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绝世刀主 > 第194章 聂飞来了

第194章 聂飞来了


  任天齐不由大笑:“哈哈,聂飞终于来了!何律与欧野同意灭天洪帮分坛后,我就知道聂飞会来!上次我任家长老千里奔袭去杀他,不料反被天洪帮长老所害。今天聂飞自投罗网,我看还有谁来救他!”
  任长夏的死,自然是任家的一个恨,冲天的恨。
  天洪帮杀了任长夏,连口棺材都不买,居然用草席一包就扔在书香阁店铺前。逍遥城的人可都看见了,江湖也都传遍,这件事如同一个响亮的耳光,在众江湖人面前重重地打在任家的脸上。
  任家怎能不打回去?既然天洪帮在易州有人,那就打天洪帮在易州的人,看你聂飞有没有种一人做事一人当!
  任天齐喝退手下,看向墙上挂的剑。
  “聂飞,你真有种!”
  “呃——哈哈——”他抽出宝剑,看着散发寒光的剑锋,发出神经质地怪异笑声。
  杀了聂飞,我就是为任家立一大功,说不定还有机会做家主!
  想到家主这个位置,任天齐握剑的手居然有点微微发抖。
  “聂飞,我一定要你死在我的剑下!”
  聂飞是要死的,但不是现在,现在应该让东鹰帮和五元门去送死!
  其实不管聂飞死在谁手里,这一切都是他所策划,功劳都在他身上。事成之后他甚至可以说聂飞就是他杀死的,传出去就算有人质疑也没有用。
  他是凉城城主,在凉城他说了算!
  “城主,任城尉来见。”
  “让他进来。”任天齐将剑入鞘
  城尉任五德进来,向任天齐行礼后立即说道:“城主,我看见聂飞了。”
  “真是他?”
  “几乎与画像一模一样。”
  “很好,你去布置。他入了网,就别想再飞走!”
  “是!”
  东鹰帮分坛内,何律正想着心事,就听手下来报。
  “坛主,不好了,聂飞来了!”
  何律想的心事,正是聂飞。聂飞在凉城周围搞风搞雨,灭了他许多坐口和分堂,杀了东鹰帮很多人。可是他带队去追查时,那些天洪帮的坐口、分堂在事后全部消失。他追来查去,反而是四处奔波徒劳无功。
  不只他如此,五元门那边也是如此。迫不得已,剩下几个分堂和坐口的人,全部撤出,聚集在凉城。
  这个时候什么脸面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保住人手。
  他这样做,五元门的欧野也这样做。欧野为了顾全颜面慢了一步,结果比他多损失一个分堂和两个坐口。
  聂飞在凉城以外打无可打,今天终于出现。
  “他带了多少人?”
  “他没带人,就只有自己一人。”
  “自己一人?我不信!”
  “周围有什么异常?我不是让你们给我每天都盯紧点吗?有什么可疑人进凉城,要马上注意!”
  “坛主,我们的人都盯紧了,真没有其他人。”
  如果何律不发火,这人还要汇报聂飞挂出白布的事。现在看到何律发火,他不敢再多说。
  何律去拿刀,吩咐道:“召集所有人,去把聂飞围住,不要让他跑了!”
  “是!”
  五元门分坛,欧野原本在练着刀。这些天因为聂飞的事他十分心烦,聂飞不按常理出牌,破坏规矩让他很想把聂飞剁了。可惜聂飞太狡猾,东躲西藏让人捉不到。
  “坛主,聂飞出现了,就在城里集市上!”手下来报,打断他练刀。
  欧野身体一顿,收刀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就看到聂飞一人。”
  “不可能!聂飞一人怎敢来此。我五元门现在近千人手,一人一刀就能把他劈成肉酱!”
  “真的是一个人!”
  “我让你们每天都守在四个城门注意聂飞他们,难道就没人发现聂飞的人已经潜入城中!”
  “坛主,真没发现可疑的人。”
  欧野看到手下吞吞吐吐,骂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聂飞用布写了几个字立在集市上。”
  “什么字?”
  “是……是……”
  “是什么,快说!”
  “上面写的是聂飞在此,东鹰帮五元门速来受死。”
  欧野怒极冷笑:“召集所有人,不要让聂飞和他的人逃出凉城!”
  “是!”
  城尉任五德带着手下,分散在集市周围。他和几个亲信在一家酒楼的楼上,透过虚掩的窗户,看着集市上那块幡一样显眼的白布。
  那上面的几个大字,正在迎风飘扬,似乎在嘲笑着东鹰帮与五元门。
  “聂飞啊聂飞,你真是好胆!”任五德虽然是聂飞的敌人,此刻对出真的有点佩服聂飞。
  “大人,东鹰帮的人来了!”手下提醒任五德。
  他抬眼看向远处,东鹰帮大队人马个个带刀,气势汹汹赶来集市。
  门外进来一人,是他的手下。“大人,五元门的人来了。”
  任五德点头,不一会儿五元门的人在欧野的带领下,经过他所在的酒楼,出现在集市上。
  五元门与东鹰帮两大帮派汇合,团团围住整个集市。
  集市上有不少机灵的人早在聂飞立起竹杆白布时,就知道见势不妙离开集市。此时两大帮派前来,那些不明白的人终于明白要发生大事,纷纷收拾东西逃离集市。
  聂飞不动,安静地眼看着无关人离开。五元门和东鹰帮的人也让开一条道,让集市上的人离开。
  很快,集市上只剩聂飞与东鹰帮、五元门的人站在那里。
  任五德皱眉道:“聂飞故意选在集市,难道是因为这里空旷,他要在这里和东鹰帮五元门的人打?”
  原本任五德以为聂飞选在集市,是因为集市上的人多。东鹰帮或五元门的人一来,聂飞的人可以趁乱攻击东鹰帮和五元门。没想到聂飞没有这样做,反而让无关的人全部离开。
  何律看向欧野,“欧坛主,你可有什么计划?”
  “计划?杀过去就完事。我近千人,你也近千人,你我双方加起来近两千人。难道还怕聂飞一个人?”
  原本一个分坛没有那么多人,可加上从其他地方临时来的人,就有很多。由于担心聂飞再偷袭其他分堂和坐口,就把这些人聚集到凉城。现在聂飞现身,自然要把所有人一起叫出来。
  “你就不怕聂飞有阴谋诡计?可能他不只一个人,还有人躲在其他地方。趁我们出来偷袭我们分坛,或者等下在背后进攻。”
  听完何律的分析,欧野问他:“不知何坛主有何高见?”
  何律摇头:“暂时没有,聂飞此子,太过狡猾。”
  “在绝对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皆是枉然。我们人多,堆也能堆死他!”
  何律惊讶道:“欧坛主难道想让手下上去打?聂飞的武功高强,他们上去只是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