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踏星 > 第两百六十八章 试探

第两百六十八章 试探

尽管月仙子没能想起来陆隐的身份,但不妨碍她试探,每隔一段时间她就找机会跟陆隐搭话,让陆隐颇为无奈,想着是不是找机会解决她。
  不过月仙子带给陆隐的未必全是麻烦,比如现在,陆隐就跟在戎撵后面,距离明嫣只有数米远,这是月仙子安排的,明嫣对她极好,甚至让她进入戎撵,不过碍于明照书的存在,她没有进去,但也骑马跟在戎撵旁边。
  “你家里可还有人?”月仙子一边骑着马,一边对陆隐发问。
  陆隐脸皮一抽,“没人,家乡瘟疫,全死光了”。
  月仙子哦了一声,“你今年多大了?”。
  …
  戎撵内,明嫣不时诧异看向外面,“父王,月儿好像对那个车夫很好”。
  明照书捧着书卷,听后微微一笑,“可能他们有缘”。
  明嫣似懂非懂,偷眼看了下陆隐,眨了眨眼,这个人,有点眼熟。
  此刻,陆隐恨不得把月仙子嘴巴塞起来,塞上臭袜子,这可是戎撵,里面坐着明照书,自己稍微答错就会被发觉,偏偏这女儿还跟相亲似的问长问短,一脸的八婆样,他还不能不答,真恶心。
  “我看你驾驶马车的姿势很奇怪,不像普通人,你修炼过吗?”月仙子问道,紧盯着陆隐双目。
  陆隐心中一沉,恰巧此时,堂四到来,“王爷,明湖到了,船已经安排好”。
  “不急,月儿,把刚刚的问题再问一遍”明照书声音从戎撵内传出,一刹那,堂四盯向陆隐,目光警惕。
  陆隐手指一动,对面,月仙子开口,“我看你驾驶马车的姿势很奇怪,不像普通人,你修炼过吗?”。
  周围不少人看向陆隐。
  陆隐淡淡道“并未修炼过,只是当初陛下曾于钱山村游历,偶然传出几个招式,小的路过钱山村,向村民学到了一些”。
  纱帘挑开,明照书看向陆隐,语气惊讶,“你去过钱山村?”。
  陆隐弯腰,“是,早年间路过,在村头一株老树下学到了几招,一直用以防身”。
  “你学了哪几招?学来看看”明照书感兴趣。
  陆隐不敢拒绝,连忙在空地上施展了起来,不过三招,看似普通,但在明照书眼里却异常怀念,因为这是他跟明照天少年时创出的招式,竟然一直流传在那个小村落,想到这些,明照书看陆隐目光温和了很多,“你能学到也算机缘,陛下寿诞后,你就留在王府吧”。
  陆隐连忙感激,“多谢王爷提拔”。
  明照书满意点点头,“走吧,渡明河”。
  明嫣好奇看了眼陆隐,抿了抿嘴,放下纱帘。
  月仙子皱眉,此人不是试炼者,否则不可能知道这种小事,算了,浪费时间,想着,她对陆隐不再感兴趣。
  陆隐松口气,幸亏乌夏曾看过太子明昊当着明照天的面学习过,他也算现学现卖,蒙对了,否则还不知道怎么收场,扫了眼月仙子,这死丫头,早晚整她。
  宇宙深处,白夜族监牢,令人牙酸的声音惊醒了灼白夜。
  灼白夜抬起头,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一名老者步入,居高临下看着灼白夜,“你跟星空第十院的陆隐什么关系?”。
  灼白夜看着老者,身体颤栗,“没有关系”。
  “为什么帮他?”。
  “他是为了救我”。
  老者看了灼白夜一会,“白夜族人不外嫁,你,应该知道”。
  灼白夜低声道“弟子跟陆隐,没有那种关系,只见过三次面”。
  老者点点头,“好,老夫相信你,不过他愿意为你说出第三夜王的秘密,对你并非无情,从今天起,你就是老夫原净夜王的弟子”。
  灼白夜抬头,目光惊讶,“第三--夜王?”。
  老者嘴角上扬,“不错,此人提供第三夜王情报换你无罪,老夫答应了”。
  灼白夜呆滞,第三--夜王。
  明河宽广,湖面波光粼粼,划分出不少河道,每条河道都有大船来往,运载人和货物。
  穆王府车队直接包了五条河道,由军方开道,前往明洲门户,安泰城。
  行走在大船上,随着湖面起伏,大船却很稳。
  陆隐作为车夫,原本是没资格跟穆王明照书他们在同一艘船的,但一些珍贵之物也需要车夫搬运,陆隐很荣幸的被点了名。
  七管家对陆隐的态度完全改变了,从一开始的提携赞赏到如今的友善谦虚,甚至有点献媚。
  陆隐好笑,这就是权力,明照书对他表现出哪怕一点点善意,都会让穆王府上千下人对他献媚,连管家都一样,权力真是好东西。
  正当大船要开动的时候,岸边一队人骑着巨大异兽冲来,扬起漫天灰尘。
  “学子贝庆,求见穆王爷”岸边传来大喊声,陆隐等人转头看去,入眼是一个白面书生,样貌英俊,身穿白色长衫,手拿折扇,面带微笑看着他们。
  贝庆?他隐约记得,好像是大人物之子。
  “原来是贝贤侄”船尾,明照书走出,笑眯眯看着贝庆,抬手,巨大的甲板放下,“贤侄也是要去明都吧,不如一起?”。
  白面书生贝庆大喜,行了一礼,“多谢王爷”,说完也不客气,登上大船。
  另一边,豪华船舱内,明嫣蹙眉,颇为不喜。
  “郡主,怎么了?”月仙子问道。
  明嫣低声道,“这个贝庆曾向父王求亲想娶我,但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郡主从小到大应该没接触过外面吧”月仙子好奇问道。
  明嫣握紧茶杯,抿了抿嘴,“他名声不好,我听人说,他经常流连烟花之地”。
  月仙子点点头,“既然如此,郡主,那我们就不要出去,免得见这种人”。
  明嫣恩了一声,转头看向湖面,忽然目光一动,“月儿你看,湖面怎么会有树枝?”。
  月仙子转头看去,目光剧变,“不好,湖底有刺客”,话音落下,整艘大船晃动,道道气劲席卷而上,将船底打穿,白色气浪于船中爆发,肆意横扫。
  明照书脸色一变,大意了,他右脚侧移,磅礴武劲顺着脚底蔓延,直接轰入湖底,轰的一声闷响,整个明湖沸腾。
  这一刻,明照书彷如天神,掌控这方天地,令空气变得沉闷,吓得他眼前那个贝庆差点没昏过去。
  湖面很快变为红色,一具具尸体浮了上来,他们只出手一次便没有机会再出手,明照书作为武皇境强者,足以碾压一切。
  陆隐看向湖面,尸体不多,只有数十具,但分布很广,最近的河道下都有,他们似乎是为了破坏船体,但根本来不及,只能说太小看明照书的实力了。
  对于这种强者而言,数量并没有意义。
  “立刻查,看看其它河道还有没有宗门余孽”明照书冷喝,周围军队立刻开动,封锁明河,安泰城军队都出动。
  贝庆扶着栏杆,松口气,刚刚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压力实在太大。
  “贤侄没事吧”明照书关心看着贝庆问道。
  贝庆行了一礼,“有王爷在,这些宵小只是蝼蚁,学生没事”,说着,忽然道“对了王爷,郡主呢?郡主没事吧?”。
  明照书摆摆手,“嫣儿没事,放心,本王先安排人带你下去休息”。
  贝庆点点头,脸色有些苍白。
  其实他本身并不弱,也拥有武王境实力,利用无数资源堆积,甚至登入了长青榜第一百三十二位,但经历太少,从小到大战斗次数有限,如此近距离感受武皇境威压,自然很难适应。
  船舱内,明嫣脸色苍白,被月仙子抱住,“郡主,没事了,放心吧”。
  明嫣点点头,后怕道“谢谢你,月儿,如果不是你,刚刚我就危险了”。
  月仙子笑道“如果不是郡主,月儿早已被卖入青楼,还请郡主不要客气,月儿这条命都是郡主的”。
  明嫣勉强一笑,握住月仙子的手。
  船体被毁了一些,还好没有大碍,明照书出手太快,那些人没来得及做更多的破坏,不过半天时间船体便修复,可以安然渡河。
  “这些宗门欲孽真是不消停,什么都敢干,连王爷都敢刺杀”七管家心有余悸道,他刚刚差点被一道气劲秒杀。
  陆隐也表现的胆颤心惊,“七,七管家,你怎么知道那些人是宗门欲孽?”。
  七管家愤恨道,“不是他们还有谁,千年前,帝国最强者明太中大人定鼎天下,扫荡宗门,至此,整片大陆便没有了宗门,所有功法统一上交帝国,虽然明太中大人跟域外强者同归于尽,但现任陛下更是雄才伟略,打的四方皆臣服,无人敢反抗帝国,只有这些宗门欲孽,跟老鼠一样躲藏,却还能搞破坏”。
  “听说有个神卫府专门对付宗门余孽?”陆隐好奇。
  七管家点点头,“没错,也不知道神卫府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年了还没剿灭宗门余孽,真没用”。
  陆隐目光一闪,没用吗?不见得,兔死狗烹,没有了宗门余孽,神卫府便没了用处,只要不傻他们才不会全力剿灭宗门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