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之最强BOSS > 第五十章 戒指里的老爷爷!

第五十章 戒指里的老爷爷!

    萧炎沉默,这纳兰嫣然,还真是个耿直girl,就这么直接了当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完全说了出来。
  
      要知道在这个斗气大陆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对方想要追求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这种想法,已经算是离经叛道了!
  
      “你不想被一纸婚约所约束,你想要追求自由,这本来也不算错!”
  
      萧炎声音平静,但转而又变得极为高亢,“但你借助背后宗门的权势,以势压人,想要当众退婚,丝毫不顾及萧家的颜面,那,就是你的错了!”
  
      “我承认,这点,是我的不对!”
  
      纳兰嫣然很是认真的点头认错,倒也不避讳自己的错误。
  
      “但萧炎,你也别把自己想的多高尚!你说我以势压人,但你萧炎,又何尝不是如此?”
  
      “若非你身后站着林前辈,站着混元宗,你敢说自己就一定有胆量,在万众瞩目下,当众宣布退婚?”
  
      萧炎突然笑了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纳兰嫣然。
  
      “你看,你觉得我是个走了大运的废物,我觉得你是个被宠坏了的豪门大小姐,咱们之间谁也看不上谁,解除婚约,也只是早晚的事,你说,对吧?”
  
      纳兰嫣然点了点头,面色冷淡,“事情确实如此,但不论我云岚宗之前是何等想法,但也只是想罢了,而做出当众悔婚之事的,却是你萧炎,这点,你否认不了!”
  
      对于被萧炎当众退婚,纳兰嫣然还是耿耿于怀,无法释然。
  
      “呵呵,两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就在这时,高空中,林诺突然开口了。
  
      瓜吃的也差不多了,看样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无法上演了,这场大戏,也该落幕了。
  
      “既然你们二人谁也不服谁,这样吧,本座与你们定个三年之约如何?”
  
      林诺开口,虽然是以询问的语气,但在场之人,谁又敢反对?
  
      一个个微微躬着身子,静静地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接下来,本座会带你们二人前往混元宗,宗门藏经阁内的各种功法秘籍,各种招式技巧,你们可以随便修习,能修炼到什么程度,全凭你们各自的本事!”
  
      “三年之后,本座会亲自主持你们二人的比试,获胜者,不仅可以成为本座的亲传弟子,更是有资格可以主动前往对方的家族,当众宣布退婚!”
  
      “对于本座的建议,你们谁有意见?”
  
      说实话,对于纳兰嫣然,林诺没有丝毫的恶感。
  
      一个勇于追求自身幸福,反对包办婚姻的女孩,又有什么错?
  
      至于她考虑不周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毕竟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你能指望她将所有细节全都考虑的全面?
  
      再加上这纳兰嫣然修炼资质也确实不错,因此林诺决定给她一个和萧炎公平竞争的机会。
  
      正好他也想看看,没有了焚决,没有了异火加持的萧炎,与同在混元宗修炼的纳兰嫣然,究竟谁强谁弱?
  
      对于林前辈的决定,萧炎一愣,他如今还是个废物,而纳兰嫣然已经成为了三星斗者,在起步方面,自己已经落后了许多,怎么看,这个三年之约,对他来说,都不占据优势。
  
      至于纳兰嫣然,则是一阵愕然,没想到,今日被萧炎当众退婚羞辱,倒还真为她带来了机缘,可以前往混元宗修炼三年,更是可以随意修行藏经阁中的各种功法,此事无论怎么看,都是天大的机缘啊!
  
      “老师,您看?”纳兰嫣然对着云韵低声问道。
  
      “去!”云韵满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就算那萧炎恢复了当年的修炼资质,也并不比你强出多少,而且你起点高过他,三年后的比试,赢面还是很大的!”
  
      得到老师的首肯,纳兰嫣然顿时兴奋的冲着上空行礼道:“嫣然没有任何问题,一切,全凭前辈安排!”
  
      林诺淡笑地应了一声,随后低头望着还在犹豫的萧炎。
  
      “那么,你呢?”
  
      “弟子之前已经算是拜入了混元宗,一切,自然是听从宗主您的决断!”
  
      萧炎搓了搓双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问道:“只是,宗主......弟子这修炼衰退的问题,您老人家有没有办法解决?”
  
      “你的问题,本座之前已经观察过了,修为衰退,和你的身体状况没有任何关系!”
  
      “那为何,弟子每次修炼结束后,斗气都急速的衰退,无论如何挽留,都无济于事?”萧炎急了,不是自己身体的原因,那原因来自于哪?
  
      “此事和你身体状况无关,而是来自于你的纳戒!”
  
      “来自于纳戒?”
  
      萧炎有些迟疑,这枚纳戒,乃是母亲死后所留给他的唯一遗物,总不能母亲,会害他吧?
  
      “阁下既然已经清醒了,何不现身一见?”
  
      对于萧炎的疑惑,林诺不做理会,而是盯着他手中的纳戒,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
  
      只是,他的声音落下,那纳戒中毫无任何反应,也没有任何人出现。
  
      “怎么,阁下不愿出来?莫非要本座亲自出手,请你出来?”林诺的声音,加重了几分,高空中,隐约间有闷雷声响起。
  
      “哈哈......前辈莫恼!”
  
      就在众人疑惑时,萧炎的纳戒中,突然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而随着那声音响起的瞬间,突然一道透明苍老的身影,从那纳戒中飞出,盘坐在了半空中。
  
      “在下药尘,拜见林宗主!”
  
      林诺上下打量了一番这只余下了灵魂之体的药尘,淡淡道:“既然知晓本座的宗主身份,看来你醒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呃,在下也只是今日才算彻底清醒,以前都是处于半睡半醒状态,但每次稍微清醒时,都能听到萧炎这小家伙在念叨着林前辈,林宗主的名号,自然被老夫记在了心里。”药尘半是恭敬,半是奉承的开口道。
  
      一个斗圣强者,哪怕他药尘没有遭受暗算,处于全盛时期,也是需要仰视的存在。
  
      更何况如今他已经遭了难,只余下了灵魂体,对方若是想为难他,估计仅仅只是一个念头,便可让他生不如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