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帝心不在 > 第229章 静
明岫到底还是醒了。
  
  何舒的后事她不可能不参与,后面还有许多事情,那都是她放心不下的。
  
  萧倾坐在她身边,许多话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倒是明岫对她勉强笑了一下,道:“陛下,奴婢都知道了。”
  
  萧倾心里难过,“你知道什么了?我……”
  
  明岫对她摇摇头,“陛下允奴婢守灵,奴婢已经万分感激。”
  
  她的眼神略有些飘忽,声音也低了下去。
  
  “爷爷年纪大了,那天奴婢给爷爷诊脉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只是……”
  
  说着,她眼圈又红起来,泪水在眼眶里迅速凝聚打转。
  
  萧倾忍不住伸出双臂将她抱住,只觉得她的身体无比僵硬。
  
  她的手在明岫后背轻轻拍了两下,声音越发柔软:“岫,是我不好,你怪我吧,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
  
  明岫却昂着头,不让她说下去。
  
  “陛下。”
  
  她将眼泪都逼回去,“奴婢不在的时候,您要多保重……南华的天气春短夏长,冬日一过,渐渐天气就要热起来了,陛下切不可任性贪凉,伤了脾胃……”
  
  萧倾憋不住自己也泪流双颊。
  
  “岫……”她抱紧明岫,心里有丝说不出的难受。
  
  明岫被动地被她抱着,头偏向一边,却没有同样伸出手去。
  
  她的脑袋似乎又开始疼起来。
  
  昏暗的房间,冰冷的身体,混乱的尖叫,茫然的视线——时空在她脑海里几乎是错乱的,隐约有根线将她牵住,在这错乱之中煎熬。
  
  她张张嘴,想要叫出声来,可是她却发不出声来。
  
  萧倾亲自送明岫出宫,赵右辰和马洪就站在她身边。
  
  宫外接应的是傅眀奕的人,看着面生,神色严肃清冷。
  
  明岫对她福身告辞,低声说了一句:“陛下保重。”
  
  萧倾便在宫墙之中看着明岫一步步踏出去,灰冷的天空萧瑟肃杀,染得朱红宫墙都暗淡了许多。
  
  守门的宫侍有些犹豫地看向马洪,拿不准是关门还是不关门。
  
  马洪扫了他们一眼,知道他们是照着宫中的规矩办事,但他们这位陛下明显正难受着,这时候明岫不到看不见了,陛下肯定不会挪脚的。
  
  等明岫走过长长的宫道,真的再也看不到了,萧倾却仍然定在那里没动。
  
  马洪忍不住了。
  
  “陛下,外头冷,您看奴才是不是先送您回去?”
  
  萧倾才像是回过神来。
  
  她微微点了下头,这才转身。
  
  赵右辰紧跟在旁边,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他心里想着,何舒是陛下的御医,陛下对他的感情十分深厚。若不是因为如此,也不会让一直跟在身边的明岫去天音寺给何太医守灵一年。
  
  站在他的立场来看,这是萧倾对何舒极大的恩赐。
  
  他只是担心他们的陛下因此太过伤心,伤了身体。
  
  果然,回了承德宫后,萧倾明显还是没什么好心情。
  
  赵右辰看着她随意在书架前翻找着书册,每每拿出来翻了两眼就定在那里,然后又把书放进去,再找下一本。
  
  这分明就是没有把书看进去的状态。
  
  马洪也担忧地皱起眉头,有心想进去劝,可步子迈到门口,又退了回去。
  
  陛下的性子他跟了这么多年,也摸的差不多了。
  
  陛下心地善良,有时候会为别人考虑很多,看着性子温软,可是有时候又很犟,有的事情一旦钻了牛角尖就很难出来。
  
  这个时候越是劝越是不行,得陛下自己想明白才行。
  
  这两天他看得清楚,陛下固然是因为何太医的事情伤心,可他却觉得哪里不太对。
  
  比如,何太医病逝和太傅有什么关系?可这两天陛下待太傅态度就有些怪怪的。
  
  怎么说呢,虽然是彬彬有礼,可似乎是显得……生分了些?
  
  他们在门外纠结苦恼,萧倾便在书架前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其间马洪去问了三次传膳的事,萧倾都不太想吃,便拒绝了。
  
  最后赵右辰也看不下去了,与马洪一同来劝,萧倾才微微点了头,说那就一起吃吧。
  
  待上了桌,萧倾不由自主想到她和明岫独处时一同用膳的情形。
  
  虽然这种时候很少,明岫总顾着规矩不肯上桌,但架不住萧倾拉扯,每每又好气又好笑,便半推半就地陪着吃了。
  
  赵右辰坐在萧倾下首,马洪就站在旁边,他是不敢坐的。
  
  这会儿萧倾拿着筷子又不动了,马洪便看了一眼赵右辰。
  
  赵右辰正坐在旁,便轻声道:“陛下?”
  
  萧倾其实没什么胃口,但是她不吃的话,赵右辰大概也不会吃,于是勉强笑了一下,道:“没事,吃吧。”
  
  赵右辰见她动筷子,新中华稍定,吃了几口,怕她又想到些伤怀的事情,便问道:“眼见着就是冬狩了,陛下可有什么打算?臣也好提前安排。”
  
  萧倾脑袋转动起来。
  
  明岫虽然有很长时间会不在她身边了,可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日子总还要一天一天过下去。
  
  “按照惯例办吧。”萧倾顿了顿,“这回女眷较多,大部分应该还不善骑射,所以猎场之外还需加强防卫。”
  
  赵右辰点头,这些事情他也都想好了的。但是萧倾能说这样的话,他多少觉得放心了些。
  
  萧倾打起精神来,“具体的事情你还要与太傅多商量。”
  
  两人又简单说了会儿话,外头人来报,说晏殿下来了。
  
  马洪心里一喜。
  
  最近陛下和晏皇子的关系近了不少。这会儿陛下心情不好,晏皇子说不定能陪陪陛下解解闷。
  
  马洪去请,赵右辰便起身候着。
  
  不一会儿的功夫,晏皇子就进来了。
  
  他的手中抱着似乎清减了一些的小小。
  
  赵右辰规规矩矩行礼,萧晏也依礼回应。
  
  萧倾笑了一下,“来的正好,一起用吧。”
  
  萧晏便笑着入座,然后赵右辰也入座。
  
  马洪迅速给添了碗筷,要把小小抱过来。
  
  萧晏却让了一下,偏过头来看萧倾,“皇兄,臣弟这次来其实是有事相求。”
  
  “你说。”萧倾看着他。
  
  “臣弟说了,若是惹了皇兄不快,皇兄可一定不要怪罪臣弟。”萧晏摸了摸怀里的小小,一脸宠溺。
  
  萧倾看了眼小小,“说吧。”
  
  萧晏点头,道:“小小实在是太孤单了。之前臣弟就想让小小和它的两个兄弟团聚。可是后来……臣弟知道这个时候提这个要求,确实有些不妥,但是若是它们无人照顾的话……”
  
  马洪手中顿来一下,不由自主偷偷看向萧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