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10章:玷污种师师!改造零血脉!

第310章:玷污种师师!改造零血脉!

    听到沈浪的话后,种师师没有说话,种渺反而大笑。
  
      “沈浪,你不要装神弄鬼了,胡吹大气了,什么我们落入了你的陷阱?我们又落入了你的什么陷阱?”
  
      沈浪道:“种师师,你本来想要让种妃出手杀我,但种妃现在紧闭宫门不见任何人,而且她已经不管和我你之前的矛盾了,所以你就想着在北苑猎场守株待兔。你最早的一批军队,三天前就已经秘密进入了北苑猎场,大规模的军队昨天晚上进入,而你自己则是三个时辰前进入。”
  
      种师师道:“是又如何?”
  
      沈浪道:“我既然能够猜到你会提前进入北苑猎场守株待兔,为何不能更加提前下手害你呢?”
  
      种渺笑道:“沈浪你以为我们没有想到吗?你不会这些手段吗?要么在粮食里面下毒吗,不就是在水里下毒吗?要不然就是在水里下天花病毒等等手段?想要破解非常简单,首先粮食我们自己带,根本就不吃猎场里面的存粮。其次把水烧开了再喝再煮饭,就可以灭杀大部分毒物了,就算是砒霜等毒物我们种氏有专门的东西可以检测出来,甚至银针都能检测出砒霜。如果是其他毒物就更加不可能了,你有多少毒啊?能够同时在三口井里面下毒,还要让我们两千多人同时中毒?开玩笑嘛?”
  
      这话倒是有道理的。
  
      作为一支精锐的军队,防止敌人在水中下毒,粮食中下毒本就是重中之重。
  
      而且大规模下毒本就是很难的。
  
      沈浪笑道:“说得半点不错,不过种师师你应该知道薛雪给她义母,也就是剑王妻子下蛊毒一事吧。”
  
      这话一出,种师师和种渺的脸色一变。
  
      她们当然知道。
  
      薛雪和种师师的关系非常密切。
  
      剑王妻子的惨状,她也有所耳闻。
  
      沈浪道:“其他剧毒,不管有多么厉害,经过大量的稀释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威力了。而且就算是再厉害的毒蛇之毒,一旦煮熟了也就失效。但有一种东西非常可怕,就算在沸腾的开水中也不能将它们杀死,那就是浮屠山的蛊毒虫。”
  
      “最最可怕的是,这些蛊毒虫是可以再体内不断自我分裂,自我繁殖的,区区几百只蛊虫,再几天之内就能变成几万条,几十万条甚至更多。”
  
      “而我在北苑猎场的水井里面,滴下了剑王妻子三两血。那里面有多少蛊毒虫,几十亿都不止吧。你们就算将水烧开了喝也没用,你们自己算一算,每个人体内有多少蛊毒虫,几万?几十万?”
  
      “而且血脉力量越高的人,蛊毒之虫繁殖得越快,你们当中应该已经有人开始发作了。这种蛊毒发作的特征就是浑身的皮肤如同蟾蜍一样,然后变得畏光,声音沙哑,神志渐渐丧失。”
  
      这话一出,种师师毛骨悚然。
  
      剑王妻子的惨状,她是清清楚楚的,简直人不人鬼不鬼,活到这个份上还真不如死了算。
  
      沈浪微笑道:“不出意外的话,症状都是先从腹股沟开始的,因为那里淋巴非常密集。”
  
      “啊……”忽然种氏家族义女种渺一声惊呼。
  
      刚才小解的时候,她仿佛觉得自己肚子下面有些不对劲,但是不痛不痒的她也没有在意。
  
      沈浪笑道:“一开始不痛不痒,但是很快就会变得瘙痒难忍,最后蔓延到全身,而到了那个时候神仙难救,剑王妻子就此时就如同野兽一般。”
  
      种渺脸色剧变,飞快转身冲入了帐篷之内,解下自己的铠甲。
  
      顿时看得清清楚楚,在腹股沟的位置,果然有很多麻麻点点,如同蟾蜍一般。
  
      她顿时头皮一阵阵发麻,内心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这怎么办?这怎么办?
  
      紧接着,种师师麾下的高手纷纷狂奔到帐篷内,密林之内,解开裤子看。
  
      “啊……啊……”
  
      然后,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尖叫。
  
      有些人腹股沟有蟾蜍一般的麻麻点点,但有些人没有。
  
      沈浪笑道:“我没有猜错的话,已经有人先发作了吧。这些人要么喝水最早,要么血脉天赋最高,但是放心吧,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过。”
  
      这话一出,种师师麾下的军队彻底毛骨悚然。
  
      接着沈浪继续道:“种师师,你身份高贵,从来不喝井水,你喜欢喝山泉水是吗?这北苑猎场有一座山叫感恩山,山中有一个悬崖,悬崖上又一个裂缝,里面有泉水不断涌出,甘甜之极,那处泉水也被污染了,我将剑王妻子的毒血很多都注入到那个泉水的源头,你该不会是用那泉水煮茶了吧?”
  
      这话一出,种师师脸色彻底剧变。
  
      她最喜欢喝茶了,而且只喝最好的茶,永远让人随身携带。
  
      煮茶用的水,也一定要是要悬崖裂出的泉水。
  
      就在一个时辰前,她刚刚喝了。
  
      “沈浪,你……你骗我!”种师师颤抖道。
  
      沈浪冷笑:“我骗你做什么?我还有半两毒血没有用完呢。”
  
      然后,他举起了手中的这一管毒血。
  
      红色中带着绿紫色,看起来诡异之极,这还真是剑王妻子身上的毒血。
  
      顿时间,种师师觉得毛骨悚然。
  
      然后感觉到浑身无比麻痒,仿佛血液里面有无数蛊虫在游动,在繁衍,在分裂。
  
      她恨不得立刻解开盔甲看自己的腹股沟,看有没有出现蟾蜍一般的麻麻点点。
  
      “种师师小姐,对于这种蛊毒薛雪小姐应该最为清楚,这毕竟是浮屠山的蛊毒,就算治好了,身体和皮肤也差不多毁了,你体内进蛊虫还不到一个时辰,时间应该还来得及,像种渺这样的就算治好了,也基本上毁了一半。”
  
      这话一出。
  
      种师师已经几乎魂飞魄散。
  
      她千万不要变成剑王妻子那副鬼样子啊,那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
  
      她宁愿死了,也不要变成如此丑陋,如此可怕的模样。
  
      我才中毒一个时辰,应该还来得及吧?应该还来得及。
  
      我要赶紧去找薛雪,我要赶紧去救治。
  
      一时间,种师师什么都顾不上了。
  
      比起报仇,还有什么比自己的美貌和性命更加重要?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于是,她内心惊惶,二话不说直接翻身骑上了她的那匹汗血宝马,朝着国都方向狂奔而去。
  
      去找薛雪求救。
  
      顿时,种氏的其他高手赶紧追了上去,高呼道:“小姐,等等我,等等我!”
  
      但是种师师的汗血宝马速度太快了,完全是一骑绝尘,转眼之间就跑得没影了,后面的种氏高手死命狂追。
  
      种师师都跑了。
  
      种氏家族的两千精锐当然更加人心惶惶。
  
      每一个人都喝了北苑猎场的水,每一个人体内都有蛊虫了。
  
      如今,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占领北苑猎场啊,只想着赶紧回国都治疗体内的蛊毒。
  
      尤其是种渺,她都已经发作了啊。
  
      “沈浪,你给我等着,我种氏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然后,种渺翻身上马,朝着国都狂奔。
  
      片刻之后,种氏家族的两千多名士兵逃得无影无踪。
  
      沈浪朝着苦头欢道:“走,我们进去吧!”
  
      苦头欢带着十名百户,三百名武士,两千多名空白零血脉者,浩浩荡荡进入了北苑猎场之内。
  
      咸奴在边上问道:“公子,我们要不要重新挖掘一口新井啊。”
  
      苦头欢在边上一笑。
  
      咸奴和武烈一愕,然后道:“公子,难道您是骗种师师的?”
  
      当然是骗种师师的。
  
      首先,这些蛊虫这么珍贵,沈浪怎么舍得下到井水之中?
  
      之前害种师师的神经毒素只是蛊虫的分泌物而已,当然可以利用。
  
      而这些蛊虫对于沈浪来说无比珍贵,一点都不舍得浪费,改造血脉完全靠这些蛊虫呢,哪里舍得几亿几亿地损耗?又不是某些东西可以源源不断生出来。
  
      其次,这些蛊虫无比强大,但是也非常脆弱。
  
      开水一煮就全部死完了,甚至在井水中也很难生存下去,它们是靠血液能量生存的。
  
      所以在井水里面下蛊虫,压根就没有可能,在一碗水里面下还差不多。
  
      咸奴道:“那这些人身上发作的蟾蜍一样的麻麻点点是怎么回事?而且全部都是武功高的人中招,都是种师师身边的高手中招?”
  
      这个时候剑王李千秋又有话要讲了。
  
      沈公子啊,我对你无限地感激。
  
      但是能不能不要让我天天去干这些下三滥的脏活啊。
  
      这是在有违我大宗师的身份啊。
  
      没错,这些人发作的压根就不是浮屠山的蛊毒,只是一种引发皮肤病的植物毒素而已。
  
      武烈道:“公子,薛雪、燕难飞和浮屠山应该有关系,所以很快就会知道体内没有中什么蛊毒,到时候种师师又会来找我们麻烦怎么办?难道我们又要去向陛下告状,让陛下派遣军队驱逐种师师吗?”
  
      沈浪笑道:“若这等小事都要去找陛下做主,岂不是显得我尤其无能?”
  
      此时武烈和咸奴才发现,此时大傻在边上,但剑王李千秋却不见了踪影。
  
      ………………
  
      任何人面对种师师这种蛮横无理的天之骄女都很头疼。
  
      除非你一劳永逸地杀了她。
  
      否则她永远会来疯狂地找你麻烦,根本不会善罢甘休。
  
      但沈浪真的不能杀她,承担不起杀她的后果。
  
      种氏家族现在太强大了。
  
      沈浪当务之急,就是用尽全力将五王子宁政扶上去,壮大自身的力量。
  
      而一旦杀了种师师,那便不死不休了。
  
      当然了,想要对付这种狠毒蛮横的娇娇女,沈浪起码有十几种办法。
  
      那么哪一种办法最没有底线?
  
      沈浪基本就会选择哪一种。
  
      …………
  
      种师师被沈浪吓唬中了蛊毒之后,顿时魂飞魄散,骑着千里马拼命地朝着国都狂奔。
  
      她脑子里面什么都不想,只想着赶紧找到薛雪,确定体内有没有可怕的蛊虫?如果有的话,赶紧去浮屠山求救。
  
      一刻也不能耽误。
  
      所以不知不觉地,她就将种氏家族的高手和军队甩得无影无踪了。
  
      一个人骑马奔跑在偏僻的道路上。
  
      忽然,她眼前猛地一花。
  
      然后整个身体飞了起来。
  
      一个绝顶高手飞快地从她头顶跃了过去,直接提着她的身体消失在旁边的树林中,片刻之后便无影无踪。
  
      从头到尾,种师师连求救高呼都发不出来。
  
      大约一分钟后,这个高手再一次出现,将种师师的汗血宝马牵到树林中藏了起来。
  
      这个绝顶高手,当然还是剑王李千秋。
  
      他真的是非常无奈。
  
      沈公子,为什么?为什么啊?
  
      每次都要让我去干这些下三滥的事情啊,我真的有点扛不住了。
  
      他夹着种师师飞快狂奔,将她带到某处秘密的山洞之内。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种师师恢复行动能力后,猛地释放了暗器。
  
      暴雨梨花。
  
      见鬼了,她的身上竟然也有暴雨梨花?
  
      当然是仿制的。
  
      沈浪制造的这个暴雨梨花暗器实在威力太惊人了,出名了之后,很多势力都纷纷仿制。
  
      燕难飞的南海剑派,阎厄的黑水台仿制的水平极高。
  
      种师师是天之骄女,别人当然不肯放过讨好她的机会,所以薛磐和薛雪都送了好几个给她。
  
      “唰!”
  
      无数的毒针,暴雨一般朝着剑王李千秋浑身笼罩射去。
  
      接下来的一幕,真的把种师师惊艳到了。
  
      对方竟然连躲都不躲,从体内猛地激荡出一股强大的真气内力。
  
      顿时,这无数的毒针仿佛撞上了空气墙,然后被暴风瞬间吹散,朝着两边飞射,消失得无影无踪。
  
      种师师惊骇。
  
      此人的武功,竟然高到这个地步?
  
      太匪夷所思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只见他脸上带上一张面具,白无常的面具。
  
      他的武功,果然如同鬼神一般高明。
  
      “你究竟是谁?赶紧放了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的父亲是种尧,我的姑姑是越国王妃,我的未婚夫是大炎帝国武亲王之子,你要是敢伤害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
  
      “你武功这么高,就这么瞎混太浪费了,不如效忠我种氏家族如何?一定保你荣华富贵。”
  
      “你放了我,赶紧放了我,我必须立刻回去,耽误了时辰,我杀你全家。”
  
      “你和沈浪什么关系?你和他有没有关系?”
  
      然而,对方没有任何回答,直接往她嘴里灌入了一样东西。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种师师已经一片迷离。
  
      飘飘欲仙的同时,又仿佛火烧火燎。
  
      周围发生的一切是如此的虚幻,就仿佛做梦了一般。
  
      在梦境中。
  
      她仿佛和一个男人苟且。
  
      她又哭又笑。
  
      又唱又跳。
  
      对方依旧带着白无常的面具,看不见面孔,但从他身体可以看出,此人非常年轻。
  
      有些瘦弱,但是非常修长。
  
      而且胸口位置有一朵梅花痣。
  
      种师师仿佛前所未有的兴奋,心中的话不断倾泻而出。
  
      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毫不遮掩地说了出来。
  
      而在这疯狂时刻,外面暴雨倾盆。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
  
      种师师头痛欲裂,仿佛宿醉了一般。
  
      之前发生的一切,真的仿佛就如同一场梦境,那么地不真实。
  
      紧接着她猛地坐起来。
  
      然后发现了一件无比惊悚之事。
  
      她身上什么衣物都没有,躺在一个山洞里面,地上就垫着白丝绸。
  
      上面竟然还有殷红的血迹。
  
      种师师惊骇。
  
      我的天那?
  
      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竟然不是梦境?一切竟然是真实的?
  
      我,我失贞了?
  
      啊……啊……啊……
  
      此时地上还有一封信,字迹非常漂亮,前所未有的漂亮。
  
      能不漂亮吗?
  
      沈浪完全仿照兰亭序的字体写出来的。
  
      “种师师小姐,谢谢你的厚爱,我永远不会忘记昨夜的你,也不会忘记昨夜的雨。但是你昨夜告诉了我太多种氏家族不可告人的秘密,让我有些退缩,我需要时间冷静一下,若我想通了,会再来找你的。“
  
      落款白无常。
  
      种师师头痛欲裂,整个人都要彻底崩溃了。
  
      她是要嫁给大炎帝国武亲王之子的,但现在她都已经被玷污了,还怎么嫁?
  
      而且昨天晚上她不知道说出了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定是沈浪,一定是沈浪。
  
      听说他有一种非常惊人的药物,吃下去之后什么真话都能说得出来。
  
      但是沈浪没有武功的啊。
  
      昨天劫走她的人武功如此之高。
  
      两个人都带着白无常的面具,是不是同一个人?
  
      种师师真的要疯了,彻底疯了!
  
      她穿上衣衫,走出山洞,发现天色已经大亮。
  
      地上湿漉漉的,昨夜确实下过大雨。
  
      而她的汗血宝马,静静地站在那里吃草,见到她过来后,还亲密地来蹭了蹭。
  
      种师师翻身上马,奔出了树林。
  
      接下来,她面临一个选择,去北苑猎场找沈浪对峙?还是去国都找薛雪?
  
      稍稍犹豫后,她觉得小命重要。
  
      于是,她就朝着国都狂奔而去。
  
      结果,还没有跑出十几里,立刻就遇到了种渺。
  
      “小姐,我们终于找到你了,昨夜你去哪里了啊?”种渺冲上来道:“昨天您跑得这么快,我们追到国都的时候,薛雪夫人说根本没有见到您,我们到处找都没有找到,简直都要急疯了。”
  
      种师师强忍疼痛道:“没事,我只是跑得太快迷路了。”
  
      她当然不会将昨夜的事情说出来,这件秘密她只能烂在心里,甚至和父母都不敢说。
  
      接着,种师师继续朝着国都狂奔。
  
      “小姐,您这是要去找薛雪夫人吗?”种渺道。
  
      种师师点头,她要确定自己体内有没有蛊虫,会不会有危险。
  
      种渺道:“小姐,我们都被沈浪骗了,我们体内压根就没有什么蛊虫,我们身上的这些蟾蜍一样的麻麻点点,只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草药根茎汁液而已,用不了几天就会消退的。”
  
      种师师道:“你确定?”
  
      种渺道:“薛雪夫人亲自给我们验血了,确定压根没有蛊虫,而且还给我们用药了,说腹股沟上的麻点几天后就可以退掉了。”
  
      种师师常常松了一口气。
  
      种渺道:“小姐,我们这就去找沈浪的麻烦,我们有两千多人,我们再一次去把北苑猎场给夺了。”
  
      然后,种师师和种渺,再一次带着种氏大军冲向了北苑猎场。
  
      只不过种师师不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而是想要彻底弄清楚答案。
  
      那个玷污她清白的恶棍,究竟是不是沈浪?
  
      她记得清清楚楚,那个男人的胸口有一个梅花痣。
  
      还有,昨夜两人在山洞里面的时候外面下着倾盆大雨。
  
      ………………
  
      然而,等到种师师再一次冲到北苑猎场的时候。
  
      发现这里到处都是死去的动物。
  
      一阵阵恶臭,还有苍蝇乱飞。
  
      而且猎场外面的道路两边,竟然莫名其妙冒着绿色的雾气。
  
      看上去仿佛是瘴毒。
  
      怎么一夜之间,北苑猎场变成这幅模样了?
  
      种师师和种渺捂住鼻子,猛地冲入北苑猎场之内,就要对沈浪兴师问罪。
  
      尤其是种师师,隔着很远就大声问道:“沈浪,昨天晚上下暴雨的时候,你在哪里?”
  
      沈浪一愕道:“种师师小姐怎么去而复返了?放心我昨天说的什么蛊毒是跟你还玩笑的。”
  
      种师师颤抖道:“我在问你话呢,昨天晚上下暴雨的时候,你在哪里?”
  
      沈浪道:“我在北苑猎场的军营里面啊?”
  
      种师师道:“谁能够证明?”
  
      沈浪道:“很多人都可以证明啊,苦一尘千户,剑王前辈,还有三王子殿下,薛磐世子。”
  
      这个时候,种师师才发现薛磐和三王子宁岐都在。
  
      她不由得朝二人望去。
  
      薛磐道:“师师,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种渺说你失踪了之后,我们立刻来找你了。”
  
      种师师道:“昨天晚上下暴雨的时候……”
  
      薛磐道:“后半夜下暴雨,我们就在北苑猎场大营内。”
  
      沈浪道:“我们得知种师师小姐失踪后,也派人出去寻找,因为下暴雨,我,剑王前辈,苦一尘,三王子殿下,五王子殿下,薛磐世子就在军营中等消息。”
  
      种师师几乎要疯了。
  
      昨天晚上玷污她的人不是沈浪?
  
      他有不在场的证据。
  
      她记得清清楚楚,昨天晚上那个白无常玷污她的时候,外面下着倾盆大雨。
  
      而且,昨天晚上就下了一场暴雨。
  
      那会是谁?
  
      那个白无常究竟是谁啊?
  
      薛磐道:“师师,昨天晚上你究竟去哪里了?”
  
      种师师道:“我迷路了。”
  
      昨夜的秘密,她不能告诉任何人。
  
      然后她二话不说,直接离开了北苑猎场的军营。
  
      现在的种师师心乱如麻,根本没有心情去找沈浪的麻烦了。
  
      她失贞了。
  
      她的清白被玷污了。
  
      这个白无常究竟是谁?
  
      胸口有梅花痣,而且写得一手非常漂亮的字迹。
  
      “走,走,走!”
  
      种师师内心要崩溃了。
  
      但是又不能和任何人说。
  
      白无常你这个魔鬼,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恶棍,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
  
      然后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
  
      北苑猎场终于恢复了安宁。
  
      至少很长时间内,种师师都不会来找他麻烦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武烈忍不住道:“公子,种师师这么美,您为何不真的睡了她?”
  
      沈浪道:“你当我傻啊,我若睡了她,你肯定会告诉你家公主。宁焱那个傻女人知道了,我娘子就会知道,我娘子若是知道我和她的仇人谁在一起,她该有多么伤心啊。为了嗨一次,就让娘子伤心,我怎么舍得啊?我宁可睡你,也不会去睡种师师。”
  
      武烈二话不说就走了。
  
      也就是你是公子,换成其他人说这样的话,我直接捏爆了。
  
      昨天晚上后来那个白无常是不是沈浪?
  
      当然是。
  
      只不过胸前的梅花痣是点上去的。
  
      那山洞外面暴雨倾盆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
  
      昨夜乌云压顶,摆明了要下暴雨。
  
      于是沈浪打了一个时间差。
  
      让人在山洞外面不断洒水,制造出暴雨倾盆的效果。
  
      而那个时候天上的暴雨还没有真正下来,差不多三个小时后才真正天降暴雨。
  
      等真的下雨的时候,种师师早已经昏迷不醒。
  
      但是她就记得失贞的时候,外面在下暴雨。
  
      而沈浪已经回到军营,恰巧半个时辰后,三王子宁岐和薛磐进入北苑猎场军营向沈浪要人。
  
      而当时沈浪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接下来种师师会疯狂地找那个玷污她的白无常。
  
      再也没有功夫找沈浪麻烦了。
  
      ……………………
  
      解决了种师师这个麻烦,而且还种下了一根毒草。
  
      接下来,沈浪应该办正事了。
  
      改造两千三百多人的血脉。
  
      就如同苦头欢所言。
  
      这是一群最单纯,最专注的人。
  
      拥有无以伦比的服从性,纪律性,忠诚度。
  
      每一个人都无比敏感,而且绝对团结一心,毫不畏死。
  
      简直是一支完美的军队。
  
      因为他们的专注,所以不管学习什么都无比神速。
  
      唯一缺乏的就是力量!
  
      一旦给予他们力量,他们就会成为最精锐的武士。
  
      会成为一支真正的王牌之师!
  
      两千三百多人。
  
      每批一百人。
  
      沈浪没有任何解释,苦头欢直接下令。
  
      这些空白零血脉者,没有任何抗拒,也没有任何怀疑,直接躺在了床上,任由同伴用绳子捆绑住他们的身体。
  
      没错,是同伴捆绑他们,而不是沈浪麾下的武士。
  
      这群人的服从性,简直让人心疼。
  
      “放心,不会有事的。”从来都不会安慰人的沈浪,此时终于忍不住,拍了拍第一个接受血脉改造的零血脉者。
  
      “你就是王大吧?”沈浪问道。
  
      这是沈浪从鬼门关救回来到那个人,绝对的自闭症患者,一年都不会说一句话。
  
      他只和狗说话,无法和人交流,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王大点了点头。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我……绝对不会害你们。”沈浪安慰道:“你不要害怕。”
  
      王大终于说出了今年的第二句话。
  
      “我知道,我不怕!”
  
      他真的知道,他也真的不害怕。
  
      沈浪瞬间就明白了。
  
      这群人拥有最敏感的直觉。
  
      他们羸弱,自闭,精神障碍,不会说话。
  
      但是他们心中什么都明白,谁对他们好,他们一眼就能看出。
  
      就如同一些孩子,他们心性单纯,也能一眼就看出来哪个人是真正疼他的,然后他就会一直粘着这个人。
  
      一切尽在不言中。
  
      沈浪一笑,心中温暖。
  
      然后将半毫升的最低级黄金血脉能量蛊虫注入到王大的血管之内!
  
      这次,他要上演更大的奇迹!
  
      我要给你们新生,我要给你们前所未有的辉煌!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千多,这两天睡眠都只有五个小时,我扛不住去睡觉了!泪求月票支持,叩谢顿首。
  
      谢谢爱玩梗的小明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