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快穿之心愿满足系统 > 第179章 鬼画25

  刘紫真可能是害怕范家派人去找她,离开别墅就把手机关机了,但刘紫真无论跑到哪里,都要吃饭住宿,这些样样都要花钱。现在大家都习惯用线上支付,刘紫真就算身上带了现金,也肯定不多。
  可是范家已经监控了刘紫真的手机和银行卡,刘紫真始终不曾开机,银行卡也没有取钱的记录,同时范家也一并监视了刘紫真的亲朋好友,确定她并没有和其他人联络。
  而且就算刘紫真带了足够的现金,但住旅店可是要身份证的,经过范家的调查,也没有发现刘紫真住宿的痕迹。
  这令范永感到不安,虽然往极端里想,刘紫真也不是没可能去公园等地方凑合一晚,但范永还是觉得刘紫真不像是肯那样吃苦的人。
  不过不管怎样,刘紫真既然真的做到了不留痕迹地逃跑,如果她不主动露面,想要马上找到她也很困难,所以范永才会如此焦急。
  “你也不必太着急,现在那画中厉鬼没有找上你,就必然还跟着刘紫真。她一旦发现厉鬼还跟着她,一定会主动回来的。”俞西西安慰道。
  范永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如此想了,希望刘紫真能早些回来,毕竟如果有选择的话范永也不想直面厉鬼。
  到了中午,众人也无心做饭,直接叫了外卖来吃,正在此时,范永的手机再次响起,他接通手机:
  “找到刘紫真了吗?没有,你……什么?”
  不知手机那头的人说了什么,范永的脸色开始变得阴沉下来,过了片刻,他结束通话,看向大家。
  “刚才,我接到电话说,找到疑似放画的人了。”
  “怎么回事?你详细说一说。”俞西西赶快道。
  范永解释了一番。
  原来因为监控坏了的缘故,范家查了半天始终没有结果,这时有一个头脑机灵的人忽然想到范家别墅的监控怎么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坏了,就随手一查,结果发现这监控之所以坏了,还真不是偶然,而是人为的结果。
  追着这个线索查下去,结果就发现了两个有嫌疑的人选。
  “那个破坏监控的人就是收钱办事的,找他做过事的人也不止一家,结果调查发现,那天参加我party的人中,有两家都和这个人有过接触。”
  “我们家派出的人就又分别调查了一下这两家,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却发现其中一家的老爷子刚在最近因急病过逝。据说这位老爷子生前很喜欢搜集一些老物件,越是稀罕越是有故事的他越中意,以前也曾多次前往国外的拍卖会买过不少东西,所以我们家的人都觉得这家比较可疑。”
  听了范永的话,俞西西也点点头,听起来确实是这家比较可疑。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家和我们家家世相当,甚至可以说是比我们家还要高一些,在没有确实的证据情况下就贸然找上去,如果人家不承认,我们也没办法。”范永道。
  俞西西想了想道:“虽然没有证据,但你家的人既然特意打了电话来,想必是觉得就是这家人干的了?”
  范永点点头道:“没错,这也是因为他们家我们家也轻易得罪不起,所以不好轻举妄动,但根据我刚才听来的,虽然没有证据,但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他家人干的了。”
  俞西西道:“这就好办了,咱们就拿着画去,也不去找别人,就直接找那家那天参加party的人,若真是他干的,他肯定知道这画的问题,绝对不敢要这画,到时不就可以逼问清楚了吗。”
  范永道:“嗯,也只能这么办了,”说着看了俞西西一眼:“那家人既然干出这种事来,难保那小子不会带着保镖出门,到时就看你的了。”
  俞西西自然一口答应,范永怕直接找上门去,那人不会见他,就先打电话给了他的另一位好友,编了个理由叫那位好友以自己的名义约那人出来。
  然后俞西西一行人就出发到约定的地点去找那个人。
  本来除了范永和张陌然,其他人是不想去的,但范永怕这些人趁他们不在家,学刘紫真那样逃跑,就强行要求他们一起跟去。
  他们约定的地点是一间酒吧,范永在离酒吧不远的地方打了电话给他的好友,得知那个人还没到,就和众人在附近找了间小店进去,免得那人过来时发现自己。
  范永进到店里,刚坐下,就打了个寒颤,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忍不住对老板道:“老板,你这店空调温度也开得太低了,麻烦你把温度调高点!”
  老板一脸莫名其妙地道:“我这小店哪来的空调,而且这店里我呆着都觉得热,你还嫌冷?”
  张陌然也道:“是啊,这店里一点也不冷,我还觉得有点闷热呢!”
  范永不禁有点纳闷,别人都觉得热,怎么就自己觉得冷,难道是这两天心里有事,把自己弄病了都没发现,范永心里正嘀咕着,手机上就传来一条信息,是他的好友传来的,说那人已经到了酒吧。
  之前在路上时,范永已经简单地介绍了把画放在他家别墅的那个人。
  那人名叫马冠宇,他和范永的关系本来也只是一般,当时范永看他来参加自己的party还有些意外,现在看来,他分明是包藏祸心。
  范永打头,一行人气势汹汹地进了酒吧,马冠宇看见范永脸色就是一变,招呼也不打扭身就要走。
  这下子就不用试探了,那画百分百跟马冠宇有关系没跑了,范永见状,压抑许久的怒火一下子就冲上心头。
  之前来时,那幅画一直是由范永拿着,此时他举起那幅画,就劈头盖脸地朝着马冠宇打了下去。
  反正这幅画也不怕打坏,要是打他一下,就能让厉鬼把针对目标换成他就更好了!
  这幅画表面上看起来,轻飘飘的,就算被打一下,也根本伤不到人,但马冠宇的脸色却刷地一下变白,立刻大声求救,抱头鼠窜!
  看来,这马冠宇不单是放画之人,明显也知道这幅画的猫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