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喜上眉头 > 146 胎死腹中
    阿荔已近要将那盆花给遗忘了,近日皆是阿豆在按着张眉寿的吩咐悉心照料。
  
      故而,待她瞧见那盆被姑娘剪了枝,却已恢复了生机的魏紫之时,不由大吃了一惊。
  
      就凭她对姑娘的信任,这绝对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
  
      沾着这株魏紫的光,张眉寿顺利被请进了定国公府的大门。
  
      她见到了定国公夫人,活生生的定国公夫人。
  
      张眉寿不觉抓紧了袖中的信封。
  
      许多事情她原本已经记不清了,可当她在那株魏紫的花盆里发现了异样,并于昨日已从苗姨娘处得到了确认之后,细细联想之下,不免就记起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
  
      她隐约想起来,上一世,定国公夫人就是在婉兮被蛇咬了之后、患大病期间,撒手西去的。
  
      她之所以能留下这个印象,应当是源于徐婉兮日后念及祖母时,常有些愧疚地说——若非她大病不起,祖母也不会因为过度忧心郁结而触发了急症。
  
      上一世,徐婉兮一直认为定国公夫人患病而亡与她有关。
  
      可这一世,张眉寿却从那只花盆的土壤里发现了毒药的残留……
  
      她昨日本想过要将此事暗下透露给定国公府,可因亲眼瞧见徐永宁被急着请回去,便认为是定国公夫人已经出事了,她已来不及阻拦此事的发生。
  
      所以,在悲剧已经铸成的前提之下,她才开始踌躇自己要不要将所知说出来——那花盆是她早早便搬了回去的,偏在事情发生之后才冒出来将这么重要的线索说出来,她怕好心不成反而给自己惹来麻烦。
  
      倒不是她贯会将人心想得太过狭隘,只是人心本就复杂,尤其是沉浸在悲痛中的人心。
  
      她不得不为自己多想一些。
  
      可事实却是如今定国公夫人好生生地坐在这里,反而是婉兮那边情况不明。
  
      该不是阴差阳错之下,中毒的人成了婉兮?
  
      苗姨娘说了,这味毒毒性并不强烈,一次两次且不会使人有性命之忧,若身体强健之人日日服用,也须得一两月之久,方会以久病不愈之状离世。
  
      定国公夫人本心情不佳,可见到了自己的心尖之物俨然已是起死回生,心中阴霾顿时便被驱散了大半。
  
      “瞧不出来,三姑娘小小年纪,不仅样貌生得好看,竟养得一手好花,当真难得。相比之下,我这府里头养着的一群花匠倒像是蠢材一般了。”
  
      定国公夫人高兴之下,褪下了手腕的白玉镯子,起身亲自塞到张眉寿手中。
  
      张眉寿没有推拒老人的心意,乖巧地道了谢。
  
      见她爽利却并不过分欣喜,仿佛透着几分宠辱不惊,定国公夫人眼中的喜欢更为真实了几分。
  
      别人家的孙女儿,瞧着就是比自家的省心。
  
      早有眼皮活泛的丫鬟摆上了精致的点心瓜果。
  
      张眉寿坐在那里,并不去妄动那些吃食,只装作随口提起一般问道:“今日不见婉兮去私塾,听闻是病下了,不知晚辈可否前去探望?”
  
      定国公夫人面上笑意不改,语气和蔼:“她风寒甚重,正吃药养着。你不妨过几日再来,免得再染给你了,倒是麻烦。”
  
      这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张眉寿也不便再打着关心的旗号一味死缠。
  
      她离开定国公夫人的院子后,本打算吩咐阿荔去悄悄跟徐婉兮身边的丫鬟打听一二,只要确定了婉兮平安无事,即便见不到人,她至少也能放心了。
  
      可半路却恰巧遇到了徐永宁。
  
      张眉寿与他行礼后,得知他恰巧是要去看徐婉兮,便悄悄打听道:“婉兮眼下如何了?”
  
      徐永宁似乎思考了片刻,却是道:“她从昨日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你与她向来交好,不如帮着劝一劝可好?”
  
      张眉寿一愣之后,当即点头。
  
      路上,徐永宁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与她说了一遍。
  
      万氏的孩子没能保住。
  
      昨日见红,却是血流不止,不仅腹中胎儿没了,人也险些丢了半条命出去。
  
      彼时形势危急之下,万氏身边的陪嫁乳母哭着说,皆因徐婉兮那日的推搡,才致今日之果。
  
      徐婉兮性子要强,哪怕是自己也认为自己错了,却最听不得下人对自己指手画脚,当即没忍住发作了一番,惹怒了定国公世子,将她罚去祠堂跪了半日并一整夜。
  
      徐永宁便是听到下人来传此话,才急着赶回了府。
  
      今日一早,徐婉兮被从祠堂里送回自己的院子里时,已熬得疲惫之极,却只字不发,饭不肯用,水不肯喝。
  
      张眉寿心思复杂之余,又有些庆幸。
  
      坦诚来说,相较于那未出世的孩子,她当然更看重自己好友的安危。
  
      且她记得很清楚,上一世万氏不慎早产,生下了一个女婴,却因体弱没养过半岁便夭折了。
  
      只是那时,被牵连的人似乎不是婉兮,而是徐永宁。
  
      她曾听婉兮说过一遭,具体的没提,只骂万氏自己没保住孩子,反倒泼了脏水给她兄长,害得徐永宁与父亲定国公世子离了心,就此性格变得越发叛逆。
  
      这一世,这孩子没能出世便没了,必是牵扯不到徐永宁了。
  
      却与婉兮之间又有了莫大牵连。
  
      真不知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还是只是巧合。
  
      但张眉寿无论如何都不愿让好友背上这样苛待继母、连继母腹中胎儿都容不下的恶名。
  
      并非是她想得太多,只因昨日万氏身边的陪嫁已能说出那样的话,只怕日后众口难堵。
  
      徐婉兮见到张眉寿,总算才肯开口说话。
  
      素日里强势的小姑娘此时竟满脸泪水,无助又委屈。
  
      “蓁蓁,真的不怪我……且不说那日我根本是无心之过,单说季大夫分明交待了万氏不可下床走动的,可她偏是不听,非说自己已然好了许多,昨日里竟是逞强下床去了祖母那里请安……怎不怪她自己不知轻重呢!”
  
      “我一直挂心此事,前日特地暗下问了季大夫的,季大夫分明说她调养得当,十有八九能保得住的……”
  
      “现如今就连父亲也怪我,祖母也说是我犯了错在先,却不知思过……可万氏先隐瞒身孕在先,又不顾自己的身子……怎能全将过错推到我身上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