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魔者尘心 > 第四三九章 暮婆婆讲述当时 夜冥幽放弃战斗

第四三九章 暮婆婆讲述当时 夜冥幽放弃战斗

    我与我最好的朋友在玩捉迷藏,我藏了起来,可是左等右等却等不到有人来找我,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听到了带着血腥气味的哀嚎,透过缝隙,我看到了这个男人魔鬼一样的脸,还有那些躺在地上的,我的家人!”
  
      暮婆婆浅浅的笑着“没有人知道当时年幼的我到底有多惊恐,到底有多难过,我甚至差一点在那个密闭的空间将自己掐死。”
  
      暮婆婆转脸看着落夜尘心,看着她那张娇俏可人的脸,原本,她也有张这样的脸,可是——
  
      “我本也想死去的,随着我的家人、陪着我的朋友,可是如果我也死了,谁还会去给无辜的我的家人与朋友报仇呢?”
  
      夜冥幽忽然暴躁了起来,像是有人狠狠地解开了他努力掩藏着的见不得人的秘密,他的脸上青筋暴出,目光凶狠异常,他恶狠狠地盯着暮婆婆,咬牙切齿的说道“斩草不除根果然是后患无穷!”
  
      正说着呢,夜冥幽的手上就聚起了一团杀气,奔腾呼啸朝着暮婆婆与夜烟凝翻滚而来。
  
      夜烟凝不敢怠慢,慌忙打出诛云鞭去抵挡,暮婆婆也摇身一变不再是老态龙钟的模样,而是将浑身的力气集聚到两手当中,这一等可是将近千年,仇恨要一点一点的点算清楚。
  
      凌夜修见夜烟凝开始战斗,他也不肯闲着,毕竟这夜烟凝此时是他的女人,何况他与夜冥幽本就水火不容,这便也加入了战斗。更甚者,他看得出来这夜冥幽绝非从前的夜冥幽,他的法术已经到了让人望而却步的地步。
  
      单凭一个夜烟凝绝对无法将他打败。
  
      三对一的战争立刻燃烧了起来,站在一旁的孟贤却有些不知所措了。对夜冥幽,他孟贤绝对称得上是忠心耿耿的,可是他在内心里也一厢情愿的想要魔族更加壮大,更加壮大的前提就是,夜冥幽与夜烟凝双双联手。
  
      虽然看得出夜冥幽的法术已有了质的变化,但他仍然相信夜冥幽是想要拼尽全力带领魔族走向世界的舞台。
  
      正是因为内心此种情绪的纠结,叫他不知道该不该出手。正着急着呢,不知道身后谁喊了一声杀,孟贤身后的一众部将纷纷拔刀冲上前来,却是这时,夜叙初忙拔刀上来阻拦,道“孟贤,你也是魔族的老臣了,难道忍心看着兄弟们手足残杀?”
  
      孟贤低了头,他说道“孟贤当然不愿看到兄弟手足相残,可是——”
  
      有夜叙初的大军阻拦,孟贤身后的将士也不敢轻举妄动,纷纷站在孟贤身后,催促道“殿主,眼见魔尊遭受围攻,我等岂能坐视不理?”
  
      夜叙初忙说道“孟贤,若是你一意孤行想要解救夜冥幽,也休怪叙初翻脸不认人——却是说的明白,夜冥幽是如何得来这魔尊之位的尚且不清不楚,而落夜尘心是落夜圣君的亲生女儿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谁才是魔族真正的主人,孟殿主该是心知肚明的吧!”
  
      这话说的不假,可孟贤仍是犹豫,他抬头看了看在打斗中的四个人,心仍是有些摇摆不定。他看着夜叙初,诚恳的说道“叙初宫主所言,孟贤心里明白,可孟贤追随魔尊东征西战,对魔尊的为人岂能不了解,他一心为的,正是魔族的将来啊!”
  
      夜叙初忽然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孟殿主忠诚谦厚,你有此为难也在情理之中,罢了,你有你的坚持,我有我的目的,咱们无须介怀其他,若你出手,我必兵刃来挡!”
  
      夜叙初一句话,他身后的将领纷纷拔刀,直挺挺的拦在了孟贤的兵将前面针锋相对。
  
      孟贤这下更是心急如焚了,一面担心着夜冥幽,一面又担心若是跟夜叙初起了冲突,可不就是将魔族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了嘛?!
  
      也不知道是老天刻意的安排,还是夜冥幽早就绸缪好了一切,这孟贤未出手帮他,他却是一点都不意外,待有各自的探子来报,道是“有魔族兵马打着白字旗号赶来!”
  
      夜叙初道“白丹屏?”
  
      却正这时,一直都处于上风的夜冥幽忽然落地,冷笑道“落夜圣君有你们这群忠诚将士便是死也该心满意足,但是可惜,有我夜冥幽一天,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什么魔族、仙族,这个世界只存在一个氏族,而它的首领就将是我——夜冥幽!”
  
      孟贤心急,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对着夜冥幽说道“魔尊,孟贤本该誓死追随魔尊,可魔尊适才的话,叫孟贤不敢苟同,孟贤不过一介凡夫俗子,大志向没有,唯有忠厚,可若是魔尊要统一天下,孟贤却是不敢苟同,孟贤自小的心愿,便是世间风调雨顺,没有所谓的王,也没有所谓的下等人——”
  
      “孟贤,忠厚老实算你一份,可你当真是没什么大志向,也不怪你,罢了,本也没打算带走你,今日咱们就算主仆两清,日后开战,记得不要对我网开一面就好!”
  
      许是孟贤的忠厚让夜冥幽心生不忍,他竟有这番感慨,可才说罢,这注定是魔头的夜冥幽就变成了邪恶的嘴脸,他的目光凶狠,瞪着落夜尘心说道“抡论起辈分,你当喊我一声二叔,可惜你父亲落夜圣君冥顽不灵,竟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天下。可卑又可笑,你们记住,非我放弃了这世界,非我不能统治这魔族,你们且都等着,看我如何一寸一寸的抢过来!”
  
      夜冥幽冷冷的笑着,忽然纵身飞起,飞去探子来报所指的白丹屏大军的方向。
  
      落夜尘心待要去追,暮婆婆忙拉住了她说道“尘心,不可去追,回魔族稳定军心才最重要!”
  
      凌夜修也忙劝慰“尘心,他定是有备而来,我们冒然追去,根本伤不到他,而魔族大部军队现在尚未收到消息,怕是见了你又起什么冲突,暮婆婆说的对,你该回魔族去,拿回属于你的东西!”
  
      落夜尘心看了看暮婆婆,点了点头。夜叙初忙走上前来,抱拳说道“有请公主回族!”
  
      落夜尘心忙将夜叙初请起,说道“尘心此番回去,定是不能安顺如意,还请夜叙初宫主多加费心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