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之最强BOSS > 第七十四章 父亲母亲,告诉我实话吧!

第七十四章 父亲母亲,告诉我实话吧!

“话说当年你母亲,可是很厉害的侠女呢,那时后你父亲我,还是个病恹恹的穷书生......”
  
  “那时你母亲给我银两,给我武功秘籍,求着让我写休书休了她,可你父亲我岂是那种为了五斗米折腰之人,自然是断然拒绝了!”
  
  说起这段往事,林诺顿时也来了兴致,说的是眉飞色舞天花乱坠,此事在他看来,将秀儿这个老婆忽悠到手,乃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没有之一。
  
  “打住!”
  
  秀儿突然开口,打断了林诺的各种吹嘘,随后笑语盈盈的柔声道:“夫君,你说实话,当年你,为何不肯一纸休书与我解除婚约,难道就不怕我真的动了杀心?”
  
  林诺闻言,心里一凛,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啊。
  
  秀儿让他说实话,但这种事,能说实话吗?
  
  难道要告诉她,当年自己就是想要赌一把,赢了财色兼收,白赚个老婆,赌输了大不了服软再写休书就是,反正左右都不亏。
  
  这是实话,但这句大实话,是真的不能说啊!
  
  “父亲,说啊,你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林言也满是好奇之色,他很想知道,当时的父亲,究竟是哪来的胆子,一个病秧子,竟然敢跟女侠母亲讨价还价。
  
  “其实也没什么,当时我睁开眼看到你母亲的第一眼,脑海中便不断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林诺一生所要寻找之人,是我命中注定之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再离开自己的身边!”
  
  说到这里,林诺满含深意的拍了拍林言的肩膀,淡淡道:“缘分这东西,乃是天注定,有时候哪怕是想躲,也躲不了,等你日后遇到了天命之人,自然便会明白父亲今日之言了!”
  
  说话间,林诺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秀儿,发现秀儿翻了个白眼,一副信你才有鬼的样子。
  
  但她嘴角那不可抑制的笑意,却是表明了她此时的心情,看得出来,哪怕秀儿不信自家夫君的胡扯,但依然对这个回答满意的很。
  
  女人啊,就是这么口是心非,明明说着要听实话,但心里其实最想听的,还是谎言,你若是真将实话说出来,她们反而会不开心!
  
  就算是秀儿这种绝世奇女子,有时候,也免不了俗。
  
  .......
  
  接下来的近三年时间,林诺夫妻二人,带着林言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翻过一座座山峰,越过一条条大河。
  
  在这几年时间内,林言感觉自己很多从书中学到的理论知识似乎都活过来了一般,有父母在身边,徘徊在天地间,他感觉自己的心灵在山水陶冶间得到了升华,心性更是比之以往,坚韧了许多。
  
  日子,依然不紧不慢的流逝着,早已成年的林言,在父母的陪伴下,参加了乡试,会试,殿试,最终,凭借真才实学被皇帝赏识,一举得中状元。
  
  先入翰林,后入吏部,官职有条不紊的提升着,直至林言在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入主内阁,官居一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些年,林诺与秀儿二人一直居住在京城内儿子的府邸中,他们的容貌一点点老去,由中年步入了老年,一股股暮气从他们身上散发开来,似乎寿元,已经不多。
  
  这一日,夜已深,林家府邸,灯火辉煌,首辅大人林言,并未休息,而是在一处房间内静静地坐着,目光平静的看着对面躺椅上早已老迈不堪的父母。
  
  如今的林言,经过三十年的官场生涯,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青涩,无论是城府还是心智,他都已经堪称出类拔萃,在这世间,能令他心绪动荡的,也唯有他那寿元不多的父母。
  
  “言儿,十六年的平凡生活,三年的山河阅历,三十年的官场浮沉,荣华富贵,你这一生,可还满意?”
  
  林诺半躺在长椅上,牵着秀儿那已经满是皱纹的手掌,目视着对面那喜怒不形于色的儿子,淡笑着问道。
  
  “这样的生活,对于凡人来说,已经堪称圆满!”林言轻轻点头。
  
  “不,还是有些不圆满!”秀儿突然开口了,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这些年,你不肯娶妻,也没有子嗣,究竟是因为什么?”
  
  林言沉默,迟迟没有言语。
  
  林诺二人也不催促,此事,他们其实也是心中疑惑不已,但这毕竟并非真实世界,而是他所构筑的意识世界,一切都是为了儿子能快乐成长,既然林言不愿娶妻,他们也一直没有催促过。
  
  只是如今,这一世就快要结束了,秀儿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父亲,母亲!”
  
  林言开口了。
  
  “虽然这些年我一直都没有再提过,但我很清楚,这里,不是我的家!”
  
  “我记忆中的父亲,风姿俊朗,翻手之间,改天换地;我印象中的母亲,清冷美丽,如仙子般倾城绝世;我记忆中的家,是瑶池圣地,那里仙意盎然,瑞兽环绕,更是有一群陪我玩耍与我嬉戏的小姐姐!”
  
  “你们一直跟我说,那是梦,只是我臆想出来的!”
  
  “我曾经也迷茫过,失落过,甚至慢慢接受了这个所谓的事实!但这些年,不知为何,每当入睡,我总会梦到儿时的事情,那些记忆里,最多的,是母亲逼着我练气,父亲带着我去捉妖兽的场景。”
  
  “渐渐地,我明悟了,你们口中所谓的梦中世界,才是我真实的世界,而眼前这个让我顺风顺水心想事成的世界,才真的只是一场梦!”
  
  林诺深吸了一口气,眼眸中,带着一丝丝的好奇,“所以说,你一直觉得自己生活的世界并非真实存在,因此迟迟不愿娶妻生子,不想在这里留下牵挂,对吗?”
  
  林言点了点头,“那三年的山河阅历,使我的心性升华,也使我渐渐有种奇特的感觉,我总是能感觉到,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虚假的,唯有父亲母亲,才是真实存在的!”
  
  “父亲,母亲,我已经不再年幼,已经步入了人生的末期,现在,我想听一句实话......我记忆里的世界和眼前的世界,究竟哪一个,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