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踏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挑衅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挑衅

小叶王笑道,“星源丹经过改良,即将对整个第五大陆售卖,在此之前赠送一批给东疆联盟,剑宗,文家,灵灵族等,以示我三叶草公司友好”。
  
  琼熙儿了然,说白了就是先打打关系,尽管以三叶草公司的能力不必如此,但打好关系总没错,这是潜规则,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回忆与香脂交谈的一幕幕,提及最多的是陆隐手中星源丹的使用情况。
  
  这也很正常,哪里出问题了?
  
  以琼熙儿在商场敏锐的嗅觉,感觉哪里有问题就必然有问题,想着,她道,“多谢小叶王好意,星源丹我们收下了,不过盟主不在这里,去了蛊流界做客,这样,等盟主回来,我等亲自拜访三叶草公司,以示感谢,同时盟主对与三叶草公司联手研究永生很感兴趣,到时候可以一起谈”。
  
  小叶王目光一闪,“也好”,说完,顿了一下,“此次除了要完成父亲指派,还有就是我想留在这里等陆盟主,当初一同参加星辰塔争夺,陆盟主实力惊天,我最近也有所突破,想请陆盟主指教一番,放心,绝不会打扰陆盟主”。
  
  琼熙儿为难。
  
  小叶王蹙眉,“琼姑娘可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还是说这罗斯帝国要塞,不允许外人进入?”。
  
  琼熙儿当然不可能拒绝小叶王,远处空间站不断有人进入罗斯帝国要塞,“当然不是,小叶总,请”。
  
  小叶王笑着点头,跟随琼熙儿进入。
  
  以小叶王的身份,够资格参观一些不对常人开放的区域,“听说陆盟主喜好收集古怪的植物,我也有此爱好,能否带我去看看?”。
  
  琼熙儿下意识就拒绝,尽管不清楚其中有什么问题,但小叶王想干什么,拒绝就对了。
  
  远处传来惊呼,众人看去,只见一棵大树疯狂奔跑,朝着他们这里冲来,树枝宛如人的双腿,迈着大大的步伐肆无忌惮的到处乱撞,引起混乱。
  
  不停有东疆联盟修炼者到来,却顾忌什么没有出手。
  
  “快抓住它,抓住那棵逃跑的大树,那是盟主的宠物”巴拉罗追着大树狂奔,边跑边喊。
  
  他这么一喊,别人就算想出手都不敢,唯恐伤到大树。
  
  更后面还追着昭然,“别跑那么快,大树停下,停下”。
  
  小叶王茫然看着这一幕,那棵大树越来越近,大有冲破一切阻碍之势。
  
  琼熙儿无语,植物园内的大树她也有耳闻,一棵不知疲倦,永远想逃跑的大树在这里可是名气很大的,没想到还真被它逃出来了。
  
  “小叶总,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一幕”琼熙儿无奈道。
  
  小叶王刚要说什么,怀中,一枚枚星源丹抖动,随后破开衣服,冲向大树,小叶王神色剧变,却没有阻拦,任由星源丹冲向大树,随后,树冠内,一棵小树苗冒出来,将星源丹全部卷起,吞噬。
  
  小叶王瞳孔陡缩,怔怔望着。
  
  琼熙儿也看到了,心一沉,不对,出问题了,尽管她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但小叶王的神色
  
  还有刚刚他身上那些丹药被小树苗吞噬的一幕,无不表明有问题。
  
  “小叶总,怎么了?”琼熙儿连忙喊道,身体向前挡住小叶王视线。
  
  小叶王透过琼熙儿,深深望着越来越近的大树,望着树冠内明显长大一些的小树苗,淡淡开口,“没什么,很有意思”。
  
  蛊王城帝宫的宴会还在继续,各方贺礼络绎不绝,但总的来说除了三叶草公司的星源丹,其余并没有什么特殊之物。
  
  距离宴会结束已经没多久了。
  
  一声惨叫忽然传来,惊动了众人。
  
  众人顺着惨叫的方向看去,看到满地流淌的鲜血,以及一个早已被打的面目全非的人。
  
  情少皇皱眉,“怎么回事?”。
  
  依总管低声禀报,“回陛下,此人于宫外游荡,一看就心怀不轨,小人便将他抓起审问,本想拖走埋了,却没想此人醒了过来,惊扰了陛下,还请陛下恕罪”。
  
  情少皇厌恶摆了摆手,“拖走”。
  
  “是,陛下”依总管回道。
  
  “等等”,陆隐的声音响起。
  
  众人看向他,齐齐色变,因为陆隐此刻脸色相当难看,甚至可以说是杀机毕露。
  
  一直以来陆隐都很少有这种表情,但此刻的陆隐,即便文三思等人看着也心惊,灵阙都下意识想溜了。
  
  情少皇看向陆隐,“陆盟主有什么事?”。
  
  依总管冷眼扫向陆隐。
  
  陆隐看向依总管,“那个人,是常五”。
  
  “常五”情少皇不解,看向依总管,依总管迷茫,“陆盟主怎么认识此人?不错,经过审讯,此人确实叫常五,怎么,与陆盟主有关系?”。
  
  陆隐语气冰冷,眼底深处带着强烈的杀机,看着依总管,“自我踏上修炼之路起,挑衅的人很多,其中包括曾经内宇宙无冕之王白夜族的少族长,但这些人都死了”。
  
  依总管嗤笑,“陆盟主与小人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小人可没有胆子挑衅陆盟主”。
  
  情少皇开口,“陆盟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陆隐双目陡睁,忽然出手,一式空空掌跨越虚空,降临到依总管身前,依总管根本毫无反应,以他的能力也看不到空空掌,情少皇抬手,将空空掌挡住。
  
  他本身实力超越七十万,配合蛊,拥有超越八十万战力,即便如此,挡住空空掌也令他手掌发麻,心中震撼,这陆隐明明连星使都没到,肉体力量强悍的太可怕了,即便他不擅长肉体力量,也不是一个连星使都没到的人可以对付的。
  
  不过差距毕竟太大了,尽管手掌有些发麻,但却未能让他移动一步。
  
  后面,直到情少皇挡住空空掌,依总管才反应过来,他没想到陆隐说出手就出手,那一掌如果不是情少皇,他就死了。
  
  一瞬间,陆隐冰冷的目光与杀机令依总管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在神蛊王朝作威作福,何曾经历过这种事,心中对陆隐竟升起无法形容的恐惧,这个人,
  
  真要杀了他。
  
  情少皇目光愤怒,声音洪亮,“陆盟主,不管发生什么事,这里毕竟是我神蛊王朝,是我的帝宫,说出手就出手,太不把我放眼里了吧”,他一声大喝破了陆隐精气神。
  
  刚刚,陆隐以精气神恐吓依总管,在依总管心中种下恐惧的烙印。
  
  陆隐与情少皇对视,“如果这里不是神蛊王朝,这个人也活不到今天”,说完,手一招,远处半死不活,连意识都没有的常五被带过来。
  
  陆隐虽然冷酷,一统外宇宙时也做过不少狠辣之事,但却很少连累别人,常五是被他连累的,他一时疏忽,没有尽早安顿好,让他遭受这种罪。
  
  其余人眼看着陆隐将丹药给常五服下,纷纷猜测此人与陆隐什么关系。
  
  “陆盟主,这件事需要给我一个解释”情少皇沉声道,他没有阻止陆隐救常五,不管什么原因,陆隐当着他面要杀了依总管这个近侍,等于当众打他的脸,这件事必须要有解释。
  
  陆隐转头看向情少皇,“情皇陛下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难道不知道此人带我游历蛊王城,算是我在蛊王城接触最多的人,此人生性胆小,绝不敢接近帝宫,却被一个奴才以游荡帝宫的罪名抓住折磨至此,这是在打我陆隐的脸”。
  
  情少皇看向依总管,语气严厉,“可有此事?”。
  
  依总管想狡辩,但抬头看了眼陆隐,心中恐慌无限攀升,竟吓得软了下来,不敢狡辩,瑟瑟发抖。
  
  在场不少人失望,此人太没用,如果当众否认,陆隐还能言行逼供不成?这里是神蛊王朝,又不是东疆联盟,只要没有证据,陆隐和情少皇必有一人下不来台,对立是肯定的。
  
  可惜了,不少人心中暗叹。
  
  东疆联盟进驻内宇宙,剑宗等势力之所以一呼百应,因为其与大小流界同样不希望加入东疆联盟,而受邀来到神蛊王朝的人中,相当一部分来自那些大小流界,都希望陆隐与情少皇彻底翻脸。
  
  但看依总管那副怂样,不少人摇摇头,没戏了。
  
  情少皇怒喝,瞪着依总管,“放肆,竟敢得罪陆盟主,陆盟主是我神蛊王朝贵客,岂是你可以开罪的”,说着,一挥手,依总管身体被掀飞,也不知中了什么毒或蛊,疯狂抓破皮肤,发出凄厉惨叫。
  
  陆隐冷眼旁观,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如果是其他人早就死了,这个依总管还真是深得情少皇喜爱,又或者说,这件事本就是情少皇安排的。
  
  喝了口酒。
  
  惨叫声依然凄厉,情少皇看向陆隐,起身,歉意道,“陆盟主,是我管教不严,出了这等恶事,在这里,我向陆盟主赔罪了“。
  
  陆隐淡漠,“无所谓,见的多了,对面也有一个”。
  
  右先生挑眉,这是在说他。
  
  狈亲王无语,这家伙挑衅的本事也不小。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我不对,为表歉意,陆盟主可以随意从国库内挑选一样东西,当做我情少皇的赔偿,还请陆盟主千万不要拒绝”情少皇真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