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妃尝妖孽 > 第954章 几乎吃大亏

第954章 几乎吃大亏


  草原一幕虽然以耶律真被禁结局,可是在兄弟二人心里,仍是说不出的恨怒,此刻听楚若宇一问,都同时沉了脸色。
  楚若麟轻哼道:“得罪如何?若不是皇上有心回护,如今他岂能还立在朝上!”
  不是立在朝上,难道也像四皇子一样,流放出京?
  楚若宇皱眉,又再追问:“究竟何事?”
  母亲早丧,身为长兄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幼弟虽在年少,行事却一向端稳,他能说出这种话来,事情必然不小。
  楚四公子阴着张俊脸不应,楚若帆轻叹一声,将去岁草原上的事一五一十细说一回,摇头道:“自幼一同长大,我们素知他工于心计。可是想着身在皇室,又有几人是没有心计的,倒也并不如何放在心上。可是没有想到,他心术不正,竟生出那等邪念,当真是死有余辜!”
  楚若宇虽然猜到事情不小,却也没有料到,耶律真竟然胆敢伤及宝贝妹妹,吃惊之余,咬牙道:“便宜了他!”
  若是当时他在场,纵有皇帝撑腰,怕没那么容易放过!
  咬牙恨恨,转念又不禁担心,皱眉道:“若烟吓坏了罢?西北边疆见到,竟不曾听她说起!”
  提到宝贝妹妹,那二人都忍不住浅笑。
  楚若帆摇头道:“那丫头还好,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怒气冲冲提剑杀人,若不是她那一闹,怕我们还不知消息。”跟着又将楚若烟冲去耶律真营帐的事说一回。
  楚若麟点头,接口道:“也多亏钰王和元迅,若不然……若不然……”想到若非那二人相救,妹妹几乎吃了大亏,虽事隔一年有余,还是忍不住的颤抖。
  楚若宇心头略松,点头道:“终究是我楚家的女儿!”
  楚家的女儿,提剑杀人理所当然,岂能因那等事纠缠于心?
  兄弟二人自然知道大哥之意,同时点头。
  楚若帆新拜少将军,已不是区区巡城营能够留得下他,只是调往何处,自然还要问钰王殿下。
  楚若帆问过长随,知道钰王殿下回去兵部,便向兄长告辞。
  楚若麟惦记叛军许多俘虏,也跟着一同告辞,与他同回兵部。
  楚若宇瞧着两个弟弟离去,一时竟不知自己去往何处,静立片刻,直到苗立询问,才轻叹一声道:“回府罢!”
  戎边四年,从不曾有一丝松懈,如今回京,反而成了最闲的一个人。
  虽说这上京城有不少的知交好友,可是这个时候,大多都在忙碌。更何况,四年来的边关铁血,他已不惯于行走各大府门,与人虚以委蛇。倒是府里,还有那个娇俏可人,妙语如珠的宝贝妹妹!
  大公子自四年前离府戎边,这还是第一次回家。管家楚钟从昨日得到消息,就已命人清扫布置,此刻闻报,连忙率阖府奴仆迎出府门。
  瞧着楚若宇府前下马,楚钟连忙抢前行礼,跪下还不曾说话,便已不禁落泪,脸上却满是喜色,颤声唤道:“大公子……大公子……”
  在他身后,满府百余名奴仆尽数跪倒,齐声道:“恭迎大公子回府!”
  “钟叔!”楚若宇俯身相扶,含笑道,“一别四年,怎么今日我回府,钟叔倒哭起来,莫不是不想见我?”口中说话,也忍不住潮湿了眼眶。
  楚钟年少时跟随楚远出生入死,后来因为受伤再不能上马征战,这才留在将军府做了管家,照护他们兄妹长大,虽为主仆,实为亲人。
  楚钟趁着他的手起身,闻言也不禁好笑,抬袖拭拭泪,摇头道:“小人见到大公子,欢喜的紧,不知怎么就哭起来,当真是越老越不中用!”
  楚若宇含笑道:“钟叔当年也是威风八面呢,怎么会老?”抬眼望向府门前众奴仆,倒有大半还是旧人,点头道,“这些年,府里的事多承大伙儿照应,若宇这里谢过,都快起罢!”
  府中的旧人见到他,都是满心欢喜,闻言立刻起身,围上来各自问好。纵是这四年来替换的新人,只知道自家府上的大公子威名远震,不想见到真人,竟是如此平和,倒也跟着欢喜。
  楚若宇口中应着众人的话,缓步向府里来,直到踏进府门,也不曾见到宝贝妹妹,诧异问道:“若烟呢?怎么不见人?”
  楚钟连忙道:“方才已命人去禀,想来园子深,还不曾出来!”说完又命小厮去催。
  楚若宇含笑道:“倒也不急一时!”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大喊:“大哥!”跟着一条纤细的身影飞扑而来,径直撞入他怀里。
  楚若宇连忙将她接住,又是皱眉又是笑道:“怎么如此淘气,也不怕将大哥吓到?”
  “大哥又不是老鼠!”楚若烟撇唇,挽住他手臂进厅,侧头问道,“怎么昨日大哥不曾回府?若烟等好久!”
  这是什么话?
  楚若宇无奈,含笑道:“初初回京,阳谷关那里,还有许多事务交割。”zt0G
  楚若烟轻哼道:“又哪里急那一时!”
  楚若宇叹道:“了一件事罢了!”随着她迈进前厅,脚步立时停住,目光自左向右打量。
  楚钟跟在身后,躬身回道:“这几年宫里赏出的东西,府里已无处摆设,夫人便替换许多,大公子的院子却不曾动过。”
  难怪有些陌生!
  楚若宇摇头道:“无防!”
  楚若烟轻哼,撇唇道:“府里无处摆,难不成库里是不能放的?分明是她拿去周全娘家!”
  楚若宇侧头向她深凝一眼,心中暗叹,拉着她在身边坐下,细细问道:“这些年,她还时常为难你?”
  “她倒是想!”楚若烟不屑轻哼,并不想多谈田氏,拉着他东拉西扯,问起阳谷关上的人、事,不禁悠然神往,喃喃道,“日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去!”
  楚若宇被她勾起满腔的情怀,默默点头,也是轻轻一叹。
  是啊,这一回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去!
  二人说着话,就见韩立从门侧探头一望,又再缩了回去。
  楚若烟眼尖,立刻唤道:“韩立,大哥回府,你也不来见礼,做什么鬼鬼祟祟的?”
  门外韩立闻唤,忙探进身来,吐一吐舌头,这才进来,先给楚若宇行下礼去,口中道:“大公子初回,小人想着大小姐和大公子有许多话说,不敢来扰罢了!”
  楚若宇好笑道:“我此次回来,怕要留些日子,有什么话定要这时说的?”
  楚若烟也轻哼道:“大哥回来,你岂有没得到消息的道理?还跑来探头探脑的,自是有事要回,还不快说?”
  被楚大小姐拆穿,韩立也浑不在意,只是躬身回道:“那位黑大哥醒了!”
  “黑大哥?”楚若宇不解挑眉。
  楚若烟却一跃而起,喜道:“终于醒了!”见楚若宇满脸疑惑,解释道,“便是前日劫我去大漠之人!”
  知道那日妹妹是被人所劫,怎么那人竟在府里?
  楚若宇挑眉,冷声道:“还不带来!”
  只这一瞬,周身皆是冷意,眉宇间带出凌利的杀气。
  韩立吓一跳,连忙答应一声,却向楚若烟瞟去一眼。
  那人伤重,昏迷两日两夜,几次从鬼门关里拖回来,这个时候拖上厅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命回话。
  楚若烟见到大哥如此神色,吐一吐舌,连忙道:“大哥莫急,话还没有说完呢!我们且去瞧瞧可好?”拉着他起身,一边细述遭遇巨狼的事,一边向偏院里走。
  楚若宇闻说那人舍命相救宝贝妹妹,这才怒意稍平,跟着楚若烟进偏院,向左侧的厢房去。
  此刻的厢房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味,黑衣人一袭黑衣早已被剪去,周身缠着布带,早已瞧不出原来的模样。
  楚若烟瞧见,倾身过去唤道:“黑大哥?”
  黑衣人身子一动,慢慢张眼,看到是她,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来。
  楚若烟权当听到,点头道:“你放心,阎王老子说你命硬,不愿收你,所以你还活着!”
  他当然知道他活着!
  黑衣人闭一闭眼,深吸一口气,强振精神,张了张嘴,哑声道:“骆……”只说出一个字,再说不下去。
  楚若烟摇头道:“你放心,我记着呢!”转头指指楚若宇道,“这是我大哥!”
  楚大小姐的大哥?
  黑衣人脑子略略一转,瞬间悚然而惊,身子一挣想要坐起,终究也不过略抬了抬身子。
  单止一个字,楚若宇立刻知道他心中所思,点头道:“你想救骆子冲!”
  “大哥!”楚若烟吃惊低唤。
  要救骆子冲,是在生死关头,她答应过黑衣人的。可是这两日来,她还没有想出要如何相救。
  骆子冲不是寻常的俘虏,他可是一军主帅。楚家世代将门,不管是楚远,还是自己的三个哥哥,都不会为了她的私人恩怨就放掉如此朝廷重犯,她只能自己偷偷设法。
  可是此刻被楚若宇窥破,怕更难使手脚。
  楚若宇向她瞥去一眼,目光又落回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脸色本已苍白,看到兄妹二人的情形,更加白了几分,咬一咬牙,并不回答。
  楚若宇倒不逼问,默视片刻,又冷声问道:“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