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诸天之最强BOSS > 第三十二章 富有弘治特色的殿试!

第三十二章 富有弘治特色的殿试!


  “开始吧!”
  弘治帝是个务实的皇帝,必要的礼节之后,他便下达了殿试开始的旨意。
  旨意下达后,弘治便不再待在金銮殿中,而是在太监的服侍下离开,不仅他离开,那些大部分用来充数的官员,也在弘治离开后陆续走出大殿。
  内阁首辅李东阳、次辅杨廷和留了下来,在他二人下方,还有十几位礼部与吏部官员也留了下来,作为此次殿试的监考官。
  这监考阵容,堪称绝对的豪华了!想象一下后世若是一群高官以及副国级的大人物给你做监考,这将是何等的光景?
  恐怕没有几人能保持绝对的平静吧?
  “诸位,殿试,是优中选优的一场考试,没有落第一说,大家心里也不要有压力,将自身最好的状态发挥出来即可。”
  眼见一众贡士一一寻找到了自己的考场位置入座后,发须都隐隐有了灰白迹象的内阁首辅李东阳笑眯眯地鼓励了一番考生,随后对着礼部的官员们点了点头。
  “时辰到了,开始吧!”
  待礼部官员将试题发下后,林诺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考试前,他也曾根据当今皇帝的性格,试着压了几道题。
  一般来说,殿试大都是以策论为主,但也并非完全如此,有时候也会考时务。
  当今的弘治皇帝,是个仁君,也是位务实的皇帝,所布置的考题,考试前林诺就曾猜测过,考时务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而当前时务,最有可能考的,也无非就是那几样。
  开海与禁海;如何平定西南土著动乱;国库空虚,何以增加库存......
  而这次的时务题,便是根据当前西南地区,南蛮土著们降而复叛,叛而又降的事件为题,要求考生给出确切的治国良策。
  看到题目,不少考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于习惯了引经据典写策论的贡士们来说,这种让他们写出详细治国良策的考题,确实极为困难。
  对于西南问题,其实自朝堂还是民间,基本上都抱有一种论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因此上至皇帝下至百官,对于西南蛮族,其实大都抱着以军队强行镇压为主的心理。
  没办法,朝廷也不是没想过以圣贤之礼教化他们,但可惜,那些蛮人,根本不通教化,除了打之外,根本无法跟他们讲道理。
  因此在场的贡士中,所写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以如何对西南用兵为主,一些对兵法略有了解的贡士,更是讲述起了排兵布阵之法。
  哪怕是徐渭这个大才子,也是认为以用兵为主,教化为辅,详细描写了如何用兵,如何教化,洋洋洒洒,倒是写满了整张考卷。
  至于林诺,看到考题后,他先是闭目沉思片刻,梳理了一下思路后,才开始下笔。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是第一句,开篇点题。
  意思不言而喻,西南地区是大明疆土,生长于西南的所谓蛮族,亦是大明的子民!
  “平定西南,臣有上中下三策!”
  “下策,以夷制夷,引广西狼兵入云贵等地镇压平叛!”
  “中策,习汉朝之法,在西南土官中实行推恩令,瓦解当地土官的统治力度!”
  “上策,改土归流,逐步取消土官治理西南制度,改以流官治理!”
  提出三策后,林诺后续更是详细的讲述了这三条政策该如何实施,尤其是改土归流之法,更是描述的颇为详细,不知不觉间,竟然也将整张卷子完全写满了。
  有些意犹未尽的放下了笔,林诺微微转头看去,发现徐渭正好也作答完,神色有些忧愁的放下了笔,看起来对于自己的答案有些不是太满意。
  殿试共分两场,分别在上午与下午开始。
  上半场以策论或者时务为主,写一篇文章,下半场大都是以某个词句为题,写一篇诗词歌赋。
  与乡试、会试一般,上半场最为重要,尤其是像弘治帝这等务实的皇帝,自然是更加看重上半场的时务文章,至于后面的诗词歌赋,除非是写的特别惊艳,否则大都是一扫而过,不怎么看的。
  上半场考试结束,礼部官员收起了卷子后,鸿胪寺官员为每位考生端上来一些做工精美味道诱人的饭菜,吃过午饭稍加休息后,下半场便会开始。
  一众考生或许是感觉时务写的都不是太满意,吃饭时一个个神色有些不自然,也没有心思品味宫廷美食,一个个草草吃完后便闭目休息,准备接下来的考试。
  没有休息多久,下半场考试便开始了。
  拿到考题的瞬间,林诺心里暗自一笑,这位弘治帝,看来是对这下半场真的不重视,就连出的题目,都十分的敷衍。
  题目极为简单,就是以今年的大雪为题,写一篇诗词。
  诗也好,词也罢,没有任何硬性规定,擅长哪种就写哪种。
  意思不言而喻,反正朕也懒得看,你们随意写,写成啥样都无所谓。
  连皇帝都如此敷衍了事,林诺更加懒得再动脑子,毫无羞愧之心的将后世伟人的大作搬到了这殿试中。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笔走龙蛇洋洋洒洒地将《沁园春·雪》写完,林诺便不再关注卷子,直接盘坐在椅子上,看似在闭目养神,实则已经修炼了起来。
  在金銮殿上修炼,这种机会可不多,这么刺激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浪费了。
  还别说,或许是这金銮殿承载了国运的原因,在这里仅仅修炼了半个时辰,林诺却感觉内力增长了一小截,若是在这里修炼个一年半载,或许他的九阳内力都能赶上秀儿了。
  “好地方啊!”
  傍晚时分,林诺有些可惜的睁开眼某,交卷后,与一众贡士离开了金銮殿。
  接下来一众考生会有两天的休息时间,两日后便会再次来此,参加传胪大典,也就是在那一日,皇帝会钦点出状元、榜眼、探花,大宴一众新科进士。
  林诺有些遗憾的回头再次看了一眼那金碧辉煌的金銮殿,这次离开,下一次想要再在金銮殿修炼,也不知是何年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