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96章:天要塌了!决战薛氏舰队!

第396章:天要塌了!决战薛氏舰队!

    (恭喜厄运逆袭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
  
      薛氏家族算是一个很早就放眼看世界的家族。
  
      当天下人将目光都盯在陆地上的时候,他们就投向了海洋。
  
      当然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受到了金纣伯爵的启发。
  
      一百多年前,整个越国东部沿海区域被海盗疯狂肆虐,薛氏家族就遭遇了灭顶之灾。
  
      金纣横空出世,凭借一己之力剿灭了几千里海岸线上所有的海盗。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薛氏家族开始有意识地经营海洋。
  
      整整几十年,经历了几代人的努力,终于有了些许的成就,薛氏就渐渐地将重心移到了海洋上。
  
      但也就是那个时候,金氏家族也出了一个重视海洋的家主,就是金宇伯爵,倾尽全力向隐元会借贷百万金币,雇佣了一整支舰队,上万军队,浩浩荡荡要去攻打海盗王仇天危,夺取雷洲群岛。
  
      当时薛氏家族不仅仅是金氏的绝对盟友,还是世世代代的姻亲,而且对方在海洋上有所经营,双方当然一拍即合。
  
      而且薛氏家族表现得无比热情帮助金氏家族。
  
      谁知道薛氏家族却和隐元会联手,将金氏家族的联军带入了地狱。
  
      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
  
      难道就是因为恩大成仇吗?
  
      当然不是。
  
      因为海洋的利益是有限的,薛氏已经吃到了海上的利益,当然不希望金氏家族吃到。
  
      而且在隐元会的主导下,薛氏家族和仇天危也有大量的利益往来。
  
      仇天危占领东部海域贸易权,薛彻独占南部海域贸易权。
  
      金宇伯爵志大才疏,贸然闯了进来,当然只有死路一条。
  
      雷洲群岛一万多平方公里。
  
      薛氏家族的南洲群岛也差不多,大约一万七千平方公里。
  
      通过几十年的经营,已经拥有几十万人口。
  
      这些岛屿的耕田虽然面积不算很大,但是气候炎热,一年三熟。
  
      所以粮食不但能够自产自足,而且还大量产盐。
  
      金山岛有铁矿,南洲群岛也有铁矿。
  
      不仅如此,薛氏家族还有两项大型生意。
  
      棕榈油,贵重木材。
  
      距离南部海域几千里范围内,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国家,有数不清的原始森林,盛产棕榈油和贵重木材。
  
      整个越国,乃至整个东方王朝的豪门贵族,都喜欢黄花梨木,紫檀木。
  
      而这些生意超过大半都是薛氏家族和隐元会半垄断。
  
      相较于金氏家族轰轰烈烈夺取了怒潮城,薛氏家族才是真正的闷声发大财。
  
      这个家族才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正是因为泼天的利益和财富,薛氏家族才攀上浮屠山,攀上了帝国的关系。
  
      所以这次薛彻从炎京返回越国,宁元宪表现得推心置腹,但薛彻却反应不激烈。
  
      因为他的视野早就超过了越国,着眼于整个大炎帝国了。
  
      也正是拥有泼天的财富,薛氏家族才有了一支强大的舰队,一个强大的南海剑派。
  
      ……………………
  
      “种氏输了。”薛彻眯起眼睛:“这么快?涅槃军果然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他手中把玩着一只翡翠,这是刚刚开采出来的翡翠,按照地球上的话说就是玻璃种,顶级翡翠。
  
      他左手拿着翡翠,右手拿着玻璃。
  
      这玻璃也是沈浪出产的,已经成为风靡东方世界的奢侈品。
  
      仔仔细细地对照,发现还是玻璃晶莹剔透一些。
  
      “这翡翠生意没法做了。”薛彻道:“沈浪的玻璃成本低得吓人,我们的翡翠就算开采出来,价格也卖不过他们,而且他们的玻璃已经有了各式各样的颜色。”
  
      “可是,我们的翡翠是天然的,而沈浪的玻璃是人造的,论价值远远不如我们的翡翠。”负责翡翠买卖的掌柜道:“所以最终,玻璃还是敌不过翡翠。”
  
      薛彻道:“这话是不错,但至少十几二十年之后。物以稀为贵,沈浪和天道会每年放出来的玻璃数量比我们翡翠还少,价格高居不上,甚至有传言说这些玻璃都是从翡翠提炼出来的,这生意怎么做?”
  
      玻璃是从翡翠中提炼出来的,这句话是谁传出去的?
  
      当然是沈浪了,不这样玻璃如何卖出天价?
  
      掌柜道:“那几个翡翠矿坑,我们还要吗?”
  
      “要,当然要。”薛彻道:“不但那几个翡翠矿要,还要把所有的翡翠矿全部包下来,然后彻底封存起来不开采,要让整个东方世界的翡翠一下子彻底减产,变得越来越稀有。几十年之后,玻璃已经会大规模面世,届时它的价值暴跌,从奢侈物品变成寻常物品。而到那个时候,翡翠就能够重新崛起。”
  
      掌柜面孔苦涩道:“主公英明。”
  
      这个决策确实很英明,但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因为主公这个战略至少要几十年才能看到效果,那个时候他儿子都退休了。
  
      “父亲,帝国使者来了。”薛磐道。
  
      ……………………
  
      “彻叩见亲王殿下。”薛彻便要跪下。
  
      这位帝国的使者,依旧是廉亲王。
  
      “种尧败了。”廉亲王道。
  
      薛彻道:“臣已经听说了。”
  
      帝国廉亲王道:“败了就败了,你这边的计划继续。”
  
      薛彻道:“是,我正在集结大军。一旦集结完毕,就可以彻底歼灭金氏家族的海面舰队,夺取怒潮城,彻底封锁整个东部海域。”
  
      帝国廉亲王道:“我曾经答应过种尧,只要他灭了涅槃军,种氏家族自立成国。那现在我也代表帝国答应你,只要你灭了金氏家族的海面舰队,只要你封锁了越国的东部海域,帝国也允许薛氏家族自立成国,南洲公国这个称号如何?”
  
      薛彻顿时跪下,叩首道:“臣万万不敢有此念想,薛氏家族世世代代只想要做帝国的忠臣,不想自立一国。”
  
      这话一出,帝国廉亲王目光眯起。
  
      单纯从这一句话就可以看出,薛彻比种尧高明得多了。
  
      不管是种尧,还是苏难,脑子里面都有一个执念,自立成国。
  
      但是你们难道不知道,皇帝陛下已经想要彻底统一整个天下了吗?
  
      届时连王国都保不住,更何况是你们公国?
  
      你们口口声声自立成国,帝国虽然是允许的,但心中却是不太痛快的。
  
      唯有薛彻,闷声发大财。
  
      薛氏明明比苏氏、种氏豪富,但依旧是一个伯爵,连金卓都晋升侯爵了。
  
      帝国廉亲王道:“那你想要什么?帝国不可能让你白忙活的。”
  
      薛彻道:“打下雷洲群岛和怒潮城后,臣愿意为帝国经营雷洲群岛。”
  
      帝国廉亲王身体微微往后一靠。
  
      这算盘打得精明啊,不要公国的虚名,也不愿意成为一国之君,而想要雷洲群岛的统治权。
  
      这可不仅仅只是一个群岛,而且还是越国东部海域的贸易权。
  
      “薛彻,你想要打雷洲群岛很久了吧。”廉亲王道。
  
      薛彻叩首:“亲王殿下见笑了。”
  
      何止如此,简直就是垂涎三尺。
  
      薛氏家族就是走海洋的道路才崛起的,如今金氏家族竟然要复制薛氏的轨迹,这怎么可以?
  
      二十几年前薛彻好不容易扼杀了金氏家族的海洋之路,如今金氏家族又要再一次崛起,他如何能不心急如焚?
  
      可以这么说。
  
      当沈浪灭掉仇天危夺取怒潮城的那一刻起。薛氏家族就在准备这一战,准备着要灭掉金氏,要夺取怒潮城了。
  
      “行,雷洲群岛和怒潮城都给你。”帝国廉亲王道。
  
      两个人没有谈任何私下的交易,但是薛氏家族的生意廉亲王也有份。
  
      在炎京十几年时间,薛彻已经用利益打造出了一张大网。
  
      廉亲王道:“薛彻,我再重申一遍,重要输了就输了,没什么要紧的。但是灭金氏家族,彻底封锁东部海域,却无比之重要你明白吗?你仅仅只是接到命令的其中一家,北边的吴国,更北边的帝国舰队,以及更更北边的异族舰队,都已经收到帝国的意志了。彻底封锁整个东部世界海域,南北超过一万五千里,总共有十几支舰队参与。”
  
      这话一出,薛彻身体微微一颤。
  
      这么大的手笔?
  
      一万五千里的海疆?
  
      那他薛彻负责的仅仅只有两三千里而已。
  
      发生了什么事情?
  
      竟然要封锁一万多里的海面?
  
      廉亲王道:“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里面的分量。我不会告诉你为什么,但我能告诉你,天崩地裂很快就会来临。”
  
      薛彻叩首:“臣只管服从帝国的意志,绝不敢妄自揣测。”
  
      帝国廉亲王道:“行了,好好办差吧。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被你赶上了。功劳比天大,但是却有轻而易举做到。”
  
      “臣遵旨!”
  
      ………………
  
      帝国廉亲王走了之后。
  
      薛彻来到巨大的地图面前。
  
      从这幅地图上就可以看出他和越国其他贵族不一样了。
  
      金氏家族的地图中,只包括了越国东部海域。
  
      宁元宪的地图,也只包括了越国周边。
  
      然而薛彻这幅大地图,却是整个东方世界的海洋和岛屿。
  
      他的目光从最北的永冻之海,一直到最南的怜悯岛,直线距离超过一万六千八百里。
  
      出事了,肯定出大事了。
  
      否则帝国肯定不会动用这么大的手笔。
  
      出动几个国家总共十几支舰队,封锁一万多里的海域。
  
      到底在封锁什么?
  
      或者说,在封锁谁?
  
      肯定出大事了。
  
      具体出了什么事?
  
      薛彻并不是很想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天大的利益。
  
      廉亲王说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轻而易举立下如此天大的功劳。
  
      金氏家族?
  
      或许仅仅只是这一场大戏里面一个微不足道小配角。
  
      金氏和雷洲群岛,只是帝国这个计划的一个小小绊脚石?
  
      ………………
  
      薛氏的舰队早已经集结完毕了。
  
      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出发,只是因为没有谈妥。
  
      如今谈妥了,自然可以出发了。
  
      这支率军出征的是燕难飞,不但是大宗师之一,南海剑派之主,而且还和浮屠山有无比密切的关系。
  
      薛彻道:“贤弟,务必记住一句话。用最小的代价灭掉金氏家族,甚至不惜杀光怒潮城上的所有人了,我们不需要怒潮城上的一切人,我们只要这座岛屿。还有一定要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上至八十岁老妪,下到嗷嗷待哺之幼儿,全部不要放过,斩草除根。”
  
      燕难飞拱手道:“兄长,我记住了。”
  
      薛彻道:“我们兄弟,一人主内,一人主外,你辛苦了。”
  
      燕难飞道:“兄长辛苦。”
  
      薛彻道:“薛磐你过来。”
  
      薛氏家族世子薛磐走了过来。
  
      薛彻道:“你也跟着叔父一起去学习学习,你在地面上呆得太久了,需要去海洋里面历练历练。”
  
      薛磐躬身道:“是。”
  
      燕难飞道:“那家里的一切,就拜托兄长了。”
  
      薛彻道:“放心,我南洲群岛距离陆地超过两千里,薛氏舰队在,南洲群岛就高枕无忧。”
  
      燕难飞、薛磐登上了薛氏家族高大旗舰。
  
      “出发!”
  
      一声令下。
  
      旗帜飞舞。
  
      薛氏家族的舰队浩浩荡荡离开了南洲群岛码头,朝着东北怒潮城的方向进发,距离超过三千五百里。
  
      “贤弟记住,斩草除根!”
  
      南洲城最高的城堡上。
  
      宁岐和薛雪目送薛氏舰队离开。
  
      这支舰队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浩浩荡荡了。
  
      大小舰船超过二百艘,整整三万人。
  
      当然,这也是一支联军。
  
      其中六成是薛氏家族的,还有四成都是附近海面势力的舰船。
  
      每一次开战都是这样的。
  
      薛氏家族作为这片海域的领袖,一定要带上其他势力,一是为了增加战斗力,而是为了保护本土的平安。
  
      否则主力舰队走了,留下了一大片小弟,万一他们蠢蠢欲动,起了不该有的野心该怎么办?
  
      或许有人会问。
  
      之前仇天危有三万海盗,如今薛彻又能集结出三万联军?
  
      这片海域能够孕育那么多的海面势力吗?
  
      当然可以!
  
      这可是超过四五千里海面的贸易利益,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势力。
  
      清朝嘉庆年间的大海盗张保仔,占领的地盘要小很多,但是全盛时期却足足有上千艘各式舰船,超过七万海盗大军。
  
      宁岐看着这支舰队目光非常复杂。
  
      “殿下……”薛雪上前从背后抱住了宁岐,柔声道:“您不必感伤,我有预感,属于您的时代很快就要来临了。”
  
      宁岐没有说话。
  
      他来到薛氏家族的领地之后,薛氏对他依旧恭敬。
  
      尤其薛彻每日都来请安,依旧视之为少主,但宁岐依旧能够感觉到寄人篱下的感觉。
  
      ………………
  
      在城堡上眺望薛氏舰队离开的不仅仅有宁岐,还有一个人,黑水台前都督阎厄。
  
      这也是一个有宗师之实,却没有宗师之名的绝顶高手。
  
      他的内心就更加复杂了。
  
      他是宁元宪的真正嫡系,又算是薛彻和燕难飞的师兄弟。
  
      因为利益,因为更深的纠葛,使得他在薛氏的路上越走越远。
  
      但是他真的没有想过要反宁元宪。
  
      所以当他去抓宁纲的时候,见到宁元宪醒来的一瞬间立刻放弃了所有抵抗,跪伏在地。
  
      可是,他也下不了薛氏和宁岐的这艘船。
  
      而且宁元宪也绝对不可能再信任他了,于是他选择了离开。
  
      此处虽好,却非吾乡,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返天越。
  
      ………………
  
      薛氏家族的舰队在这片海域是绝对的霸主,一直到了天南行省的领海范围之内,才会可能出现其他势力的舰队。
  
      所以这两千多里的海域,燕难飞就仿佛在自家澡盆游弋一般。
  
      薛磐看着这无边无际的海面道:“叔父,当年金纣伯爵如此强盛,为何不把东部海域、南部海域所有的群岛全部占领,然后将金氏家族全部迁移到海外?”
  
      燕难飞道:“一是因为蠢,二是因为死得早。”
  
      薛磐道:“这次我们要将金氏家族斩尽杀绝,斩草除根,包括金木兰吗?”
  
      燕难飞道:“希望包括她,帝国的意志,要将所有特殊血脉者全部抹去。”
  
      准确说是将非六大势力的所有特殊血脉者,全部抹去。
  
      从今以后,只能有帝国和六大超脱势力,能够掌握上古文明的力量。
  
      “那就可惜了。”薛磐道。
  
      他的这句话流露出了无比的龌蹉。
  
      金木兰太美了,尤其是涅变之后,她的美丽简直屹立在金字塔尖。
  
      薛磐内心也无比垂涎。
  
      燕难飞道:“上一个垂涎金木兰的人是宁翼。”
  
      薛磐道:“叔父说笑了。”
  
      燕难飞道:“我没有说笑,之前的金木兰已经够美,被太子宁翼视为禁脔,结果现在宁翼完蛋了。如今金木兰更美了,美得让人睁不开眼睛。所以就不能碰了,一旦碰了,会让很多大人物记恨的,知道吗?”
  
      薛磐道:“小侄知道。”
  
      燕难飞道:“所以直接毁掉吧,彻底剁碎了,也免得祸害。”
  
      薛氏旗舰的桅杆上,时时刻刻都有一个人在眺望,站在最高处观察敌情。
  
      他本来是有些懒散的。
  
      因为这两千多里内,不可能有任何敌情,这完全算是薛氏家族的内海。
  
      金氏家族的怒潮城,还在两三千里之外呢。
  
      而且金氏家族的海军简直弱小得让人哭泣,这都几年了,连海盗仇嚎都没能灭掉。
  
      陆地军队几年之内就可以练出,而海面舰队则需要几十年时间,才能成就一支强大的水师。
  
      所有薛氏舰队的人都知道,这一战关键在围攻怒潮城。
  
      海面上的战斗,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
  
      直接就是秒杀。
  
      金氏家族的舰队才几艘船?才多少人?
  
      不足薛氏联军的几分之一。
  
      而且他们的船很小,薛氏的战船又大又坚固。
  
      还不仅仅如此,薛氏的战舰上有投石机,有巨型强弩。
  
      金氏家族的战船那么小,什么都装不下。
  
      所以在薛氏联军面前,金氏家族的舰队真的就是一个刚刚走路的孩子一样,绝对不堪一击。
  
      或许是强大得太久了,使得桅杆上的瞭望武士完全提不起来兴致。
  
      因为整整十几年都没有一个足够分量的敌人。
  
      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前面很远的海面上仿佛出现了一个黑点。
  
      薛氏家族的瞭望手不由得一愕。
  
      这是那艘商船?
  
      他也没有太过于在意,这片区域出现商船也是正常的,甚至出现薛氏家族的巡逻舰船也正常。
  
      然而……
  
      下一刻,密密麻麻出现了几十个黑点。
  
      这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首先贸易舰队不可能那么密集,而且不是这个队形。
  
      但距离太远了,根本看不清楚。
  
      又过了两刻钟,终于看清楚。
  
      我……我艹!
  
      这,这是见鬼了吗?
  
      我看到了什么?
  
      金氏家族的舰队?
  
      桅杆手拼命地擦眼睛,然后用力拍了拍脑袋。
  
      我这是产生幻觉了?
  
      又靠近了一些。
  
      他终于看清楚了。
  
      还真他妈的是金氏家族的舰队。
  
      然后,他赶紧敲响了锣声。
  
      “有敌情,有敌情……”
  
      “当当当……”
  
      “有敌情。”
  
      然后,整个旗舰上的旗手拼命挥舞。
  
      向整个舰队示警。
  
      事实上,很多人都看到了。
  
      燕难飞和薛磐也看到了。
  
      他们也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金氏家族这是疯了吗?
  
      沈浪这是疯了吗?
  
      我们这还没有去打你怒潮城你?你竟然来打我们薛氏了?
  
      你的舰队才几艘船?
  
      才几个人啊?
  
      你涅槃军在地面上无敌,在海面上完全没用的。
  
      你这找死也太干脆了点吧?
  
      很快燕难飞看清楚了,更加不敢置信。
  
      金氏家族舰队就四十艘舰船,而且船都不大,加起来不会超过四千多人。
  
      这些舰船看起来很扁,特别修长。
  
      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优点了。
  
      不过你沈浪既然舍得死,我也舍得埋。
  
      燕难飞一声令下。
  
      “准备作战,准备作战!”
  
      “舰队呈包围阵型!”
  
      ………………
  
      海战是无比麻烦的。
  
      尤其是这个时候的海战,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排列阵型。
  
      两支舰队尽管已经很近了。
  
      但足足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后,海战才正式爆发。
  
      “嗖嗖嗖嗖……”
  
      “轰轰轰……”
  
      薛氏家族的舰队表现出了惊人的远程战斗力。
  
      他们总共有大小舰船超过二百艘,其中大型舰船超过三十艘。
  
      这些大型舰船上装备了巨型强弩,大型投石机,能够隔着三百多米发动攻击。
  
      这威势,简直惊人了。
  
      但是……
  
      这准度,也感人了。
  
      巨型强弩还好,还有一定的精准度。
  
      而投石机,真的就只能砸一砸海面了。
  
      能够命中一发,那绝对是运气爆棚。
  
      薛氏家族舰队,一阵狂轰,架势惊人无比。
  
      但是战果,几乎为零。
  
      没办法,就算到了火炮军舰的时代,也不知道要对轰多久才能掌握精准度了。
  
      而沈浪的舰队呢?
  
      没有巨型强弩,没有投石机。
  
      靠的只有一种。
  
      弓箭手。
  
      这是开玩笑吗?
  
      这是要回到地球公元前的海战吗?
  
      “嗖嗖嗖嗖……”
  
      沈浪舰队上,涅槃军箭雨爆射。
  
      全部都是火箭。
  
      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噗噗噗噗……”
  
      箭雨狠狠砸在薛氏家族的舰队上。
  
      燕难飞等人一惊。
  
      这简直丧心病狂啊。
  
      金氏家族的弓箭手能够射得什么远?
  
      这也差不多是极致了。
  
      两石弓对着空中抛射,能够射出近三百米距离。
  
      但是精准度?
  
      不说也罢。
  
      碰运气。
  
      就这样,两支舰队大战半个时辰!
  
      沈浪舰队竟然占据了上风。
  
      因为涅槃军的箭射得实在是太远了,完全不弱于薛氏舰队的巨型强弩和大型投石机。
  
      而且三千个人射箭,总比几十台巨型强弩和投石机准吧。
  
      但是战果?
  
      不说也罢。
  
      在这个距离下,就算涅槃军的箭也没有什么威力了。
  
      就算是火箭,也很难点燃薛氏的舰船。
  
      激战半个时辰。
  
      伤亡上百个。
  
      而且双方的距离,始终维持在三百米以上。
  
      没有办法。
  
      沈浪也不敢冒险。
  
      双方舰队的实力悬殊太大了。
  
      沈浪的舰船轻巧灵活、速度快。
  
      但是相对来说也比较脆,一旦挨中了几下投石机和巨型强弩,受伤可就不轻。
  
      激战了半个时辰后。
  
      沈浪的舰队逃之夭夭。
  
      薛氏家族舰队疯狂追击。
  
      这个时候,燕难飞终于发现,沈浪舰队的特点了。
  
      速度快,非常灵活。
  
      整个舰队的速度,比起薛氏舰队足足快了两成左右。
  
      两支舰队开始了疯狂的追逐战。
  
      原本薛氏舰队是绝对追不上沈浪的舰队。
  
      但是沈浪太贱了,每次距离得太远,他的舰队就会故意减慢速度,好让薛氏舰队追上来。
  
      整个过程,就像是美女再挑逗流氓。
  
      “过来啊,过来啊,只要你追上我,就让你XXX。”
  
      结果流氓疯狂地追,又完全追不上。
  
      等到你要放弃的时候,美女又停了下来,搔首弄姿:“过来啊,只要你追上我,就让你睡。”
  
      ………………
  
      整整两天两夜过去了。
  
      薛氏舰队始终在疯狂地追逐,压根没有正经打上一战。
  
      薛磐道:“叔父,沈浪有诈,有诡计。”
  
      燕难飞冷笑。
  
      沈浪当然有诡计。
  
      这是想要将薛氏舰队引到某个可怕的地狱处吗?
  
      真是可笑。
  
      这片海域谁最熟悉?
  
      不是你沈浪,而是我薛氏家族。
  
      你沈浪固然诡计多端,但我燕难飞才是在大海上生长的。
  
      这片区域是我薛氏家族的内海,完全了如指掌。
  
      ………………
  
      金氏家族的旗舰上。
  
      木兰站在船头,闭上眼睛感应这片海洋。
  
      她听到了大海的呼啸,听到了海风,听到了海底。
  
      沈浪上前道:“宝贝,确定了吗?”
  
      木兰道:“确定了,海洋在哀鸣,在呜咽,在累积无穷无尽的力量。等待着瞬间的爆发。”
  
      沈浪道:“那这一场爆发,威力足够大吗?”
  
      木兰道:“不管是我们的舰队,还是薛氏家族的舰队,在这场海洋天地之威的面前,如同孩童的玩具一般,轻而易举可以化为齑粉。”
  
      木兰蜕变之后,拥有了上古人类的感知。
  
      对整个大自然的感知。
  
      对大地,对海洋,对气候的感知。
  
      她能够知道什么时候会刮风,什么时候会下雨,什么时候会打雷。
  
      甚至更可怕的灾难,她都能提前预感。
  
      这个能力在几个月前他就表现过了。
  
      所以燕难飞的预感没有错,沈浪正要将薛氏家族的舰队带往地狱。
  
      ………………
  
      注:今日两更一万六!诸位大大,月票给我,糕点失声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