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哥哥万万岁 > 156、前途无量的学生 1/3

156、前途无量的学生 1/3

    这个世界有无数个圈子,也由无数个圈子组成。
  
      比如李想带着窦窦和师师走进枫树林里,那里的小动物是一个圈子,它们甚至把窦窦和师师也认成了圈子里的某一只。
  
      还有李想所在的音乐圈,这也是一个圈子,一个高度进化的人类的圈子。还有他半只脚跨进去的文学圈。
  
      因为只是跨进去了半只脚,所以李想还没有把自己认为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对这个圈子里的信息也不甚了解。
  
      在他游离文学圈之外时,圈子里却流传着他的各种谣言。
  
      若说中秋国庆期间音乐圈里最火的人是李想,那么在10月中下旬这段时间,文学圈里最火的人之一必然也有李想。
  
      只是此李想是不是彼李想,大家还不知道。
  
      李想在音乐圈里声名鹊起是因为一首正能量的《我爱你祖国》,李想在文学圈里声名鹊起的是一篇中篇小说,叫《热爱生命》。
  
      《热爱生命》在9月上旬的时候由李想交给了白苏,白苏当时说会推荐给国家级的文学刊物《时代文学》。
  
      如今他说到做到,把这篇让他爱不释手的《热爱生命》推荐给了《时代文学》的编辑们,双方还热烈讨论过一次。那段时间李想到处走活动,经常不在盛京,白苏根本约不到他,只在电话里跟他说过。李想当时听在耳里,很快就忙忘了。
  
      在《时代文学》刊登《热爱生命》之前,他们内部热烈讨论过李想,猜测这是何方神圣,白苏不说,说到时候让李想自己来介绍自己。
  
      《时代文学》是半月刊,每次的篇幅有限,《热爱生命》到底是一次性刊登出来,还是分两次,杂志社内部秉持两种意见,最后为了能够达到更大的影响力,决定一次性刊登。
  
      这一期《时代文学》发行后,和往常一样,热线电话密集来袭,不过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堪称火爆,似乎所有人都在看《热爱生命》。这篇纯文学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没有天马行空的想象,没有催人泪下的剧情,只是一个男人和大自然对抗的故事,像荒原一样粗粝,也像荒原一样真实,感染了无数读者。
  
      和它的名字一样,热爱生命,看完后人们才会更加感受到生命的可贵和幸福。
  
      李想从《向往的生活》回来后,几天后,接到了白苏的电话,告知他《热爱生命》已经刊登,杂志也发行了,问他有没有注意去看。
  
      惭愧,李想根本忘了这事。
  
      挂掉电话后,让古琪静去买《时代文学》。古琪静有了上次的经历,这次熟练地再次找到了李想的名字,以及署这个名字的《热爱生命》。
  
      她自己坐在车里先看了一遍,平复心情后才上楼交给李想。
  
      晚上李想来到一家小酒吧,这不是酒吧一条街里的那种震耳欲聋的酒吧,而是开在生活区里的静吧,面积小,人也不多,但是安静,装饰不华丽,充满了生活气息,价格实惠,来的顾客多是住在周边的居民。
  
      这是隐藏在盛京这座大城市中无数酒吧中的一间,毫不起眼。
  
      与那些华丽的大酒吧相比,这些生活化的小酒吧才是真正承载老百姓喜怒哀乐的地方,而前者,不过是欲望的发泄地。
  
      李想戴着帽子推开木门走进,踩在条状的地板上嘎吱嘎吱响,木板之间的缝隙有些大,整体还算干净。站在吧台后的是一位胖乎乎的大婶,看了一眼李想,说了一句来啦,便低头继续擦拭酒杯,一切都显得极为随性和亲切。
  
      白苏把他约在这地方见面,李想有些诧异。
  
      在李想想来,白苏这样一位高级知识分子,不应该去一些高大上档次的地方吗?!
  
      他在角落里找到了低头喝酒的白苏。
  
      “来啦?”白苏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李想,他的脸有些红,小小的酒桌上搁了两瓶没有标志的酒瓶,一瓶已经空了,另一瓶在白苏的手里,好像也所剩不多。
  
      “老白已经喝了不少,不能再让他喝了。”站在吧台后的大婶走了过来,李想这才发现她在腰上系了一条碎花图案的围裙,她的腰真像凸出的酒桶,而这条围裙就像是贴在酒桶上的小小的商标。
  
      “还早着呢,我不会醉的。”白苏对她说道。他除了脸有些红之外,头发纹丝不乱,梳的很有型,身上的衣服也笔挺整洁,真的不像要喝醉的样子。
  
      大婶说了句“反正我不会再给你酒”,然后问李想要点什么。
  
      李想要了一瓶苏打水。他本来可以喝点酒,但是被林清妩严厉批评过一次后,就不再喝了,怕影响嗓子。
  
      “好孩子。”大婶笑着夸李想,转身离开去拿苏打水。
  
      “给我再来一瓶大熊酒。”白苏朝大婶的背影喊道。
  
      “没啦。”大婶头也不回地说。
  
      白苏嘟嘟囔囔两句,随即似乎才想起今天不是他一个人,对面坐着李想呢,有些尴尬地说:“我这个月第一次喝酒。”
  
      李想只说了句能够理解,别的不好多说。
  
      他见李想只喝水,说:“我就不劝你喝酒了,喝酒不好。”
  
      随即转移话题说:“反响很好。”
  
      李想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他说的是《热爱生命》的反响很好。
  
      实际上今晚白苏约李想来,就是谈谈这方面的事情。李想比他还忙,想在学校见到真不容易,就约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两人随意地聊着天,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小时。
  
      李想其实和白苏打交道很少,只在上次学校座谈会时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流,后来又见过两次,短暂地聊过,此外没有接触。
  
      这是他们第一次聊了这么久。他发现白苏很博学,什么话题都能接住,什么事情都能聊两句,甚至他能大着舌头和李想用英语聊天,甚至唱歌也不赖,真是多才多艺的老头。
  
      是的,他大了舌头。虽然吧台的大婶不给他酒,但是就桌上的两瓶已经足够放倒他。
  
      大熊酒后劲足,一开始白苏还能强作镇定,到了后面不行了,说话大舌头,兜里的电话响半天也不知道接。
  
      “让你不要喝不要喝,又喝醉了,你儿子老婆要是知道了,看你怎么解释……”酒吧的大婶唠唠叨叨,看的出来她是关心白苏。
  
      白苏一边笑呵呵地说今晚高兴,一边隆重地介绍李想,说这是他的学生,前途无量的学生。
  
      之前没醉还能矜持,这会儿醉倒了,心里的话全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