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之最强BOSS > 第十五章 这一切,都是跟先生学的!

第十五章 这一切,都是跟先生学的!

虽然对于如今的林诺来说,单纯的一簇青莲地心火用处不大,但却是玄火鉴提升等级的必备养料,没有一道道异火的积累,这件诛仙世界的神器,想要晋升等级极为困难。
  
  望着下方那青色的火焰,林诺心念一动,玄火鉴散发着赤红色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手心处。
  
  “去!”
  
  屈指向下一指点出,下一刻,玄火鉴中响起一阵极为愉悦的轰鸣声,化作一道火焰流星,瞬间没入了那青色火焰中。
  
  或许是感应到了危机,原本还极为平静的青色火焰,顿时暴涨而起,只是眨眼时间,便是化为了一团汹汹烈火,就连池子中的寒夜,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蒸发着。
  
  没有理会周围被熏烤得急速枯萎的竹子以及不断蒸发的寒夜,林诺双手掐动着一道道玄奥莫测的印决,不断的打出一道道玄光,没入了那青色火焰中。
  
  高空中,小白那巨大的九尾天狐真身散发着滔天气息,带着婠婠,降落在林诺不远处,虎视眈眈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此时此刻,任何人胆敢靠近这座小岛半步,都会遭到她狂风暴雨的攻击。
  
  哪怕是美杜莎女王,也只是站在湖边,不敢继续靠近。
  
  她能感觉到,不论是那白狐,还是那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年轻少女,对她的印象都不怎么好,若是冒然靠近,那头上位魔兽级别的白狐,绝对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青莲地心火在异火榜中的排名靠后,威能并不算强,但毕竟是诞生于地底中经历了无数岁月才诞生出灵性的天地之火,林诺可以瞬间将其摧毁,但想要在不损害其威能的情况下将其完全收服,倒也并不容易。
  
  最起码,以他如今一星半神的实力,配合玄火鉴对于万火的压制,依然足足花费了半个多时辰,才算是将那团淡青色的火焰,完全融入到了玄火鉴这件神器中。
  
  玄火鉴,之所以能被称之为神器,乃是因为其中蕴含着一方世界的火之精华,将其完全催动后,可以召唤出八荒火龙,拥有焚灭世界万灵的恐怖威能。
  
  当然,焚灭万灵毁灭世界的说法,在诛仙世界还算勉强说得过去,在这斗破苍穹世界中,就差的远了。
  
  别说是焚灭世界万灵了,哪怕是林诺这个一星半神,八荒火龙也很难灭杀的了。正因如此,在得知此界乃是斗破世界,拥有异火存在后,林诺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收集异火,提升这件神器的等级。
  
  毕竟是一方世界的开天神器,潜力极大,若是就那么荒芜浪费掉,未免有些太过于可惜了。
  
  “收!”
  
  眼见青莲地心火完全融入到玄火鉴中,林诺抬手一招,这件神器,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心处。
  
  仔细看去,玄火鉴与之前几乎没什么变化,若说真有变化,那就是在如同镜子般光华的最中间位置处,突然多出了一道淡青色的印记,那是一道几乎微不可查的龙形印记。
  
  “又多出了一道火龙?”
  
  林诺沉默,玄火鉴中,原本四周便有着八道火龙印记,将八道印记完全催动时,可召唤出八荒火龙。
  
  而如今,又多出了一道火龙印记,不知日后当这枚印记完全显化出来时,玄火鉴会发生什么变化?
  
  但不论如何,玄火鉴有了变化,对于林诺来说,这都是好事,最起码可以证明,异火对于玄火鉴的等级晋升,确实有着明显的效果!
  
  “你过来!”
  
  收取青莲地心火后,林诺突然转头,对着远处的美杜莎女王,招了招手。
  
  “大人!”美杜莎飞身而来,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待着接下来的抉择。
  
  林诺没有在说话,而是在玄火鉴的表面轻轻一弹,下一刻,一股狂暴灼热的气息散发开来,紧接着,一团青色火焰莲花凭空出现在了半空中,赫然是之前被林诺所收取的青莲地心火。
  
  “这团异火,已被本座所收取,由本座根据你的自身潜力极限来时刻调整其中的威能,无论你进化成功与否,最起码不用担心生命危险!”
  
  “谢大人!”
  
  得到林诺的承诺,美杜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随后脸颊微红,贝齿轻咬着红唇,背对着林诺等人,玉手缓缓解开锦袍的扣子,旋即一具宛如是上天杰作的完美玉体,便显现了出来。
  
  没有丝毫犹豫,美杜莎如扑火的飞蛾一般,猛然飞身一跃,直接跃入了那团青色莲花火焰中。
  
  “呸,不要脸的心机婊!”
  
  对于美杜莎刚刚的举动,婠婠不满地冷哼一声,在她看来,这美杜莎,就是在赤果果的勾引她家宗主大人。
  
  下意识的转头向着宗主看去,只见此时的林诺,似乎对于美杜莎那堪称完美的胴体毫无兴趣,神色间无悲无喜,手中印决不断的掐动,操控着青莲地心火,开始不断地提升为威能!
  
  对此,婠婠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宗主身旁,已经有了一位神兽级的灵兽,她婠婠的存在感已经降低了许多,若是再多出一个蛇蝎美人女王,以后她婠婠在宗主心中的地位,恐怕就越发的岌岌可危了!
  
  小白看到这一幕,身形缩小了许多,落在婠婠身旁,毛茸茸的小爪子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先生早已经过了迷恋肉身皮囊的阶段,若是无法做到与他灵魂产生共鸣,很难有女人会真正的走入他心里!”
  
  “所以,你不必担心会失宠,因为根本就没有受宠过,又何来失宠一说?”
  
  原本对于小白的安慰,婠婠还不由得有些感动,但随着对方第二句话语落下,她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
  
  “小白,有没有人给你说过,你说话,真的很刺耳呢!”
  
  “有吗?”小白揉了揉额头,充满灵动的大眼睛里,带着几分疑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或许是跟先生待久了,他的幽默风趣,不自觉的便影响到了我吧?”
  
  想起自家先生那以挖苦调侃他人为乐的恶趣味,小白郑重的点了点头。
  
  没错,这一切,都是跟先生学的!
  
  诸天之最强B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