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九百八十六章天星秘境71

第九百八十六章天星秘境71


  
      白骨使者再也顾不得下方的纪东,在他看来,纪东已经被他的天魔搜魂手笼罩,只要不是武尊,那就必死无疑。
  
      剩下的,他就是击杀林森和杨笑,最后再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强行带走赵玉也是一样。
  
      赵玉也能够感应到白骨使者的决心,她尽管很感激纪东的出手,但她绝不能看着纪东死在这里。
  
      “纪东,你快走!”赵玉努力的站立着,很艰难的冲着纪东喊道。
  
      “走,我能走到哪里去?”纪东的脸上,却是露出苦笑,这白骨使者还真是狡诈,他算准了自己是为了救赵玉而已,他要是闪开了,就换成赵玉还有圣地弟子,承受武尊的伤害了。
  
      那样一来,不仅赵玉会重伤,剩下的圣地弟子,也可能会瞬间全灭,纪东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再说,现在白骨使者已经被林森和杨笑缠住,没空理会他,他未必就不能挡住这道恐怖的魔手。
  
      想明白到这点,纪东再不迟疑!
  
      轰!
  
      三成剑意,全部爆发,形成一道比之前更巨大的剑影,纪东紧握着噬灵剑,,开启了战魔金身,猛的冲向了那道缓缓落下的恐怖魔手。
  
      轰隆!
  
      璀璨的剑光,几乎把前方的空间都劈裂了,那道魔手,也瞬间被纪东,一剑从中间劈的粉碎。
  
      不过爆炸后的魔气,还是形成很猛烈的气浪,无比沉重的拍在纪东的身体上,纪东就感觉,他的胸口,仿佛被一座山峰狠狠撞到了,战魔金身,瞬间破碎。
  
      这就是武尊高手的可怕,实力没有达到武尊,根本就无法想象这种攻击的恐怖。
  
      以纪东的实力,武宗十重的高手,都很难一次就破掉他的战魔金身,但是在白骨使者的魔手面前,仅仅是被魔手的余波擦到,战魔金身,竟然就粉碎了。
  
      纪东也忍不住吐了口血,身体断线风筝一般,掉向地面,然而纪东并没有掉下去,一道身影,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接住了纪东。
  
      哇!
  
      可是这道魔手的攻击实在是恐怖,尽管赵玉接住了纪东,她也承受了一定的冲击,忍不住吐出来一小口血,染红了面纱。
  
      “赵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纪东惊讶的回过头,他受伤了,可以暗中利用不灭剑魂,很快的恢复伤势。
  
      赵玉则是不同,她受伤了,就是真的受伤了,她完全不必这样白白受伤,但纪东的话很快就说不出去了。
  
      此时,赵玉已经看到纪东几乎塌陷的胸口,还有被鲜血染红的血衣,眼泪扑簌簌地掉落下来。
  
      “纪东,你没事吧,你要不要紧?”赵玉的语气中都带着一丝哭腔,实在是纪东身上的伤口太吓人了。
  
      换作普通的武宗七重高手,光是武尊的这一击,基本上就要粉身碎骨了,纪东还能够开口说话,已经是一场奇迹。
  
      发觉到这一点,纪东也更加明白,还在和白骨使者鏖战的林森和杨笑,到底承受着多么巨大的压力,要是一个不好,他不仅无法救赵玉,还可能连累到林森和杨笑也跟着陨落。
  
      明白到这点,纪东甚至都顾不得赵玉在场了,咬着牙,已经掏出来大堆灵晶,利用不灭剑魂疯狂吸收。
  
      大量的黑色能量充斥在丹田,又汇聚在纪东重伤的胸口,本来塌陷的胸口,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正常。
  
      萎靡的精神,也变得重新振奋起来,惊人的杀意与战意从纪东的身上的浮现,噬灵剑紧握在手中,又遥指向天空。
  
      “杀!”
  
      没有迟疑,没有后退,修复伤势的瞬间,纪东已经释放无穷的杀念,再度冲向天空。
  
      看到这一幕,赵玉震惊的眼泪都忘记去擦了,她难以置信,刚刚还重伤的纪东,转眼间,已经又变得龙精虎猛。
  
      不过赵玉并没有多想,她只要知道,纪东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这一点已经足够了。
  
      “我不能让他一个人战斗!这也是属于我的战斗!”看着冲上天空的纪东,赵玉的脸上露出决然。
  
      轰!
  
      她的身上,忽然浮现出武宗四重的气息,而在刚进入圣地的时候,赵玉的实力,也不过是武师五重而已。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的境界就提升的如此恐怖,令纪东都要汗颜,可见这位公主殿下,隐藏的天赋是何等的恐怖。
  
      无奈,赵玉天赋再强,在绝对的境界差距面前,她的那点攻击,根本连白骨使者的真元防御都打不破。
  
      白骨使者也根本没去管赵玉的攻击,他只是震惊无比的看着重新冲上来的纪东:“不可能的!你一个武宗七重的小辈,承受了本使全力一击,居然还会毫发无伤?”
  
      “什么,毫发无伤?”林森震惊。
  
      “纪师弟,你绝对不是人!”杨笑也苦笑。
  
      两人的情况很不好,他们尽管缠住了白骨使者,但根本就不是白骨使者的对手,交手不过几十招,林森的身上,已经被白骨刺刺出来好几个血淋淋的血洞。
  
      被保护在后面的杨笑尽管没受伤,但一次次的拉开火焰巨弓,也让他的真元消耗的非常快速。
  
      看到这一幕,纪东的神情更加严肃,沉声道:“两位师兄,如果我能破开这老魔的真元防御,你们是否有办法斩杀他?”
  
      “能!”
  
      林森冷然道。
  
      “纪师弟,你真要这样做,你的防御再强,也挡不住武尊境的攻击!”杨笑担心道。
  
      “谁知道呢,我一个人也许挡不住,但现在,我们可是三个人!”纪东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再看向白骨使者的时候,又变得冷漠,噬灵剑瞬间指向白骨使者道:“老魔,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两位师兄,助我!”
  
      “好!”
  
      林森和杨笑,身上都涌现出一股豪情,看到纪东冲上去,他们毫不迟疑,也再度冲了上去。
  
      白骨死者见此,忽然放声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三个不知死活的小辈,就凭你们,也配杀老夫,也罢,老夫今天就把你们三个一块斩杀,也让圣地心痛一把。”
  
      “死!骨魔玄阴刺!”
  
      喀喀喀!喀喀喀!
  
      白骨使者狞笑着挥动手中的白骨刺,森然的魔气,浮现在白骨上面,形成一团锐利的真元风暴,竟然把纪东,林森,杨笑全部笼罩,要一起斩杀。
  
      林森怒了,凝声道:“神枪破阵!”
  
      轰!
  
      巨大的枪影,化作白色的长虹,把虚空都刺破,第一个和白骨使者的骨魔刺相碰撞。
  
      枪影只坚持了片刻,已经彻底粉碎。
  
      “幻影杀!”
  
      紧接着,杨笑已经举起巨大的火焰弓箭,用尽全力,爆射出一片恐怖的箭雨,密密麻麻,几乎把白骨使者全身都要射穿。
  
      “米粒之辉,也敢与皓月争光?愚蠢!”白骨使者狞笑,手中的骨魔刺忽然旋转,形成一片白骨风暴,把所有的箭雨,全部弹开。
  
      不过经过林森和杨笑的攻击,白骨使者骨魔刺的威力,还是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削弱。
  
      就在此时,纪东动了。
  
      咻的一声。
  
      大鹏金翅翼,已经带着纪东,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瞬间冲到了白骨使者不足十米的地方。
  
      璀璨的剑光,震动虚空,吞噬剑意,全力爆发,巨大的黑洞空间,把周围的光线都瞬间吞没。
  
      白骨使者的神情,也不由变得凝重了许多,狞声颔首道:“你这小辈,果然都大胆!林森和杨笑,都只敢跟老夫远程厮杀,你一个武宗七重的垃圾,竟敢跟本使近战,好,本使就成全你,先杀你这小辈,再杀另外两个!”
  
      杀!
  
      骨魔玄阴刺!
  
      白骨使者面带冷笑,毫不在意的继续挥动手中的骨魔刺,尽管经过林森和杨笑的攻击,但白骨使者,并不认为,以纪东的实力,能够跟武尊境的他相抗衡。
  
      轰隆隆!
  
      巨大的骨刺降临下来,锐利的锋芒,几乎把虚空都刺穿出一条裂缝,骨刺还没落下,强大的威压,已经震动的林森和杨笑,脸色变得苍白,不得不运用真元全力抵抗。
  
      赵玉更是整个被压迫到了地面,凝聚的真气羽翼都被震的破碎,脸上尽是骇然,白骨使者的实力太过恐怖了,一个人的威势,就直接镇压了赵玉三人。
  
      直接面对白骨使者的纪东,更是感觉如山般的压力,向他镇压过来,身上的战魔金身,瞬间就已经破碎。
  
      但纪东没有后退,依然顶着这股压力,又向白骨使者,前进了三步。尽管只是三步,这一幕,还是让白骨使者感觉到震惊。
  
      连林森和杨笑都不能抵挡他的威压,纪东不但抵挡了,居然还能够前进?
  
      “找死!”白骨使者怒了,愤怒让他手中的骨魔刺,都变成了雪亮的森然的白光,如同一道光束,凶狠又残忍的准备刺向纪东的身体。
  
      从来没有这一刻,纪东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但他没有后退,金身破碎的瞬间,他的身上,陡然又浮现出一股强横的剑意。
  
      “吞噬剑意!”
  
      三成剑意,全部爆发,纪东手提着噬灵剑,不顾整个身体,都在武尊的气势压迫下嘎吱作响。
  
      纪东大步向前,硬是武尊的威压下,又是向前走了两步,此时,他距离白骨使者,已经不足五步的距离了,纪东还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白骨使者的骨魔刺上,传出来的浓郁血腥味。
  
      但纪东还是没有停步,他抬起脚,继续前进,不顾整个身体,已经被武尊的气势压迫的血管爆裂,布满裂痕。
  
      重重的脚步,猛然向前方一踏。
  
      天灭之剑,葬天式!
  
      轰隆!
  
      纪东一剑挥出,平淡无奇,却拥有镇压天地的伟力,原本就要刺中他的骨魔刺,竟然也在这瞬间,受到了天地的排斥,变得缓慢起来!
  
      这就是纪东的计划,既然葬天式无法完全的镇压白骨使者,那么,纪东干脆就让葬天式,专门镇压白骨使者身体的一部分。
  
      这样一来,只要限制住白骨使者的持有骨魔刺的手臂,那么,他反击的机会也就到了。
  
      “什么,我的手臂受到了限制,该死,你这个小辈,施展的到底是什么剑法!”白骨使者怒了。
  
      明明纪东就站在他面前,明明他只要动一动手,他就能把纪东刺个透心凉,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竟然出现一股排斥之力,让他的骨魔刺停顿了下来。
  
      尽管这种停顿只是一瞬间,白骨使者已经用武尊境超强的真元,强行摆脱了束缚,他还是不能原谅纪东这种近乎挑衅的行为。
  
      “给本使去死吧,管你有什么古怪,今天你们三人,注定要死在本使手里!”白骨使者愤怒的咆哮,再度挥动了骨魔刺。
  
      “杀!”
  
      也就在这同时,纪东也咬着牙,举起了右手的噬灵剑,抵挡在身前,左手则是高举向天空,猛的向吞噬剑意,凝聚的黑洞用力一抓,巨大的黑洞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剑形的空间裂缝,被纪东抓握在手中,又猛的向前面,奋力一挥。
  
      “天灭之剑,吞天式!”纪东面色冷漠,一字一顿。
  
      巨大的剑形裂缝,已经撕裂了空间,横扫向面前的一切,而此时,纪东跟白骨使者,只有不到五步的距离。
  
      这么近的距离,除非是白骨使者会瞬移,否则,他根本就无法闪避纪东全力发动的吞天式。
  
      噗!
  
      鲜血洒满了天空,面对吞天式形成的空间裂缝,白骨使者根本就无法抵挡,哪怕他是武尊境的高手。
  
      整个胸膛,还是被纪东斩出来一条巨大的豁口,要是纪东再用力一点,他甚至能够把白骨使者,整个人劈成两半。
  
      可惜,纪东已经无法做到这一点了,在吞天式重创白骨使者的时候,白骨使者的骨魔刺,也无比凶狠的刺了下来,尽管纪东已经提前用噬灵剑挡在了身前,但武尊境的攻击还是太过于恐怖了。
  
      锐利的骨刺,瞬间就把噬灵剑,刺的寸寸断裂,噬灵剑这件下品宝器,竟然也挡不住武尊高手的全力一击?
  
      纪东都来不及心疼,他已经感觉到身体传来剧痛,骨魔刺,还是深深的刺入他的身体,要不是关键时刻,粉碎噬灵剑的时候,骨魔刺已经消耗了巨大的能量,白骨使者这一击,已经足以把纪东当场击杀。
  
      但,纪东的冒险,还是成功了,他成功的以伤换伤,重创了白骨使者,唯一不同的是,纪东拥有不灭剑魂,承受再严重的伤,他都能很快恢复。而纪东的那一剑,却足以要掉白骨使者半条命了。
  
      嗖!
  
      忽然一条白丝带,从地面飞向了天空,又卷在了纪东的身体上,却是赵玉,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白布,当作绳索,缠住了纪东,更是在纪东被骨魔刺重伤的瞬间。
  
      赵玉已经奋力的把纪东从空中拉了下来。
  
      “站住,你这小辈,竟然敢算计本使,本使要你的命!吼!”白骨使者疯狂了,刚才纪东那一剑太恐怖了,恐怖到他到现在,都有种鬼门关走过一遭的感觉。
  
      这样的天才,绝对不能够出现在圣地,当即白骨使者就要不顾重伤,也要击杀纪东。
  
      这时候,纪东忽然笑了,他敢这样冒险,最大的原因,那就是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两位师兄,动手!”纪东大吼。
  
      盘龙之怒!
  
      林森凛然,整个身体,都浮现出巨大的枪影,陡然,林森手中的长枪,竟然自动飞舞起来,如同一条枪龙,快速的冲向白骨使者,当施展完这一招,林森已经忍不住大口吐血。
  
      与此同时,杨笑也暴力的拉开了手中的火焰巨弓,然后把全身所有的真元,凝聚成一支真元巨箭,不过这支真元巨箭,并没有射向白骨使者,而是后发先至,射到林森的释放的盘龙之怒上面。
  
      聚元一击!
  
      哇!
  
      杨笑这一箭,凝聚了他全身的所有真元,射出这一箭,杨笑整个人已经虚脱的直接栽倒下天空。
  
      轰隆!
  
      真元巨箭瞬间和盘龙之怒碰撞在一起,不过双方并没有产生冲突,反而是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
  
      吼!
  
      龙吟震天,获得了杨笑全部真元的盘龙,在这时候,仿佛彻底活过来了一样,变得张牙舞爪,威武不凡,最后又凝聚成一头浑身布满了锯齿的巨大枪影,瞬间就刺穿了白骨使者整个胸膛。
  
      噗!
  
      遭此重创,哪怕是武尊境的高手,白骨使者也不可能活下来,他瞪大了眼睛,无比惊恐的看着穿透他整个胸膛的巨大血洞,到死,他都无法相信,他一位武尊高手,竟然真的会被三个小辈,联手斩杀。
  
      “本使……不甘……”
  
      白骨使者临死前,用无比怨毒的眼神盯着纪东,要不是这个小辈重创了他,他怎么可能会被杀死?
  
      就算是死,他也要拉着这个小辈一起!鼓足了最后的一口气,白骨使者的身体,猛的炸裂。
  
      其中更有一根颜色血红的骨刺,带着破空的尖啸,闪电一般,射向落下天空的纪东。
  
      这是白骨使者的最后一击,血魔刺!
  
      “不好,这老魔头要拉我垫背!”
  
      纪东脸色巨变,无奈为了重创白骨使者,他同样耗尽了全身的真气,此时连动一个手指头都困难,感受到死亡的血影就要袭来。
  
      纪东心中一横,就要不顾一切,发动不灭剑魂抵挡白骨使者最后的攻击,忽然之间,香风拂面。一道身影,勇敢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居然是赵玉,跃向了天空,一掌拍向那道夺命的血刺,然而,赵玉的境界到底太低了。
  
      哪怕血魔刺是白骨使者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发出的,赵玉也无法完全抵挡,她只是让自己和纪东,避开了身体要害。
  
      噗!
  
      血魔刺已经连擦过了赵玉的手臂,又穿透了纪东的肩膀,随后又深深的插进地面。
  
      剧烈的魔气,腐蚀了地面,让那处地方,变成了一个冒着刺鼻黑烟和血腥气的巨大深坑。
  
      看到这一幕的纪东,忍不住就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刚才要不是赵玉冒险帮他抵挡了一下,在不发动不灭剑魂的情况下,纪东估计,他已经死的连尸骨都腐烂了。
  
      “纪东,你没事吧?”赵玉有些焦急落在地上,纪东勉强挣扎着,从地上站立起来。
  
      但就是这一个动作,已经让纪东的脑袋,感觉到强烈的眩晕,本来被穿透的肩膀位置,深深的血洞,更是嗤嗤嗤的,冒出来一股黑烟。、周围的血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的变坏。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竟然就有了坏死的迹象。赵玉注意到了纪东的伤口变化,她不由更加担心道:“纪东,你的伤口……”
  
      “公主,你别担心,我没事,倒是你,你不要紧吧?”纪东也很紧张的看着赵玉,毕竟刚才的血魔刺,刺穿他肩膀的时候,还擦伤了赵玉的手臂。自己皮糙肉厚没什么。
  
      要是赵玉这样娇滴滴的公主,伤口也发生这样的感染,那才是真的可怕,听到纪东提醒,赵玉脸色巨变,赶紧检查自己的伤口,发现除了胳膊的位置,被撕开一条口子,竟然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咦,我的伤口没事?”赵玉松了口气道。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道血魔刺,还能自主选择伤害的目标?”纪东脸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除了这个猜测,他也实在想不透,为什么同样的血魔刺,赵玉没事,自己偏偏伤口不断的感染。
  
      “血魔刺,没有那样的神奇,不过,凡是中了血魔刺的人,最后都必死无疑!”不远处,传来林森冷冷的声音,他扶着同样脱力,还摔的鼻青脸肿的杨笑走了过来。
  
      当杨笑看到纪东伤口的时候,顾不得脸肿,脸上已经露出非常震惊的表情:“真的是血魔刺,这个白骨使者,太卑鄙了,他宁死都要害纪师弟你。”
  
      “到底什么是血魔刺?”纪东不像赵玉那样担心,还能沉住气问道。
  
      “血魔刺,魔道排名第二的恶毒邪功,中了血魔刺的人,肌肉和骨骼,都会快速腐烂,在无尽的痛苦中被折磨致死,恶毒程度,仅在血魔功之下!”解释的林森,看着纪东的伤口,他的神情凝重无比。
  
      “全身腐烂而死?”
  
      纪东浑身恶寒了一把,当并不是很担心,当初丹田破碎,筋脉焚毁,他都能使用不灭剑魂,快速修复。这血魔刺再恶毒,纪东也并不是非常担心。当即他就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利用不灭剑魂疗伤。
  
      只是纪东忘记了,他现在跟杨笑一样,都耗尽了所有的真元,短时间内,别说疗伤了,两人连动一下手指头都困难,由于受到血魔刺的腐蚀,纪东稍微一动,剧痛已经让他的面部表情,看起来有些扭曲。
  
      看到纪东如此“痛苦”的样子,赵玉更是难受的眼眶都变得微红,要不是纪东为了救她,纪东就不会受伤,不会承受这样的痛苦,于是赵玉罕见的变得温柔起来。
  
      不等纪东起身说话,赵玉已经急忙按住纪东道:“纪东,你不要乱动,你放心,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两位师兄,你们既然知道血魔刺,已经也知道,如何化解吧?”
  
      随后赵玉又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杨笑和林森。
  
      林森迟疑了一下,有些艰难的点头道:“要化解血魔刺,有两个办法,一,找武尊高手,利用真元,逼出体内的魔气,二,返回圣地,向长老索要断肢再续丹,也可以消除纪师弟体内的魔气,只是,这两个办法,现在都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