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啃文书库 > 捡到一本三国志 > 第0792章 尚书发威

第0792章 尚书发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荀君...哎,拜见你真是不容易啊。”,刘巴无奈的说着,荀彧向来平易近人,各府仆射虽然敬重他,却也不会跟面对往日三公那般的肃穆,偶尔还会玩笑打趣,荀彧从不会怪罪,不过,他从来都不会笑便是了,不会失态的大笑,这也跟他的身世有些关系。
  
      在年幼的时候,他是让整个荀家最头痛的孩子,顽劣不堪,不听话,却出奇的聪慧,长辈震慑不住他,而他辈分又高,比他年长的荀攸都是他的族侄,故而,荀彧就是无比的骄横,尤其是跟在了孝宪皇帝身边之后,两人更是无法无天,惹是生非,无人敢惹。
  
      也就只有暴怒的孝康皇帝,敢抄起木棍痛殴这两人。
  
      可是随着年纪渐长,荀彧渐渐变得稳重,谦逊,性子是像极了他的阿父,一位谦谦有礼的君子,也不会再做那种不合乎礼法的事情,也不会轻易的失态,平日里冷静的有些吓人,可是,他还是很能包容属下的,甚至,都能算得上是纵容。
  
      “你找我?有何事?”
  
      荀彧直接问道,刘巴摇了摇头,说道:“还不是钱庄的事情,我这需要诸府,以及地方的帮忙,结果却一直找不到令公,整日都在诸府内乱转...我们回府去说?”
  
      “直接去尚书台罢。”,荀彧说着,刘巴即刻应允,跟在荀彧的身后,两人一同朝着尚书台走去,走在路上,刘巴时不时的看着荀彧身上的衣着,实在是太脏了啊,荀令公为何会穿成这样啊,面对街道上异样的目光,荀彧也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将刘巴叫到了身边,便开始询问其了钱庄的事情。
  
      “所谓的钱庄啊,就是一种新的大汉机构...给个定义的话,定当是类似国库的,有着存贮的作用,天下人都可以将钱财放进钱庄,进行存储,钱庄负责安全,甚至还可以给一些优惠...”
  
      “那这对百姓有什么好处呢?”,荀彧问道。
  
      “好处很大啊,首先,就是安全的问题,不怕丢失,或者被抢,另外,这机构,我们会建设在大汉的每一个角落,也就是说,众人可以在异地存取,比如,一个兖州的人,想要去豫州买一些特产,做生意之类,钱财太重,就可以将钱财存进兖州的钱庄,在豫州的钱庄取出来....”
  
      “我明白了,那以什么为凭据呢?”
  
      “自然是以纸,以及印章,至于这个印章,我希望工府能够帮忙,做出其余人无法制作的,可以看出真假的出来,以此辨认,要成立,需诸多府的相助...”,刘巴说着,神色有些激动,他还是有些别的想法的,例如用这种凭据来代替纸张,只是,这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他不能早早说出来,那会吓到他人的。
  
      等事情的成效出来了,自己再说也是不迟。
  
      他正想着呢,荀彧继而问道:“那对于庙堂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
  
      “哈哈哈,各地的发展,庙堂的政策,可是都需要钱财的,这些存贮的钱财,不就能先动用在政策上麽?只要不是所有人都来取钱,钱庄就不会崩溃,何况,有庙堂钱财的注入,就算百姓们要退回,也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荀令公啊,这可是能彻底的解决国库空虚的问题啊!”
  
      荀彧眯着双眼,认真的说道:“可是我总觉得,此事需要多加留意,不然就会出现大事啊。”
  
      “有我在,纵然出现了什么事,我也会解决,若是不能解决,我一人扛着便是了。”
  
      刘巴对于荀彧泼冷水的行为有些不满,开口说着,荀彧摇了摇头,说道:“也到府了,再与你细细谈论...”,走进了尚书台,比起郭嘉治政的时期,这里已经是萧条了不少,毕竟荀彧跟郭嘉不同,他不是操办那么多的事情,自然也就用不到那么多的官吏。
  
      进了尚书台,进了书房,两人这才正式的谈论了起来。
  
      “首先,我需要知道,这是谁的主意?这是谁的想法?”
  
      “闻人公的。”
  
      “什么??”,荀彧一惊,方才说道:“闻人公已经逝世几十年了,你勿要拿闻人公来压我,如实告知,这是谁提出来的?”,刘巴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是司空刘公与我说的,不过,后来我自己去询问,方才知晓,真正提出来的乃是侍中令郭嘉,不过,这想法,在《闻人手稿》里早就提到了...”
  
      “我怀疑他是抄了闻人公的想法。”刘巴坚定的说着。
  
      荀彧无奈的哀叹了一声,他知道这厮对闻人公是有多崇拜,大概马均都没有他这么的狂热,“那就得要让侍中令前来一趟,你们互相交流一下,查缺补漏,你这是要改造国库,这绝对不是小事...”
  
      “可他抄袭了闻人公!”
  
      “我会让他去给闻人公道个歉!”
  
      刘巴不再言语,荀彧叫来了一位官吏,说道:“你去将郭令公请过来,就说我这里有要事,让他即刻前来,不可耽误了。”,听到他的言语,刘巴显得有些无奈,似乎是在担心着什么,看到刘巴欲言又止的模样,荀彧已经看出,他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不肯告知。
  
      顿时,荀彧皱起了眉头,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肃穆,他冷冷的问道:“刘君,对你,我向来是以友视之,可是,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若是出了什么差池,或者说,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最好还是告知我,若是被我自己查出来,只怕天子也难以庇护诸君一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