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踏星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失踪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失踪

        看着少子嵩被扔出去,一位长老道,“就不该将此人放出来,北大师当初将此人带出,此人身份始终是箭奴,死性不改”。
          其余人也附和。
          弓令皱眉,根本不在意什么少子嵩,北大师也早就死了,成为过去式,他望向太摩殿外,陆隐,到底能不能帮他们?
          箭山之上,少子嵩咬牙,怨毒咒骂着什么。
          不远处,一个弟子对着少子嵩厉喝,“闭嘴,你身为箭奴,不要发出声音,不知道选箭事关重大吗?”。
          旁边有弟子道,“滚远点,别打扰我们”,巨人堵门,这些弟子心情都不好。
          少子嵩阴冷低头离开,他可是北大师弟子,曾经,这些弟子连见他一面都不够资格,而今居然对他这种态度,他被罚箭奴百年,等于断绝了前途,在这太摩殿就是一个奴仆,谁都可以喝骂的奴仆。
          不行,绝不能这样,他不甘,在这太摩殿是没有前途了,他看向外面,目光一狠,弓令,你不仁,我不义,既然你这么对我,也别怪我了。
          入夜,太摩殿陷入黑暗,弓令背着手,依然看着外面,面色沧桑了很多。
          忽然的,夜空中,一抹亮光闪过,自箭山方向,朝着星空而去。
          弓令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面色剧变,不好。
          他一脚跨出,来到箭山之上,一眼看到少子嵩怨毒盯着他。
          弓令怒喝,“少子嵩,你做了什么?”。
          少子嵩冷笑,“掌教,你让我为奴百年,可想过我的感受,当初我师父在世,你怎敢如此”。
          弓令怒极,翻手压下,将少子嵩压入地底,“我问你做了什么?”。
          箭山动静很快吸引太摩殿众多人到来,一个个长老也出现,“掌教,发生什么事了?”。
          “父亲?”弓仇不解。
          突然地,太摩殿晃动,恐怖的笑声传来,“哈哈哈哈,还是有聪明人的,少子嵩是吧,从现在起,你是我箭宗的人了,我看谁敢动你”,说着,狂风呼啸,一支巨大的箭矢洞穿虚空,掠过弓令身前,狠狠插入箭山。
          伴随着太摩殿建宗初始便存在的箭山被一箭洞穿,弓令更是被余威扫过,口吐鲜血,摔落在地。
          太摩殿众多弟子齐齐被余威压入地面,一个个面色惨白。
          巨人蛮力走出星源宇宙,背负巨大的弓箭,低头看去。
          少子嵩狂喜,连忙跪地,“弟子少子嵩,参见大人”。
          蛮力咧嘴,“你很不错,哈哈哈哈”。
          地面,弓令面色惨白,刚刚的一箭将太摩殿打入深渊,如果不是那个巨人留手,他已经死了,没人能挡住巨人的攻击。
          太摩殿完了,他急忙传音给弓仇,让他想办法逃走。
          谁都可以死,弓仇不可以。
          “大人,那个人就是太摩殿掌教弓令,他掌握着太摩殿所有的传承”少子嵩指着箭山地底的弓令说道。
          蛮力满意,巨大的瞳孔瞪向弓令,“你,跟我走吧”。
          弓仇怒吼,“这里是东疆联盟”。
          蛮力皱眉,盯向弓仇,“那又如何?灭了你太摩殿,谁敢说什么吗?”,说着,他抬手,一掌拍出,要直接碾死弓仇。
          弓仇瞳孔陡缩,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弓令怒极,“住手——”。
          蛮力冷笑,一巴掌毫不犹豫拍出,忽然的,他动作一顿,手掌之下,一个身穿青衣长袍,拄着木棍,不修边幅的老者出现,面带微笑,看着蛮力。
          蛮力脸色大变,急忙收回手,降落,特意降得比老者低,恭敬开口,“蛮力不知道上人您在这,罪该万死,还请上人恕罪”。
          太摩殿众人都看向老者,老者正是青化上人。
          他遵从与陆隐的约定,这时候才离开炎岚流界,并特意来太摩殿,带走蛮力。
          “蛮力是吧”青化上人开口。
          蛮力急忙道,“是,箭宗蛮力,见过青化上人”。
          青化上人?弓令头皮发麻,他听过,第六大陆逐渐搬迁到外宇宙,第五大陆的人对第六大陆绝顶高手也稍微有了了解,其中就有青化上人,因为青化上人,是诸天印照。
          诸天印照什么概念?弓令根本想都想不出来,太摩殿最顶级强者,箭山老祖不过是星使,在第六大陆最多是印照者,而印照者之上还有宇之印照者,宙之印照者,其后才是诸天印照。
          传闻,诸天印照仅次于祖境强者,这种人物为什么会来太摩殿?太摩殿根本没资格跟这种人物有交集才对。
          “为什么来这里?”青化上人淡淡问道,看着蛮力。
          虽然他态度和蔼,但蛮力丝毫不敢放肆,箭宗之主蛮荒箭神虽然也是诸天印照强者,但在诸天印照这个层次上比青化上人晚了很久很久,不说战力,单是辈分就差了很多,甚至传闻,青化上人有可能取代已经死去的掌器老祖,成为道源宗四尊之一,此等身份不是他可以放肆的。
          “回上人,奉宗主之令,带走太摩殿”蛮力恭敬道。
          青化上人看了看四周,“强行带走?”。
          蛮力道,“太摩殿有弟子归顺我箭宗,不算强行带走”。
          青化上人淡笑,“谁归顺,带走谁就是了,你现在这么做,想引起我第六大陆与第五大陆开战吗?是你的意思?还是蛮荒箭神的意思?”。
          蛮力急忙道,“是我鲁莽了,还请上人恕罪”。
          青化上人道,“我第六大陆初来第五大陆,即便在这属于我们的外宇宙也不应该枉造杀孽,这么做只会让第五大陆越加愤恨我们,对我们将来统治外宇宙没有丝毫益处,你回去吧,这件事我会与蛮荒箭神沟通”。
          蛮力迟疑,“上人,宗主让我守在太摩殿外,如果贸然回去”。
          青化上人目光突然一凛,也不见他做什么,蛮力身体陡然被压趴下,虚空中,一个巨大无比的木棍成形,直接压在蛮力身上,蛮力痛苦哀嚎,整个人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肉眼可见的,他的后背被压坍塌,一口血吐出。
          不仅如此,他体内星源气旋都无法控制,被星源宇宙强行抽出星源。
          蛮力哀嚎,“上人饶命,上人饶命”。
          青化上人淡淡开口,“我说的话,可听到了?”。
          “听到了,听到了”蛮力绝望,自突破星使,他从没这么无助过,即便面对当初陆隐摇动的裁判长手令,都没这么绝望,那只是一瞬间晕厥,而现在,是在承受折磨。
          一直以来,青化上人对外表现的都是一副颓废的样子,少有发怒,然而他毕竟是诸天印照,一旦发怒,天地色变。
          太摩殿所有人不敢发出丝毫声音,恐惧的望着。
          蛮力走了,带走了少子嵩,算是将功折罪,少子嵩毕竟是太摩殿的人,也算他完成部分任务。
          青化上人也离开了,从头到尾都没跟太摩殿的人说过一句话,他来此只是为了带走蛮力,与陆隐的交易达成。
          遥远的外宇宙圣亚疆域,飞马山庄内,一个侍女躬身通禀,“夫人,童家有人拜见”。
          没有动静。
          侍女忐忑,再次开口,“夫人,童家长老带童家外长孙童仇拜见”。
          依然没有动静。
          过了很久,童家长老耐不住性子,亲自闯了进去找红夫人。
          童家是宙之印照者家族,地位超越飞马山庄,即便如此无礼,童家这位长老依然不担心会被红夫人如何。
          推开门,空无一人,此地应该是红夫人闭关之地,然而却没有红夫人的踪迹。
          童家长老盯向侍女,“红夫人呢?”。
          侍女茫然,“夫人应该闭关才对”。
          “给我联系红夫人”童家长老厉喝,他身后,童仇好奇看向闭关之地,以童家与飞马山庄的关系,红夫人不应该避而不见,而且如果离开,这些侍女也不敢骗他们,但,人呢?
          很快,红夫人失踪的消息传了出去,飞马山庄内无人能联系到红夫人。
          边南疆域,一处幽暗之地,如同枯井,唯有淡淡白光自上而下,照耀在红夫人身上,红夫人被抓已经差不多十天了。
          十天前,她正因为无法算计到青化上人一事懊恼,想着怎么对付陆隐,突然地,灾难降临,她被抓了,谁抓了她,她不知道,以她宇之印照者的实力竟然毫无反抗能力被抓,对方要么是宙之印照者,而且还必须是宙之印照者中的绝顶高手,要么,是诸天印照层次。
          “你到底是谁?”红夫人疲惫嘶喊,如果仅仅是被关十天,那倒没什么,然而这十天里,她受尽了折磨,星源气旋被破,星源被星源宇宙强制抽离,四肢被打断,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承受如此折磨。
          “交出无上祖之皮,祖境之物,岂是你可以拥有的”沉闷的声音传来。
          红夫人听不出声音属于谁,发丝凌乱,无力喃喃道,“你到底是谁?我没有什么无上祖之皮,你到底是谁?”。
          “不交,就死,谁都救不了你”。
          “我真,没,没有什么,无上祖之皮”红夫人断断续续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