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恐怖修仙世界 > 第172章 小葫芦

第172章 小葫芦

    王箐英痛苦哭喊声渐渐淡了下去,使得山洞里显得有些安静。
  
      三村武者都在警惕看着那个怪人。
  
      就在周凡他们的注视下,他将那对眼球伸进他那宽阔的嘴咀嚼起来,巴滋巴滋的咀嚼声在山洞内轻轻回荡着。
  
      “啊……”将眼球吞下去后,他满足地长舒了口气,“还是人类武者的眼球最美味。”
  
      一些看着这幕的人胃酸微微涌起,但更多的是对这怪人的惧意。
  
      眼前的怪人似乎在人与非人之间徘徊。
  
      不少人心中浮现起一个名词:人魅!
  
      这可能是被认为人魅的怪谲。
  
      这十一个武者中,还有人曾经见过人魅,只是人魅的形象实力各自不同,很难瞬间就肯定这怪人就是人魅。
  
      怪人没有眼,不过他那双黑洞的眼眶依然对着周凡他们,轻声笑道:“不用紧张,会轮到你们的,忘了介绍,我是你们人类口中的怪谲人魅。”
  
      听到怪人亲口承认,不少人脸色大变起来,周凡脸色微沉,他不认为短短两天之内,会遇到两个人魅,这就是昨夜遇到的那个人魅。
  
      “让开。”燕归来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周凡等人让开一条道,燕归来依然盘腿坐在地上,缭绕他身体的黑气没有散去,他眼瞳略带寒意看着那人魅道:“若是我没猜错,你曾经被洛水乡的仪鸾司记录过,你是人魅无眼!”
  
      仪鸾司对一地造成巨大危害而又因为巢杀失败逃走的怪谲都会记录在案,在洛水乡的记录中,这人魅无眼极为狡猾,曾经从仪鸾司的手中逃脱,称他有着白厉级的实力,现在看来记录没有错。
  
      人魅咧开那张大嘴笑道:“多谢赐名,原来你们称我为无眼。”
  
      燕归来轻轻咳嗽了起来,他的伤势只是暂时被抑制住了,人魅无眼打入他身体内的怪异力量极为强悍,他寒声道:“我们还以为你已经离开了洛水乡,没想到你还在这里逗留。”
  
      人魅的智慧与人类相差无几,无眼‘看着’燕归来轻笑道:“我为什么要离开?”
  
      停顿了一下,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变得阴冷无比:“洛水可是我的家,凭什么你们人类就能占据这里?我又要离开?”
  
      燕归来沉着脸:“是你们怪谲无法容纳人类,要不是你们对我们的生存产生了威胁,谁吃饱没事撑着来对付你们?”
  
      无眼狂笑了起来,他似乎听到了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他笑了一会才歇了下来平静道:“这些事我也不懂,只是从我一出生你们人类的眼球就是我的食物,要是太久不吃,我就会饿死,看来我们注定是无法共存的。”
  
      燕归来皱眉道:“你在利用我们消灭茧树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无眼冷笑了一声,“因为东丘本来就是我的领域,为了不让你们发现,每次我饿了都是去远处捕食,从来没有骚扰低丘原的村子,但你们人类居然敢将茧树种到东丘来,我利用一下你们又算得了什么?”
  
      这话一出,几乎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愕然之色,茧树居然是人带到东丘山来的?
  
      燕归来同样眼露惊色问:“你说的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知道。”无眼摇晃了一下脑袋,“如果知道我不介意借用一下你们仪鸾司的力量消灭他,他带着一个红恶鬼面具,很强大,比我甚至比你都要强,我不敢靠得太近,他在这山洞内栽种下茧树,等它成长到一定程度后,就离开了。”
  
      “也正因为茧树已经有一定规模,我处理起来也不好对付,所以只能由你们来了,再说我也有帮忙的。”无眼说到这里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厚嘴唇,“要不是我帮忙袭击了山洞,你们派出来的探索队早就全军覆灭了。”
  
      “恐怕等你们真正寻到茧树的时候,它从二次沉寂中醒来时,以天凉里仪鸾司的力量也杀不死它了。”
  
      周凡等之前参加过探索队的人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些树茧子在就快杀死他们时,退得那么果断。
  
      燕归来冷笑道:“你是害怕天凉里处理不了,到时洛水乡那边派人过来,将躲在暗处的你也牵连进去,对吗?”
  
      无眼嘿嘿笑了起来:“我不否认,洛水乡有我害怕的人,但他们应该不会来了,就算来也只是调查一下,燕归来,你故意诱我跟你说这么多话,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只是我的力量我比你更清楚,一时半刻你是好不了的。”
  
      “我知道你知道,但你依然不敢过来,你怕我……又或者说你不能杀我,我一死,洛水乡仪鸾司肯定会派出高手调查此事。”燕归来脸色平静道。
  
      无眼又是狂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如夜枭一般:“我不敢杀你,那为什么要现身,让你们静静离去不就好了吗?”
  
      “我就是要将你们全部杀了,你受伤,你最强的手下也被我打成残废,只要没有人能逃出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做的,他们只会认为你们跟茧树同归于尽了!”
  
      “就算怀疑是其他怪谲做的也无所谓,最多我到外面躲一段时间,等风声过去再回来!”
  
      燕归来冷喝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不过来,在那废话这么多干什么?过来杀了我啊!”
  
      无眼沉默了起来,他确实有些畏惧,畏惧这天凉里安东使的临死反扑,正因为他拥有智慧,才不能似那些仅凭天性来行动的怪谲那样无所顾忌。
  
      要不是王箐英,刚才能一鼓作气杀了这燕归来就好了。
  
      燕归来大笑了起来,他笑得很豪迈,解下腰间的一个青皮小葫芦,葫芦只有两个拇指合起来大,显得很为精致,他冷声道:“这是我最后的手段,里面有能杀死你的东西,你敢不敢赌一赌?”
  
      “如果你认为我是骗你的,那你就过来杀我,如果你不敢过来,那留下来有什么用?还不如赶紧逃命去!”
  
      无眼那没有眼珠的眼眶依然幽深得吓人,他的眉毛蹙了起来,他在辨认燕归来说的是真还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