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灵台仙缘 > 第158章 药方

  “应该是你小叔回来了。”乔娜站起来道。
  杨晨也站了起来,跟着乔娜向着门口走去。而此时王婶已经打开了大门,便见到小叔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青年男子,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
  很清秀的一个女人。
  “山重!”
  “小叔!”
  “二嫂,晨晨,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花不忘。不忘,这是我二嫂,这位就是杨晨。”
  “夫人好,杨少好。”花不忘神色淡淡。
  “进来吧,王婶,帮忙安排一下花嫂。”
  “哎!”
  王婶应了一声便伸手去接轮椅道:“花先生,房间已经给您收拾好了,我来吧。”
  “不用,我自己来!”花不忘摇摇头,望向自己的妻子,眼中现出了一抹温柔。
  跟着王婶进入到房间,花不忘眼中现出了一丝波动。他看到了床旁有着一个吊瓶支架,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一些营养液。
  将妻子抱到了床上,温柔地为她脱去了外衣,又熟练地挂上营养液。给盖好了被子。然后转向了杨晨道:
  “杨少,需要我做什么?”
  杨晨的眼中现出了一丝欣赏道:“先去洗手,吃饭。”
  “好!”
  花不忘也干脆,很快大家又坐在了桌子旁开始吃饭。吃完饭,乔娜和杨山重去了书房,商议制药厂的事情。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运作,杨家已经和各方达成了协议,生产药液已经提到了日程。
  王婶收拾完桌子,给杨晨,王军,小武和花不忘端上了茶。
  “不忘,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军。这位是武清,武清将会和你一起工作。”
  “你好!”
  两个人各自伸手握了一下,然后又将目光望向了杨晨。
  “不忘,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你将会担任什么工作吧?”
  “大概知道。”
  “嗯!”杨晨点点头道:“我给你详细说说,然后晚上给我拿出来一个策划。武清也会拿出来一个策划。我会根据你们各自的策划,决定你们未来在协会内担任的职务。”
  小武和花不忘都无所谓地点头,这让杨晨心中很是无奈。这两个人也许都有惊世才华。但是偏偏两个人的心思都没有真正放在这件事上。
  对于小武来说,职位什么的,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只是想要找一个能够让自己忘记过去的工作。
  而花不忘呢?
  他只是想要还杨山重的人情,职位什么的,他更不会在乎。
  “人情?”
  杨晨心中突然一动,猛然间想起来,自己可是名医啊!
  他从灵台方寸山那里得到的传承,虽然现在还没有得到真正炼丹的传承,但是却已经得到了治病的传承,在当今这个时代,恐怕没有人的医术会超过自己,自己绝对是一个名医。
  不!
  说不定是神医!
  如果自己能够医治好金妍,以花不忘的性格,应该尽心尽力了吧。
  “兵器师协会的事情一会儿再说,先去看看嫂夫人!”
  杨晨站了起来,向着安排给花不忘的卧室走去。
  “杨少你?”花不忘赶忙站了起来,追上了杨晨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精通医术,先给嫂夫人看看病。”
  “你精通医术?”花不忘完全不信的望着杨晨。
  杨晨才多大?
  今年也只有十六岁罢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说他精通医术?
  鬼都不会信吧?
  不仅是花不忘,便是王军和小武也都一愣,不过王军想起了杨晨的师父,眼中倒是透露出一丝信任。而在这个时候,杨晨已经推门走了进去。
  “杨少!”花不忘抢前两步,拦在了杨晨的身前,眼中已经露出了愤怒:“不用杨少费心了。”
  杨晨都是神色平静,他知道花不忘心中是怎么想的。所以他很平静地望着花不忘道:
  “我学的是中医,只是号脉,又看不坏。难道你真的不给嫂夫人一个希望?”
  花不忘神色犹豫了,他不相信杨晨精通医术,也许就是看了两本书,就觉得自己精通了。但是也正如杨晨所说的,只是号脉,又看不坏。便让开了身子,默默地望着杨晨。
  杨晨搬了一个椅子到床边,然后坐下来,将三根手指搭在了金妍的腕脉上。
  足足一分钟,杨晨又来到了床的另一边,将三根手指搭在了另一只手的腕脉上。又是一分钟后,杨晨放开了手。
  “晨晨,怎么样?”王军倒是对杨晨有着一份期盼。
  “她的身体已经没有丝毫问题。”杨晨锁着眉头道:“她是不愿意醒来,把自己给自闭了。”
  听到杨晨的话,花不忘神色一愣。随后便认定是杨山重和杨晨说过金妍的病情。杨晨这是想要欺诈自己,让自己为他卖命。眼中便露出了对杨晨的厌恶。
  “那怎么办?”
  “没什么好办法!”杨晨摇了摇头道:“想必医生也告诉了不忘一些方式,不过是经常和病人说话,效果不大吧?”
  杨晨望向了花不忘,花不忘语气中带着讥讽地说道:“如果有效果,小妍还会躺在这里吗?”
  “你什么态度?”王军不由大怒:“晨晨给你老婆看病,你不会到感激吗?”
  花不忘淡淡地说道:“他会看病吗?你信吗?”
  “你……”
  杨晨摆摆手,止住了王军,思索着道:“金妍受伤的原因和别人不同,她之所以不愿意醒来,是因为心中充满了惶恐。不敢清醒地面对当初发生的事情。所以,只是和她说话,甚至不断地告诉她,一切都结束了,没有危险了,效果都不大。想要她苏醒,必须让她感觉到一种安宁,让她有一种安全感,消除她潜意识中的惶恐。”
  花不忘眼中的讥讽渐渐地消失了,听到杨晨停了下来。不由自主地开口道:
  “那怎么才能够给她那种安全感?”
  “你让我想想。”
  杨晨摆摆手,闭上了眼睛。卧室内寂静了下来。杨晨在记忆中搜寻资料。二十多分钟后,杨晨睁开了眼睛,来到桌子跟前,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药方,然后递给了花不忘道:
  “你去抓药!”
  “这是?”花不忘接过了药方。
  “这是凝神静气的一个药方,会让病人减少恐慌,宁静下来。有没有效果我不知道,只是尝试一下,不过就算没有效果,对病人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我去抓药!”花不忘转身就走。
  “王叔,你开车送他。”
  “好!”
  新世纪大药房。
  花不忘推门走了进去,没有去柜台抓药,而是直奔坐堂医生那里,取出了药方,递给了那个医生道:
  “医生,您看看这个药方。”
  那个医生接过了药方,目光便是一亮。又细细地来回看了几遍,不仅拍案叫绝道:
  “好!好精妙的方子。先生,这是哪个大家给你开的方子?”
  “医生,这个方子很好吗?”花不忘有些期期艾艾地问道。
  “废话!”坐堂医生将眼睛一瞪道:“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精妙的方子。这难道是于大家的手笔?”
  “那……医生,这个方子的效果?”
  “凝神静气,这个方子绝对精妙。”
  “咳!”
  旁边传来了一声咳嗽,花不忘转头望去,正看到王军斜着眼望着他,一脸的讥讽。花不忘的脸腾的一声就红了,一抓抓过来方子道:
  “谢谢,谢谢医生!”
  然后就向着柜台跑去。十几分钟后,王军坐在驾驶位上,阴沉着脸开车。花不忘一脸讪讪的坐在一旁,不时地看向阴沉着脸的王军。
  “王哥……”
  王军斜了花不忘一眼:“你能够遇到晨晨,那是你的幸运。”
  “是是是!”花不忘点头如小鸡啄米。
  “新世纪大药房那个坐堂医生说两句,你就一个劲儿谢谢,晨晨好心给你老婆看病,你当时是什么态度?”
  “我错了!”花不忘此时的态度绝对端正:“我回去就向杨少道歉,为杨少做事。”
  王军的脸色一缓,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十几分钟后,别看王军在路上没有给花不忘好脸色,一进入家门,还是招呼吴美芝给金妍煎药。花不忘一连声的感谢,然后期期艾艾地问道:
  “杨少呢?”
  在二楼修炼室。
  蹬蹬蹬……
  花不忘跑上了楼,来到了二楼的修炼室。
  “砰砰砰……”
  他停下来脚步,望向在修炼室内正在连续出腿的杨晨。每踢出一腿,都踢爆了空气飞,发出砰砰之声。杨晨出腿的速度非常快,空中只能够看到一连串的残影。
  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大颗大颗的汗水从头上流下来,头发上蒸汽腾腾。花不忘的眼中现出了敬佩之色。
  以杨晨的身份,却依旧如此努力,看来杨晨能够精通中医,也可以理解了。
  努力的人,总是能够得到丰厚的回报。
  “砰砰砰……”
  杨晨自然看到了花不忘出现在门口,不过没有理会,他感觉自己就叫将罡腿突破到第二层大圆满了。花不忘看到杨晨专注的模样,也不敢打扰,静静地站在门口,眼中有着羡慕。
  如果自己的资质能够好一些……
  王军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门口,靠着另一个门框,望向里面的杨晨。猛然站直了身子,目光便是一凝。
  “怎么了?”看到王军这么大反应。花不忘轻声问道。
  “就要大圆满了。”
  “砰!”
  一声比之前还要暴烈的轰鸣,杨晨收腿而立。王军大步走了进去。
  “恭喜!”
  杨晨点点头,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总算大圆满了。”
  “杨少,对不起。”花不忘走了过来。
  “嗯?”杨晨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花不忘为什么道歉。
  王军就简略地将坐堂医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杨晨便笑道:“这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我的方子也未必就能够将嫂夫人救醒。”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杨少。杨少,将工作给我说一下吧。”
  “好!”杨晨很满意花不忘的态度,便将事情说了一遍,花不忘便点点头道:
  “我去整理出一个策划,晚上交给你。”
  “好,去吧!”
  杨晨也站了起来,去浴室洗了一个澡,然后回到了卧室,躺到了床上,心念一动,便进入到灵台方寸山。
  他没有修炼,他修炼的时候,吸收的灵气太多,所以他都是在午夜的时候修炼。从方寸山上下来,进入到山谷,推开活动房的门,准备好制符工具,开始制作符箓。
  两刻钟后,他制作出一张水球符。此时在他的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一叠符箓,都是最基本最简单的符箓。
  想了想,他拿起了一张水球符,推门走了出去,他今天要试验一下释放符箓。他一直想要尝试,只是制作出来的其它符箓都有些危险,直到今天制作出一张水球符,他才决定试验一下。
  从他得到了符箓传承中得知,有的符箓是被动释放,有的符箓是主动释放。这是不同的体系。
  就拿防御符箓来说,也有主动释放和被动释放两种。被动释放的符箓要比主动释放的符箓高级一些,而且制作的程度要难一些。
  比方说护身符。这就是一中年被动防御符箓,只要佩戴在身上,一旦遭受到攻击,护身符就会自动释放,保护佩戴者。
  主动释放的符箓有三种释放方式,最低档次的释放方式,是给那些普通人准备的,范围也包括武徒和武生。释放的时候,需要将符箓撕开一道裂纹,扔出去就行了。
  这种符箓都是最基本的符箓,或者伤害性较小的符箓。因为这种释放方式,很可能会伤害到自己。
  比方说,你释放一个火球符,一撕开符箓。轰的一声,还没有等你扔出去,一个火球就爆发了。你说是扔火球去打人,还是自*焚?
  第二种方式,便是用灵力去激发,这就要高级多了。用灵力碰触符箓内的灵力,然后扔出去,相对安全许多。但是,这需要你修炼出灵力。也就是说,必须是武者。
  这也是那个符箓石室,为什么需要武者的力量,才能够将门推开,原本符箓传承就是给武者这个层次准备的,杨晨属于提前进入。
  第三个方式是最安全的,也是威力最强的,当然也是最难的。便是用精神力去释放符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