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快穿之心愿满足系统 > 第180章 鬼画26

  俞西西正想着,就见酒吧外面有几名壮汉冲了进来,要阻拦范永。
  看来还真叫范永说中了,马冠宇果然带了保镖来。
  俞西西自然义不容辞地上前阻拦,为免这些保镖多事,她索性下了重手,虽然不至于把人打死打残,但这些人短时间内是爬不起来了。
  见自家保镖被俞西西三下五除二地撂倒,马冠宇瑟瑟发抖,连声叫道:“范哥,你饶了我吧!我也是被迫的,是有苦衷才这样做的!”
  范永寻思马家的保镖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要把画给马冠宇也不急于一时,倒不如先听听他的解释,就一手拎着马冠宇的衣领,把他拽到停在外面的车上。
  “那你就说说,你有什么苦衷,这画又是怎么回事?”范永道。
  马冠宇就一边发抖,一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原来马家老爷子因为一向喜欢老物件,又不论古今中外,通通来者不拒,且手笔极大,所以许多人都会主动向马老爷子卖一些自己手上来历不明,见不得光的货。
  这幅画就是马老爷子一次参加拍卖会时,有人私下卖给马老爷子的。
  因为据说这幅画颇有些来头,是属于禁止贩卖的文物,所以马老爷子得了这画后也没有声张,而是作为自己的藏品私下欣赏。
  结果,没多久马老爷子就发现画上的人脸怎么成了自己的脸,便去寻找那卖货的人,发现对方早在拿了钱后就第一时间逃之夭夭,唯一留下的一句话就是马老爷子若是觉得不对劲,千万要把这画赶紧脱手,莫要迟疑。
  马老爷子虽然明知这画上人脸变化十分蹊跷,但他素来就喜欢这些来历古怪甚至有些神秘的东西,知道这画有问题后不但没及时脱手,反而将画留了下来。
  接下来,自然是马老爷子遭遇厉鬼,虽然后悔,却为时已晚,只在弥留之前,留下信息,要家人速速将这画脱手给别人,如此才能消灾避祸。
  马老爷子虽然留下遗言,但马老爷子买这画时,花了不少钱,且因为马老爷子本身心脏就一直不好,所以马家人半信半疑,不知是真是画的原因,还是马老爷子犯病时神智不清产生幻觉,就没有马上把画脱手,结果没多久,原本给马老爷子打扫屋子的一名佣人,也“心脏病突发”死亡,马家人这才重视起此事,开始谋划着将画脱手。
  因为根据马老爷子遗言,这画沾上就要死,所以马家人虽然想要处理画也不愿意沾上,最后就由马冠宇出面处理了这画。
  “范哥,事情就是这样的,这全是我伯伯父亲他们的主意,我也是没办法才这样做的!”马冠宇苦苦哀求道。
  范永听完马冠宇的话,看了他一眼,忽然一脚当胸踹到马冠宇身上,同时破口大骂:
  “我去尼玛的,都到了这份上,你还想要骗老子?”
  “你们家要真想处理这画,何必非要你出面,随便找个保镖代劳不就行了?”
  “退一步说,就算真要你处理,既然只是找人挡灾,无所谓人选,那你们马家是脑子进水了不成,选上我们范家!”
  要知道马家儿子多,但他们老范家可就范永一个独子,这要因为马家的关系害死范永,就算马家比范家厉害一些,范家认真起来也会让马家大受损失,除非马家人集体脑残了才会干出这种事来!
  俞西西这时就上前,抓住马冠宇的手指向后一掰,在马冠宇鬼哭狼嚎地声音中淡淡道:
  “我劝你最好还是说实话,不然我们都不用把这幅画硬塞给你,只要叫你们家人知道了你做的好事,你信不信你们家先就饶不了你!”
  就马冠宇这行为,完全就是坑爹,要是马父知道自己儿子这么坑家里,肯定是恨不得把这儿子回炉重造不可!
  马冠宇被俞西西收拾一顿,老实不少,不敢再胡乱编造,这一次终于说了老实话。
  原来马家的确是想找一个保镖,将这画的危险之处隐瞒着叫人处理掉,但马冠宇这时主动跳出来,拍胸脯打包票说处理画的事交到他头上就行。
  虽然这幅画很危险,但处理画却很容易,马父也没多想,就同意了马冠宇的要求。
  而马冠宇为什么要主动揽下这事呢?原来马冠宇并不是马母亲生的,而是马父在外面的私生子,马冠宇一直想要在马父面前挣表现,好将来多分点财产,他主动揽下这事就是为了让马父觉得他会办事。
  至于为什么不给别人,而专挑范家,却是因为范永是家里独子,就算一事无成,家里的财产也注定是他的,这一点让需要费心讨好马父的马冠宇嫉恨不已,正好当时他听说范永要开party,就头脑一热,买通人弄坏监控,把画放到了范家的别墅里。
  马冠宇虽然心思够毒,但胆子比较小,不敢直接设计让范永拿这画,他只是想着,若是范永拿到这画自然最好,若是不成,叫范家佣人挡灾也算他完成任务。
  马冠宇并不以为这事会牵连到自己身上,毕竟他想自家若非老爷子留了遗言,谁会知道问题出在画身上?
  没想到,马家竟然请了高人来,一下子就发现问题所在,让范永逃过一劫,如今还被人找上门来!
  马冠宇一边说着,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拼命求饶,他此时心里真是一万个后悔,早知就不该为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惹上范永了。
  虽然马冠宇现在是真心实意地懊悔,但他和范永心里都清楚,若是时光重来,马冠宇也只会做得更加小心周密,绝不会因此放弃陷害范永。
  反复询问后,确定马冠宇已经把所有实话都说出来,再无一丝隐瞒,范永就又踹了马冠宇一脚,回头对俞西西道:
  “暂时就让这小子留在这儿,要是刘紫真找不到,这就是现成的做实验的人选!”
  俞西西点点头,马冠宇如此行为,用他做实验真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马冠宇虽然不清楚两人嘴里说的实验是什么,但也知道必是同那幅画有关,立刻扑上来苦苦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