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52章:祝兰亭惨死!大傻惊人身世

第152章:祝兰亭惨死!大傻惊人身世

    秋风楼的杀手冲出去之后,祝兰亭子爵也翻身上马,一起驰骋而去。
  
      那名掌柜一皱眉,道:“你去,不方便吧?”
  
      一般来说,秋风楼杀人,雇主是不能在场的。
  
      但是这种情况下,祝兰亭子爵如何能够忍得住啊?
  
      他和沈浪完全是生死大仇啊,好不容易碰到他落单的时候,他当然要亲眼看着沈浪死。
  
      如果可以话,他想要自己亲手割下沈浪的人头。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亲手杀掉仇人更爽的呢?
  
      “我可以加钱,加一千金币。”祝兰亭子爵道。
  
      秋风楼的掌柜想了一会儿,点点头同意了。
  
      之前的祝兰亭子爵其实很抠门的,而现在他几乎倾家荡产了,却反而大方了起来。
  
      因为现在复仇,已经成为他唯一的信念了。反正已经没有什么家产了,那么花掉最后的金币也没有什么可心疼的了。
  
      两人骑马南下,跟随在几十名杀手之后。
  
      越是接近成功,祝兰亭子爵心中越是惴惴不安。
  
      “薛掌柜,这次刺杀不会出现意外吧,沈浪是一个尤其奸猾之人,算无余策的。”
  
      关于这一点,祝兰亭子爵实在是吃亏太多了。
  
      这位薛掌柜同样来自于武安伯爵府的薛氏家族,只不过是一个地位比较高的仆人。
  
      秋风楼是一个杀手组织,那么表面上它是做什么生意的呢?
  
      卖糕点的!
  
      他家的糕点超级有名,做的精细好吃极了,是闻名整个越国的小吃。
  
      而这位薛峰掌柜,便是怒江郡秋风楼的掌柜,负责三分之一天南行省的生意。
  
      表面上看他和杀手组织完全是没有关系的,甚至和薛氏家族也没有一点关系。他就是一个卖糕点的胖掌柜,而且自己曾经就是一名出色的点心师傅。
  
      不是高层之人,根本就不知道这秋风楼是越国最强的杀手组织。
  
      听到祝兰亭的话后,薛峰掌柜不屑一笑,道:“只要接下了单子,还没有我们秋风楼杀不死的人。”
  
      说罢,他递过来了一张画像。
  
      “此人便是给沈浪赶车之人。”薛峰掌柜道:“我们秋风楼掌握这天下高手的名单,每一个人的画像都有,此人连半个高手都算不上。而且太阳穴凹陷,肤色枯槁,筋脉干枯,根本就不是武功高强之人。”
  
      祝兰亭顿时佩服,但依旧担心道:“沈浪这个贼子真是非常阴险狡诈的,我们还是小心为上,万一他身边有什么埋伏呢?”
  
      薛峰掌柜道:“侦测过了,方圆几十里内没有任何埋伏。我已经将怒江分舵的派出三分之一,别说一个沈浪,就算十个沈浪也绰绰有余。或者我说得再直接一些,此时就算金木兰在边上,沈浪也必死无疑。”
  
      顿时,祝兰亭放心了。
  
      沈浪身边不可能出现武功比金木兰更高之人的,所以他这次是彻底死定了。
  
      “既然他那么容易杀,为何还要收我一万金币?”祝兰亭道。
  
      薛峰掌柜道:“祝兰亭子爵,你要杀的是一个伯爵府的女婿。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不是上面大人物见不惯沈浪活着,你就算再多的钱我们也不会接的。”
  
      上面的大人物?
  
      薛氏家族的主人?又或者是三王子?
  
      祝兰亭子爵道:“那待会儿,能不能让我亲自杀沈浪呢?我可以加钱的!”
  
      剑王李千秋继续赶路。
  
      沈浪想起了之前钟楚客大宗师对自己的武道天赋评价。
  
      眼前也是一个大宗师,而且是一个超级牛逼的大宗师,沈浪不由得问道:“剑王前辈,您能不能帮筋脉天赋如何?适不适合练武?”
  
      “不适合。”
  
      沈浪一愕。
  
      剑王前辈,你你这么耿直。
  
      看看人家钟楚客大宗师,多么会说话啊。
  
      李千秋道:“你妻子武道天赋就很高,当然再高也比不过大傻,我没有见过这么逆天的筋脉。”
  
      沈浪惊愕:“您知道大傻?”
  
      李千秋道:“钟楚客带着他来见过我。”
  
      沈浪明白了,钟楚客大宗师是带着大傻去显摆的。
  
      看来,这两个大宗师是好朋友。不过越是好朋友,就越需要在对方面前装逼啊。
  
      之前你有唐炎这个出色的弟子,现在我的大傻比你唐炎牛逼多了。
  
      “天赋再高又怎样?练武没什么好的。”李千秋道:“我武功高又能怎么样?明明知道仇人在哪里,还不是无能为力?”
  
      他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权势才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力量,武道在权势面前,什么都不是!”
  
      “姜离陛下是公认的天下第一,而大炎帝国皇帝陛下不会武功,但结果呢?大炎帝国一统天下,天下诸国俯首帖耳!”
  
      “我们大宗师武功再高又能怎么样?能够打得过一百人,难道能打得过一千人,一万人吗?”
  
      剑王的声音充满了萧瑟之感。
  
      沈浪道:“剑王前辈,您妻子身上的剧毒我暂时无解,但是我会想办法,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她恢复原来的模样。”
  
      剑王一愕,然后点头道:“那多谢你了。”
  
      沈浪道:“前辈,您的弟子唐炎武道天赋惊人,应该仅次于大傻吧?”
  
      剑王摇头道:“不,还有一个人,武道天赋比唐炎更高,仅次于大傻?”
  
      “谁?”沈浪问道。
  
      剑王道:“仇妖儿!”
  
      “她?”沈浪不由得一惊:“仇天危生得出血脉这么牛的女儿?”
  
      剑王道:“我也奇怪!”
  
      沈浪道:“大傻的父亲叫宋毅,就只是一个民军的小首领,武功非常一般,这可能吗?”
  
      剑王想了一会儿道:“有血脉突变的可能性,但概率极低。一般来说,武道天赋也是遗传的。”
  
      我日?
  
      沈浪觉得里面可能存在着非常惊人的故事啊?
  
      大傻的母亲很美,甚至是非常美。
  
      她一路逃难到玄武城的枫叶村,嫁给了当时的宋毅,七个月后生下了大傻。
  
      许多人都觉得大傻之所以傻,是因为早产。
  
      但是早产还有那么大的体量?
  
      生下大傻后,他的亲母就咽气了。
  
      之后宋毅对大傻的态度,非常冰冷绝情啊,受伤之后直接扔在山沟里面等死。
  
      如今看来不是宋毅虎毒食子,而是另有故事啊。
  
      沈浪道:“仇妖儿,有多么厉害?”
  
      剑王想了一会儿道:“几年之后,她就会赶上我们了。”
  
      不会吧?那么牛?
  
      这个女海盗这么强?完全没有想到啊。
  
      两个人有陷入了沉默。
  
      剑王前辈确实不擅长于聊天。
  
      忽然,剑王又道:“沈浪,玄武伯爵府如临深渊,如果有朝一日大难临头,你可以来我剑岛。我们与世无争,我这人没本事,但保你一条命或许还能做到。”
  
      沈浪心中无比感动。
  
      这位剑王,真正是面冷心热之人啊。
  
      不过想来也正常,他能够教出唐炎这样的武痴,本人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人物。
  
      而就在此时!
  
      一阵马蹄声响。
  
      沈浪的马车被包围了!
  
      几十个秋风楼的杀手,十几名祝氏家族的武士,将沈浪和剑王团团包围。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之声。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祝兰亭子爵排众而出,他望向沈浪的目光无比怨毒。
  
      “沈浪,没有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沈浪惊愕道:“祝兰亭子爵别来无恙啊?我的天哪,您最近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啊?竟然憔悴到这个地步?”
  
      不提还好,这一提祝兰亭子爵几乎要炸了,寒声道:“沈浪你做的好事,你掘开我家水库的堤坝,将我家族百年基业全部淹没毁掉,你好狠毒啊!”
  
      沈浪脖子一缩道:“祝兰亭子爵,你千万不要冤枉人啊?我连你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啊,再说那一天我人在几百里之外的怒江猎场,是早上发生的事情吗?当时我正在给娘子穿裙子,我还挨了一巴掌,你看你看,我右脸就是证据,巴掌印看到了没?”
  
      祝兰亭怒吼道:“沈浪你这个跳梁小丑,到了这等时候还要演戏,真是可耻可笑!”
  
      沈浪道:“祝兰亭子爵,您带着怎么多人去干嘛呀?要去办事吗?”
  
      祝兰亭子爵狞笑道:“我们能干嘛?当然是取你的狗命啦!”
  
      沈浪一惊道:“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要杀一个伯爵府的女婿?你们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祝兰亭子爵道:“你沈浪自己找死,又能怪得了谁呢?你好好的乌龟壳不呆,偏偏要钻出头来,你不死谁死啊!这荒郊野外,杀你如同宰一条野狗,谁又会知道?”
  
      此时,剑王李千秋忽然道:“秋风楼,您们竟然连这单子都接,杀伯爵府的女婿,坏规矩的吧。”
  
      怒江分舵的薛峰掌柜道:“沈浪,小小赘婿,区区一蝼蚁耳,又有什么不能杀的!”
  
      沈浪目光一缩。
  
      秋风楼?
  
      南海剑派的燕难飞?
  
      玄武伯爵府的姻亲薛氏家族?
  
      沈浪道:“你背后的主子想要杀我?”
  
      薛峰掌柜道:“那倒是没有,你这么一个小人物,我们的主子还不至于亲自下令杀你。只不过我们主子很厌恶你,小人物一旦被厌恶,那不就是死路一条了嘛!”
  
      那么这个主子是薛氏的家主?还是三王子呢?
  
      沈浪和三王子有什么仇什么怨吗?
  
      大概有一点点吧!
  
      比如三王子的走狗李文正是沈浪害死的。
  
      而且,埋小人诅咒太子一事,也差一点烧到三王子的头上。
  
      这位三王子可是相当之牛叉的,是唯一能够和太子分庭抗礼之人。
  
      甚至在军方的支持力上,还要超过太子。
  
      祝兰亭子爵道:“好了沈浪,莫要在拖延时间了,在这荒郊野外谁也救不了你了,你注定死路一条!”
  
      “接下来,我会亲自斩下的脑袋,我会将你扒皮抽筋,将你的尸体喂狗。”
  
      “就算在十八层地狱,你也会后悔曾经得罪过我!”
  
      然后,祝兰亭子爵猛地拔剑,吼道:“上!”
  
      剑王轻轻叹息一声,然后从马车上下来,拔出了剑。
  
      他的剑很特殊的,就是一支木头剑。
  
      不是装腔作势啊,也不是为了专门克天外流星,这些年他用到就是一支木剑。
  
      而且不是什么牛逼的木头,就是普通木头削成的剑,还非常粗糙,仿佛小孩子玩具一般。
  
      见到这支木剑,秋风楼的薛峰掌柜顿时猛地一颤道:“请问阁下是”
  
      剑王道:“就是你像的那个人。”
  
      然后,他轻轻一抖。
  
      身上的粗布灰袍跌落,露出了一身青袍。
  
      那个饱经风霜的车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绝顶中年美男,一代宗师。
  
      仅仅站在那里,就如同渊渟岳峙。
  
      秋风楼薛峰掌柜猛地的一哆嗦,颤抖道:“李,李先生,今日就当作没有见过我们,行吗?”
  
      “不行。”剑王道。
  
      薛峰掌柜道:“李千秋,我的背后是燕难飞大宗师,是武安伯爵府,是三王子殿下,你难道敢杀我?”
  
      剑王道:“这荒郊野外,也没有什么人知道。”
  
      薛峰掌柜猛地一咬牙,凄凉道:“那就拼”
  
      他的话没有说完,脑袋就没了。
  
      接下来,秋风楼的杀手,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疯狂地朝着李千秋冲去。
  
      真是勇敢无畏啊。
  
      然后,沈浪见到了无比离奇的一幕。
  
      剑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剑一个,一剑一个。
  
      短短两分钟,就将秋风楼的几十个杀手杀得干干净净。
  
      这剑法看起来一点都不牛逼啊,一点都不精妙绝伦了。
  
      就是抬手杀人,抬手杀人。
  
      甚至连刺都不用刺。
  
      看上去就仿佛一个个杀手往上撞,然后就死了。
  
      这这是守株待兔剑法?
  
      沈浪呆了,不由得道:“前辈,这就是您的星辰陨落剑法吗?”
  
      剑王道:“这什么剑法都不是。”
  
      星辰陨落剑法?
  
      就凭借这些人,还不配剑王使出来。
  
      杀这群人,还要什么剑法啊?
  
      沈浪看得好羡慕。
  
      “前辈,我忽然很想练剑了。”
  
      剑王淡淡道:“不要浪费时间了。”
  
      靠,你太不会聊天了!
  
      沈浪道:“前辈,未来我娘子会这么厉害吗?”
  
      剑王道:“原本不可能,但是因为有你,所以她未来也会这么厉害,甚至更厉害一些。在武道秘籍解读上,你是我见过最天才之人。”
  
      沈浪心中大喜,剑王前辈,你太会聊天了。
  
      接着,剑王走了出去。
  
      一剑一个,一剑一个,将祝兰亭身边的武士全部杀光了。
  
      妈蛋,真是好无聊的剑法啊。
  
      压根没有见你用第二招啊,手都懒得抬高,半朵剑花都没有。
  
      那种感觉就仿佛传奇游戏里面,五十级的战士拿着屠龙刀去新手村地图杀鸡一样。
  
      等到祝兰亭子爵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全部死光,就剩下他自己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这个人谁啊?
  
      剑王道:“沈浪,这个人我不能杀。”
  
      他的木剑轻轻放在祝兰亭的脖子上。
  
      明明是一支轻飘飘的木剑,但仿佛有千斤之重,让祝兰亭直接归了下来,完全不能动弹。
  
      沈浪道:“为什么啊?”
  
      剑王李千秋道:“我出身卑贱,每次见到贵族都心中自卑。一想到杀贵族,我的心中就颇有些惶恐,感觉跟整个国家王权作对,所以不敢杀。”
  
      沈浪一愕。
  
      剑王前辈,是每个大宗师都这么怂,还是只有你一个人这样啊?
  
      你不敢杀,我却是敢杀的。
  
      别说区区一个子爵了,就算再高的贵族,只要人不知鬼不觉,我都能杀掉。
  
      沈浪蹲在祝兰亭子爵的面前。
  
      “沈浪,你,你想干嘛?我可是堂堂子爵,我可是国君竖立的新政旗帜啊,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沈浪拿出了一只瓷瓶,在祝兰亭面前晃了晃。
  
      祝兰亭吓得浑身颤抖,内心的仇恨和怒火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求生欲。
  
      “沈浪,沈公子,求求你别杀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和你为敌,再也不和你作对了。”
  
      “沈公子,以前都怪我瞎了眼睛得罪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沈爷,我活到今天不容易啊,不容易啊从今以后,我给你做牛做马啊”
  
      看到祝兰亭子爵哭得哗哗的,沈浪心中一阵腻歪。
  
      还是田横有骨气啊,临死之前依旧破口大骂。
  
      沈浪道:“大郎莫怕,喝药了!”
  
      然后,他扒开瓶塞子,捏开祝兰亭子爵的嘴巴,将瓶子里面的硫酸倒了下去。
  
      片刻后!
  
      祝兰亭嘴里冒出一阵阵浓烟。
  
      “啊啊啊”
  
      这位子爵大人,发出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嚎!
  
      仿佛身处十八层地狱一般。
  
      足足哀嚎了一刻钟,他才彻底死去!
  
      与此同时!
  
      玄武伯爵府终于迎来了等候已久的客人!
  
      武安伯爵府的嫡女,肥宅金木聪的未婚妻,薛黎。
  
      金卓伯爵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亲自来。
  
      同样!
  
      在怒潮城等了整整四天的徐芊芊,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女魔头仇妖儿。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已久更新近一万五,应该是最累的一次,感觉自己年纪确实大了!
  
      尤其需要大家的支持打气,糕点深深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