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一号保镖 > 第1467章:共同的敌人

第1467章:共同的敌人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棋直接伸手指向我:当然是杀他,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陈富生哈哈大笑:转而指着黑棋道:你真天真。他是外人,我的意思是,在你和石川芳子之间,杀谁?
  
  这时候石川芳子突然往前走出一步:要杀先杀我吧。
  
  黑棋眼神扑朔地望着石川芳子,连连点头:对对对,杀她,杀她。杀她的话,是不是可以保我不死?
  
  陈富生再次仰颈大笑,说道:没想到你堂堂云先生,竟是这么一副软骨头!
  
  他转而冲石川芳子道:芳子小姐,现在你认清楚他的真正面目了吧?你是不是在为自己当初做出的选择,而感到后悔?晚了,什么都晚了
  
  而实际上,陈富生当晚并没有对任何人下手,他只是试探了一下黑棋,然后便匆匆离开。
  
  大约到了凌晨一点钟,陈富生突然又过来造访。黑棋吓出了冷汗,他以为陈富生是过来兑现杀人约定的。但实际上,陈富生却命人将我从里面押了出去。
  
  黑棋顿时拍手叫好:杀他,杀他,看到了没有,原来是杀他!
  
  石川芳子忍不住道:云先生,你太失态了!
  
  被陈富生的人带出来后,我再次被蒙上了双眼。
  
  上了一辆车,车子驶了出去。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后,车子突然停住。
  
  我感觉到身边一阵动静,紧顶在我太阳穴处的枪口也不见了。我确定押解我的那几个人,都已经悄悄地下了车。
  
  犹豫片刻后,我感觉气氛不对。莫非是陈富生在车上安置了炸弹,他们一下车就会引爆炸弹,从而让我死无全尸,车毁人亡?
  
  一阵冷汗,容不得多想,我迅速地摘下眼罩,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推开车门,扑了下去。
  
  但实际上,车子并没有爆炸。
  
  而且,车上的确已经空无一人。陈富生和他的手下,都不见了。
  
  见鬼!我警惕地躲闪在一旁,安静地观察了一下车子,确定没有任何动静后,我走到车前,发现这辆经过改装的七座越野车竟然没有熄火,我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也并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
  
  这是怎么回事?
  
  我小心翼翼地观瞧了一番周围,路上除了稀少的车辆和行人外,也并无可疑之处。而且,道路两侧都是两层小楼,在确定越野车没有安装炸弹之后,我怀疑陈富生安排了狙击手,试图以这样一种方式击毙我。但是我扫视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有狙击手潜伏的痕迹。
  
  一时间我有些蒙了,不明白陈富生在玩儿什么花样。
  
  但是现状容不得多想,哪怕这是陈富生的阴谋,遇到了逃生的机会,我何必还要留下来等死?于是我坐上越野车,驱动车子疾速地驶了出去。
  
  在一个十字路口,我故意闯了红灯,试探一下后面有没有车辆跟踪。但除了路口处的交警冲我打手势外,并无可疑车辆追尾。随后,我发现有警车跟了上来,便随机跟他们玩儿了几圈儿,甩掉了追上来的警车。
  
  此时此刻,我好像是驶到了外环路上。
  
  放眼一瞧,这里人员车辆稀少,我一时半会儿无法确定该往哪个方向行驶。但是刚才的遭遇,却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不明白,陈富生为什么要用这么一种方式将我释放?
  
  这根本不合逻辑!他究竟有什么企图?
  
  在一个出县城的小路边儿上,我犹豫了良久。我在想,自己是该离开这里呢,还是该继续留下来与陈富生周旋。不过说实话,陈富生比我想象的要难对付多了,即使留下来,恐怕我也根本没有任何胜券。众多的疑问在脑海中盘旋,却无法释疑。
  
  我还在想,花向影和齐梦燕,现在被关在哪里?
  
  我试着用手机拨通了二女的电话,得到的回复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真他妈的见鬼了!
  
  这次稀里糊涂地跟着花向影来了四川,这所有的遭遇,竟是如此离奇。稀里糊涂地被抓了起来,又稀里糊涂地充当了一回陈富生的棋子,把石川芳子和黑棋引了出来,被陈富生控制住;紧接着,又被陈富生派人开车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他们弃车而去,而我却安然无恙。
  
  我拧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确定这不是做梦。
  
  经历了一番复杂的心理斗争之后,我驱车向北驶去,根据路标驶上了高速公路。
  
  这一路上,众多的思虑缠绕在心中,挥之不去。
  
  我实在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实在是难以想象,陈富生怎么会这么轻易地放了我,而且是利用这样一种方式?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经过复杂的想象,我怀疑陈富生很可能是在车上放置了什么跟踪器之类的东西,他故意放我走,意在钓大鱼。在组织潜伏的时候,陈富生曾经跟我讲过很多钓鱼的故事。他这个人阴险狡诈,最擅长在不动声色之中,钓得大鱼。莫非,我只是他放出来的鱼饵,他的目的是利用我,钓到更大的鱼,比如说,由局长,或者国家的重要首长?
  
  的确有这种可能!陈富生倘若是在车上安装了跟踪器,或者更为先进一些的定时炸弹,那么他就有可能根据我的行踪,准确地判断出我去了哪里,甚至能够窃听到现场的动静,进而制造反动事件。想到这里,我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我拐进了高速公路上的一个服务区,停下车子,利用半个多小时,对车上的各个部件,都进行了详细细致的检查,但最终仍是一无所获。
  
  我怀疑陈富生把跟踪装置安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部位,倘若不将车子大卸八块,根本找不出来。陈富生做事过于诡异,这个不得不妨。否则的话,他今天的行为,根本无法解释。
  
  继续驱车前进,在驶到家乡高速公路路口的时候,我决定弃车。这样的话,就算是陈富生在车上安装了什么东西,对我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弃车后,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回家。
  
  在出租车上,众多的疑惑还是难以解释。我觉得,依陈富生的智商,他不可能采用这样低级的一种跟踪方式。至少,他不会留下这么多疑惑,让我对他的动机产生怀疑。很简单,我只要将车子遗弃,那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而他千辛万苦将我控制,又放虎归山,最终一无所有,这根本不是陈富生的行事风格。
  
  出租车停在家门口,交完车费的一刹那,我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
  
  我这一走,由梦以及我的家人,该有多担心?
  
  而且,我发现大门底下的车不见了,这也就意味着,由梦并不在家。
  
  进了家门,我本以为父母都会很焦急,但奇怪的是,父母见到我之后,表现的相当镇定。
  
  母亲问我怎么没和儿媳妇儿一块回来,我顿时愣了一下。经过询问,我才知道,由梦害怕我父母太担心,告诉他们说我接到特殊任务乘火车提前去北京了,随后她也开车跟了去。
  
  随后,我出了家门,去十字路口的一个公话亭,拨通了由梦的手机号码。但实际上,此时此刻,我心里禁不住隐隐作忧。我的手机在被陈富生抓捕的时候,已经被没收。手机里面保存着特卫局各机关领导以及各个首长的信息,这样一来,是不是相当于为陈富生提供了一份特殊的‘情报’?
  
  但随即我又回忆起来,自己在去南方的路上,已经将机卡分离,现在手机卡还在我身上。这也就意味着,有一大部分信息,并没有存在手机上。
  
  待由梦接听了电话,那边传来了由梦的声音:你是哪位?
  
  我道:我是赵龙啊。
  
  由梦一愣,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你,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你可真傻啊赵龙……
  
  我打断她的话:老婆你现在在哪儿?
  
  由梦道:我在北京。你留了纸条以后我放心不下,拼命地打你手机。你个没良心的,竟然关机了。我只能,只能是过来跟我爸商量办法。
  
  我道:对不起,是我错了。你等我,我马上去北京。马上。
  
  不等由梦回话,我到旁边的一个手机店里买了一台新手机,插入卡。然后跑步回家跟父母一告别,直接打了辆出租车,径直赶往北京。
  
  四个多小时之后,由局长将军楼下。
  
  没想到由梦正焦急地等在楼下,见到我后她微微一惊,然后马上小跑了上来,一把将我抱住,不停地埋怨起来:赵龙你个大混蛋,你这冲动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动不动就大脑发热,让我怎么放心得下?
  
  我轻拍着由梦的后背说:我这不是回来了。
  
  由梦突然推开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冷哼道:跟我上楼,我爸在楼上等着收拾你呢!
  
  我冲由梦一拱手:还望老婆大人多多美言。
  
  由梦道:我才不帮你!非得让你好好长个教训。你跟我说,你这次……
  
  我打断她的话:上楼后我再详细跟你和岳父大人汇报一下。
  
  上楼后,由梦敲开门,由局长正背着手在客厅里徘徊,由夫人开门后急切地上前拉住我的胳膊:哎呀赵龙啊,你可回来了。你可真急死我们了!
  
  陈富生打断他的话:你觉得我会养虎为患吗?不过今天,我陈富生网开一面,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权利。你们当中,今天晚上必须要解决掉一个人。你说,今天是先杀谁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