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吸血鬼真祖的无限之旅 > 第11章 基尔伯特·洛林

第11章 基尔伯特·洛林


  
  贯穿saber脖子的拳头,出现在了远坂胸前,咚的一声,落了下去
  她的时间冻结了。胸口中心被击中,呼吸停止了。(这可能是因为凛那什么太小就直接打到胸腔了吧以至于肺部受到重击……)。
  没法念出咒文,几乎是必死之局了。幸好在击中瞬间后跳,导致仅仅是呼吸停止而不是贯穿胸膛之类的必死伤。
  但下一击,很快就要到来了,完全无法躲过去,击中就是必死无疑。
  随着一声大喊,手持木刀的士郎来到了远坂身前,挡住了葛木宗一郎。
  仅仅一拳,尚未挥出的木刀碎成了两半。这把木刀是用强化魔术强化过的,硬度快要赶上钢铁了,可是还是被葛木一拳打断。这样下去,士郎会死。
  远坂凛的呼吸还没有平复,士郎的手中没有武器,凭着他的肉身,断然挡不住葛木的拳头,必死无疑——
  武器,他需要一把靠谱的武器。
  不是强化过的木刀那种脆弱无比的武器,而是葛木宗一郎那种家伙无法一下子破坏掉的武器,就比如——出现在柳洞寺山门前的那个男人手中的武器。那个家伙,虽然没有职阶,但却能够凭着手中那两把奇怪的弯刀与自身精湛的武技,与身为从者的Saber交锋。
  那个家伙的武器,很强。无比的锋利,同时其特性也令人侧目,所以说,无论如何,无论付出多大牺牲,也要将它做出来。
  强化本来就有的东西,并不难,但想要凭空做出一把武器,很难,但无论多难,也要做到,即使是伪装也好,即使是损坏的也好,即使是有问题的也好,只要能够做出来就好!不然远坂她……会死的啊!!!
  “Traceon(投影,开始)!——”
  葛木的拳头仍旧好不留情的砸了下来,士郎的手臂被撕裂,脸部被打的失去知觉,但士郎依旧握着那两把剑。
  剑名,阳剑干将、阴剑莫邪。
  虽然只是士郎胡乱投影出的剑,但还是在无声宣告它们的名字。
  “对不起……没能将你们完全投影出来……”这是士郎的喃喃自语。
  葛木宗一郎迅速地几十拳,一一被那两把剑弹开,虽然士郎受了很多伤,但无论如何,士郎挡住了,也活下来了,同时远坂也没有被葛木宗一郎干掉。
  剑碎裂四散了,不是因为葛木宗一郎的攻击,而是士郎无法凭借自身想象将其维持到底了。
  强风在远处席卷而起,蓝色铠甲的少女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
  以Saber的抗魔力,绝对不是Caster能对付的了的,所以说,Caster这种让葛木宗一郎去面对凛和士郎而自己去面对Saber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大失误。
  Caster还在犹豫,认为葛木宗一郎可以依靠他的拳法再一次击败Saber,但葛木宗一郎决绝地想要带走了Caster。
  葛木宗一郎的拳法是诡异,但也就是胜在诡异,一旦与别人交手过后,别人就能很快看破他的招数,当然只限于强者。
  只有第一次战斗,才能取得最大的战果,这就是所谓的初战限定。
  “但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哦——身为一名合格的契约领主,让自己的主人失望,可是大罪过啊!”一个奇怪而又慵懒的男声,从Caster的口中发出,“要不是感知到这里还有一名领主,我早就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呢,正好,那位领主也来了,一起解决掉吧。”
  一段没头没尾的话,神奇的出场,与奇特的用词,让场上除了Caster之外的人都呆住了。
  那个男声继续从Caster的嘴中出现:“不愿出来吗,既然如此,就看着他们死在你面前吧。好像这些人里没有契约者呢,只有一个人身上有领主的气息,还没有契约,真是奇怪。”
  搞不清楚说话的对象,似乎这里还有一个人似的,然而,这里确实还有一个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黑色的风衣,飘逸的白发,猩红的眼眸,俊秀的脸庞,优雅的脚步,与手背上妖异的闪耀着的紫色六芒星。
  罗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他,出现了。不一样的是,原本是祖母绿色的眼睛,变成了血红之色,右手背上,也多出了一个诡异的六芒星。
  那个六芒星,没有什么花纹,只是一正一反两个三角形叠加在一起,正如所谓的大卫之星。而诡异之处,就在于它的颜色。妖艳的紫色,带有一缕神秘的气息,也有着,引诱人们的目光沉沦于此的诡异魅力,与传说中的大卫之星一点也不一样。
  “被发现了呢……让我猜猜,这位是?”罗真把玩着从自己左手上摘下的玫瑰戒指,微笑着开口了,“无尽深渊的第十二位——”
  “背叛。基尔伯特·洛林。”男声接下了罗真的这句话。这次,声音不是借助Caster之口传出,而是来自一具凭空出现的躯体。穿着华贵的金色服装,有着一头令女性也羡慕不已的柔顺的蓝色长发,一个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忧伤的脸庞,与一双充满了魅力的蓝色眼睛,这就是那个男声的真身。他和罗真很像,不是样子像,而是气质像,二人的身上,都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
  “都多大的人了,还在这里装?还有你不是回老家结婚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罗真以一种嫌弃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眼神中,还带着……一点点的鄙夷?
  如果忽略掉二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的话,好像二人就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在闲谈。
  “订婚而已,不过离结婚也不远了,所以说最后一次业务了,出来找点乐子,我已经准备改邪归噗哈哈哈!”名为基尔伯特的男人微笑着回答道,语气中带着一股柔和的气息,只是说到一半,突然开始捧腹大笑,“编不下去了哈哈哈,我会改邪归正这话我自己都不信,第七位,你会信吗?”
  “你的那种语气,还真是恶心,如果真的让你这么说下去我可以直接打出GG(DOTA用语,指投降)了。我现在不想和你交战,你的契约内容是什么?”罗真丝毫不掩饰对基尔伯特的鄙夷,也表达了自己无心作战的意愿。
  “虽然说这是机密内容吧,但是看在我们是多年老友的份上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我的目标是帮助美狄亚得到圣杯呢。”基尔伯特直截了当地告诉了罗真他的目标,还在无意间暴露出了Caster的真名。
  “Caster的真名是美狄亚?!所以说是敌人吧,Assassin你到底是什么情况,赶紧出手!”凛实在看不下去二人之间的对话,直接命令罗真出手。
  之前的罗真和基尔伯特都下意识地忽略了站在一边的几人,而听见凛的声音之后,罗真缓缓转头,猩红的双目看向凛:“烦人的蝼蚁,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