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52章:我负天下!浪爷绝顶狠毒!

第252章:我负天下!浪爷绝顶狠毒!

    怒潮城从表面上看一切正常,然而却暗潮汹涌。
  
      因为传出来一个可怕的流言。
  
      玄武侯金卓已经死了,被吴国高手刺杀了。
  
      一开始众多商人对这个流言呲之以鼻。
  
      开玩笑的吗?
  
      金卓侯爵本来就是一个武道高手,他身边还有好些个高手。
  
      想要刺杀他除非出动一个宗师级强者。
  
      但是天下间又有哪一个宗师愿意做刺客的?
  
      这话从某种道理上说是对的。
  
      至少越国的六大宗师,根本不接受官府的任何差遣,基本上都划清界限。
  
      李千秋若不是为了救妻子,也绝对不会听从沈浪的话去刺杀苏难。
  
      而且金卓死了这样的谣言也不是第一次传播了,大家也不会当真。
  
      但渐渐很多人觉得不对劲,因为金卓侯爵确实很长时间没有露面了。
  
      作为怒潮城之主,三天不露面都是不正常的。
  
      接下来时间内,代表玄武侯爵府出现的始终是金士英,这个名义上怒潮城主。
  
      他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喜悲,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玄武侯的生死状况是不可能了。
  
      但是有一个信号却非常清晰。
  
      玄武侯爵府的舰队全面收缩,一部分返回怒潮城码头,一部分返回天南行省的金氏家族码头。
  
      天道会的海面商队,也正式停航。
  
      这绝对是不正常的。
  
      天道会贸易舰队每一天都是金山银海,为何忽然停航?
  
      肯定是出大事了。
  
      所以众多人猜测,玄武侯金卓可能是真的被刺杀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
  
      玄武侯金卓又露面了,只不过距离得很远,而且身穿铠甲。
  
      这不露面还好,一露面更是引发了众多猜测。
  
      玄武侯看来是真的死了,要不然为何还要派一个替身出面?
  
      不正常,非常诡异。
  
      ……………………
  
      金卓到底死了没有?
  
      卓昭颜也不敢确定,因为苦头欢没有回来找她。
  
      这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苦头欢没能杀掉金卓,所以羞于来见她。
  
      第二种可能,苦头欢已经杀了金卓,但事后又非常后悔,觉得自己做了错事,所以不敢来见她。
  
      金卓是否已死,对接下来的局面尤其重要。
  
      但是不管金卓是不是已死,怒潮城是一定要打的。
  
      隐元会对怒潮城志在必得。
  
      因为玻璃镜的原因,天道会已经夺回了许多贸易主动权,隐元会已经蒙受了巨大损失。
  
      怒潮城的沦陷,更是让隐元会雪上加霜。
  
      如今的怒潮城可不仅仅是越国东部海域的贸易中心,听说大城堡地下还有一个秘密作坊,专门制作玻璃镜。
  
      这对隐元会太重要了。
  
      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必须夺下怒潮城。
  
      但如果金卓死了,那么夺取怒潮城就会变得更加容易。
  
      …………
  
      怒潮城还是和以前一样,算是一座自由之城。
  
      金氏家族夺得了这座城市的统治权后,并没有改变这一点。
  
      这座城市依旧没有城墙,依旧任何商人都可以来做生意。
  
      如此一来,城市自然无比繁荣。
  
      但也同样鱼龙混杂。
  
      你根本不知道这些商铺的背后究竟是谁。
  
      在一个皮革铺的地下密室内。
  
      卓昭颜秘密见了隐元会的密使舒亭玉。
  
      “苦头欢没有回来找我,所以我也无法确定他究竟杀了金卓没有。”
  
      舒亭玉沉吟不语。
  
      卓昭颜道:“金木兰不擅长隐藏情绪,要不要我去玄武城一趟?”
  
      舒亭玉摇头道:“不,绝对不行。这件事情太大,太子殿下一定不能牵扯进来。”
  
      夺取怒潮城是整个隐元会的战略,而扶植越国太子,却是他舒氏家族最大的战略。
  
      舒亭玉道:“三万大军已经集结,金卓死了这一战要打,金卓没死,这一战还是要打。”
  
      三万大军?
  
      攻打怒潮城动用三万大军?
  
      哪里来的三万大军?
  
      卓昭颜道:“太子的秘密情报,天道会之前已经觉察到了危险,正源源不断把武士派遣来怒潮城。”
  
      何止如此?
  
      这是一盘巨大无比的棋局。
  
      楚国大军在边境制造争端,种尧大军如临大敌。
  
      此时,楚越两国边境每一天都在升温,二十几万大军不断对峙逼近,随时都可能爆发大战。
  
      天西行省南部。
  
      新羌王阿鲁太四万多大军已经出发,很快就要杀入越国境内。
  
      苏难两万多大军已经集结完毕。
  
      一旦苏羌合一,两支大军会师,便是七八万之巨。
  
      瞬间就是天崩地裂,最多一个月时间,越国的天西行省南部就会沦陷。
  
      越国北边!
  
      国君宁元宪已经到了上野城,御驾亲征。
  
      他不仅将镇北大将军府南宫敖的几万大军抽调一空,还把艳州卞逍大军调走了一大半。
  
      完全是要和吴王决战的架势。
  
      此时整个天下的目光,完全聚集在吴越边境。
  
      这毕竟是两个国王的决战。
  
      而在越国南部,平南将军祝霖已经拼命收缩防线,坚守南殴国都城。
  
      矜君借机带着沙蛮族大军疯狂收复失地。
  
      对于越国来说,真正是十面埋伏,八面危机。
  
      谁又想到,这一场致命危机的导火索,竟然是苏难一人呢?
  
      大炎帝国皇帝已经派遣了三波使者,分别去了吴王和越王的大营,劝诫二人要以和为贵。
  
      这个表面工作当然是要做的?
  
      尽管大炎帝国皇帝心中巴不得这些国家打成一坨屎。
  
      其他国家的新政真真假假,而大炎帝国的新政可是来真的,不仅仅对老牌贵族动手,而且已经开始对文武官员动手了。
  
      最可怕的是!
  
      大炎帝国的新政已经快要进入尾声了。
  
      一旦等到新政完成,整个帝国的权力尽在皇帝手中。
  
      到那个时候,天下诸国更是连直视皇帝的勇气都没有。
  
      言归正传。
  
      此时大越王国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棋盘,几个棋局看似孤立,实则完全纠缠在一起。
  
      对于怒潮城之战而言。
  
      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舒亭玉道:“你可知道,宁元宪国君向我们隐元会借了多少钱吗?”
  
      卓昭颜道:“多少?”
  
      舒亭玉道:“二百三十万金币。”
  
      卓昭颜倒吸一口凉气。
  
      一口气借这么多钱?
  
      听上去仿佛也不是很多啊,毕竟隐元会曾经一口气借给金宇伯爵一百万金币,天道会也借给沈浪一百万金币。
  
      但那都是有实际财产抵押的,不用担心还不出来。
  
      但国君宁元宪向隐元会借贷,可没有实际资产抵押。
  
      关键是他之前已经借了很多钱了,还没有还,又借了这么多。
  
      舒亭玉道:“而为了夺取怒潮城,我们隐元会动用的游说金费、垫付的军费等等加在一起,超过一百五十万金币。”
  
      听到这些数字卓昭颜头皮一阵阵发麻。
  
      隐元会是超级有钱,但是它在越国境内,一年赚的净利润也不会超过一百万金币。
  
      “所以怒潮城之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金卓死了也要打,金卓不死也要打。”
  
      三万大军的军费,隐元会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垫付了。
  
      “好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确定金卓是否已死的事情就交给我了。”舒亭玉淡淡道。
  
      卓昭颜一愕。
  
      舒亭玉又有什么办法?
  
      ………………
  
      卓昭颜走了!
  
      舒亭玉下令道:“激活雪人,我一定要得到确定消息,金卓究竟有没有死!”
  
      心腹下属一愕。
  
      雪人,是隐元会潜伏在金氏家族的一颗很深的棋子。
  
      从来没有动用过。
  
      甚至之前仇天危攻打望崖岛,隐元会觉得十拿九稳,也都没有动用过这个卧底。
  
      现在终于要启用了。
  
      看来局面确实到了无比关键的时刻。
  
      ………………
  
      半个时辰后!
  
      怒潮城主府不远处的一家店铺里面,挂上了一个全新的招牌,三个爪子的雪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然这几乎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因为这家店铺里面卖各种酒类,炎炎夏日,他们还兼卖冰镇酸梅汤,用雪人作为招牌不是很正常吗?
  
      况且怒潮城的店铺思维都很新潮,有些店铺每个一段时间都会换招牌。
  
      所有人看到雪人新招牌后,也就是觉得这个雪人蛮有趣的。
  
      而怒潮城主府大城堡上的某个人,在高高的城墙上见到了这个雪人新招牌后,目光微微一缩,心脏一抖。
  
      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终于来了!
  
      来了也好。
  
      ………………
  
      傍晚时分!
  
      隐元会舒亭玉见到了这个长期卧底于金氏家族的雪人。
  
      当然也不能称之为见到。
  
      因为两个人是隔着一面薄薄的墙壁交谈的。
  
      舒亭玉依旧没有看到他的面孔。
  
      这也是一种保护,免得在另外一个场合见面的时候,会露出哪怕一丁点破绽。
  
      对方的声音是沙哑的,已经完全听不出本来的声音了。
  
      “大雪山上的雪人化了吗?”
  
      “没呢,倒是大劫宫快要塌完了,把大雪人的脚指头砸断了两根,现在就剩下三根了。”
  
      两个人对完了暗号,这个暗号是独一无二的,完全没有冒充的可能性。
  
      舒亭玉问道:“金卓死了吗?”
  
      对方思考了好一会儿。
  
      舒亭玉道:“这个答案非常关键,完全关系到接下来隐元会的部署。”
  
      对方道:“我没有见到金卓侯爵的尸体,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但是我见到安再世的尸体抬了出去,尽管非常隐秘,但我还是发现了,因为必须要经过我的眼前。”
  
      舒亭玉道:“这个人和金卓关系非常亲密吗?”
  
      雪人道:“时时刻刻都在一起,金卓侯爵的任何食物,都要经过他的检查。”
  
      舒亭玉道:“刺杀发生的那天晚上,你看到了吗?”
  
      雪人道:“没有,当时我不在。之后轮到我职守的时候,就已经再也没有见过金卓侯爵了。”
  
      舒亭玉道:“没有任何理由吗?”
  
      雪人道:“没有任何理由。”
  
      舒亭玉道:“关于刺杀一案,也没有提半个字吗?”
  
      雪人道:“没有。”
  
      舒亭玉道:“玄武侯爵府还有什么动静?”
  
      雪人道:“金木兰秘密进入怒潮城。”
  
      舒亭玉道:“金木兰来了?”
  
      雪人道:“对,现在依旧对外面保密。”
  
      金木兰竟然来怒潮城了。
  
      这太不正常了。
  
      一直以来,都是金卓镇守怒潮城,金木兰守玄武侯爵府。
  
      侯爵府可是金氏家族的根,现在金木兰竟然放弃侯爵府,直接来了怒潮城。
  
      舒亭玉道:“她来的时候,可有悲伤之色吗?”
  
      雪人陷入回忆,然后摇头道:“没有,反而充满了疑惑。”
  
      舒亭玉闭上眼睛。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金卓侯爵死了,但是对外面完全隐瞒。
  
      天道会的武士源源不断赶来,所有的贸易舰船几乎完全停运了。
  
      金木兰秘密进入怒潮城,但是连她也不知道金卓已死,因为她不擅长伪装,很容易被看出破绽。
  
      让她来怒潮城是主持大局的。
  
      雪人道:“我必须赶紧回去了,我在城堡里面太重要,离开超过半刻钟都会被注意到。”
  
      舒亭玉道:“他们会怀疑你吗?”
  
      雪人道:“怎么可能?我是金氏家族最信任的人,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是金氏家族的忠狗了。”
  
      舒亭玉道:“那你先回去,随时准备接受我们的新指令。”
  
      雪人犹豫片刻道:“事后打算如何安排我?”
  
      舒亭玉沉默了片刻道:“我大可以给你吹得天花乱坠,甚至封爵都说出来。但事实上我还无法完全确定,因为局面非常复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局,有很多个大玩家。”
  
      雪人沉默道:“我明白了。”
  
      舒亭玉道:“但是我能够保证,你活着。而金氏家族注定会成为这一场大阴谋的第一个殉葬者,天下无人能救金氏。”
  
      雪人沉默。
  
      舒亭玉道:“但是未来几年内,我们会把你安排进入一个更高更大的位置,那才是你飞黄腾达的机会。”
  
      雪人起身道:“告辞了。”
  
      然后,他直接离去。
  
      ………………
  
      舒亭玉没说错。
  
      此时整个越国都是一个大棋盘。
  
      对于国君来说,最重要的两盘棋,一局在北边,一局在西边。
  
      怒潮城对于金氏家族来说至关重要,但对于国君来说,重要程度就远远不如了。
  
      他的注意力甚至都不在怒潮城。
  
      此时他全神贯注都在和吴王的博弈上。
  
      决战,决战!
  
      御驾亲征。
  
      国运之战,国运之战。
  
      宁元宪把口号喊得震天之响。
  
      南殴国那边的战局甚至直接暂停,西军种尧更是得到了旨意,坚守不出。
  
      宁元宪直接向隐元会借贷了二百三十万金币,作为这次御驾亲征决战的军费。
  
      镇北侯南宫敖几万大军,卞逍总共十万大军,被宁元宪调走了六万。
  
      剩下的四万大军要守住艳州完全捉襟见肘。
  
      听说卞逍直接都把桌子砸了,可见生气到什么地步。
  
      整个越国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艳州,而现在宁元宪竟然将一半的艳州主力调走。
  
      此时整个天北行省防线上,越国陈列了十万大军。
  
      完全一副要倾国之战的架势。
  
      年轻的吴王也仿佛被震住了,他没有想到宁元宪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自己只不过是先在边境会猎上赢了宁元宪,接下来率领三万大军南下逼近上野郡挑衅而已。
  
      他完全是为了其他方向的战略突破做掩饰的啊。
  
      却没有想到直接激怒了宁元宪,竟然御驾亲征,要倾国决战的架势。
  
      不仅如此,宁元宪麾下将星云集,镇北侯南宫敖,三王子宁岐,靖安伯伍召重全部云集于御下。
  
      国都完全扔给了太子,刚刚监国过的太子,再一次监国。
  
      年轻的吴王当然不想决战,但宁元宪若是发狂的话,他当然只能迎战。
  
      所以无奈之下,吴王也只能拼命朝吴越边境集结大军。
  
      但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出击的,因为苏难那边谋反在即,等到苏羌大军杀入越国天西行省之后,才是瓜分越国的最佳良机。
  
      短短半个月内。
  
      两位大王在边境集结了二十几万大军。
  
      距离最近的时候,两位大王距离不超过五里,遥遥对峙。
  
      ……………………
  
      把棋局转移到大越王国西边。
  
      沈浪率领二百多名武士,一马当先猛地冲入了白夜郡主城内。
  
      然后,他身后劫掠者队伍中最彪悍的一群人,也疯狂地冲了进来。
  
      “杀,杀,杀!”
  
      “杀光,烧光,抢光!”
  
      这群人疯狂嘶吼着,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疯狂冲进了白夜郡主城。
  
      这群劫掠者心中无比狂喜,无比激动。
  
      终于来到了这座大城市了,终于可以放纵劫掠了。
  
      “弟兄们,冲进所有的店铺,抢光一切。”
  
      “抢钱,抢财宝,抢女人快活。”
  
      沈浪闻之色变,大吼道:“我之前命令过,只能劫掠西域商人的店铺,我越国的店铺不能抢。可以杀西域武士,但是不能杀我越国商人,更加不得奸/辱任何女子。”
  
      这确实是之前沈浪定下的铁律。
  
      “哈哈哈……”几个劫掠者首领大笑道:“沈浪城主,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以为还能管得住大家吗?不要痴心妄想了,这是我们劫持的最后一个城池了,你已经为我们打开了城门,接下来你也没什么用了。”
  
      “是啊,沈浪城主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定赶紧逃走,逃得越远越好,因为我们怕自己控制不住把你抓起来,献给苏难大人。”
  
      “弟兄们,这个小白脸城主还想控制我们,还想阻止我们劫掠,阻止我们睡娘们,你说我们答不答应?”
  
      “不答应,不答应!”
  
      “小白脸城主敢阻挡我们,就杀了他,杀了他!”
  
      众多癫狂的匪徒流氓大吼道。
  
      此时想要分辨出这群人的成分已经很简单了,冲在最前面的这群人,肯定都是地痞流氓,匪徒盗贼出身,因为他们最胆大妄为。
  
      “沈浪城主,赶紧让开,不要耽误我们发财,不要耽误我们睡娘们,否则我们连你也宰了!”
  
      “让开,让开!”
  
      涌进城门内的劫掠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几百人,几千人之巨。
  
      他们纷纷挥舞着手中的砍刀,状似疯狂。
  
      花花城市就在眼前了,无数的店铺等着他们劫掠,甚至许多白花花的女人等着他们去睡。
  
      现在沈浪竟然还想要压住他们?
  
      做梦吧?
  
      “小白脸,给我让开,否则我们将你也睡了。”
  
      “哈哈哈哈!”
  
      沈浪目光深深地望着这群人一眼。
  
      一挥手道:“让开吧!”
  
      顿时,他身后的二百多骑全部让开。
  
      “哈哈哈哈……”众多劫掠者大喜。
  
      “这个小白脸城主果然是银样镴枪头,半点用处都没有,被我们一吓就缩了。”
  
      “冲,冲啊,发财去了。”
  
      “抢钱,抢女人!”
  
      几千个劫掠者,疯狂地朝着城内冲去。
  
      今天晚上他们要放纵。
  
      因为这是最后的劫掠,再也不用压制自己的欲望了。
  
      然而下一分钟!
  
      他们抬头一看。
  
      前面街道上,有三堵矮墙,全部是用装满沙子的竹筐堆成的。
  
      这三堵墙只有齐胸高。
  
      “唰唰唰!”
  
      一列又一列的军队,猛地站立起身。
  
      冰冷地出现在这群劫掠者的面前。
  
      整整一千名全副武装的精锐武士,张翀从国都带来的军队。
  
      “放,放,放,放……”
  
      张翀一声令下!
  
      箭如雨下!
  
      “嗖嗖嗖嗖嗖……”
  
      一轮又一轮齐射。
  
      这群劫掠者原本就在城墙门洞之内,完全拥挤在一起。
  
      此时箭雨射来。
  
      完全就是一场屠杀。
  
      这群劫掠者纷纷倒地毙命。
  
      几个匪徒首领先是一惊。
  
      然后大吼道:“沈浪城主,你阴我们,你好毒,你好毒的心啊。”
  
      沈浪充耳不闻。
  
      张翀充耳不闻。
  
      无数的利箭,如同暴雨一般砸下。
  
      “大傻,关门!”沈浪一声令下!
  
      大傻猛地将城门关闭!
  
      顿时,劫掠者队伍完全被分割。
  
      几千名最凶残地痞流氓,匪徒惯犯被堵在城门之内。
  
      “刷,刷,刷,唰!”
  
      冰冷的箭雨毫无表情地砸落。
  
      几个劫掠者首领大吼道:“弟兄们,跟他们拼了,跟他们拼了。”
  
      然后,五个人挥舞着大刀疯狂地冲了过来。
  
      这五人之所以成为首领,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豪强,大约相当于之前玄武城田横的身份。
  
      武功算是高强的。
  
      五个人疯狂带头冲过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一定要杀出一条血路,然后将沈浪这个小白脸斩杀!
  
      然而,他们刚刚冲上来不到十几步。
  
      瞬间脑袋飞天。
  
      宁洁长公主一击而退,将五个匪徒首领斩杀。
  
      “唰,唰,唰……”
  
      箭雨狂下!
  
      一刻钟后!
  
      冲进来最疯狂的劫掠者,被杀得干干净净。
  
      沈浪朝着张翀道:“张公,军费有了。”
  
      这几千人劫掠的最疯狂,每个人身上都有几十上百金币。
  
      这些人身上的金币全部缴获,完全是一笔天文数字。
  
      张翀道:“沈公子,玩得太大了。”
  
      沈浪道:“是大了,原本大决战之前我们是不会见面的。但玩得这么大,倒是让我们又见面了。玩得这么大,我也没有想到,这群人跟着我就跟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最后连我都完全控制不住。”
  
      张翀道:“从今以后,整个白夜郡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对你恨之入骨,我们两人绝对是小儿止啼了。”
  
      沈浪道:“无毒不丈夫,坐到我们这个位置上,只能坚守善良底线。但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心软之人全部死光了!”
  
      张翀点头认同。
  
      然后,他微笑道:“沈公子,一起上城墙吧!苏全大军很快就要杀来了,我们联手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沈浪道:“希望这一次苏难不要吐血!”
  
      然后,张翀和沈浪登上城墙。
  
      张翀的所有精锐部队,也全部登上了城墙。
  
      沈浪下令道:“武烈,让你的手下人捡起地上所有的金币,不得私藏一枚,全部要归公,作为接下来决战苏难的军费。”
  
      “是!”武烈大声道。
  
      苏难千方百计打这笔金币的主意。
  
      如今,这笔天文数字的金币,却被沈浪收割了,作为和苏难大战的军费。
  
      他知道了,只怕真会吐血。
  
      ………………
  
      城墙之上!
  
      沈浪往下俯瞰。
  
      近两万名劫掠者扑在城墙之上,如同大网捞起时候,海面上沸腾的鱼群一般。
  
      疯狂地挣扎,疯狂地扑腾。
  
      城门已经关闭。
  
      这一两万劫掠者根本进不来。
  
      顿时一阵阵鬼哭狼嚎,一阵阵咒骂。
  
      “沈浪城主,你好毒的心啊。”
  
      “天杀的小白脸城主啊。”
  
      而远处苏全的大军,越来越近。
  
      铁蹄敲响地面的声音,越来越震耳欲聋。
  
      沈浪大声吼道:“诸位劫掠者,你们逃吧!”
  
      “朝着四面八方逃,此时天黑,逃出去你们还有一线生机。”
  
      “这是一场生死博弈!你们抢到了这辈子都赚不到的钱,那就需要用命来换。”
  
      “命好的逃出去了,一生荣华富贵。”
  
      “命不好逃不出去的,那就死!”
  
      “这个世界很公平,命运也很公平。”
  
      “若是想要诅咒我沈浪,请随便!”
  
      “若再不逃走,苏全大军冲上来,将你们斩尽杀绝!”
  
      “逃吧,逃吧!”
  
      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激烈。
  
      众多劫掠者捂紧抢来的金币,纷纷四下奔逃。
  
      如同受惊的兽群。
  
      瞬间猛地散开。
  
      无数人哭声震天,无数人大声咒骂。
  
      苏全大军更加疯狂地冲刺,杀向白夜郡主城。
  
      他真的要疯了!
  
      彻底疯了!
  
      ………………
  
      注:第二更送上,已经一万五多字了,我继续写第三更!兄弟们,月票给我,支持给我!拼了!
  
      谢谢怑丗蒾離ヾ*^_^*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