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72章:浪爷被蹂躏了!惊涛拍岸

第172章:浪爷被蹂躏了!惊涛拍岸

房间里的沈浪,已经几乎要炸开了。
  
  他武功最弱。
  
  好吧,实际上是没有武功。
  
  所以药效发作得最快最猛,加上他本身就是渣男体质。
  
  所以当这股烈火熊熊燃烧的时候,他根本没有一点点抵抗力。
  
  直接就被烧蒙了。
  
  全身通红得仿佛被烤熟的大侠,整个人都开始抽抽了。
  
  这个时候他当然知道,这是被人下药了啊。
  
  “芊芊,我们被人下药了。”沈浪用尽所有力气道。
  
  “我……我知道。”房间里面传来徐芊芊的声音。
  
  那声音已经抖得听不出原声了。
  
  徐芊芊把自己全身都泡在冷水里面,但还是发热,根本就压不下去。
  
  而且脑子里面的神智,越来越模糊。
  
  那团火焰不但焚烧内心,而且还焚烧大脑。
  
  “肯定是焚香有问题,你……你去把它灭了。”沈浪道。
  
  徐芊芊颤抖道:“我……我不出去,我出去会被你睡掉的,你为什么自己不去灭掉?”
  
  沈浪倒是想去啊,但是全身都仿佛要烧着起来一样,根本动不了啊。
  
  这个药效太猛烈了,而且是专门针对那些武功高强之人。对于沈浪来说,这股药力除了让她全身都要着火了之外,仿佛把他的骨头和筋脉都烧着了。
  
  全身都无法动弹。
  
  “房间门我已经……锁了,你别进来啊,你要是进来把我睡了,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徐芊芊道。
  
  见你的鬼吧。
  
  我现在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了,一点如金刚,四肢如面条,我还怎么过去。
  
  况且你之前口口声声要给我为奴为婢,任由我为所欲为,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
  
  “去你的……”沈浪道。
  
  然后用尽全力翻身过来,趴在地上抽抽。
  
  终于,他大脑的神智渐渐消失了。
  
  整个人仿佛被燃烧的木炭,除了燃烧之外,不知所措。
  
  ……………………
  
  男人见多了才能识广,日久了才能生睛。
  
  不说别的,单纯审美观点而言,仇枭绝对是一流的。
  
  仇妖儿在其他男人眼中是个女怪兽,但是在仇枭眼中,却是天下最充满魅力的女人。
  
  他一直都说过,男人不是不喜欢仇妖儿这样的女人,而是自渐形秽。
  
  因为她太高了,太强大了。
  
  仇枭自从懂事起,内心就树立了一个目标。
  
  他要睡仇妖儿。
  
  随着时间的流逝,仇妖儿在他眼中的吸引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用现代的话来说,一开始只是手雷,后来直接变成了核弹。
  
  如果不睡掉仇妖儿,那他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
  
  反正这又不是他的亲姐姐。
  
  睡够一百次,杀掉!
  
  为什么要杀掉?
  
  仇妖儿这样的无敌女霸王,简直是每一个君主的最爱。
  
  杀掉不可惜吗?
  
  仇枭内心清楚,自己永远都征服不了仇妖儿。
  
  甚至,这个世界上应该也没有男人可以征服仇妖儿。
  
  你哪怕睡她一千次,一万次,也休想日久生情。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睡够了之后,只能杀掉。
  
  父亲知道了之后,会不会暴怒?
  
  会!
  
  但是睡完之后,仇枭直接就逃之夭夭去望崖岛办正事了。
  
  父亲总不能到望崖岛追杀他吧。
  
  再说他始终是亲儿子,仇妖儿始终是领养的。
  
  今天晚上不止有一个仇妖儿,还有一个女大夫,一个徐芊芊。
  
  女大夫?还是一个绝色?
  
  这种特殊职业的女子太罕见了。
  
  不知道医术怎么样,想必是非常高的,否则也治不好仇妖儿。
  
  所以仇枭决定睡了之后不杀,直接收入房中。
  
  徐芊芊呢?
  
  这可是张翀太守的儿媳啊,听说还是一个处子。
  
  这就更妙了啊。
  
  绿漪那个贱人怂恿他杀掉徐芊芊,他怎么可能舍得杀啊?
  
  给别人戴绿帽子最爽了啊,而且还是一个大人物的绿帽子。
  
  听说这个徐芊芊还是一个雏儿,简直不要太美啊。
  
  这样的绝色美人寻常一个都很难遇到,如今一下子要睡掉三个。
  
  海神待我仇枭何等厚也?
  
  不过自己房中一下子要多出两个新人出来,得想办法除掉两个啊。
  
  绿漪那个贱人,就先除掉她吧。
  
  女人太贱,玩起来没意思。
  
  仇枭虽然没有吃药,但是也感觉到浑身燥热,仿佛要炸开一般。
  
  距离姐姐仇妖儿的城堡已经很近了。
  
  稍稍犹豫片刻,他拿出了一个瓶子,往嘴里倒了几颗药丸。
  
  虽然他很强,平时能够以一敌五,而且还能大获全胜,把人弄得死去活来。
  
  但是仇妖儿实在太强太强了。
  
  仇枭真担心自己扛不住啊。
  
  眼前就是仇妖儿的白色城堡了。
  
  “好姐姐,我来拉!”
  
  仇枭猛地冲了进去,直奔仇妖儿的房间。
  
  这个城堡里面都是女人,但都已经入睡了,所以他的闯入并没有引起惊动。
  
  直接冲到了仇妖儿的房间前。
  
  “站住!”
  
  十几名武士拔剑,拦住了他的去路。
  
  仇枭不怒反喜。
  
  仇妖儿武功逆天,平常她的房间外面是根本不需要武士站岗的。
  
  而现在一下子十几个武士守在这里,证明了什么?
  
  证明里面出事了!
  
  证明仇妖儿控制不住了。
  
  天助我也啊。
  
  仇枭不由得竖耳倾听。
  
  然后他不由得狂喜,里面的声音很怪异,也很熟悉啊。
  
  那喘气声,那颤抖声,简直让人魂飞魄散啊。
  
  哈哈哈哈!
  
  里面出事了。
  
  我的销魂迷香起作用了,真不愧是我花了一百多金币买来的啊。
  
  果然有奇效啊。
  
  为首的女武士首领道:“仇公子,主人下令,任何人等不能进入她的房间,否则格杀勿论。”
  
  仇枭目光落在这个女武士的胸前,接着又落在腰间,然后望向双腿,最后才看她的面孔。
  
  长得一般,而且因为练武的原因,太过于雄壮了。
  
  但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放在其他时候,这样的女人仇枭也不会放过的,吃惯了大餐,顺便吃一下路边的烤玉米棒也不错,贵在真实啊,天然无污染。
  
  但是现在他有绝世大餐要吃。
  
  “没长眼睛吗?”仇枭寒声道:“我是谁?我是怒潮城的少主,连这座城堡都是我的。”
  
  那个女武士首领道:“抱歉,我们的眼中只有主人。”
  
  这句话刺痛了仇枭。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一点,仇妖儿永远是目中无人的,连带着她的嫡系武士也是如此。
  
  整个怒潮城是一个海盗联盟,多股海盗聚集在一起,大家奉仇天危为主。
  
  如今海盗王仇天危已经很少亲自率军出战了,而是镇守怒潮城,于是他将麾下的海盗大军分为几部。
  
  少主仇枭,统帅八千海盗。义子仇嚎,统帅五千海盗。仇妖儿统帅六。
  
  仇天危掌握最嫡系的海盗精锐,整整一万人。
  
  所以仇天危麾下所有海盗大军加起来,大约近三万人。
  
  但是随着仇妖儿疯狂地率军出战,她麾下的势力越来越膨胀,如今已经足足有一万海盗大军,几乎和仇天危的嫡系不相上下了。
  
  当然她麾下这一万海盗,真正的嫡系精锐只有两千,剩下都是乌合之众。
  
  但是这两千精锐,竟然连海盗王仇天危也指挥不动,她们眼中只有仇妖儿,没有其他任何人。
  
  仇枭寒声道:“你们身处的这个城堡是我家的,你们脚下的这片陆地也是我家的,甚至仇妖儿都是我家的。当年若不是我父亲出手相助,并且将她抚养长大,她早已经死了,喂了鱼了。”
  
  “给我让开,否则格杀勿论。”
  
  仇枭猛地断喝,拔出战刀。
  
  十几名女武士也猛地拔出弯刀。
  
  “让开,否则别怪我出手无情。”
  
  “请仇枭少主立刻离开此处,否则格杀勿论。”
  
  仇枭顿时一阵狞笑,道:“是你们逼我的。”
  
  然后,他的战刀猛地狂斩而去。
  
  十几名女武士,瞬间将他包围。
  
  激烈战斗!
  
  仇枭非常强悍,他的武功比金木兰还要高。
  
  上一次和金士英对战一招,占了上风。
  
  所以哪怕面对十几个女武士,依旧占据了上风。
  
  而且他毕竟是怒潮城的少主,这些女武士敢阻拦他,却不敢真的杀他。
  
  她们手下留情,但仇枭可是狠毒无情。
  
  “唰唰唰……”
  
  凶残三刀。
  
  鲜血飙射,但没有惨叫。
  
  三个女武士的身体,被切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倒在血泊之中,生死未卜。
  
  仇枭狞笑道:“还敢阻拦我吗?”
  
  女武士首领见到同伴的惨状,眼眶欲裂,嘶吼道:“不必留情了,杀。”
  
  然后,十几个女武士疯一般地进攻。
  
  每一招都不留情。
  
  但仇枭武功太强,就算拼命的打法,这十几名女武士也依旧落于下风。
  
  反而他显得游刃有余。
  
  “唰唰唰……”
  
  又是凶残的几刀。
  
  三个女武士,再一次倒在血泊之中。
  
  “哈哈哈哈……过瘾,过瘾……”
  
  仇枭杀出了兴致,浑身热血沸腾,出招更加狠毒!
  
  女武士首领心急如焚。
  
  剩下已经不足十人了,恐怕挡不住这个畜生了。
  
  主人说过了,绝对不能让任何男人进入她的房间。
  
  主人的话,就是圣旨。
  
  “拼了!”
  
  剩下的十个女武士,疯狂地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最后招式。
  
  招招拼命,甚至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武器,去挡仇枭的战刀,为同伴赢得机会。
  
  杀,杀,杀!
  
  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唰……”
  
  仇枭背后一痛,却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贱人,竟敢伤我?”
  
  他猛地一转身,狠狠一脚提了出去。
  
  顿时将那个女武士踢飞出去十几米,口吐鲜血。
  
  然后,他的战刀更快,身法更快,很刁毒。
  
  一个又一个女武士倒下。
  
  “唰!”
  
  仇枭猛地一刀,架在了女武士首领的脖子上。
  
  顿时,剩下几个女武士全部停了下来,不敢在动手,目光死死盯着仇枭。
  
  “只要我这一刀斩下去,你的脑袋就没了。”仇枭寒声道:“现在,你还敢拦我吗?”
  
  女武士眼眸充血,心中无比耻辱。
  
  主人让她守住房门,整整十几个人依旧守不住。
  
  自己真是太无能了,这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啊……”
  
  “我死也不会放过过去,死!”女武士首领猛地一声爆吼,疯狂地朝着仇枭扑来。
  
  “你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了你。”
  
  仇枭猛地一刀斩下。
  
  眼看这个女武士首领就要身首异处。
  
  “当!”
  
  忽然,黑暗中仿佛一道流星射来。
  
  这是一只金币。
  
  猛地弹射在仇枭的战刀上。
  
  顿时……
  
  火星四溅。
  
  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直接让仇枭手中战刀脱手而飞,虎口裂开出血。
  
  仅仅一只金币当作暗器就如此厉害,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仇枭心中一阵战栗,伸出手看自己满手的血。
  
  “是谁?是谁敢坏我好事?”
  
  然后,一个高大而又性感绝伦的躯体,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光这个身影,仇枭就知道她是谁。
  
  仇妖儿!
  
  仇枭心中一阵战栗,双腿发软。
  
  怎么回事?
  
  她不是应该在房间内吗?
  
  她不是应该已经中了我的迷香,药性发作了吗?
  
  怎么会在外面出现?
  
  “你,你去做什么了?”仇枭道。
  
  “决斗!”仇妖儿道。
  
  决斗?
  
  仇枭知道了,今天是她和祝红雪决斗的日子。
  
  如今她安然无恙地回来,只怕就是赢了。
  
  祝红雪那么强的人,仇妖儿都能赢?
  
  可见她并没有中毒啊。
  
  那支焚香还是点晚了啊,徐芊芊和那个女大夫中毒了,但仇妖儿仿佛还没中毒。
  
  否则,她怎么跑去决斗,而且还赢了呢?
  
  一个强大的仇妖儿,他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主人,房间里面焚香有毒,我已经隔着窗户灭掉了。”女武士首领道:“手下无能,让这个畜生伤了七个姐妹。”
  
  仇妖儿道:“立刻将她们带去救治,不计一切代价治好。”
  
  “是。”女武士首领道。
  
  然后剩下的几名女武士抱起倒在血泊中的姐妹,离开现场,去找大夫救治。
  
  仇枭更是心中一颤。
  
  仇妖儿遣散了这些女武士,这证明了什么啊?
  
  证明了她一点都没有将他仇枭放在眼里啊。
  
  仇枭想要睡仇妖儿已经十几年了,想尽了一切办法,都不敢碰她。
  
  为何?
  
  仇妖儿太强大了,简直在他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每一次见到仇妖儿杀人,仇枭心脏都哆嗦,但是内心对她的渴望就更加强烈。
  
  若不是觉得仇妖儿已经中了情药,他哪里敢来亵渎啊。
  
  如今看来,这仇妖儿半点事情没有啊。
  
  刚才那一只金币隔空弹射,力量都如此惊人,哪里像是中毒的样子啊。
  
  面对这样一个仇妖儿,他若是刚冲上去亵渎,完全是找死啊。
  
  “仇枭,我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一再对你忍让,如今你竟敢伤我的人,这次便饶不得你。”黑暗中的仇妖儿声音充满怒火,微微颤抖。
  
  “轰!”
  
  一声巨响。
  
  火星飞溅。
  
  仇妖儿的鬼头刀猛地斩去。
  
  顿时,一只几百斤的石狮从中裂开,狮头带着一阵飓风,朝着仇枭飞来。
  
  仇枭惊骇!
  
  顿时欲念全消,飞快狂奔。
  
  保命要紧啊,而且他直接飞奔去父亲的城堡。
  
  “仇妖儿你给我等着,怒潮城是属于我的!”
  
  “终有一日,我会让您在我的身下哀嚎。”
  
  转眼之间,仇枭就跑得无影无踪。
  
  ……
  
  而此时,仇妖儿方才从黑暗中走出来。
  
  她……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全身酡红,如同玫瑰印染。
  
  双眸如波,如水荡漾。
  
  嘴唇如染,仿佛要喷出火来。
  
  她此时已经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还需要用鬼头刀拄地。
  
  浑身香汗淋漓,几乎将衣衫都湿透了。
  
  双眸迷离,已经燃尽了最后的神智。
  
  刚才吓走仇枭,已经用尽了她最后的力量。
  
  也就是仇枭跑了,否则她仇妖儿大概只有自杀一途,可怕的药效已经彻底燃烧她的全身,根本武力反抗了。
  
  甚至,仇妖儿的双眸都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了。
  
  整个人仿佛就要疯了一般。
  
  “女大夫在哪里?她一定能救治我,她一定能救治我!”
  
  凭借最后的本能,仇妖儿踉跄冲到自己的房间,猛地推开门。
  
  然后,见到了一个人影在地上翻滚。
  
  此人……是女大夫?
  
  为何与女子不同啊?
  
  如果是之前,仇妖儿对男人的气息是排斥厌恶的,而且完全不敏感。
  
  但此时……
  
  就仿佛泄露瓦斯的房间。
  
  只要一点点火焰,就能够瞬间点燃整个房子,瞬间爆炸。
  
  所以……
  
  仇妖儿爆炸了。
  
  沈浪这团小火苗,瞬间引燃了她内心的火焰。
  
  然后,猛地熊熊燃烧。
  
  最后一点点神智,彻底瓦解了。
  
  仇妖儿猛地震碎身上的海盗战装。
  
  真的是震碎啊。
  
  瞬间粉碎。
  
  露出了惊心动魄的天躯。
  
  然后,她朝着地上的沈浪疯狂扑去。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仇妖儿沦为了野兽。
  
  片刻后,房间内传来了沈浪的一阵阵惨叫声。
  
  浪爷四十几年的宝贵东西,不保了。
  
  …………
  
  “轰轰轰……”
  
  城堡不原处的海面上,掀起了惊涛巨浪。
  
  惊人的海浪,一次又一次冲撞着礁石,然后撞击得粉身碎骨。
  
  海风一阵阵呼啸。
  
  一阵阵咆哮。
  
  吹过白色的城堡。
  
  但是这也压盖不住更加离奇的声响。
  
  女武士首领听到声音后,狂奔而至。
  
  然后,见到了完全不敢置信的一幕。
  
  顿时,她完全不知道是喜是悲。
  
  如同雷击一般。
  
  这……这还是她的主人吗?
  
  这还是她的神吗?
  
  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
  
  就仿佛一栋冰冷的石屋,此时彻底着火,冉冉冲天。
  
  足足发呆了好一会儿。
  
  女武士首领退了出去,然后将房门关上。
  
  接着,一队又一队的女武士过来。
  
  整整几十名。
  
  守在仇妖儿的房间之外。
  
  用宝剑敲打自己的盔甲。
  
  这样发出的撞击声,才能掩盖一切。
  
  一刻钟。
  
  半个时辰。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终于,一切恢复了寂静!
  
  …………
  
  注:第二更送上,我接着写第三更,写完再吃饭。兄弟们给我力量,给我支持,顶我!
  
  谢谢tiumze2016,书友150106115729271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