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前妻有毒:BOSS滚远点 > 第四百零三章 诱.惑

第四百零三章 诱.惑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一个人在这里?
  
      “这女的你认识?”费逸宸凑近问。
  
      冷亦修薄唇紧抿,继而点了点头。
  
      费逸宸瞧着冷亦修神色不愉,饶有兴致地勾了勾唇,“我怎么感觉你和这女的之间有情况啊?”
  
      他不由有些好奇地看向吧台上已经醉得人事不省的女人,浓眉大眼,五官精致,眼角微微上挑,即便眼睛闭着,他也能想象出这女人若是睁开眼会是如何的勾人。
  
      费逸宸现在终于理解,为什么冷亦修会突然驻足了,原来竟是被美色所惑,不过这女的,怎么看着挺面熟的?
  
      费逸宸皱眉寻思,忽而打了一个响指,难怪他觉得这女人有几分面熟,这女的不就是前几天和冷亦修闹绯闻的那个女人吗?
  
      还真是巧,竟然然他们在这儿给碰着了。
  
      费逸宸虽然承认眼前女子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尤物,可他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就不打算掺和其中了。
  
      只见他拍了拍冷亦修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兄弟,她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撂下这句话,费逸宸溜得比什么都快。其实,他也有自己的打算,这几年冷亦修过的怎么样,他这个旁观着,看在眼里。他倒是希望,冷亦修这回真能和那女人擦出一点火花来。
  
      离开酒吧的时候,他摇下车窗,往酒吧里深深地望了一眼,但愿那个女人能有几分作用,帮冷亦修从过去走出来。
  
      冷亦修本想像费逸宸一样,将施忆扔在这里,不管不顾。可是,临到酒吧门口,又重新退了回去,将施忆连拖带拽从酒吧里拽出,然后塞进了车子后座。
  
      在被塞进后座的时候,施忆的头不小心撞在了车顶,突如其来的痛意让她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却没有让她完全清醒过来。只是,这半醒半醉的状态最是默认。
  
      这不,一上车,施忆便开始叫嚷着,“酒,我要喝酒。”
  
      见迟迟没有人送酒过来,施忆伸手便要打开车门,却被冷亦修及时制止了住,只见他黑着脸,对老贺道,“把门锁上。”
  
      车子已经发动,虽然速度不快,但再让施忆这么闹下去,难保不出事。可施忆平时还算端庄,喝了酒之后,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折腾得个没完没了。
  
      打不开车门,她便对这车门又是砸踹,简直跟个疯子没什么两样。见此,冷亦修脸色一黑再黑,最后终于忍无可忍,伸出长臂,将施忆往怀中一揽,死死将她束缚在怀里。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力气太大,施忆竟然突然消停了下来,不再闹腾,甚至安静乖巧得令人意外。
  
      正当男人准备长长松一口气的时候,却见施忆突然转过脸来,似乎极其痛苦的样子。男人心头瞬间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伸手欲要将施忆一把推开,却已经来不及。
  
      随着一阵干呕声,施忆已趴在他怀里,搜肠刮肚地大吐特吐起来。
  
      瞬间,刺鼻而又令人作呕的味道弥漫在整个车厢内,冷亦修死死盯着眼前依旧在自己怀里呕吐不止的女人,脸色已然变得铁青。
  
      男人用力一把将施忆推开,有那么一瞬,甚至有一种想要将她扔下车的冲动,可转念一想以她这样子,若是真被他扔到外面,还不知道出什么乱子。
  
      一下车,男人便将施忆拽下了车。怡姐开门,见冷亦修顶着一张包公脸,不由微微一愣,等她看到冷亦修手臂还夹着一个女人时,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复杂了。
  
      “先生,你们这是”怡姐扫了眼二人身上的污秽物,有些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也没有向她解释,只是沉声交代了句,“去拿一套干净的女装来。”
  
      干净的女装?
  
      怡姐愣了愣,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开口道,“拿林小姐的衣服?”
  
      虽然林小姐去世了好些年,先生却始终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只要是先生常住的地方,衣柜都会留一个宽敞的地方,专门用来放林小姐的衣服。
  
      话刚出口怡姐便后悔了,果不其然,下一刻,他便听到男人冷声道,“我有说要动以薰的衣服?”
  
      闻言,怡姐忙不迭开口,“先生,我明白了,我这就出去买。”
  
      怡姐有些懊恼,她这人是老糊涂了不成,林小姐的东西,先生一向是若珍宝,不许人碰,哪怕那些衣服林小姐生前从未穿过,也是不可能拿来给别的女人穿的。
  
      冷亦修拽着施忆进入主卧浴室,直接见她扔进了浴缸里,打开水龙头,也不管是冷水还是热水,对着施忆便是一阵猛淋。
  
      施忆一个机灵,猛地睁开眼睛,酒意却还没醒过来,惊慌嚷嚷道,“水,好多水,涨水了,涨水了!”
  
      冷亦修一边解开身上脏污的衬衫,一边冷眼旁观施忆在浴缸里惊慌失措的样子,脸色难看极了,这女人究竟喝了多少酒,才醉成这个样子?
  
      男人脱掉衬衫,将衬衫扔到地上,身上依旧残留着令人作呕的味道,这个时候,冷亦修没有这个闲心搭理施忆这个酒疯子,见浴缸里的水放的差不多了,顺手将水龙头关掉。
  
      “你自己好好洗洗!”
  
      甩下这句话,男人不再理会施忆,转身便朝对面的客房走去。客房里配有一个洗手间,虽然面积不大,洗个澡倒是可以将就。
  
      冷亦修洗完澡后,阴郁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不由想到施忆似乎还在主卧的浴室里,没有出来。她醉成那副模样,难保不会淹死在浴缸里。
  
      男人想了想,低咒了一声,终究还是赤着脚重新回到了主卧的浴室里。走进浴室,男人郁闷地发现,刚才施忆进来是什么样子,现在依旧是那个样子,她竟然靠在浴缸边沿睡着了。
  
      施忆今天穿的是浅色衣服,被水打湿后,里面的文胸若隐若现,这欲露还羞的样子,再加上她驼红而又妩媚的脸庞,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具有致命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