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11章:凤凰大涅槃!木兰怀孕!

第311章:凤凰大涅槃!木兰怀孕!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王大。
  
  这是最低等级的黄金血脉蛊虫,而且仅仅只有半毫升。
  
  但已经完全足够了。
  
  之前被封存在试管之内的黄金血脉蛊虫其实已经处于休眠状态。
  
  因为缺乏足够的能量,他们不再吞噬,也不再释放。
  
  然而,进入王大的体内之后,这些黄金血脉蛊虫顿时苏醒过来,仿佛本能一般,沿着血管飞快游到心脏之内。
  
  不计其数的原虫占领了王大的心脏。
  
  开始吞噬他的生命力量。
  
  顿时间,王大的整个身体仿佛彻底坍塌下去。
  
  生机飞快地萎靡。
  
  哪怕是最低等级的黄金血脉蛊虫,但那也无比的可怕。
  
  王大身体羸弱,那点可怜的生命力根本就不够他吞噬的。
  
  他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最后猛然之间。
  
  心跳停止跳动。
  
  呼出了最后一口气后,呼吸也停止了。
  
  几乎是瞬间,王大的生机就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看上去就仿佛死了一般。
  
  但沈浪并不紧张,这一幕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这还不是真正的鬼门关。
  
  这些原虫感觉到宿主心跳停止后,它们就会本能地停止吞噬,开始释放能量。
  
  所以,宿主很快就会恢复心跳。
  
  而这个过程才是最最凶险的。
  
  之前沈浪做过了无数次实验,结局全部都是爆体而亡。
  
  因为这黄金血脉蛊虫释放出来的力量和人体本能的血脉力量产生了剧烈的冲突,互相都想要战胜对方,最后导致整个身体凶猛的撕裂炸开。
  
  然而王大是空白零血脉。
  
  毫无排斥。
  
  黄金血脉蛊虫释放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注入他的筋脉之中。
  
  仅仅片刻后。
  
  他的心脏又恢复了跳动。
  
  他又恢复了呼吸。
  
  “砰砰砰……“
  
  这个心跳声简直大得惊声,就仿佛打鼓一般。
  
  不仅如此,王大全身的筋脉全部涨起,仿佛活生生粗了一圈。
  
  而且整个人的皮肤变得通红。
  
  热气腾腾,整个人就仿佛要炸开一般。
  
  “噗!”
  
  一口血箭猛地从他嘴里喷出,整整三四米高。
  
  王大猛地坐起。
  
  然后又重重垂落下去,躺在床上彻底人事不省。
  
  但是整个身体仿佛又无数小蛇在转来转去,身体表面竟然莫名其妙地隆起。
  
  看起来无比之诡异。
  
  但王大始终昏迷不醒。
  
  黄金血脉蛊虫正在不断改造他的全身,这个过程大约需要三天时间。
  
  中间有个过程应该会很痛苦的,甚至生不如死,但王大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任何惨叫。
  
  就如同之前一样。
  
  不管是挨打,还是挨骂,甚至受虐待他都不会发出一声叫唤。
  
  有一次,王二媳妇直接把滚烫的开水浇在他身上,他也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
  
  沈浪走到第二个人面前,道:“李狗子,害怕了吗?”
  
  有人一靠近,那个李狗子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浑身的毛孔都紧绷起来。
  
  他这个自闭症和社交障碍就更加严重了,不仅仅不能说话,甚至别人一靠近就恐惧,要是有人触碰他的话,他会直接有强烈的呕吐反应。
  
  听到沈浪的话后,李狗子摇了摇头,但是又点了点头。
  
  沈浪知道他害怕被人触碰,所以没有拍他的肩膀。
  
  “那我开始了哦。”沈浪笑道。
  
  李狗子点了点头。
  
  只要别人不触碰他,他也什么都不怕,不怕痛也不怕死。
  
  沈浪拿起针管,同样将半毫升的黄金血脉蛊虫注入到他体内。
  
  ……………………
  
  玄武城内!
  
  从国都回来之后,木兰整个人就进入了遐想。
  
  而且她有了一个敌人。
  
  不死不休的敌人。
  
  那就是女儿家每个月的天葵。
  
  日期临近那几天,那心中就无比紧张,恨不得一天看十遍。
  
  千万不要来,千万不要来。
  
  因为月事一来,就代表着她怀孕失败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意志,她直接把沈浪为她准备的舒适姨妈巾全部烧了。
  
  颇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
  
  整整三四天时间了,姨妈果然没有来。
  
  木兰惊喜之余,又开始疑神疑鬼。
  
  听说太高兴,太紧张,奔波太过,都会引起周期推迟的啊。
  
  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每天都如临大敌一般。
  
  如今差不多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如果怀孕了,应该能够从脉象上看出来了吧。
  
  日子真是难熬啊。
  
  她几乎是数着时辰过日子的。
  
  安再世大夫终于回来了。
  
  木兰迫不及待去找她,二话不说直接伸出手腕。
  
  安大夫一愕,但很快反应了过来,然后为木兰把脉。
  
  木兰就如同他女儿一般,她心中想什么,安大夫最清楚不过了。
  
  木兰宝贝的心脏紧紧悬了起来。
  
  足足好一会儿。
  
  安再世大夫点了点头道:“恭喜小姐,您应该是有身孕了。”
  
  这话一出,木兰内心欢喜的顿时要炸开了一般。
  
  她终于怀孕了。
  
  她和夫君成亲一年多了,如今终于有了爱的结晶。
  
  她好高兴啊。
  
  整个人仿佛都要飞了起来。
  
  就这样,她如同蝴蝶一般飞到了母亲苏佩佩那里。
  
  “娘,我怀孕了,我有宝宝了。”
  
  苏佩佩赶紧将手中的东西藏到背后,然后眉飞色舞道:“娘早就知道了,你月事没来,肯定就是有了,我要有孙儿了,我要有宝贝孙儿了。”
  
  木兰道:“娘,你藏起来的是什么吗?”
  
  苏佩佩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弄着玩的,你快去告诉亲家母吧。”
  
  然后,木兰又如同一只蝴蝶一般,朝着沈浪家中飘去。
  
  她走了之后,苏佩佩才将藏在背后的东西拿出来。
  
  原来是一只小鞋子。
  
  只不过绣得好丑啊,歪歪扭扭的,压根看不出来这是鞋子啊。
  
  幸亏没有被木兰看到,否则要丢死人了。
  
  苏佩佩的绣工实在是……不提也罢。
  
  当然,你以为这只小鞋子就是最丑的吗?
  
  不,比这还丑的小鞋子她还有半抽屉,她手中这只已经是最好的了。
  
  爱因斯坦的小板凳,真是哪个世界都有。
  
  “不急,不急,还有八个月,到时候我一定能够做出一双像样的小鞋子。”
  
  苏佩佩心中暗暗发誓。
  
  当年她生下木兰和金木聪的时候,还很年轻,也很贪玩。
  
  所以她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无微不至的好母亲,错过了两个好玩的小宝宝。
  
  哦不,是一个。
  
  这次,她绝对不会错过了。
  
  木兰生了宝宝之后,她一定要亲自玩,不……是亲自带。
  
  她绝对不会再超过这个宝宝的每一个瞬间。
  
  ………………
  
  木兰宝贝飞快跑到了沈浪家中。
  
  不过这毕竟是婆婆,刚才跑过来兴奋得很,但是到了跟前却又不好意思起来。
  
  她一直一来都是落落大方的,但此时却有些忸怩。
  
  “妈妈,我……我怀孕了。”木兰娇羞无限道。
  
  沈浪母亲抬头,目中露出无比慈爱的笑容,柔声道:“我早已经知道,我家木兰真了不起。”
  
  木兰一看。
  
  果然婆婆在绣一只小鞋子,旁边还有好几双已经绣好的。
  
  木兰不由得拿起这些小鞋子。
  
  真的好可爱的鞋子啊。
  
  每一双的图案都是不一样的,有的绣老虎,有的绣金鱼,有的绣凤凰。
  
  而且从小到大的都有,每一双都精致得不得了。
  
  木兰崇拜道:“妈妈,你真厉害!”
  
  “我,我现在就把这双绣着小老虎的鞋子拿走,可不可以?”
  
  ………………
  
  “啊……啊……啊……”
  
  冰儿才惨叫。
  
  因为实在是很痛啊。
  
  她的肚子已经开始发动了。
  
  她肚子这个宝宝可真是够足月,整整九个月多。
  
  按照沈浪的估计,预产期应该是在七八天前。
  
  结果她肚子里面宝宝仿佛压根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待在妈妈的肚子里面不亦乐乎。
  
  而且每天还要准时和爸爸玩游戏。
  
  玩按妈妈肚皮的游戏。
  
  沈浪在哪里按一下,宝宝就在不远处的地方也按一下。
  
  有些时候折腾得厉害了,小拳头能够把妈妈肚皮顶起小半寸。
  
  沈浪一直等着宝宝发动。
  
  结果一直没有发动。
  
  然后,他先去了北苑猎场。
  
  结果,他一去,宝宝就发动了。
  
  太调皮了。
  
  沈浪虽然不在,但是宫里派来了十几个女大夫,产婆等等。
  
  一应区全。
  
  “夫人,用力啊,用力啊。”
  
  结果冰儿光惨叫,不用力。
  
  五王子的夫人卓氏惊讶道:“冰儿,你怎么非但不用力,还往回缩啊。”
  
  冰儿颤抖道:“我要憋着,我要等着夫君回来后再生。”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这还能憋吗?
  
  女大夫道:“冰儿夫人,千万不能憋,胎盘从你肚子脱落之后,宝宝必须从你肚子里面出来,否则就会有危险。”
  
  顿时小冰一吓。
  
  赶紧用力。
  
  别看冰儿骨架小,但是盘骨宽,非常适合生养。
  
  而且这个宝宝胎位正得很。
  
  拼命用力了十几次之后。
  
  “哇哇哇……”
  
  产房内边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无比顺利。
  
  几个产婆不由得啧啧称奇。
  
  第一胎就这么顺利,真是太罕见了。
  
  好些个女人第一胎生得要死要活,折腾两三天的都有。
  
  冰儿从发动到生下来,还不超过两个时辰。
  
  “恭喜夫人,是个千金小姐。”
  
  冰儿一听,顿时小嘴一扁,几乎要哭出来。
  
  她做梦都想要生一个儿子,结果竟然生出来一个丫头。
  
  丫头有什么好的?
  
  你娘我就是一个小丫头,难道还没做够吗?
  
  卓氏笑道:“你以为这丫头和你一样吗?人家一生下来就金贵得很,就是一个千金大小姐。”
  
  冰儿一想也对。
  
  我生的丫头和我是不一样的。
  
  然后又喜笑颜开。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一定不要像我,一定要像她爹爹,那样才美。”
  
  产婆用温水将宝宝擦洗干净,剪好脐带,包裹起来。
  
  “哟,好漂亮的丫头,这么漂亮的丫头真是难得见啊。”
  
  卓氏赶紧凑过来。
  
  确实好漂亮的丫头啊。
  
  刚刚生出来,肌肤就是光滑的,一点都不皱。
  
  小宝宝刚刚离开妈妈的肚子,有点没有安全感,小身体微微颤抖着。
  
  哭了几声后,受到光线的刺激,本能地想要睁开眼睛。
  
  但是刚生出来没有什么力气,用力好大的劲儿,才睁开了一点点。
  
  好大的眼睛。
  
  好亮的眼睛。
  
  眼瞳黑黝黝的,仿佛宝石一般纯净。
  
  卓氏只看了一眼,整个心脏都要融化了。
  
  眼泪都出来了。
  
  直接一把抱在怀里。
  
  “宝贝,心肝宝贝,以后你给娘做宝贝好不好啊?”
  
  卓氏真是无比疼爱,又无比心酸。
  
  因为她和宁政成婚已经两三年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怀孕。
  
  已经找大夫看过了。
  
  而且沈浪就是最好的大夫。
  
  宁政没有问题,是她的问题。
  
  所以卓氏一直都想要给宁政纳妾,但都被宁政拒绝了。
  
  他说不是不好美人。
  
  而是觉得麻烦。
  
  他觉得这夫唱妇随的很和谐,万一找个不安分的女人进来,从此就家门不宁了。
  
  于是卓氏就去找沈浪,因为他知道现在长平侯爵府做主的人是沈浪。
  
  结果沈浪说他另有安排。
  
  “快,快给我看看。”冰儿道。
  
  卓氏赶紧把小宝宝递到冰儿的怀抱内。
  
  冰儿惊喜:“真是好漂亮的宝宝啊,长得果然像她爹爹,像爹爹好,又娇气又高贵。”
  
  她欢喜得要哭出来。
  
  在她心目中,沈浪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贵气的人了。
  
  所以不管生儿子还是女儿,最好都不要像她,她自己一辈子都是小丫头的命。
  
  当然冰儿也自得其乐,这个小丫头做得美滋滋。
  
  但谁不喜欢自己儿女是贵人呢?
  
  接着,冰儿解开衣襟,虽然现在还没有奶水,但这是要靠宝宝吸出来的。
  
  果然宝宝刚刚含住,就本能地吮吸了起来。
  
  看着宝宝拼命的小模样,冰儿内心幸福得仿佛要融化了一般。
  
  “宝宝加油,把两个都吸出来,然后左边归爸爸,右边归宝宝好不好?”
  
  冰儿这话刚刚说出来,顿时面红耳赤。
  
  在场还有十几个人了,这话也太私密了。
  
  卓氏看了一眼冰儿,再低头看了看自己,顿时觉得好羡慕。
  
  外面,余兮兮和余可可两个小丫头兴奋得上蹿下跳。
  
  “宝宝在哪里,宝宝在哪里?
  
  几个产婆就要拦住,不让两个小丫头进来。
  
  从现在开始,冰儿就算是做月子了,不能见风。
  
  “让她们进来吧!”
  
  冰儿一切都听沈浪的。
  
  沈浪说过,女人生孩子后月子是要做,但是不能紧闭,要通风。
  
  而且所谓坐月子不能洗澡也是无稽之谈。
  
  用温水,不要坐浴,完全可以洗。
  
  在宁焱公主的带领下,两个小丫头飞快地冲进了产房。
  
  结果冲到床前的时候,两个小丫头本能地慢了下来。
  
  看着小小的宝宝,两个小丫头本能地起了保护欲,说话都小心翼翼的。
  
  “宝宝好小,好漂亮啊。”
  
  “冰儿娘,我能摸摸小宝宝的手吗?我已经洗过手了,可干净了。”
  
  冰儿点了点头。
  
  余兮兮小心翼翼摸着小宝宝的手。
  
  “好可爱的手啊,好小的手啊。”余兮兮低声兴奋道。
  
  旁边的妹妹余可可心切不已道:“好了,该我轮到我摸小宝宝的手了。”
  
  宁焱公主看着这一切。
  
  内心好怪异。
  
  既感觉到很幸福温馨,但是又有点肉麻。
  
  当日她说爱沈浪,要为他生宝宝。
  
  这是真心话。
  
  但真的看到宝宝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多玩几年啊。
  
  忽然肚子里面多出一个宝宝,我……我仿佛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啊。
  
  旁边的产婆还没有看宁焱的脸,先看了她的腚,顿时大呼道:“我的天爷,这个腚不生个十个八个娃,真是可惜了了了。就你这胯,一闭眼一跺脚就生下来了,简直比生鸡蛋还容易。”
  
  这话一出,宁焱逃之夭夭。
  
  此时旁边的女大夫道:“许婆婆,刚才那个女人是宁焱公主。”
  
  顿时,那个产婆几乎要吓尿了。
  
  几个女大夫和产婆心中嘀咕。
  
  一直都传闻宁焱公主和沈浪有一腿,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做赘婿做到沈浪公子这个份上也真是绝了啊。
  
  不但有小妾,而且公然把公主养在房里。
  
  ………………
  
  北苑猎场内。
  
  这里仿佛上演了一场生化危机一般。
  
  到处都是动物腐烂的实体,到处都是瘴气,到处都是毒气。
  
  种氏家族的军队第二次冲入北苑猎场的时候,刚刚经过了这些地方,仅仅只是不小心嗅了一口那黄绿色的气体。
  
  结果回去之后,直接上吐下泻,治了三天三夜,活生生拉肚子拉死了。
  
  上百人,只有一半人救了回来。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靠近那个北苑猎场了。
  
  听说那里爆发瘟疫了。
  
  ………………
  
  两千三百多个空白零血脉者,都已经全部注射过黄金血脉蛊虫。
  
  没有出现一个伤亡。
  
  确实和沈浪之前做过的实验一样,只要是零血脉者,就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改造血脉后,每一个人都人事不省,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整整三天三夜后。
  
  王大首先苏醒了过来。
  
  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同的世界。
  
  当然不是身体,而是精神世界。
  
  之前他的精神世界,时时刻刻都是灰暗的,就仿佛某个阴暗的角落,根本见不到阳光。
  
  他不知道抑郁这个词。
  
  但几乎所有的空白零血脉者,都有自闭症,精神障碍,还有抑郁症。
  
  而现在!
  
  他虽然没有睁开眼睛。
  
  但是内心竟然感到了欢快。
  
  这个世界竟然还有快乐这种情绪?
  
  太美妙了。
  
  就仿佛整个世界充满了阳光一般。
  
  他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这是他的本能反应,永远失去安全感,当闭上眼睛的时候,再一次睁开眼睛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因为他之前住在柴房,睁开眼睛就要看到这个灰暗丑陋的世界,就要看到无数鄙夷嫌弃的目光。
  
  睁开双眼。
  
  巨大的房间内,就只要他一个人醒着。
  
  其他兄弟依旧在沉睡中。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
  
  身体竟然这么轻快矫健?
  
  之前不管他在努力,四肢永远都是酸软的。
  
  他非常努力地干活,但真的没有力气,骨头里面就仿佛灌满了铅一般,就连凭空抬起来都需要莫大的力气。
  
  而且四肢永远是冰凉的。
  
  而现在!
  
  整个身体暖洋洋的。
  
  心脏跳动得不快,但前所未有的有力。
  
  他看到一面镜子,他走了过去。
  
  来到镜子面前,他第一次看到了自己。
  
  这……这里面的人是我吗?
  
  他已经完全变了。
  
  目光锐利有神,而且肌肤不在苍白,而是充满了健康的红晕。
  
  甚至身体外形都彻底变化了。
  
  之前瘦骨如柴,此时竟然已经有肌肉爆起了。
  
  虽然依旧比较瘦,但已经充满了力量感。
  
  前所未有的强壮有力。
  
  苦头欢走了进来。
  
  王大顿时羞赧地移开目光,他觉得照镜子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
  
  “醒啦?跟我来!”
  
  王大跟着他走了出去。
  
  来到一堆石锁面前。
  
  “这是八十斤的,你举起来试试看。”
  
  之前不要说八十斤,就连二十斤都非常费劲,超过三十斤,王大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断裂了一般。
  
  听了苦头欢的命令后。
  
  王大弯腰深吸一口气,猛地抓起那个八十斤的石锁。
  
  结果,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了。
  
  不是因为石锁太重,而是因为太轻了,他用力太猛。
  
  “这是一百五十斤的,你试试看。”
  
  接着,王大又轻而易举地将一百五十斤的石锁举了起来。
  
  “这是二百八十斤的,你试试看。”
  
  王大又轻而易举将二百八十斤的石锁举起。
  
  “这是三百九十斤的,你再试试看。”
  
  王大又一次举了起来。
  
  但这次已经有些吃力了。
  
  “可以了,双臂三百九十斤是你的极限力量。”苦头欢道:“但这仅仅只是开始,以后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确实如此,他们不像是兰氏十兄弟,血脉本来就高,而且积攒了几十年的力量,一旦被激活之后就很强大。
  
  而眼前这个力量对于王大来说,仅仅只是被改造血脉之后的起点而已。
  
  “这是一石弓,你来开试试看。”苦头欢又道。
  
  王大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这个一石强弓。
  
  一石弓,差不多就是一百三十磅左右,不管在哪里都是强弓了。
  
  不管是在越国,还是在楚国,只有最最精锐的弓箭手才会集体装备一石弓。
  
  不是拉不开。
  
  光拉开的话,很多人都可以。
  
  但拉开之后,还要连续射二十箭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是一石半的弓,你试试看。”
  
  王大拉开了这只一石半的强弓,虽然有一点点吃力,但不算很困难。
  
  “这条跑道是一百五十步,你用最快速度跑完。”
  
  话音刚刚落下,王大就狂奔而出。
  
  苦头欢不需要任何计时工具,再心中就能判断出时间。
  
  十息左右,还不到一点。
  
  也就是不到十秒。
  
  这个成绩就算在地球,也已经靠近世界冠军了。
  
  真是牛逼啊。
  
  而之前的王大快速奔跑的时候,还不到五十米整个人就仿佛呼吸不上来。
  
  这个提升何等逆天?
  
  单纯对于王大这个人来说,身体素质完全是十倍,百倍的提升。
  
  改变了血脉之后,竟然变得如此之强大。
  
  跑完一百米后,王大又折身跑回来,笔直站在苦头欢面前,等待他的新命令。
  
  苦头欢看到,他的眼睛里面都是泪水。
  
  可见他的内心激动到了何等程度。
  
  “给你半柱香的时间,你哭也可以,笑也可以。”苦头欢转身离开,把整个操场留给王大一人。
  
  王大没有狂笑,没有捶胸顿足,也没有豪迈高呼。
  
  就只是默默流泪。
  
  真正的泪如涌泉,根本就止不住。
  
  甚至不知道为何而哭。
  
  就是想哭。
  
  无比的狂喜。
  
  无比的酸涩。
  
  无比的幸福。
  
  无比的感恩。
  
  十分钟后!
  
  王大听到了苦头欢的脚步声,他立刻收起所有的泪水,擦拭得干干净净,再一次笔直站立,等待苦头欢的新命令。
  
  “你现在最想见谁?”苦头欢问道。
  
  王大道:“公子。”
  
  “哈哈……”苦头欢道:“公子的女儿出生了,他赶回去看宝贝女儿,大概明后天才回来,而且他大概也不习惯见到很多人对他感激涕零,他只擅长面对坏人,不擅长面对自己人。”
  
  顿时,王大又没有话了。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激之情的。
  
  虽然整个人都蜕变了,变得非常强大。
  
  但是性格确实半点没变。
  
  “李狗子很快就要醒了。”苦头欢道:“刚才我让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王大点头。
  
  苦头欢道:“你带着李狗子也做一遍,就这样一直传下去,确保两千三百多人都要测试一遍自己的力量,速度。”
  
  “是!”王大立定转身,朝着营房跑步前进。
  
  果然,第二个改造血脉的李狗子苏醒了,正站在镜子面前发呆。
  
  王大道:“你跟我来。”
  
  李狗子跟着王大来到操场上。
  
  王大道:“这是一百五十斤的石锁,你试试看。”
  
  就这样!
  
  两千三百多个被改造后的零血脉者,一批一批地苏醒了过来。
  
  根本不需要任何命令。
  
  也不需要任何军官出动。
  
  先醒的人,带着后醒的人进行力量,速度测试。
  
  测试完毕后,全部记录下来。
  
  四个时辰后!
  
  所有的测试结果,整整齐齐送到了苦头欢的面前。
  
  苦头欢没有看成绩。
  
  因为他知道,每一个人都是差不多优秀的。
  
  让他震惊的是这些人的纪律和觉悟。
  
  之前兰氏十兄弟那群特殊血脉者被激活血脉力量苏醒之后,每一个人都是大呼小叫的,足足好一会儿才恢复秩序。
  
  而这两千多人,不需要任何命令,不需要任何指挥。
  
  他们自己就完成了一切测试。
  
  苦头欢眼圈再一次湿润了。
  
  这……这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军队。
  
  我苦头欢何德何能,竟然能够得到这样的军队,竟然能够成为这支军队的统帅?
  
  这样优秀的军队,从来都没有见过啊。
  
  看了一眼他们的测试数据。
  
  对于普通军队来说,他们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是绝对的上游,双手力量超过四百多斤。
  
  而速度更是顶尖,百米十息。
  
  这样的士兵,每一个都是珍贵的,简直是梦寐以求的。
  
  但是他整整拥有两千多人。
  
  之前他们没有力量,而现在上天赐予他们力量,赐予他们敏捷和速度。
  
  这支军队,已经完整了。
  
  拥有力量,纪律,灵魂!
  
  而且……
  
  这仅仅只是开始。
  
  经过三个月训练后,他们会变得何等强大?
  
  苦头欢转过头去,不让别人看到他的泪光。
  
  他这是激动,兴奋,也心酸。
  
  这两千多人的命运被改变了。
  
  他们之前被父母家人嫌弃,活得猪狗不如。
  
  而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人,而且还是无比优秀的人。
  
  比起兰氏十兄弟。
  
  苦头欢觉得这些人才真正算是凤凰涅槃,才算是获得新生。
  
  甚至苦头欢觉得,比起兰氏的那十个天才,他更加喜欢这两千多人。
  
  而且他现在已经几乎每一个人的名字了。
  
  这是我的兵,我的兄弟!
  
  接着,苦头欢收敛内心情感,下令道:
  
  “你们自由训练,按照操典第一,第二课。”
  
  “两刻钟后,集体去吃饭。”
  
  “吃完饭后,再训练一个时辰,按照操典第三,第四课。”
  
  “训练完毕后,睡觉。”
  
  苦头欢命令下达之后。
  
  这两千多血脉涅槃者,瞬间在最短时间内集结。
  
  两千多人,站成了二十三个方阵。
  
  无声无息。
  
  每一个方阵整齐得如同尺子量过一般。
  
  然后,这两千多人开始进入训练。
  
  不需要任何命令,也不需要任何监督。
  
  这不是机器人。
  
  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丰富的内心世界,鲜活的灵魂。
  
  被改造血脉后,他们明明已经变得强大了。
  
  但是依旧没有任何倨傲,也没有任何散漫。
  
  依旧和之前一样,服从,感恩,敏感。
  
  苦头欢隐藏在黑暗中。
  
  无比贪婪地望着这两千三百多人。
  
  太优秀了!
  
  这就是我的王牌军队,这就是我的无敌军团。
  
  三个月后的边境会猎,我们一定要震惊世界!
  
  沈公子,你太了不起了,你创造一个天大的奇迹。
  
  ………………
  
  注:第一更送上,我吃点饭然后接着码字,月票榜有些无力,兄弟们助我一力呀!
  
  谢谢mauy和皮皮虾我们跑的几万币打赏。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