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魔者尘心 > 第四三八章 夜烟凝身份解开 夜冥幽得遇故人

第四三八章 夜烟凝身份解开 夜冥幽得遇故人

    凌夜修忙说道“那我也一起去。”
  
      孟贤给两位抱拳施礼“孟贤以项上人头担保,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送两位毫发无损的回来!”
  
      话虽是这么说,但凭孟贤的修为,怕是只说得出,却未必做得到吧,但是他心意如此,为人憨厚罢了。
  
      凌夜修在魔族那许多年,对孟贤的为人还是了解的,但他却在心里想到便是你有这心,怕是在那夜冥幽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
  
      所以他才要跟着夜烟凝去,怕是那夜冥幽又耍什么诡计,想要搞点偷袭——夜冥幽从前冷峻的形象已经轰然倒塌了。
  
      三个人骑着快马迅速赶到了魔族驻军之地。
  
      夜叙初见到夜烟凝前来,忙跑上前去跪地拜见“叙初参见公主!”
  
      夜烟凝忙勒马跳将下去,扶起夜叙初,急急的说道“叙初宫主这是何意,烟凝怎受得起!”
  
      “自然是受得起!”
  
      旁边是谁说了声,夜烟凝的心竟紧了一下,她忙看过去,喊了声“暮婆婆!”
  
      原来这老妇人是暮婆婆。她缓缓走上前来,俯身一拜,说道“此公主非彼宫主,烟凝也不是公主的真正名字,难道公主没有想过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吗?”
  
      夜烟凝先是一愣,随即垂了眼,浅浅说道“烟凝却是也不知道该是不该用什么原本的姓名,那日只凭花欲辞的一面之辞,烟凝却是有些犹疑的!”
  
      “公主乃是落夜圣君唯一的女儿,名字叫做落夜尘心,老身愿以脖子上的这颗脑袋,向在场的各位证明!”
  
      夜烟凝忙走上前,扶着暮婆婆说道“婆婆,那自今日我,我夜烟凝就改名作落夜尘心,随了父亲的姓,您看如何?”
  
      暮婆婆颤抖着手,轻轻摸了摸夜烟凝的脸庞,说道“傻孩子,那本就是你的名字啊,你道婆婆为何会独独选中了你,因为你背负着血海深仇,因为你是落夜圣君的女儿,是这魔族名正言顺的公主!”
  
      “自今日起,世上再无夜烟凝——落夜尘心以项上人头做担保,定要为这血海深仇讨一个公道,若不能为父亲落夜圣君、母亲云思颜报仇雪恨,落夜尘心当自刎以谢罪!”
  
      “落夜尘心……哈哈哈……落夜尘心……”
  
      正发着誓言呢,落夜尘心就被这冰冷的笑声给打断,这人似乎很不屑,他甚至连笑声都含着鄙夷。
  
      一众人转了身,朝着那声音的方向望去,竟没想到会是夜冥幽,他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又可怕。
  
      不,他已经变了一个人,他的头发变成了猩红的颜色,就连眉毛也变成了这种充斥着血腥味的颜色。
  
      他的眼睛里,冒着想要吞噬天下的火。
  
      他冷冷的盯着落夜尘心,挑衅的说道“落夜圣君是沉海自杀,你能奈我何,便是我杀的他,你能奈我何?”
  
      落夜尘心的眼里早就弥漫起了杀意,但她努力的忍着,她盯着夜冥幽,咬牙切齿的说道“尘心那时尚未出世,对事实并不知晓,但请魔尊当着魔族众将士的面,说清楚是如何拿到这魔尊之印的吧!”
  
      夜冥幽会不会说出来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落夜尘心想要夜冥幽亲口承认,她就是落夜圣君的女儿,她就是堂堂正正的魔族公主!
  
      夜冥幽阴暗的笑道“你却说自己叫落夜尘心,我且问你,那落夜圣君何等的英明,他怎会有你这么笨的女儿?”
  
      “我看是你抢了落夜圣君的魔尊大印,设计陷害了落夜圣君和他的妻子,名不正言不顺的夺了这魔族魔尊大位!”凌夜修立刻针锋相对,也不管有无证据。自是见不得自己的女人遭人诬陷,此时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站在一旁的暮婆婆此时走上前来,对着夜冥幽说道“你可还记得老身?”
  
      “释云宫里的暮婆婆,怎么,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夜冥幽丝毫不以为意。
  
      暮婆婆冷冷笑道“看来你却是忘记了,九幽门四百三十六条冤魂可是都没有忘记呢,夜冥幽,你每每入夜睡的可还都安详?”
  
      夜冥幽脸上有些凌乱的神色,但他随即恢复了正常,他冷哼了一声又死死地盯着暮婆婆问道“你究竟是谁?”
  
      暮婆婆伸出右手,施了法术在手上,轻轻的在自己的脸前面刮了一下,像是揭下了一层什么东西。
  
      落夜尘心仔细看时,那却是一张人皮面具,与蚕渊制造的人皮面具不同。虽是不同,却也看不出哪里有何不同,只是给人的感觉,这张面具更冰冷恐怖一些。
  
      “这张脸,你可还记得?”
  
      夜冥幽似是吃了一惊,他看到那张脸时竟有些慌张的神色,随即他将目光挪到了一旁去,然后冷冷的说道“你竟然没死?”
  
      “所以这许多年你一定都没有在意,有个仇人生活在你的周围吧?”
  
      夜冥幽冷漠的说道“你没死,那替你死的那个是谁?”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你却是将亏欠我的,亏欠九幽门的,悉数都还给我!”
  
      落夜尘心听到暮婆婆这么说,忙跳上前去帮忙,谁知一转头时,却愣住了,暮婆婆的脸,远比戴着面具时更加的苍老,虽然苍老,却也只是腮上有些特殊的皱纹,教人看上去心里有些发怵。
  
      “婆婆,你——”落夜尘心有些紧张,也有些着急,若不是婆婆脸上有些皱纹,却是如她一样年轻貌美的。
  
      暮婆婆摆了摆手,说道“我这副面孔藏了已有几百年,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样子,可就算是容貌改变了,桑田改变了,仇恨却一直都在。尘心,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猜到了你是谁,只不过我那时没有确切的证据,也不好与你细说,再者,你当时手无缚鸡之力,便是说了也是白说,你…不会怪我的吧?”
  
      落夜尘心摇了摇头,说道“婆婆说哪里的话,从前释云宫的一切都是婆婆在打理,尘心却是感激都来不及,尘心早已将婆婆当做自己的家人一般,婆婆的仇就是尘心的仇!”
  
      落夜尘心此时的心头忽然现出了从前灵儿在她面前说过的一句未说完的话,却是灵儿可不想变得像暮婆婆那样——
  
      原来那时灵儿就已经知道暮婆婆的真正的脸。
  
      暮婆婆点了点头,说道“我本是九幽门传人,名字叫做暮秋荣,我只记得那天的傍晚,似乎天将要下雨,慕青色的苍穹里,鸟儿都没有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