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绝世刀主 > 第260章 他不敢

第260章 他不敢


  漠也城附近的司马府大门前,张领队在外面等候通报。很快,出来的人将张领队带入司马府。
  会客大厅里,司马家的家主司马北和司马家一干人已经坐在那里等张领队进来。
  张领队一一向他们行礼。
  “把荒龙镇的经过详细说来,不要隐瞒。”
  张领队称是后,开始将经过讲述给司马家的人听。
  这个计划,实际上是司马家的人找到张领队,让张领队执行的。
  张领队是个商人,但就连司马家都很少有人知道张领队实际上是司马家培养的人。
  收集消息,做一些司马家不方便直接出面做的事,就靠像张领队那样的人去做。这样的人,不只张领队一人。
  司马家先将九九姑娘送进荒龙镇,再将阿丽雅送进荒龙镇。如果聂飞怀疑九九姑娘,那么阿丽雅被怀疑、提防的可能性就很低。
  对同一个人,用两个同样的美人计,谁都不会想到会有人用这样的计划。司马家认为聂飞也不会想到,所以决定按这样的计划执行。
  九九姑娘就是用来给聂飞怀疑的。有阿丽雅这个异国女人做对比,聂飞怀疑九九姑娘后,通常就不会怀疑第二个女人。
  更何况阿丽雅是陀逻国来的女人,与司马家没有一点关系。这当然是司马家的人这么想的。
  可是不管是九九姑娘还是阿丽雅,都没能取得聂飞的信任,亲近聂飞。
  于是他们想到让人假装贩酒去陀逻国,然后找个契机将酒运到荒龙镇,再在荒龙镇搞个宴会,利用荒龙镇的人逼聂飞出席宴会喝酒,这样就可以在酒下毒毒死聂飞。
  包老三是个关键人物,于是张领队假装偶遇包老三,就有了包老三带商队回荒龙镇这件事。
  司马家并不知道包老三是假的。包老三被摘星楼杀手千面杀死后,千面假扮成包老三,意外被司马家找到。
  假包老三并不知道商队是假的,就决定带商队去荒龙镇。
  张领队也不知道阿丽雅和九九姑娘是司马家的人,司马家的人为了保密,没有告诉张领队。更没有告诉张领队,他们的目的是要毒杀聂飞。对张领队的说法,是因为司马家曾经得罪过聂飞,此次去荒龙镇的目的是讨好聂飞。
  具体怎么做,张领队不需要知道,如果知道怕聂飞看出是司马家特意讨好,反而适得其反。只说到了荒龙镇顺势而为就行。
  张领队听到阿丽雅说出祭祀沙神,他以为司马家想用这点讨好聂飞。结果事情发展竟然变成是毒杀聂飞,让他吓得差点当场跪地。
  离开荒龙镇后,他让商队也找个地方落脚,自己马不停蹄赶来司马家。他从小培养受司马家,得来的一切全都是司马家给的,他不敢逃走。
  他知道,不管是司马家还是其他世家,都痛恨背叛世家的人。
  张领队说着经过,暗中观察司马家的人。当说到聂飞称自己中毒时,司马家的人皱眉头。当说到聂飞说自己可以识毒解毒时,司马家的人并不惊讶,这让张领队感到奇怪。
  看司马家人的反应,应该是知道聂飞不怕毒。可司马家的人既然知道这点。为何还要用下毒的手段害聂飞?
  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等他说完,才听司马北说:
  “你一定很奇怪吧。”
  张领队点头:“似乎你们知道聂飞不怕毒。”
  “实话告诉你,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聂飞不怕毒。只是最近才从摘星楼传出聂飞可能不惧毒,而我们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一点。想去阻止,已经不可能。”
  张领队这才悄然道:“原来如此。那么说那个假的包老三肯定也知道聂飞不惧毒,所以才主动上来抓阿丽雅。他明是抓阿丽雅,实是趁机靠近聂飞。因为他是摘星楼的杀手,他知道聂飞根本不会被毒死。”
  可惜了,一招失算,让九九姑娘和阿丽雅两个绝色女子下落悲惨。张领队为两个女人可惜,却不会为她俩求情。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与那两个女人一样,皆是棋子。
  “家主,那两个女人招了供,恐怕聂飞要对司马家不利。”张领队为司马家担心。
  司马北道:“这个不用太担心,那只是两个女人的一面之词,她们不过是想诬陷司马家。聂飞没有证据,不敢胡来。”
  “聂飞号称恶魔行走,行事如恶魔不守常理,家主最好多加防备。”张领队要表达出自己对司马家的担忧和关切,博取司马家对他的好感。
  司马北道:“我们司马家好歹是武林世家,聂飞如果不是帮派中人还好说,偏偏他是天洪帮的人。天洪帮惹了书香世家任家,已经犯下大忌。如果再不懂得收敛,他就会为天洪帮带来灭顶之灾。”
  “来顶之灾?”张领队有点不懂。他所在的层次,接触不到更上层的东西,眼界没有司马北那么高。
  “上次聂飞在易州大肆杀戮,已经被告到京都。若不是龙家吃了聂飞的好处,帮他出面挡一下,那个时候整个武林世家就要围剿天洪帮。龙家拿走聂飞的酿酒术,从此与聂飞与天洪帮一刀两断。所以聂飞敢再闹事,天洪帮也保不了他。甚至天洪帮为了不被剿灭,亲自对付聂飞。把聂飞交出去,保下天洪帮。”
  张领队这才明白庙堂上发生的事,感叹道:“原来如此,这我就放心了。”
  司马北冷笑道:“聂飞不过是仗着甲衣和魔刀罢了。他才多少岁,和我们玩,他还嫩着!”
  “我也觉得自己很嫩。”一个陌生的声音幽幽飘来,见声不见人。
  司马家的人听到后顿时慌成一团。这里武功最高的就是司马北,有化劲中期实力。可连他都没有发现有人进来,可见这个人实力比司马家任何人都高。
  张领队听到这个声音,感觉有印象,仔细一想,想到一个人,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聂……聂……聂……飞!”
  “不错,是我。看来你对我的声音很有印象。”聂飞从房檐顶上跳下来,走进会客大厅。
  司马家的人这才从那句话反应过来。司马北说聂飞还嫩,来人说自己确实嫩,这不正是说明他是聂飞吗?
  张领队感觉今日就是自己的死期,绝望地问道:“你是如何怀疑我的?我根本不知道那两个女人要下毒害你。”
  “昨日所有人,我都会怀疑。跟踪你不过是想看看有没有收获,也想确定你与此事有没有关系。我很幸运,跟着你进了这司马府。你很不幸,居然进了司马府。”
  “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张领队问聂飞。
  “我听见了。”
  “这可以证明我并不知道她们要下毒害你,我是无意的,我以为他们让我送酒去荒龙镇,是为了讨好你,缓和与你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