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62章:赢广退位!沈浪上位!夷为平地

第562章:赢广退位!沈浪上位!夷为平地

    凌晨三点,外面的天黑漆漆的。?  ww?w?.?r?a?n?w?e?n?`c?o?m?
  
      廉亲王和左辞阁主还做不到沈浪那么无耻的地步,这一场订婚终究没有在乾京王宫内进行,而是在临国公府内。
  
      为了大张旗鼓,沈浪几乎将能请来的人全部请了。六大超脱势力代表,天下诸国代表,全部都来见证沈浪和浮屠山的联姻,唯恐不够隆重。
  
      沈浪就是为了向整个天下证明,他已经和浮屠山联姻了。
  
      不过,这场订婚礼仿佛并没有什么喜庆的气氛,反而显得非常肃然。
  
      因为来参加的人几乎没有一个看沈浪顺眼的,当然也看任宗主不顺眼。
  
      “沈浪陛下,你确定要将这支龙之剑作为聘礼向浮屠山任宗主求婚?”左辞阁主问道。
  
      沈浪道:“是的。”
  
      然后,他将龙之剑奉上,甚至还绑了一条红色的丝绸放在托盘之上。
  
      “请诸位观礼。”大炎帝国廉亲王道。
  
      然后,他捧着这支龙之剑缓慢从每一个人面前走了过去,确保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顿时间,整个大厅内的温度仿佛都提升了许多。
  
      这……就是龙之剑?绝对的上古至宝啊,沈浪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竟然用这东西秒杀了赢无冥?太珍贵了啊。
  
      如果放在其他地方,其他时候,在场很多人只怕想尽一切办法占为己有了。
  
      但是现在整个天下的权贵代表都在这里,别说出手争夺了,就是连伸手触碰一下都不会的。
  
      整整一刻钟,廉亲王才让每一个人都看清楚了这支龙之剑的样子。
  
      “沈浪阁下,你愿意表现一下它的威力吗?”忽然有人问道:“万一你弄了一支假的怎么办?谁又能够证明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沈浪。
  
      “廉亲王,左辞阁主,你们是今天晚上的订婚礼主持,一切你说了算。”沈浪道。
  
      廉亲王道:“事关重大,还是证明一下的好。”
  
      沈浪道:“那行,请诸位看清楚了。”
  
      说罢,他接过了这支龙之剑直接来到外面的院子,对准了几十米外的另外一座假山。
  
      这假山可威风了,整整三十几米高,是一颗完整的石头。不仅如此,假山的背后还有一只乾坤球。
  
      什么是乾坤球?
  
      是这个世界专门的物件,只有顶级权贵家中才有,就是一个金属铸造的大球,作为镇宅之用,一般都超过万斤。当然有些权贵家觉得一个大球太丑了,所以会筑成各种神兽。
  
      沈浪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脑子里面意念移动。
  
      “触及能量漩涡出击!”
  
      然后,他双手的龙之剑猛地斩出去。
  
      瞬间一个几米直径的能量漩涡疾射而出,速度快到了极致,所以看上去完全就是一道光影。
  
      惊艳的一幕出现了。
  
      那座三十米高的假山瞬间粉身碎骨,那只万斤重的乾坤球也化为齑粉。
  
      所有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太可怕了,太牛逼了,太震撼了。
  
      这龙之剑竟然如此之强大?这哪怕在上古帝国也是绝顶至宝了啊。
  
      这样的宝贝沈浪都舍得交出来,作为聘礼迎娶浮屠山公主?你泡妞还真下血本啊。
  
      而任宗主见到这一幕,也几乎心跳加速,这件上古至宝很快就要属于他了。当时在上古广场内,他连那支黄金之剑都舍不得交出给姬璇公主,而比起眼前这支龙之剑,上古王者手中的那支黄金之剑什么都不是了。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沈浪阁下,我再一次问,你确定要将这支龙之剑作为聘礼吗?”
  
      “确定。”沈浪再一次疲倦欲死,施展了初级能量漩涡之后,他的精神力再一次消耗得干干净净,完全是在强撑了,他实在是太需要精神力了,不能永远都是一招没吧。
  
      “那么,请拿上来吧。”廉亲王道。
  
      沈浪双手将龙之剑再一次放在托盘之上。
  
      廉亲王道:“浮屠山的任宗主,你确定要收下这个聘礼,并且把女儿嫁给沈浪陛下吗?”
  
      “我确定。”任宗主道。
  
      廉亲王道:“按照约定,你们双方需要签下婚书,这件婚书总共三份,你们双方各一份,大炎帝国也要保存一份。”
  
      这话说得清清楚楚了,这可不是简单的成婚,而是两个势力的联姻。
  
      “可以。”任宗主道。
  
      然后,大炎帝国廉亲王拿出了三份婚书。
  
      沈浪签字,任宗主签字,廉亲王和左辞阁主也签上自己的名字。
  
      至此这份婚书就具备权威性了,整个天下都认同了沈浪和浮屠公主的婚事。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接下来,我们需要请任盈盈公主出来,验明正身。”
  
      任宗主一声冷笑,然后拍了拍巴掌。
  
      四个浮屠山长老出现了,抬着一顶轿子。
  
      “落轿!”
  
      轿子帘子打开,任盈盈公主从里面走了出来,不管她之前叫什么名字,但从今以后她就叫这个名字了,不仅仅在沈浪面前,甚至在整个天下面前都是这个名字。
  
      她走出来的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任盈盈,简直叹为观止啊。
  
      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绝伦的面孔,也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充满魔幻味道的身材曲线。
  
      但……这并不是所有人倒吸凉气的根源。
  
      而是因为她肌肤是透明的,面孔透明,双手透明,脖子透明。
  
      真的太……太诡异了,太恐怖了。
  
      哪怕是绝色美人,也让人做噩梦啊?这种透明真的几乎会发光一般,连里面的骨架还有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难怪这个浮屠山公主从来都不露面,因为根本无法见人。
  
      这还需要验明正身吗?天下间完全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了吧。
  
      确实不需要,沈浪一眼就断定这是百分之百的任盈盈公主,那个聪明绝顶而又刚烈纯粹的女人。
  
      沈浪道:“任宗主,虽然我们还没有正式成婚,但从这一刻开始,任盈盈就是我姜浪的人了,对吗?”
  
      任宗主道:“对!”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沈浪陛下,那我就聘礼交给任宗主了。”
  
      沈浪点了点头道:“交吧。”
  
      廉亲王将托盘中的龙之剑双手递给了任宗主道:“请。”
  
      任宗主没有接托盘,而是直接拿起了龙之剑。
  
      至此,这个订婚典礼就算是结束了。
  
      沈浪道:“岳父大人,从今以后我大乾帝国和浮屠山就是一家人了,对吗?”
  
      任宗主道:“对,从今以后你沈浪就是我浮屠山唯一的女婿。”
  
      廉亲王道:“我正式宣布,大乾王国之主姜浪和浮屠山任盈盈,缔结连理。”
  
      任宗主望着沈浪道:“请你好好待我女儿,告辞了。”
  
      然后他直接拿着龙之剑走了,这支上古至宝终于落在他的手中。
  
      而且,他真的就把任盈盈留在了沈浪这边,这么干脆果断的吗?
  
      沈浪朝着任盈盈公主一笑,然后闭上眼睛直接昏厥睡着过去。
  
      他的精神力实在是太烂了,释放了能量漩涡之后,整个人仿佛人去楼空,困倦到了极点。
  
      ………………
  
      放在之前,沈浪肯定能够睡十二个小时以上,但这次仅仅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就被唤醒了。
  
      “起来了,起来了。”仇妖儿道:“我们需要进入乾京王宫,见证赢广退位大礼,并且交接大乾玉玺,国书,冠冕,龙袍等物了。”
  
      接下来,沈浪勉强维持着精神进行了漱洗,换上了一身金黄色的袍子,在怒潮城使团的保护下,前往乾京王宫。
  
      “任盈盈呢?”沈浪问道。
  
      “在地下室内。”仇妖儿道。
  
      离开临国公府,前往乾京王宫的时候,沈浪所过之处依旧空无一人,家家户户房门紧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座空城了。
  
      整个乾京都显得尤为压抑,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今天可是赢广退位的日子,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啊?“
  
      ……………………………………
  
      这座王宫不但是新乾王国的王宫,也是曾经大乾帝国的帝宫,姜离曾经在这里面几十年。
  
      不管从哪个层面说,这座王宫绝对属于沈浪。
  
      今天赢广退位,不仅仅要交出大乾王位,按理还要彻底从这个王宫离开,甚至还要将新乾王国都全部交给沈浪。
  
      按照三方诏书,从今天开始沈浪就要成为这座大乾宫的主人。
  
      进入王宫之内,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就差三个人,廉亲王,赢广,沈浪。
  
      乾京内所有五品以上的官员都到场了,整个大殿密密麻麻,站满了上千人。
  
      这座大乾宫绝对算得上威严堂皇了,天下第二宫,仅次于大炎帝国皇宫。
  
      其他不管是楚国王宫,还是越国王宫,在大乾宫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
  
      而赢广在这座宫殿已经整整呆了二十几年了,他舍得离开吗?
  
      沈浪进入大殿之后,新乾王国所有的臣子一动不动,没有一个人朝他望来。
  
      沈浪若无旁人地来到大殿之上,在一个王座上坐了下来,甚至还打了一个哈欠,还是没有睡够啊,实在太困了。
  
      紧接着,大炎帝国廉亲王来了,身后密密麻麻跟着几百人。
  
      这是天下诸国的使臣,六大超脱势力的人就没有来了,因为这是世俗王权的范围,按照皇帝陛下的规矩,超脱势力是不能入场的。
  
      廉亲王也在大殿之上的一个宝座坐了下来。
  
      现在就等着赢广一个人了,他才是今天的绝对主角,尽管充满了悲剧色彩。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赢广会不会出现?他难道真的甘心退位吗?
  
      而就在此时,一个宦官的声音响起。
  
      “大王驾到!”
  
      接着传来了一阵冠冕撞击的声音,赢广来了。
  
      真正的龙行虎步,他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内。
  
      全场上千名臣子跪下,叩首道:“臣等拜见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话一出,廉亲王面孔抽搐了一下,这是违忌的,从四年多前开始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人称之为万岁,那就是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这是示威啊!
  
      沈浪来的时候,这上千名文武大臣一动不动,廉亲王来的时候这些大臣也一动不动。
  
      而赢广来了之后,这上千大臣整齐如一,恭敬无比。
  
      赢广无视这些跪在地上的人,从大殿中间缓缓走来,迈上了几十级台阶,来到了最高王位之上。
  
      “众卿平身。”赢广朗声道。
  
      然后,上千文武大臣起身。
  
      大炎帝国廉亲王起身,再一次展开了圣旨道:“陛下有旨。”
  
      沈浪一动不动,赢广也一动不动。
  
      廉亲王也不管这么许多了,直接朗声诵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下只有一个大乾王国,沈浪赢得了大乾王位,赢广即日退位,钦此!”
  
      全场静寂无声,在场上千名乾国臣子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廉亲王道:“赢广亲王,接旨吧。”
  
      赢广沉默了片刻,然后朝着东北方向跪下道:“臣赢广,接旨。”
  
      这话一出,全场一震。
  
      这什么意思?难道你赢广还真的打算退位不成?
  
      廉亲王道:“那我们就正式开始交接?”
  
      赢广道:“遵旨!”
  
      廉亲王道:“双方交接大乾国玺!”
  
      顿时一个大宦官高举一个盒子跪着交给了赢广,这里面应该装的就是大乾帝国的玉玺。
  
      “请验玺!”赢广接过之后,直接交给了廉亲王。
  
      大炎帝国廉亲王接过之后,招了招手,顿时十几个大学士上前,仔仔细细检查这块玉玺的每一个角落。
  
      差不多一刻钟后,检查完毕。其实不需要这些人检验,廉亲王也一眼就能看出是真的。
  
      “这颗大乾国玺是真的。”为首的一名大学士道。
  
      廉亲王点了点头,然后将玉玺重新放回在盒子里面,先交还到赢广手中,然后问道:“赢广亲王,您确定要移交大乾国玺吗?”
  
      “当然!”赢广道。
  
      廉亲王道:“大乾国玺交接仪式,正式开始!”
  
      沈浪起身来到赢广的面前,伸出双手。
  
      “交玺!”廉亲王大声喊道。
  
      赢广将玉玺连同盒子一起递了过去。
  
      “接玺!”廉亲王道。
  
      沈浪双手接过,顿时整个身体都颤了一下,这也太重了,起码有五十斤啊,你们是不是太高估我浪爷的力量了?
  
      “展示国玺!”廉亲王喊道。
  
      沈浪打开盒子,将大乾国玺拿出来,高高举起,向在场天下诸国所有使臣展示,然后再重新放回到盒子里面,赶紧交给边上的仇妖儿,这玩意太沉了。
  
      廉亲王道:“接下来,进行交接仪式第二项,交接国书,王旗,宝剑。”
  
      这个国书可不是外交官递交的那种国书,而是一种外交权力,这就相当于赢广将大乾王国的外交权正式交给了沈浪。
  
      至于王旗,其实和原来的大乾帝国之旗有些不一样了。
  
      原本大乾帝国的旗帜要威武得多,上面绣的那条金龙几乎和大炎帝国一模一样,就是喷出来的火焰有点不一样,还有龙爪稍稍短一些而已。
  
      这是很讲究的,王国的旗帜和帝国旗帜是不一样的。赢广成为了新乾之王后,主动改变了王旗,将上面的龙稍稍降低了一个级别,从金龙变成了黄龙,火焰颜色也变了,龙爪不仅仅变短了,而且还少了一爪。
  
      而宝剑则是姜离陛下真正佩戴过的,当然不是他战斗的宝剑,而是在王宫中表示威仪的黄金宝剑,所以也是金碧辉煌,威严四射。
  
      沈浪一丝不苟地接过了王旗,国书,黄金王剑。
  
      整个过程静寂无声。
  
      真是奇怪啊,这一场交接仪式也位面太顺利了吧,比想象中要顺利得多了,赢广就这么轻而易举交出了一切。
  
      但是廉亲王却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他甚至很努力地呼吸了几口,胸口的压抑才得以缓解。
  
      “交接王袍!”
  
      赢广当众解下了身上的王袍,放在托盘之上。
  
      尽管号称新乾,而且他身上的王袍也和曾经的姜离不一样,但这身王袍毕竟代表着大乾,也是被天下诸国认同的。此时脱下了这身王袍,就代表着他再也不是大乾国王了。
  
      “沈浪陛下,穿王袍!”
  
      几名大炎帝国的宦官上前,将这身王袍一丝不苟地穿在沈浪的身上。
  
      沈浪不由得微微皱眉,他是有洁癖的人,这身王袍赢广已经穿过了,现在竟然再一次穿在他身上了,不过先忍忍,最多半个时辰就解下来。
  
      “交接冠冕。”廉亲王道。
  
      赢广解下了头上的冠冕,放在了托盘之上。
  
      此时,他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王者的标志了,王袍没了,王剑没了,冠冕也没了,穿的就和普通人一样。
  
      “沈浪陛下,着冠冕。”廉亲王道。
  
      沈浪来到廉亲王面前,让对方亲自为他戴上了大乾冠冕。
  
      至此,大乾王位的交接就剩下最后一步了。
  
      赢广彻底从王位上退下来,沈浪坐上王位。
  
      这也是最最关键的一步了。
  
      赢广愿不愿意彻底退位,也就看此时了。
  
      廉亲王屏住了呼吸,仇妖儿屏住了呼吸,她将玉玺交给了边上的苏难,她的手甚至已经按在剑柄之上了。
  
      而作为大乾帝国枢密副使,这次使团的最高官员,苏难几乎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了,但这么大的世面真的没有见过。
  
      整个王国的交接,足够载入史册的。
  
      当然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但也正是因为太过于顺利了,才让人肝颤,应该就这么轻而易举交出了一切?
  
      廉亲王也望着赢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现在就剩下最后一项仪式了,你不管想要做什么,都剩下最后机会了啊。
  
      整个大殿安静了一分钟,真是死一般的寂静,就连呼吸声,还有众人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终于,主持者廉亲王再一次开口了。
  
      “交接仪式最后一项,赢广亲王退位,沈浪陛下上位!”
  
      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赢广,这可是最后机会了啊。
  
      一旦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个王位你已经坐了二十多年了,难道就这么心甘情愿交出来吗?
  
      此时不发飙,更待何时?
  
      不仅仅是天下诸国的使臣,还有在场上千名文武大臣都睁大眼睛,一眨不眨。
  
      空气仿佛凝固了,时间也仿佛停止了。
  
      仿佛赢广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被放大十倍,一百倍。仿佛他随时都可能暴起杀人。
  
      然而,赢广只是轻轻地吁了一声。
  
      “呵呵……”赢广缓缓道:“沈浪?哦不,姜浪!”
  
      来了,终于要来了吗?赢广这个霸主终于要发威了吗?
  
      “姜浪,我赢广曾经只是一个弃婴,被先王捡起收养,视为己出。”
  
      “姜离陛下继位之后又把我视为手足,倚为心腹,连他的亲弟弟姜临都只是一个国公而已,整个姜氏虽然号称王族,但却没有一个人封王,而我赢广却被你父亲姜离封为亲王,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姜氏家族对我恩重如山,姜离陛下对我恩重如山。”
  
      “姜离陛下暴毙之后,我赢广身败名裂,被称之为乱臣贼子。”
  
      “整个天下都认为我赢广窃据大乾王位二十几年,这个骂名大概是一辈子都洗不清了。”
  
      “只要我赢广坐在新乾王位上一日,乱臣贼子的名声就要背一日。”
  
      “姜浪,现在我正式将这个王位还给你了,还给你姜氏了。”
  
      说罢赢广猛地站起,直接从那个宝座上离开,他整整坐了二十几年的宝座,就这么离开了。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姜浪陛下,请上大乾王位就坐。”
  
      沈浪深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来到这个大乾帝国的宝座上,缓缓坐了下来。
  
      顿时,廉亲王拱手道:“见过乾王。”
  
      接着,廉亲王道:“天下诸国的使臣,还不过来见过乾王。”
  
      几十名诸侯国的使者上前,躬身拜下道:“外臣拜见乾王陛下。”
  
      至此,沈浪这个大乾之主受到了天下诸国的承认。
  
      帝国廉亲王道:“姜浪陛下,我必须要申明,虽然大炎帝国承认你这个大乾国王的位置。但并不意味着你身上的罪名已经解除了,希望你接下来不要让帝国失望,更不要让皇帝陛下失望,一定要摆正自己的立场,大乾王国永远是大炎王朝的一员。”
  
      廉亲王朝着整个大殿上的上千名文武大臣道:“你们是大乾王国的臣子,还不拜见你们的新大王?”
  
      然而,这上千名文武大臣一动不动。
  
      廉亲王道:“赢广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赢广道:“廉亲王,我的退位仪式到这里为止,算是结束了吗?”
  
      廉亲王道:“接下来,你还需要离开这个王宫,毕竟现在姜浪陛下已经是这座王宫的主人,也是乾京的主人了。”
  
      赢广再也没有理会廉亲王了,而是望向了沈浪,缓缓道:“沈浪陛下,哦不,姜浪陛下,如今你重新成为大乾之主,有什么感觉呢?”
  
      沈浪道:“没什么感觉,就是非常……空虚,寂寞,冷!”
  
      赢广缓缓道:“沈浪,还记得决斗场上我说过的话吗?”
  
      沈浪一愕道:“那句话啊?我对于不重要的东西一贯来都非常擅长忘记的。”
  
      赢广道:“你杀了无冥,我要让你一百万人陪葬。”
  
      沈浪道:“赢广阁下,请问你说的一百万人是人名吗?姓一,名百万人?”
  
      赢广道:“沈浪陛下,这个大乾宫怎么样啊?”
  
      沈浪道:“不错,比楚王宫,比越王宫好得多了,比我那个怒潮城的狗窝更是好了不止一万倍。”
  
      赢广道:“既然那么好,就不要走了。”
  
      廉亲王内心振奋,终于要来了吗?终于要上演大变局了吗?
  
      但是他却严厉吼道:“赢广阁下,你想要做什么?”
  
      赢广道:“我差点忘记告诉廉亲王和沈浪陛下了,有一伙自称是大劫寺余孽的人闯入乾京,号称要做出恐怖之事,沈浪陛下您的未婚妻任盈盈公主,还有你的上百名从属,应该还在临国公府吧?”
  
      沈浪点头道:“对啊,怎么了?那可是浮屠山公主?有人就算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她动手吧,不怕任宗主震怒吗?”
  
      赢广道:“来人,去保护临国公府。”
  
      “是!”一名将领大声道,然后带领着几千名武士朝着临国公府冲去。
  
      赢广道:“沈浪陛下,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啊。”
  
      然后,赢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沙漏,里面的黄金沙子不断落下。
  
      他的口型开始倒计时。
  
      “三,二,一!”
  
      “轰轰轰轰……”
  
      一阵猛烈的爆炸,惊天动地的爆炸,哪怕隔着很远,王宫内也能感觉到彻底的震撼。
  
      一颗上古能量核心引爆,将临国公府夷为平地。
  
      沈浪脸色剧变,猛地站起。
  
      全场所有人色变,不敢置信地望着赢广。
  
      你疯了,疯了?
  
      竟然当着天下诸国使团的面,把沈浪驻地彻底炸平?那里面可是有他的未婚妻啊,用龙之剑作为聘礼娶来的未婚妻啊。
  
      那可是浮屠山之主的女儿,你竟然连她都要炸死?
  
      你赢广是彻底疯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赢广目光又望向了沈浪,淡淡道:“这大乾王国的宝座不舒服吗?沈浪陛下为何不多坐一会儿呢?您既然好不容易来了这一趟,那就不要走了吧。”
  
      赢广猛地一挥手,顿时几万名武士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将整个宫殿包围得水泄不通,将沈浪带来的几百人包围得水泄不通。
  
      大炎帝国廉亲王颤抖道:“赢广,你疯了吗?你这是想要谋反吗?”
  
      ……………………
  
      注:第二更送上,继续拜求月票,恳请大家解囊,拜托了。
  
      谢谢小星星贼帅两万币打赏,谢谢arcingliu,三十而立1984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