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穿越农女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宋燕燕的困惑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宋燕燕的困惑


  宋燕燕相当怀疑,甚至有点悲观。记得当时父亲听说蒋毅对外宣称要为父母守孝五年的时候,父亲就气冲冲回来让自己放弃。
  就连一直对自己十分疼爱的父亲,都不再支持自己了,宋燕燕也完全没有了信心。但这些年,追寻蒋哥哥,已经是宋燕燕的习惯,她也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再喜欢蒋哥哥还能干什么?
  所以,这次,她听说蒋哥哥和陈萧然“暗度陈仓”,才会如此气愤!她之所以如论如何都要来见蒋哥哥一面,就是为了亲自看看蒋哥哥和陈萧然到底进展到哪个地步了?自己还有没有,哪怕一点希望。
  说真的,宋燕燕十分不甘心,从小作为天之骄女的她,不相信,同为天之骄子的蒋哥哥会舍弃自己而去追求一个村姑!更何况陈萧然还是一个无父无母、风评十分不好的女人。
  宋燕燕在来之前,还有些迟疑,毕竟是要等不确定的五年。如果五年后,蒋哥哥还是不要自己,她只能成为一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那样,不但会让宋府被人耻笑,自己也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但来到陈家,见到蒋哥哥。那样美好的男子,宋燕燕立马就坚定信念,绝不轻易放弃。所以,宋燕燕挖空心思要吸引蒋哥哥的注意,并和陈萧然作对。
  但现在,自己视若珍宝的人,在陈萧然眼里是那样的无足轻重,这让宋燕燕感觉自己在陈萧然眼中十分可笑。
  什么姐妹?宋燕燕眼里只有自己的蒋哥哥,如果,真的如陈萧然所说,蒋哥哥对她和她们一家格外关照,是因为陈萧然曾今救过蒋哥哥的话,宋燕燕当然愿意和陈萧然做真正的姐妹,但若不是,真的是如外面传闻那样的话……
  宋燕燕看着身边一点都没有耽误吃喝的陈萧然,十分不喜,但还是脸上不显,“妹妹,真羡慕你这样无忧无虑啊。”
  陈萧然看着从刚开始就一直问东问西,很少吃东西的宋燕燕。陈萧然吃下了碗里最后一口菜,终于吃饱喝足,才有功夫和宋燕燕聊天了。
  “姐姐羡慕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整天就是在为了家人的吃喝忙碌着。哪像姐姐这样不愁吃喝,又有丫头伺候着,什么事情都有别人为你考虑,根本不需要自己烦恼”
  “呵呵,没想到妹妹和其他人一样,只看到我们这些人光鲜亮丽的一面。是的,我们不需要为吃喝穿用费神,出行做事有老妈子、下人伺候。但就是因为我们不需要为吃喝奔波,才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干些附庸风雅的事情。”
  “我从懂事以来,就被逼着和先生学习诗词学习曲艺,日复一日不曾间断过。只为了能博得一个才女的名号。我们付出的努力,花费的时间,其他人根本不能理解。”
  “如果我告诉你,我没有一天是超过卯时起床,早于戌时上床休息的。妹妹,你还羡慕我吗?”
  陈萧然当然理解宋燕燕的苦楚,也知道古代富贵人家对儿女,尤其是女儿,是从小培养,但学的都是些女戒、女红、女容,其实就是为了禁锢女人的思想,让女人成为男人的附庸,以男人为天,活得没有自我。
  虽然像宋燕燕这样的除了那些,似乎还能学诗词歌赋、学曲艺音律,但也只不过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价值,和结婚筹码而已。而且学的那些,也只不过是为了讨好未来的老公,让未来婆家拿得出手而已。
  说到底,还不是像现代那样,学习是为了个人成长。
  但陈萧然无力改变古代人的思想和现况,再说,像宋燕燕这样的阶级,已经享受到了国家最集中的富贵,怎么可能让她们什么好事都占了呢?但,她也知道这些不是宋燕燕这样从小生活在这个环境下的女子能想到的事情。所以,陈萧然没有纠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姐姐,虽然你很辛苦,但与我们相比,却是幸福得多。”陈萧然本来不想多说了,但看到宋燕燕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只能叹气开口“姐姐,你挨过饿吗?有一个冬天都是靠着树皮野菜过日子?”
  “到冬天大雪,连树皮和野菜都找不到的时候,只能喝着雪水饿着肚子,整宿睡不着觉只因为肚里里没有食物而饿得直哭吗?”
  陈萧然不等宋燕燕说话,继续说道“不,你从来没有过。你更没有自己生病,家里人拿不出来钱看病。即便只是一个普通的伤风感冒,只需要几十文钱的草药,家里都拿不出来。仍由她自生自灭。姐姐,你知道那种等死的感觉吗?”
  “那是害怕、恐惧,还有解脱。”陈萧然的话让从小锦衣玉食的宋燕燕睁大了眼睛,“是的,你没有听错。对整日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干重体力活,生病无钱医病、只能等死的人来说,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方式?”
  陈萧然说这话像说着别人的事情一样,但从她的语气和表情中,还是读出了悲凉和绝望。这是宋燕燕从来没有想象的日子,她一直以为被人逼着学琴练字,就是最痛苦的事情了。但生病都无人问津,只能自生自灭,那是何种的绝望和恐惧啊?
  宋燕燕看着陈萧然,虽然对方没有说这是自己的故事,但宋燕燕还是猜测到了。是不是因为从小就吃不饱,所以她才会这么小年纪就出来做生意?想起,最近听闻的,陈萧然的父母好吃懒做,还卖儿卖女换赌债,是不是就因为这样,所以,她小小年纪才会对金钱看得那么重呢?
  原来一个人性格的养成真的与生活的环境有关。宋燕燕知道此刻才刚开始了解,要怎样去了解其他人的生活。
  宋燕燕本来只打算虚与委蛇,但也被陈萧然的故事所震撼,原来穷苦人家的生活是这样。百姓的生活真的是最苦的。
  宋燕燕似乎能理解,为什么陈萧然这小小年纪就能如此果敢、敢爱敢恨,可不是吗?能自己想办法离开原生家庭,改名换姓,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么深沉的计谋才可以实现。宋燕燕自认为她都没有办法,但陈萧然却一步步实现了。
  不但自己离开了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庭,还将自己的三个姐弟都拉出了火坑,而且举家离开西南,来到京城闯荡,现在不但买了店铺,买了房子,还获得了全国厨艺大赛的冠军,似乎,一切努力都有了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