魔力一下乱了起来,瑟法赶紧重新集中精神将魔力重新凝聚起来。
  “嘛,只是有一面之缘,没啥交情。”鸠勒斯转过看着瑟法做出了补充说明。
  瑟法为躲开鸠勒斯的直视偏过头,我能看到她一脸安心的表情。不过因为大家都看着她,所以下一瞬间她满脸通红。看着她的人里就包括转头向后看的罗娜。而茹贝则专心于自己的职责从头到尾没向后看一眼。
  (罗娜,你真的要好好向茹贝学习啊。)
  可能是意识到了我责怪的目光,罗娜赶紧地转回了头,冲我露出歉意的一笑然后警戒起周边。
  “嘛,安,那黑雾你有法处理吗?”鸠勒斯目光转向我问道。
  我微一沉吟后看向瑞特,“瑞特,那个黑雾有没有造成地面什么变化?”
  瑞特听了我的问话想了一想答道:“没有,只是草木变黑了。”
  “嗯,那就是说不是酸而是毒了,所以只是草木变色。解毒魔法多少应该能有点办法。”
  “那么其他人远处待命,安和卑去看看。”
  我和鸠勒斯放下了行李,向发出声响的地方奔去。
  进到能观察情况的地方我俩停下来观察。正如瑞特所说那女剑客罡气十分强大,但是她身体状况显然也不在最佳状态。而且她似乎在保护什么东西。无论蛇怪如何进攻她都不离开背后的灌木丛,这样造成她不得不接下蛇怪的直接攻击,只是每次硬接下蛇怪的攻击后她都在颦眉。这个女剑客黑发微黄,细眉细眼,鼻梁挺拔,小小的嘴,瓜子脸,长得还不错,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但是乌黑的瞳孔射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轻视她。她眼下和嘴都泛青看来虽然依靠罡气抵御着毒气但还是中毒了,发黄的脸上不正常的红晕似乎在发烧。她的剑和蛇怪身上的金鳞相碰发出清脆的金属相交的声音,金鳞上只留下浅浅的伤痕。
  (怪不得蛇怪不用嘴攻击呢。)蛇怪紧闭的嘴里有血渗出,看来是被女剑客砍伤了嘴所以不敢用嘴攻击。只在拉开距离后才喷出毒雾。
  “嘛,这个麻烦了呢,卑也不一定能劈开那玩意的鳞片呢。”我身边的鸠勒斯自言自语道。
  (嗯,没问题。上级解毒魔法可以立即解毒。)我一一实验了解毒魔法后得出了结论。跟恢复魔法不一样,解毒魔法到上级为止我都可以无咏唱使用。
  “鸠勒斯,上级解毒魔法能立即解毒。”我话音未落,鸠勒斯已经从我身边消失了。
  “叮!”鸠勒斯挡下了蛇怪尾巴的攻击。
  “你先休息一吧,后边的人需要你照顾吧。”鸠勒斯头盯着蛇怪说道。
  “谢谢,您?您是!”
  “交给卑吧,有什么等会再说。”
  “好的。”说完女剑客便跃入了背后的灌木丛中。
  就在他们对话期间,鸠勒斯连续阻挡了蛇怪五次尾巴的攻击。蛇怪眼见女剑客离去顿时愤怒地嘶吼着低下头用头上长半米的长角向鸠勒斯撞去。鸠勒斯一把抓住了蛇怪的长角向上一甩,接着一脚踢在了蛇怪下颚上。蛇怪顿时半个身子腾空而起,鸠勒斯则在它半身悬浮空中时连连发出隔空斩击削遍蛇怪下腹各处,虽在金鳞上刻下深深的痕迹但并没有能斩穿太多鳞片。这时我注意到蛇下腹渗出的血水沿着蛇怪腹部中间成了一条线,我运足罡气到眼睛仔细观察。原来在腹部最下面金鳞间有道白线,血正是从那里渗出来的。
  正当我发现白线时,蛇怪猛地一摆后半身向前冲了两米,上半身像是倒下的电线杆猛砸向了鸠勒斯。“嘭!”一声巨响烟尘扬起,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最深处超过两米,长达5米的土坑,而鸠勒斯却不见了踪影。我急忙寻找他,随着蛇怪头抬起我找到了他,他已经在蛇怪头上站定。鸠勒斯弯腰,两手持剑猛地插向了蛇怪的右眼。“叮!”血剑被蛇怪的眼睑所阻,鸠勒斯淡淡一笑,猛然“喝”地大吼一声,全身肌肉青筋暴起,血剑随着他的大吼直入蛇怪的右眼窝,顿时蛇怪右眼窝里鲜血涌出。负痛的蛇怪发出“嘶嘶”地叫声猛烈地甩动着头,然而鸠勒斯宛如生根一般不动分毫。他又把蛇怪的左眼也如法炮制地刺穿了。失去双目的蛇怪大声嘶叫着猛地翻转上半身,头顶朝下的将头砸向地面。又是一声巨响地上砸出了一个比先前更深的坑。
  在蛇怪胡闹时,女剑客趁机带着草丛里的人出来了。一共四人,一位成年妇人两位小男孩和一位小女孩,三个孩子看来都比我的年龄要小。我赶紧迎上去,当到达他们身边后我先给女剑客放了一个上级解毒魔法。感到了身体变化了吧,女剑客露出惊愕的表情,但随即她恢复了神色向我道谢。
  蛇怪失去了双眼后,吐出舌头企图确定鸠勒斯的位置。鸠勒斯直接一剑将它的舌头两断。被斩断了舌头的蛇怪张开大嘴喷出毒雾,鸠勒斯不闪不避对准蛇怪的嘴里连续放出隔空的斩击。受到鸠勒斯攻击的蛇怪连忙闭上了嘴,血水它的嘴间涌出看来受伤不轻。当然它对鸠勒斯喷出的毒雾被我用上级解毒中和掉了。
  趁着蛇怪不敢再张口的时机我带领女剑客一行人向罗娜她们所在之处行去。把女剑客交给了上来迎接的瑞特后我便返回鸠勒斯与蛇怪对峙的地方。
  这时蛇怪已经盘成了一圈,鸠勒斯的猛烈斩击在它身上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我继续观察蛇怪,发现了一件事情:蛇怪的身上鳞片的伤口比之前浅了。
  (这魔兽的鳞在自我回复吗?完全没感觉到魔力显然不是它自行修复的。这种能自我修复的鳞可是武器铠甲工匠们的挚爱呢。)突然我感觉到了魔力在蛇怪身上凝聚,我立刻准备好了乱魔。蛇怪施放了魔法,只要是在体外集结的魔力无论什么魔法我的乱魔都能应对。但是如果对方是在自己体内使用那就没法干涉,而蛇怪给自己施放了回复魔法。一瞬间它身上的伤痕就全消失了,很快嘴里也不再流出血。
  “嘛,这还真是麻烦呢。”鸠勒斯看着恢复的蛇怪不由地皱眉自语。
  (这根本是犯规啦。本身有能扛住神级剑客攻击的防护还能自愈这简直是无敌啊。)连鸠勒斯的攻击都不能击破蛇怪的防御那半吊子的魔法就更不可能,所以我只是施放解毒魔法没做多余的事情。虽然大威力魔法攻击可能有效果但那毫无疑问会波及鸠勒斯,他可没那刀枪不入的鳞片护体。要凝聚起超越鸠勒斯攻击的低级中级魔法话也需要很多时间,大量魔力聚集蛇怪必然会察觉到。罗娜他们就在我身后,既然鸠勒斯还能应付就没必要做冒险的事。
  (哎,魔境里这样的怪物不会遍地都是吧。看来我之前觉得有鸠勒斯便能走出这个魔境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不过该怎么收拾这个蛇怪呢?它有什么弱点呢?对了,下腹那条白线好像很柔软。可这蛇怪有回复魔法。为什么会有条白线的呢?啊,那条白线就是蜕皮时裂开的线吧,这样它就能换皮了。那么)
  一个想法在我脑中浮起。
  我立刻转身向罗娜他们招手,罗娜他们迅速向我移动过来了,不知为何女剑客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我先向瑟法说明了如何行事,然后向围在身边的全员分配了一样的任务。
  我出声向鸠勒斯发出指示:“鸠勒斯向后退,引蛇怪用头攻击,尽量让蛇怪身体打直。”
  鸠勒斯闻声迅速后退到蛇怪尾巴攻击范围外,蛇怪果然低头扭腰向鸠勒斯发起了追击。
  鸠勒斯面对撞来的蛇头直线后退,蛇怪攻击连连落空。恼羞成怒的怪蛇猛地一扭腰凌空飞起如离弦之箭笔直地冲向鸠勒斯。
  我和瑟法早已经蓄势待发的魔法随即用出,四个《土钳》一下把悬在空中的蛇怪钳在了空中。我发出的《土钳》一个钳住了它的嘴,另一个夹在它半月形尾巴与身体相连的根部,由于身体打得笔直所以蛇怪被夹住后无法扭动身体。它大量吸气企图膨胀身体逃脱束缚,但我和瑟法的魔力可不是吃素的,我们俩大量注入魔力使得土钳变得黝黑发亮宛如金属一般并让土钳夹得更紧。结果蛇怪变成了像是香肠一样的三截。见此情景我有一个想法,但因为蛇怪头尾挣扎厉害我必须集中全部精神压制,便指示瑟法她操纵她的两个土钳一升一降,想看能不能就这么扯断蛇怪。但是蛇怪皮异常坚韧,瑟法上下移动两个土钳一点点距离后,无论再她怎么增加魔力土钳也纹丝不动了。于是我决定还是照原计划行事,于是我和瑟法将四个土钳全部升到大约1.5米的高度。
  在确定蛇怪无法动弹后,我向周围的众人一点头。除了要控制土钳的我和瑟法,大家一拥而上冲向了蛇怪。冲到蛇怪身边的众人纷纷拔出武器对准蛇怪下腹白线刺出。果然那里很柔软,所有人的武器都刺了进去。刺入后似乎撞到了很硬的东西都不能深入,这时瑞特大吼“剖开它”。于是所有人沿白线划开了蛇怪的下腹,涌出的蛇血将每个人都变成了血人,但没人停手。剖开后大家沿着能插入的缝隙将蛇怪皮直接剥下来。鸠勒斯迅速再次刺瞎了蛇怪的双眼,也一低身加入了解剖的大军。
  蛇怪当然不会束手待毙,它再次凝聚了魔力想给自己治疗,但是什么都没发生。那是当然的,破魔是不能对体内施放的魔法起作用,但那是破魔在体外施放的时候。我家的罗娜可是也会破魔的,她现在也在解剖蛇怪。罗娜、茹贝、女剑客那样的美女在血雨中解剖蛇怪真是一幅光怪陆离的景象。
  “啊!”松狮居然还有心情大吼大叫,实在是让人感到无语。
  回复魔法能回复伤口不能补充流失的血液。既然蛇怪在流血那么它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蛇怪又做出了两次施放回复魔法的努力后,本来肿胀的身体变回了原样。原本因为蛇怪的魔力阻挡无法收缩的土钳一气缩小,骨头碎裂的声音在森林中回荡。魔兽不同于人族的一点就是魔力会自动包裹它们强化它们的身体,当魔物死亡时强化它们的魔力凝结成魔石,而依赖于魔力强化的身体部位就会恢复正常。这个蛇怪的骨骼就是靠魔力强化的,而它的肌肉和鳞片并不是。
  “《洗净》!”会魔法的成员在完成解剖后自行清洗而不会的则在别人的帮助下洗净。不过蛇血中的腥臭味依然很浓,洗净对消除气味效果不是特别好这也是我们需要肥皂的原因。
  在蛇怪的脖子处尾巴处有被鳞片遮掩的白线,顺着那个我们剥下了整张——长达八米多的蛇皮。白白的脂肪下露出粉嫩的肌肉,这个肌肉竟然刀枪不入连鸠勒斯也砍不动。只能用带来的陶罐尽可能装满油脂。这么多油脂不能浪费,于是我们决定返回带更多罐子来装。
  当我们做完这些事后,一直在帮忙干活的女剑客脸红红地走到了鸠勒斯面前,抱拳低头向鸠勒斯致谢,“多谢您出手相助了邪剑神大人”。
  鸠勒斯一脸见惯的茫然回应:“卑叫鸠勒斯,邪剑神这个名号没听过呢。‘圣剑王’公孙丽鸳大人。您似乎身体不太好啊。”
  ‘圣剑王’公孙丽鸳有些尴尬地说道:“偶感风寒,谢谢您关心了。”稍微顿了顿她继续道“鸠勒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