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踏星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葬园的传说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 葬园的传说

周围,东疆联盟守卫的修炼者全都盯向走出的人,一人厉喝,“此地为炎岚流界东疆联盟所属,放下武器,交出凝空戒,我们不会伤害你”。
  
  出来的人冷笑,“一群废物”,说着,目光陡睁,虚空崩裂,可怕的劲风横扫四周,眼前,罗皇自星源宇宙冲出,抬手对准此人,光束射出。
  
  这个人随手一挥,便将罗皇的光束消泯,“东疆联盟?屠了就是”。
  
  罗皇紧盯着来人,惊惧,“你是,夏易?”。
  
  通过宜马星葬园之门走出的人赫然是夏易,他也没想到自己走出葬园之门,居然到了炎岚流界。
  
  夏易手中星源化刀,一刀斩出,东疆联盟吗?正好,杀不了陆隐,就解决这些小喽啰。
  
  罗皇骇然,夏易可不是一般的星使,面对这一刀,他连硬接的想法都没有,妄图避开。
  
  然而罗皇与夏易差距实在太大了,夏易超越七十万战力,而罗皇,不过超越五十万战力。
  
  一刀之下,罗皇半个身体开裂。
  
  夏易抬手又是一刀斩出,头顶,巨大的阴影笼罩,来自辰荒,他与罗皇同时守卫宜马星葬园之门,另外两个葬园之门交给了刘皇与第二夜王。
  
  第二夜王之前陪同陆隐进入葬园走散,但以他的实力,很快找到葬园之门走出。
  
  如果不是陆隐逼迫,他其实不想离开葬园。
  
  以辰荒与罗皇的实力,镇守一个葬园之门基本没问题,但他们也没想到就这么倒霉,碰到了夏易。
  
  刀锋掠过,辰荒巨大的身体被切割出血口,鲜血顺着天空洒落。
  
  两人联手面对夏易也没有还手之力。
  
  夏易回首一刀将宜马星葬园之门摧毁,身形闪烁出现在宜马星外,抬起长刀,“让你们全部消失”,说完,一刀斩落。
  
  刀锋掠过,却在半途被一柄长枪阻断,枪身传出无法言语的压迫与震荡,将夏易的一刀硬生生打了回去。
  
  夏易脸色大变,盯着前方。
  
  虚空扭曲,星源宇宙内,海王走出,直面夏易。
  
  夏易皱眉,“海王?”。
  
  海王同样盯着夏易,“七字王庭,夏家家主,夏易”。
  
  “传说你被剑宗带走,剑宗并入东疆联盟,你被放出来了?”夏易问道。
  
  海王手持长枪,“与你无关,退出去”。
  
  夏易神色冷峻,“凭你,挡得住我?”。
  
  “试试”。
  
  下一刻,激烈的碰撞声震荡星空,激战的余波扫向四方,海王与夏易势均力敌,突然地,夏易施展三式刀意朝着一个方向斩去,那里,剑锋掠过,将三式刀意横向斩断,紧接着又是一剑。
  
  夏易瞳孔陡缩,不好,绝顶高手,他想也不想转身就逃。
  
  但随着一剑自虚空中来,斩过夏易,夏易吐血,身体跌落,第十四剑,刘皇的一剑,岂是夏易能抵挡的。
  
  海王惊叹望向远处,刘皇走来,带走了夏易,并未与海王对话。
  
  宜马星上,罗皇走出,异常狼狈,半个身子开裂,一副重伤的样子来到海王身前感激,“多谢海王阁下出手,不知阁下怎么会来宜马星?”。
  
  海王收起长枪,盯向罗皇,“王文呢?”。
  
  罗皇迷茫,“王文?”。
  
  海王脸色难看至极,“那个小兔崽子居然敢泡我女儿,他死定了”,说完,消失于虚空。
  
  罗皇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了,这,貌似是人家的家事。
  
  但看海王这架势,不会真出人命吧,他想了想还是联系了王文,同时联系刘皇。
  
  罗斯帝国要塞,王文看着个人终端内罗皇传来的信息,脸色大变,不好,泡人家女儿暴露了,他立刻联系陆隐,然而晚了,头顶,海王已经出现,直接降临到王文身前,一把抓住他,“小崽子,跟老子走一趟”,说完,带着王文消失。
  
  王文被暴怒的海王抓走,无人阻拦,内心祈祷陆隐能救他。
  
  同一时间,陆隐也在祈祷能找到隐蔽的葬园之门,目光充满了期盼。
  
  转眼又过去将近半个月,他来到坠星海过去了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大半跟思晓儿渡过,寻找葬园之门。
  
  葬园之门没找到,倒是看到了苍莽大陆诸多风景。
  
  而半个月内,葬园因为古之血脉的进入,引发了不少震动,其中出现诸多传说,是葬园前所未有的。
  
  传说,有古之血脉于葬园行走,莫名其妙得到天外玉石,获得传承功法。
  
  传说,有古之血脉突然发疯,道出了一段晦涩不明的古老真相,提及的话语竟无人听懂。
  
  更有传说,有葬园内游尸始终追寻一个古之血脉,古之血脉走到哪,那个游尸跟到哪,如同跟班。
  
  传说,巨兽游尸伸懒腰,掉落一块匾,砸死了不少人,匾上书写着古老的字体。
  
  传说有一座茶山,上面有个种茶的游尸喜欢传授古老战技。
  
  …
  
  随着古之血脉的进入,整个葬园活了起来,诸多异像呈现,游尸也有了活力,甚至有人无聊随便踢石头都能踢出传承功法。
  
  这些只能说引起宇宙震动,真正令所有人目光看向葬园的,是有人传说看到了——辰祖。
  
  辰祖,第五大陆最惊才绝艳,最无敌的祖境强者,曾凭一己之力压制整个第六大陆,九分身之法足以单挑九祖,年轻时便战天下,他是一部活着的传说,是第六大陆不愿承认的存在。
  
  所有人都以为辰祖死去,七字王庭就守护着辰祖大墓。
  
  但没想到,有人居然在葬园内看到了辰祖。
  
  不管这个辰祖是游尸还是幻影,只要有人看到,就足以吸引一大批人进入。
  
  辰祖的传说确实震撼了很多很多人,但吸引荣耀殿堂,第六大陆道源宗这些庞然大物进入葬园的并非辰祖,而是——劫晶柱。
  
  谁也没想到有人居然在葬园地底挖到了劫晶柱,此人根本不认识劫晶柱,也不知道用途,挖出来后暴露,被人看到,看到
  
  的人其实也不认识劫晶柱,但不妨碍其拍摄了图片传到网络上,这下直接就暴露在荣耀殿堂和道源宗的眼中。
  
  荣耀殿堂与第六大陆道源宗并没有暴露,而是暗中派高手进入葬园搜寻得到劫晶柱的人,同时继续探索葬园。
  
  星空第一院,应该说曾经的星空第一院,伍大一脸茫然的看着院长,以及,其他战院院长,咽了咽口水。
  
  曾经的星空第一院院长是个发丝银白的老妪,伍大没见过,不止他,就连他上届,上上届,乃至上上上届学长都没见过,第一院院长常年闭关,不问世事,唯有在当初第六大陆入侵时出关,轻易击杀第六大陆一个印照者,带着第一院安然避开。
  
  对于这位神秘的院长,别说伍大这个学生,其余第二院,第五院,第六院等院长都尊敬,谁也不知道这个老妪有着怎样的实力。
  
  “你叫伍大?”,银白发丝的老妪和善问道,面带微笑,一脸的慈祥。
  
  伍大咽了咽口水,点点头,舔着脸笑,“是,学生伍大,见过院长大人”。
  
  老妪笑道,“不错的孩子”,说着,挥挥手,虚空出现光幕,光幕内是一组图片,竟都是葬园内的图片,其中不少图片显示出某些人得到了什么,当中就有劫晶柱。
  
  老妪指着劫晶柱,“这个图片也是你拍的?”。
  
  伍大点点头。
  
  “什么用途?”老妪好奇。
  
  伍大不好意思,“学生,学生想通过拍摄葬园内的图片提高知名度,未来好成立自己的公司”。
  
  老妪不解。
  
  伍大道,“葬园是目前宇宙中所有人最关注的大事,所有人都想进入葬园探索,想要得到机缘,学生不敢妄想,也自认没实力探索,所以就拍摄些图片,想要成为宇宙中唯一一个播报葬园新闻的记者”,说到这里,伍大突然激动了,“学生的梦想是成为星空下最伟大的记者,没有毕业前是,如今毕业了,学生依然有这个梦想”。
  
  “为了这个梦想,当初学生还是融境时期就报道我们星空战院各种大小战事,最出名的就是陆隐的战斗新闻,如今游走星空,学生不忘初心…”。
  
  听着伍大在那叙说他的梦想,老妪没有打断,笑眯眯看着。
  
  其他院长翻白眼,在他们看来,不认真修炼就是不务正业,既然进入葬园,就要有探索的心,连一颗探索冒险修炼的心都没有,这个学生没有前途。
  
  伍大不管别人怎么想,他只想报导葬园内的新闻,葬园太大,他走过的只是冰山一角,但只要是走过的地方都要拍摄下来,正因为他这种想法,没有在葬园内得到任何东西,出来被人搜刮一通什么都没有,又凭着星空战院毕业生的身份,才可以顺利活下来。
  
  老妪赞赏看着伍大,“好孩子,有梦想总比没有梦想好,你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说完,给了伍大一个异宝,“贴身收好,不会有人看出来,遇到危险使用”。
  
  伍大激动,“谢谢院长,谢谢院长”,说完,激动的跑了,他被认可了,而且还是第一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