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心里有个兵工厂 > 二七八章 伪装大师

二七八章 伪装大师


      村岗少佐近日有点头大,原以为按照上级命令编成的大网,多少能有点成效,至少在土八路到来时,可以提前防范。
  
      可惜这回八路军化整为零,如水银泄地般涌入,他处处防,又处处不设防,整个大网被撕得到处是洞,而且低下的伪军还一个个装着睁眼瞎,张口就说没发现任何情况!
  
      人生有时就是这般无奈,有些事情,即使发现了,也不能捅破,村岗知道,帝国因为人手太少,根本不能和这帮两面三刀的伪军翻脸,否则,就凭他手下那点兵,连一个保定城都守不过来。
  
      侦缉队长被砍,据点里的伪军不敢不报,那可是鬼子的心腹大将,上面的电话一早上就打过来了,要是胆敢隐瞒,伪排长不能保证自己能在天亮后看到太阳。
  
      事情有点大条,这是在日军的绝对防御圈内出的问题,而且这个张坏狗,还参与了一此倒买倒卖的黑暗行为,村岗生怕消息被透露出去后,自己也会受到波及,所以,一接到电话,就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匆匆忙忙赶到事发地点。
  
      天色已亮,杜有水满脸是水,有些滴落的血水还呈暗红色,不过此刻他已无暇关心了。
  
      村岗一个字一个字的审问着,生怕丢掉一丝消息,当没从杜有水嘴里得出坏消息时,他不由松了口气,看来,土八路没有把目标针对自己,只是一心想处死一个汉奸,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有点不放心。
  
      当他“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时,杜有水被吓了一跳,然后大声说道:“太君,我想起来了,他们临走时还说过两句,不知有没有用?”
  
      “哪尼?”
  
      “当时他们以为我昏过去了,其中一个人说要不要救醒我,另一个说,好象是要赶在天亮前回到村子,不知这个消息?”
  
      “哟西,杜君,你的功劳大大的有!”
  
      说完,村岗就带头走出了审讯室,直接来到作战指挥室,其实就是伪排长的办公室。
  
      地图挂起,村岗拿比例尺从炮楼向四周比量,很快找出三个合适距离的村庄。
  
      “部队一分为三,快速包围这三个村庄,遇到抵抗不得硬冲,只要把村子死死围住,其他两支部队就会快速增援!”
  
      南向村,最后留下的宣传队员一早把老乡家的水缸挑满,刚出村准备去东马村,远远就发现前面大路上扬起一片尘土。
  
      以他们的经验,在这种冬日里,除非有大队人马,或者带有骑兵进军,才能有如此动静,少于一百人,根本做不到。
  
      “不好,有情况!”小组长第一时间发出警报,可惜他们是宣传队,手里没有短枪,只有两支武工队用得少的步枪,拿这两支汉阳造跟敌人硬拼,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可现在就算跑,也得找出方向,东马村显然是不能去的,那里是工作队的驻地,不但要把敌人吸引到别处,还得提前发出警报,好让队长和政委他们有所准备。
  
      说话间,鬼子的刺刀已反射出寒光,小组长二话不说,就命令大家向北撤退,自己则带着副组长,对天连开了三枪。
  
      “叭、叭、叭”两短一长的枪声在冬日的早晨传出老远,鬼子一听到枪声,就象闻着腥味的猫,一下子全都追了上来。
  
      就连离得不远的东马村鬼子,也在第一时间停止了前进,并准备回头增援,可再听,还是一两支汉阳造在对天放枪,这不用说,肯定是在吸引注意力,说不定大队八路就在前面的村子里!
  
      枪声一响,刚到东马村不久的南向工作队也都惊动了,他们很快集中到一起,只等队长一声命令,就全力突围。
  
      就在程队长下令准备向北时,被老吴一把拉住:“等一下,容我说一句话,就一句!”
  
      “这都火烧眉毛了,你,好吧,你快说!”
  
      “我觉得向北不是个好主意!”
  
      “啥?不向北?那向南,去保定府里逛逛?”
  
      “南向的宣传队能向北,因为和这里隔着一条河,就算现在河水冻住,鬼子要过河,也要费不少时间,所以他们能向北,我们不能,而且我怀疑鬼子从东南赶来,肯定还有后手,要是我们都向北走,人家从侧面这么一围,就把我们赶在河边了!”
  
      “啊,这样是有点凶险,那你认为我们该向哪里走?”
  
      “向西!”
  
      “向西?那里不正有鬼子追着宣传队的吗?就算我们现在赶去,也来不及救援啊,反而会落进包围圈的。”
  
      “不,不,我们大都配的短枪,就算冲过去,也打不了几个鬼子,我的想法是,在河边给小鬼子来个伏击,等他们回过神来时,我们早已从容撤退了!”
  
      两个人嘀咕了一阵后,满脸笑容地带队向西,惊得队员们差点掉了下巴,这都火烧眉毛了,两领导还有闲心说笑?
  
      尾口中队长有点后悔,他恨自己刚才为何没听出对方是放空枪,这么简单的常识都能骗得自己中队多跑一两里冤枉路,要是再遇到其他情况,还不让别的队友给笑死?
  
      等他带队赶到东马村时,果然发现已人去楼空,一连抓了好几个老百姓,都说八路军向西去了。
  
      起初他还有点不信,接连杀了两个人,问出的结果还是一样,这样他又开始佩服起八路军的干部来,果然是能人,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还能作出准确判断,果然是好手!
  
      八路是好手,自己也不赖,刚才所范的小错误除外!
  
      尾口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率领部下飞快向西边赶去,路上,他排出标准的战斗队形,前面一个班的尖兵打头,中间自己压阵,后面还有三十多人断后,这样就再不会上土八路的当了!
  
      没过多久,队伍就来到河边,尖兵队没敢贸然前进,趴在河堤上等待队长阁下的命令。
  
      尾口爬上高高的河堤,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只见对面的河堤稍矮,同时,正对着自己这片有块豁口,豁口间,几行零乱的脚印显现在未化的积雪地上,可见八路是以从这里跑掉的,而且还十分匆忙!
  
      再看看对面河堤,没有任何枪支冒头,就算有他也不怕,从老百姓的口中得知,这帮八路军全都带的短枪,连挺机枪都没有,凭什么跟自己硬拼?
  
      “机枪,沿河堤两翼摆下,防止对面有敌人冒头,其他人跟在尖兵后面冲锋!”
  
      打战,尾口还是有点自信的,他这种方法保证万无一失,就算对方偷偷袭击了自己的尖兵班,那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将被自己追到死!
  
      一行尖兵很快冲过了河岸,到达西岸后发出了安全的消息,并自行向前警戒,尾口大手一挥,所有部队全都下到河面,百十人把冰面都差点排满,也亏得今年天冷,不然能把冰面压破!
  
      就在他们放心大胆地前进时,河对面一片带着积雪的芦苇丛中,已悄悄伸出一支支枪管,如果赵虎看到,准得大声称赞,这是哪个伪装大师的杰作?埋伏得也太好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