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踏星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阳空

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阳空

|||->->“前辈,我要回去了”思晓儿突然道,凝神望着个人终端。
  
  在坠星海,并没有禁止使用个人终端,然而这里的个人终端没有办法与内宇宙相连,但在坠星海范围还是畅通无阻的。
  
  “什么事?”陆隐问道。
  
  思晓儿脸色难看,“阳空,挑战我师父”。
  
  陆隐迷茫。
  
  思晓儿解释道,“阳空是永恒国度东城城主之子,一个天赋异禀的年轻人,修为是启蒙境”。
  
  陆隐惊讶,“启蒙境?挑战你师父?你师父是星使吧”。
  
  思晓儿点头,语气低沉,“我师父是近几年才突破星使,这不是阳空第一次挑战,但每次挑战,我师父都拒绝了,这次由阳城主亲口开口,我师父只能答应”。
  
  陆隐目光闪烁,“你师父没把握?”。
  
  思晓儿抿嘴,“阳空太强大了,虽然只是启蒙境,但,就算是无限接近星使的启蒙境强者在他手中都过不了几招,我师父自认在未突破星使前,绝非阳空的对手”。
  
  “星使是质的跨越,想要越级击败星使,太难了”陆隐道。
  
  思晓儿苦笑,“对别人来说很难,但对于阳空,未必,他击败了太多老一辈强者,无人敢与他一战,阳城主既然敢让他挑战我师父,必然有把握,前辈刚刚闭关而出,可能不清楚,人类星域举办过一次星空至尊赛,第六大陆,巨兽星域,科技星域都有高手参加”。
  
  “最终获胜的是一个叫陆隐的人,那个人是同辈无敌至尊,但在我们看来,那个人绝非阳空的对手,只不过因为当时阳空闭关,又因为身处这坠星海,无法参加,否则至尊之位就不是那个陆隐的了”。
  
  陆隐怪异,“你看过星空至尊赛?”。
  
  思晓儿摇头,“我们看不到”。
  
  “那你凭什么认为陆隐就不是阳空的对手?”陆隐问道。
  
  思晓儿牟定道,“陆隐可以一掌击败境界远远超越自己的启蒙境强者吗?陆隐可以如此年轻成为昊然高级解语者吗?陆隐可以轻而易举掌握原宝阵法吗?陆隐可以凭三十多次循环启蒙境修为挑战星使吗?人类历史上都不存在这种奇才”。
  
  陆隐抿嘴,这丫头不会在变着法夸他吧,难道认出他了?
  
  “你刚刚说的,阳空都可以做到?”陆隐感兴趣。
  
  思晓儿点头,“陆隐做到的,阳空可以做到,陆隐做不到的,阳空一样可以做到,陆隐最多同辈称尊,而阳空,却连星使都可以挑战,这就是差距”。
  
  “或许那个陆隐连星源宇宙都不清楚吧”。
  
  陆隐眨了眨眼,自己在坠星海被小看的有点严重啊!
  
  “如果蓝斯大哥在,或许可以与阳空一战,可惜”思晓儿喃喃自语,神色黯然。
  
  陆隐挑眉,“蓝斯?”。
  
  思晓儿道,“年轻一辈十决之一,前辈在闭关,可能没听过,十决是对十个年轻一辈绝顶高手的尊称,蓝斯大哥出身重山道场,是十决之一,他或许可以挑战阳空,但想获胜,没那么容易,毕竟蓝斯大哥败给过那个陆隐”。
  
  “说
  
  那么多,有没有阳空的战斗视频?给我看看”陆隐越来越感兴趣,也有点不服气。
  
  思晓儿哦了一声,“有的”,说着,点开个人终端,光幕弹出,上面出现战斗场景。
  
  由于拍摄距离太远,陆隐不太看得清。
  
  “这是阳空与一位四十二次循环启蒙境强者交手的视频,仅仅七招就胜了”思晓儿解说。
  
  陆隐盯着视频看,前五招没什么特别的,任由那个启蒙境强者发挥,第六招,阳空出手,随手化解启蒙境强者星能,并于第七招制敌,很轻松,没什么特色。
  
  第二段视频出现,这次清晰了一点。
  
  “这是阳空与一位四十九次循环启蒙境修炼者交手的场景,这次,阳空同样七招”思晓儿忌惮道。
  
  陆隐看着视频,只见阳空依然轻易化解对方星能,身形一转,样貌清晰呈现。
  
  陆隐瞳孔陡缩,不空?
  
  出现在视频内的,正是当初第六大陆道源三天之一的不空,一个应该已经死去的人。
  
  陆隐紧盯着视频,目光闪烁,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不空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视频很快结束,陆隐道,“再来,把他所有的战斗视频都给我看一遍”。
  
  思晓儿不明白陆隐语气怎么变了,继续搜寻阳空的战斗视频。
  
  视频很多,阳空此人张扬,每逢战斗都弄得人尽皆知,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充分体现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骄傲与放纵。
  
  陆隐一遍遍看着视频,最终确认,此人就是不空,绝对没错。
  
  虽然没有施展降神秘术,复活秘术,但他施展了分解天赋。
  
  当初第六大陆入侵,不空年纪最小,看上去还有点稚嫩,至尊赛时期同样如此,而今,不空样貌变了,身形也挺拔了很多,即便看过至尊赛的人也未必能立刻认出他。
  
  但陆隐对他印象太深刻了,当初宇宙海上空,凭一己之力将所有同辈高手打落下去,那一幕至今都很清晰。
  
  不空的死对第六大陆而言是损失,陆隐也曾为他惋惜过,如果他去树之星空,未必没有一番作为。
  
  谁曾想,他居然活着。
  
  既然活着,为什么死了?秘祖还替他报仇侵入永恒国度,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永恒族有复活死人的能力?
  
  陆隐有相当不好的预感。
  
  “我跟你一起去永恒国度”陆隐开口对思晓儿道。
  
  思晓儿惊讶,“您要与我一起去?”。
  
  陆隐点头,“这苍莽大陆上应该没有葬园之门了,或许坠星海其它地方有,永恒国度内应该也有”。
  
  思晓儿语气干涩,“您不会想抢西城那座葬园之门吧”。
  
  “西城有葬园之门?”陆隐惊喜。
  
  思晓儿点头,“这种门户在几个月前大量出现,永恒国度就一下子出现两座,不过其中一座被摧毁,还有一座就保留在西城,您不会想找那座葬园之门吧,我劝您放弃,西城坐镇太多强大尸王,不可能接近的”。
  
  陆隐摩挲着下巴,“你不是说西城不禁止人进入吗?”。
  
  “可也不会让我们随便走”思晓儿提醒,她要劝陆隐打消这个念头,否则一旦失败,他会连累水神道场,就算成功,同样也会连累水神道场。
  
  陆隐无奈,“好吧,你说得对,西城不是我可以闯的,就连东城,也有一个阳城主不是我能对付的,我也不想找死”。
  
  思晓儿松口气。
  
  “但还是跟你一起去永恒国度吧,途中找个地方下来,或许能发现”陆隐道。
  
  思晓儿不疑有他,正常人理解中,都不可能闯西城,这位天炎道场前辈虽说修为也达到了星使,但星使也有高低之分,他肯定不会找死。
  
  决定了回永恒国度,两人便改变方向,朝着北方而去。
  
  想要返回永恒国度,必须乘坐被永恒族掌控的超大型飞船,其余飞船不得在坠星海行使。
  
  这是少有的与之前不同的地方。
  
  永恒族不禁止人类行动,不管是冒险,修炼还是什么,哪怕人类内部有矛盾,有争斗,他们同样不干涉,给了坠星海内的人类最大自由,却在关键点卡住,比如出行方式,比如通讯。
  
  他们原本距离北方海岸就不远,如今全速赶路,不过数天时间就到达了海岸边。
  
  苍莽大陆海岸边,陆隐不是第一次来,不管是第一次到达苍莽大陆还是被红夫人追逃,都来过这里。
  
  他还记得当初海王天善长老于此等候,那是海王的后手,如今物是人非,一切都变了。
  
  海岸边不少人聚集,等待着超大型飞船的到来。
  
  “师姐?”一声惊呼,远处,不少人往来。
  
  陆隐看去,是那群水神道场的人。
  
  思晓儿惊喜,“是你们?”。
  
  老妪立刻来到思晓儿身前,目光激动,“晓儿,你没死?”。
  
  “师姐,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师姐,你怎么样了?”。
  
  一群弟子,有男有女,如今都望着思晓儿,他们也在等超大型飞船的到来,恰好碰上。
  
  思晓儿笑道,“我没事,天炎地心表面高温还可以承受,但有一股热浪横向吹过,我被困住了,很难出来”。
  
  老妪问道,“是那股将我推出去的热浪?”。
  
  思晓儿瞥了眼陆隐,点点头,“恩”,她知道那股热浪是陆隐出手了,阻止其他人救她。
  
  明明故意把她拽下去,非说什么失足跌落。
  
  老妪苦涩,“没想到只是一股横向热浪,老身还以为你必死无疑,打算回去请罪,现在好了,你没事就好”,说着,她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陆隐,不确定道,“晓儿,你刚刚是跟这个人一起来的?”。
  
  其余人也都望向陆隐。
  
  思晓儿低声道,“这件事回东城再解释,这个人身份特殊”。
  
  老妪目光一闪,点点头,没有多说。
  
  其余水神道场弟子都对陆隐好奇,陆隐的形象太奇特了,身体被抽干了水分一样,让他们想起自家战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