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恶魔巫师 > 第0279章 暗影突袭

第0279章 暗影突袭

    数量不过三十余的蜥蜴骑兵可是异常难得的骑兵精锐。
  
      尤其在地底,想要组建这样的精锐部队更是需要耗损大量资源和花费巨量心血。
  
      可惜,这一切在遇到了林克后,都被无情的终结了!
  
      换成别的巫师,精锐悍勇的骑兵队或许能够凭借着精良的装备和特殊的战斗方式对其构成一定的威胁。可是碰到了冰魔林克,它们就只能在漫无尽头的风雪中竭力挣扎,然后被其用廉价的寒冰锥一一爆死。
  
      它们不是没有反抗,也不是没有机会,可惜,蝼蚁般的挣扎在绝对实力前面根本就是场笑话。更何况,它们面对的还是一位掌握了‘恶魔传送术’的强力巫师。
  
      似乎是想抢救一下这批来之不易的精锐骑兵,敌人终于再次派出了一名主力。
  
      林克正在战场上悠然漫步,用凝聚起来的寒冰锥一一点杀这些用金币和资源堆积起来的蜥蜴骑兵时,他兀地后退一步,身躯后仰,一道黑色弧线从虚空中探伸出来,在他原先咽喉的位置划过。
  
      只不过现在,这道黑色弧线却只能划过了寒冰护甲,在上面留下了一条深深的黑色印记。而寒冰护甲受激后吹出的那股寒潮在虚空中刮过,立时用淡蓝色的冰霜勾勒出了一个矮小瘦削的奇异身影。
  
      “早就等着你呢!”林克嘿声冷笑着,双手再次快速连划,一个新的‘死亡寒潮’瞬间凝聚成功向着现形的身影袭去。
  
      凭借着真实视野,这种靠着伪装术和种族异能想要偷袭他的刺客型对手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刚一出手就被林克识破了。
  
      面对林克凶狠至极的反击,那位瘦削刺客吓得吱吱乱叫,奋力挣脱冰霜的束缚,身形一跃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空气中。
  
      呜一声厉风呼啸。
  
      死亡寒潮从它消失的位置刮过,却并没有触碰到任何实体,那个家伙早已不知逃向了何方。
  
      下一秒,林克头顶气息微动,一把漆黑无光的匕首疾刺而下。
  
      林克慨然抬头,手中一把造型怪异的魔化匕首也瞬间迎上。
  
      锵一声奇异的金属爆响,两把魔化匕首交击在一起。
  
      林克只感到轻飘飘的虚不着力,自己凝聚起来的狂暴力量根本没有落在实处。而那把漆黑匕首的主人则以借力飞出,再次消失在了洞顶的黑暗之中。
  
      林克闷哼一声,他背后的衣衫呲呲连响,竟然被莫名的划开了两个破口,在他背脊上留下了两条长长的血痕。伤口并不深,却附着着奇异的剧毒气息,让林克都感知不到了伤口附近的血肉存在。
  
      不过,与中毒相比,林克更奇怪的则是对方手中那把魔化匕首的奇异之处。
  
      正面交手,背后受伤……
  
      这是匕首的特殊能力还是那个鼠人刺客的种族异能?
  
      林克嘿声冷笑着,从腰囊里摸出一瓶强效解毒剂,扬颈就打算灌下。
  
      显然不愿意林克恢复战斗力,虚空中一道空气波纹悄无声息的从侧后方袭向了他的背脊。
  
      林克这次没有闪躲,而是身形一侧,用右手的冰刺骨针激射出一根超级凝萃的冰刺打向了匕首出现的位置,显然是想和对方以伤换伤。
  
      “吱呀……”
  
      虚空中传出了一阵吱呀乱叫,那头1阶鼠人刺客从隐形中显现了出来,用手捂着肩头那个可怕的血洞,在地上一个翻滚,随即又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林克也果不其然,立时遭受到了两次奇异攻击。
  
      他的左右手臂同时血光迸现,被那把奇异匕首的怪异能力划出了两条长长的伤痕。
  
      该死,这是什么能力?分裂攻击还是同步攻击?而且,怎么是个刺客就拥有着无视防御的讨厌能力……
  
      林克愤愤不平的抱怨着,却浑然不顾某个潜伏在暗影中的瘦削家伙此时也正在吐槽着相似的内容。
  
      鼠人刺客沙洛金又何尝不是如此愤愤不平。
  
      一刀双杀这可是它借以在地底黑暗界扬名的最可怕能力,它任何一次近体攻击都能分裂成两次不同方向的真实伤害。再加上手中匕首特有的无视防御与淬毒特性,普通敌人根本抵御不了它的攻击。
  
      但是今天,它却遭遇了自己刺客生涯的人生大敌!
  
      这个看似貌不起眼的地表人类巫师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体质,连续被它攻击得手都没有半点毒发不支的迹象。这……这个混蛋还是人类吗?
  
      而且,沙洛金有种奇异的感觉,对方似乎能够察知到隐形生物。
  
      这使得它想要潜行匿迹靠近对方就变成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必须时刻不停地变换方位,并充分利用周边的掩体和对方的视觉视角。
  
      可是即便如此,它每次接近对方十米之内都有种毛骨悚然,被对方识破的可怕感觉。正是因为如此,沙洛金方才采用了最为谨慎和暴力的一种攻击方式。
  
      它像一头充满了耐心的孤狼般游走在对方外围,觑准机会,立时用暗影突袭的方式切入其身侧发动迅猛攻击。不论攻击得手与否,下一刻必须及时的逃遁回黑暗的怀抱之中。
  
      正是靠着这样的方式,它才成功的发动了两次偷袭,用淬毒匕首给那位地表巫师身上添加了数道血口。可惜,它也在对方的反击下不幸挂彩。
  
      “伯勒尔,你还不打算出手吗?”沙洛金一边躲在黑暗中处理着伤口,一边愤愤不平的咆哮道。
  
      而在它的脑海中,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莫名的浮现了出来。
  
      “出什么手?你又不是不知道规矩……如果我出手,万一留不下这个林克,我们黑手协会的麻烦可就大了。”
  
      “怎么可能留不下?你,我,再加上那头笨牛,我们三个1阶还留不下一个刚刚晋级没多久的人类?”沙洛金变得更加愤怒了。
  
      “你和笨牛都不在组织公开名单里面,自然可以随心所欲的出手。而我……却是组织的公开成员。万一被这个家伙溜走了,把事情捅到明面上,组织也会非常麻烦的。而且……你确定这就是那个人类的所有底牌?别忘了,他之前可施展过一次奇异传送。再搞清楚那个传送是他自身的能力还是借助了某种道具之前,我是绝不能露面的。”
  
      “那你说怎么办,笨牛的百人团死伤惨重,那队蜥蜴骑兵也伤亡过半……如果我们再无法留下这个人类的话,回去……”说到最后,沙洛金的语调都有些颤抖了。
  
      “那你就多努力一点!只要你能把那个人类逼到绝地,保证万无一失,我一定会亲自出手摘下他的头颅。不过……在此之前,在没看到希望的情况下,你别指望我会出手帮你!”
  
      “哼……”
  
      鼠人刺客沙洛金一脸的悻悻然,只能咬牙切齿的再次偷偷摸向了那位冰魔林克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