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22章 朱标的发财之路

第122章 朱标的发财之路


  老朱想见自己?
  柳淳还算有些自知之明,他都闹不清楚,自己算不算正式的大明官员……朱元璋绝对不会轻易召见自己的……
  “是你帮忙的,对吧?”
  徐妙锦笑得很甜,“我给陛下写了好几次信,我跟他讲,大宁现在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繁荣兴盛,治理冠绝大明……”
  柳淳吓得差点趴下,我的小姑奶奶,咱吹牛也有个限度啊!
  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是真的,问题是家家户户刚移民过来,除了人,根本没啥可偷的。
  至于物产,也算丰富,人才吗?假如那些犯人算的话,倒是有不少……
  “陛下不会治我欺君之罪吧?”
  徐妙锦掩面轻笑,“你啊,准是听了那些人的胡言乱语,我跟你讲,陛下很仁慈的,就像是邻居家的伯伯,可好相处哩,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柳淳咧了咧嘴,仁慈那也是对你的,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
  朱棣这家伙还只是脸臭,那老朱就是心狠了……哪怕柳淳知道太多的史料是黑朱元璋的,比如眼前这小丫头,他爹徐达就是正常病死的,偏偏有人说老朱拿鹅肉害死了徐达……要是鹅肉都能杀人,喝凉水都能噎死了。
  吃鹅肉除了撑死,不会有第二种死法。
  当然了,要是据此就觉得老朱善良,那也是太单纯了,至少在北平就有皮场庙,放着好几张人皮枕头里。
  那血淋淋的十六个大字,还是让柳淳瑟瑟发抖: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就问一句,怕不怕?
  至少柳淳是有点心虚,“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让我有点准备啊!”
  徐妙锦笑得可灿烂了,小眼睛明若星辰,“怎么,你怕了?”
  “不是怕,是,是紧张,紧张!”
  “哼,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徐妙锦哂笑道:“我也没法子,你让我当总账房,我总要尽职尽责吧!”
  “这个……跟总账房有什么关系?”柳淳还有点糊涂。
  徐妙锦哼了一声,伸出葱玉的手指,点着柳淳,嗔笑道:“傻瓜,秋收之后,你就成大肥羊了,不帮你找个靠山,等着被我姐夫他们宰了吃肉吧!”
  柳淳摸了摸鼻子,老子很有钱了吗?
  ……
  老朱是个人所共知的工作狂,每当别人以为老朱到了极限的时候,这位洪武皇帝都能刷新所有人的认知!
  众所周知,朱元璋废了中书省,把朝政交给六部负责,他御门听政,把皇帝和宰相的活儿都给干了。
  这也就罢了,自从洪武十九年开始,吏部尚书空缺,一直没补。户部那边,茹太素被贬官之后,尚书也空缺。
  至于工部,同样两年没有尚书!
  六部缺了一半,朝廷的人事调度,财政税收,重大工程,全都朱元璋一人而决。
  偏偏老朱还甘之如饴,丝毫不知道疲惫。
  身为太子的朱标,仅仅是协助老朱办公,就已经晕头转向,累得跟孙子似的……这不,忙中出错,朱元璋就把儿子叫了过去。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管理这么大的天下,最重要的一是人,一是钱,身为储君,怎么连如此关键的事情,都不核实清楚,你……太马虎了!”
  朱标向来勤勉,被老爹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他不停点头,脑子里却在快速转动,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见儿子面露怀疑,朱元璋就把一份清单扔给了朱标,“你自己瞧!”
  朱标下意识接过来,瞪圆了眼睛,仔细看着,朱元璋愤怒道:“大宁都司刚刚纳入版图,移民屯田,各项开支,都不是小数目,这才短短一年的功夫,怎么可能有盈余,而且还盈余了一百多万两!下面的人,当朕是三岁孩子吗?如此明目张胆欺君,莫非要逼着朕,施以重手不成?”
  老朱眉头乱挑,上一次勾结蒙古的事情,他轻轻放过,结果就明目张胆弄虚造假,果然是不能给下面的人好脸子看,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那个……父皇!”朱标面色怪异,“父皇,据儿臣所知,这份清单的确弄虚作假了,只是不是说多了,而是说少了……”
  “什么?”
  朱元璋惊得站了起来,他怒目而视,“太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朱标仰起头,他很敬畏老爹,但不代表不敢说话,不敢抗争……马皇后还在的时候,朱元璋死了个心爱的妃子,老朱让朱标披麻戴孝,结果朱标死也不干,爷俩在皇宫里追着来回跑,传为朝野的美谈……
  “父皇,儿臣的确没有撒谎,你,你太低估那小子捞钱的本事了!”
  老朱吸了口气,缓缓坐了下来,他让朱标也坐下。
  父子俩对着清单,朱元璋指着第一项,问道:“你看,这是商税一项,怎么会有三十多万两,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没记错,不是将大宁都司的商税给免了吗?即便没有免掉,三十税一,怎么能有三十多万两?敲骨吸髓,刮地三尺,也不会这么多啊!”
  朱标笑了,“父皇,这个的确不是商税,主要是户部账目里,没有这一项,只能列在商税里……这个……是分红!”
  “分红?”
  “嗯!”朱标道:“在大宁,发现了煤矿和铁矿,而且品质极佳。柳淳决定把原来白羊口的钢铁厂迁过去,针对这个煤铁矿场怎么处置,他最后决定折成股份,计入钢铁厂。”
  “哦?什么意思?”
  “大概的意思就是他出技术,出资金,出人力,大宁提供土地,矿场,水源……产出钢铁,获得利润之后,朝廷拿三成五,钢铁厂分六成五!”
  “这个……”老朱是放牛娃出身,倒真是理解不了这里面的差别,“你说,他办铁厂,为什么让矿场入股,直接去买矿石不就行了?”
  朱标轻轻一笑,“父皇,你忘了,这小子曾经就收购了整个河北的铁矿石,弄得好些冶铁作坊干不下去,他能算计别人,自然要防着别人算计他。而且让他买矿石,他也拿不出钱,所以就拿股份应付了。”
  “这么说,是这小子占了朝廷的便宜?”朱元璋竖起眉头。
  “也不能这么说,他把铁厂办成了,有了获利,这不给朝廷分红了……三十多万两,啧啧,可比卖矿石赚的钱多多了!”
  朱元璋听着儿子的话,越听越不对劲儿,“他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还有这些商贾之事,你怎么也清楚,你不是只喜欢读书吗?”
  “父皇,儿臣是,是钢铁厂的股东,理当有知情权啊!”朱标说的理直气壮。
  “什么?”朱元璋却炸了,伸出手指,点着朱标的额头,怒骂道:“你,你一个堂堂太子,怎么掺和商贾之事,你想气死父皇啊?”
  朱标见老爹眼睛都红了,连忙解释道:“父皇,这事不怪我啊……是,是徐妹妹!”
  “徐……徐丫头?”老朱愣住了。
  朱标连忙道:“徐妹妹跑去大姐家做客,后来不知怎么去了钢铁厂,当了账房。我看她挺喜欢钱的,担心她走歪了,就骗她说中山王在孩儿这里存了一笔银子,等她长大交给她……结果就被她要了去,折成股份,投到了钢铁厂。后来钢铁厂迁到大宁,重新计算股份,孩儿手里就多了一成五的股份。”
  “一成五?是多少钱?”
  “这个孩儿也不清楚,不过孩儿,孩儿分了十五万两的红利!”朱标的声音越来越低。
  “你分了多少?”朱元璋惊骇地质问:“你现在有十五万两?”
  被老爹盯得心惊肉跳,朱标忙解释道:“那个,父皇,钱是在孩儿名下,不过,不过孩儿又转投了油坊,让钱生钱……这也是徐妹妹告诉我的!”
  朱标的求生欲太强了,什么都往徐妙锦身上推。
  朱元璋气得咬牙,”好啊,徐丫头没走歪了,倒是朕的太子走歪了!你立刻弄十万两银子,送去中都,别让家乡人再出去要饭丢人!还有,你让那个小兔崽子,赶快进京来见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