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谍海猎影 > 第七六八章 回国

第七六八章 回国

寒风刺骨,冰天雪地,转眼又到了第二年的冬天。
  
  安知容如愿以偿,乘着方不为为长子举办百日宴的机会,见到了陈心然。
  
  已为人母的陈心然少了几分英气和锋芒,多了几分婉约与大气。
  
  没出方不为所料。
  
  既便是鼓了大半年的勇气,见了陈心然,安知容还是说不出一句利索的话来。
  
  直到陈心然将儿子齐(方)常志放在了安知容的怀里,安知容才缓过神来。
  
  方常志,很塑料大米通的名字,是方世齐按照族谱起的。
  
  长子百日,方不为自然要大宴宾朋。
  
  整个许氏酒楼都被包了下来,足足摆了五十多桌。
  
  本来没这么多人,但今年司徒美堂将筹饷大会整整提前了两个多月,所以参宴的宾客才会这么多。
  
  因为过几天,方不为就要回南洋,正式接任四海堂山主之位,做为长老的司徒美堂和黄三德自然也要参加。
  
  方不为已决定,接任之后,再在星洲过个年,他就会回国续职。
  
  一场酒,从上午喝到了黄昏。
  
  参宴的宾客自然有礼堂的弟子照料,方不为陪着司徒美堂和黄三德在二楼喝茶醒酒。
  
  “我还是觉的这个时候回国,并不是好时机!”黄三德又劝了方不为一句。
  
  这近一年来,国内的局势诡谲莫测,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国内各阶层,各地方军阀已渐渐无法冷视中央政府对日不断妥胁,步步后退的投降策略,更无法忍受委员长不思抗日,步步蚕食地方军阀,屡屡挑起内战的举动,地方事变频发。
  
  五月份,国民党元老,右派代表人物,委员长的政敌之一,胡汉民先生在广州逝世。
  
  两广军阀最大的靠山倒了,委员长怎可能看不到机会来了。
  
  他派代表吊丧之时,要求陈济堂将广州军政两权利交还中央。
  
  陈济堂决定先发制人,联合桂军李宗仁,白崇喜联合发表通电,成立抗日救国军西南联军,声称欲率部北上抗日。
  
  “力国家雪频年屈辱之耻,为民族争一线生存之机。”
  
  这是两广誓师大会上,陈济堂将军宣告的誓词。
  
  “不问中央抗日不抗日,但一、四两集团军就地改为“国民革命抗日救国军……北上抗日完全是争取生存的民族革命战争,决不是对内的争夺权利。”
  
  这是李宗仁将军对委员长,对中央政府的解释和保证。
  
  同时,太祖和朱老总代表红军发表支持宣言。
  
  但可惜,委员长“治国如治商”的策略再一次起了奇效。
  
  马春风奉委员长之命,派特务到广州活动,以每架飞机两万元的重赏,策反了广东空军司令黄光锐。
  
  一夜之间,广州军用机场的飞机飞了个干干净净,全都叛逃到了南京。
  
  除此之外,委员长还收买了粤军中战力最强的第一军军长余汉谋。
  
  广东空军司令黄光锐,参谋长陈卓林,第一集团军第一军军长余汉谋联合通电反对陈济堂。
  
  不废一弹一卒,粤军就被委员长整的就地瓦解。
  
  看大势已去,陈济堂只好乘船逃到了香港。
  
  之后,中央军大军压境,试图武力统一广西,后经多方调解,委员长才答应与桂系和解。
  
  但国内联合抗日的呼声和迹向并未就此消停。
  
  八月份,中共决定放弃红军称号,呼吁停止内战,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
  
  委员长只字不应,亲临西安督战,态度不言而明。
  
  督战其间,委员长阴差阳错之下,识破了东北军与红军这半年以来,竟然都在打假仗,而少帅与中共高层多次秘密会晤的消息也传到了他耳朵里。
  
  之后,特务处又查到杨虎成将军的十七军当中,许多共产党竟然高居要职?
  
  这下算是触到了委员长的逆麟。
  
  他开始谋划,如何解除少帅和杨虎成将军的兵权。
  
  但谋事不密,提前走漏了风声。
  
  各地军阀都在隔岸观火,盼着东北军最好能和中央军打起来,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但谁都没想到,解除军权的消息走漏之后,委员长竟然还敢跑去西安,当面申斥张少帅……
  
  黄三德与司徒美堂不知道马上会发生的大事件,认为中央军和东北军之间必有一战,方不为此时回去,等于明知前面有火坑,却还赶着往里跳。
  
  方不为算了一下时间。
  
  现在是十一月中旬,等他安顿好家人,起程怎么也到十二月初了。
  
  冬天船慢,等到南洋,至少四十天以后了。
  
  那个时候,委员长已押着少帅回了南京,东北军马上就会内讧。
  
  等他处理完南洋的事情,最早也到二月底,西安事变的帷幕早已落下。
  
  算是逃开了这一劫。
  
  不得不逃,不然方不为就是被和谐的命。
  
  “两位大爷放心,若是事态不平息,我肯定不会回国!”方不为保证道。
  
  两位老先生点了点头。
  
  他们怕就怕方不为脑子一热,跑回去凑热闹。
  
  方不为要是回去打日本人,他们举双手双脚支持,但要是打内战,他们坚决反对。
  
  十二月二日,方不为一行,乘着美孚公司的“皇后”号油轮,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虽然油轮的环境不如邮轮舒适,但胜在安全。
  
  皇后号可承重五千吨,其中有两千吨煤油,一千吨汽油。
  
  煤油和汽油都是星洲洋行定购的,到时会专门运送到上海。
  
  现在的星洲洋行,与一年前已有了天壤之别。
  
  安良堂与致公堂分别注资一百万,各占百分之十五的股分。
  
  除此外,于二君持股百分之十五,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都属于方不为。
  
  国内都只当星洲洋行是司徒美堂,黄三德和于二君的生意,一路大开绿灯。
  
  方不为原本也没想到,原本是想走私,到头来却成了官方买办。
  
  星洲洋行进口的货物,由四海商行行销,运至各大城市,既便只是批发,利润也相当可观。
  
  方不为的资产在一年的时间里,就几乎翻了一半。
  
  赚来的这两百多万,方不为全部用来囤积军用物资了。
  
  最多的是汽油和粮食,药品和纺制品其次,最少的是新式军械。
  
  不是方不为不想买枪买炮,而是美国人不卖给他。
  
  中日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日本已向各国发布警告,不得向国民政府销售军火。
  
  也就德国和苏联懒得鸟日本人,该援助的援助,该卖的继续卖。
  
  方不为正在想办法搭上德国礼和洋行华人买办丁氏兄弟的关系,看能不能从德国走私一部分。
  
  也就是南京福昌饭店的老板,民国时期民间最大的军火商。
  
  为此他还特意给赵世锐发了份电报,让赵世锐提前透透丁福成的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