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04章:张翀之震撼惊艳!超离奇决定

第104章:张翀之震撼惊艳!超离奇决定


      听到沈浪的话,再看那几个女人的身体的毒疮,王涟完全呆了。
  
      他的眼睛一会儿望着沈浪,一会儿望着那些女人,一会儿又望向自己的小鸟。
  
      可以这么说吧。
  
      对于这些x病王涟了如指掌。
  
      他们这些举人私底下玩得很开的,有些时候还专门找来这样得病的可怜女人进行鉴赏。
  
      而且他的有些朋友也有不小心中招的。
  
      当时周围人表面上无比悲痛,痛哭流涕喊道,年兄怎会如此不小心啊?但是心中却快活得一逼,哈哈哈,下一科考试又少了一个对手了。
  
      而现在,王涟自己成为了中招者。
  
      接下来会有多么悲惨,他完全能够预料得到。
  
      在古代没有青霉素,所以梅/毒是不治之症,只能等死的。
  
      “啊……啊……啊……”
  
      王涟凄厉地嘶吼着,拼命用脑袋撞墙。
  
      他拼命地发疯,拼命发泄自己内心的恐惧。
  
      接着,他忽然低下头看了自己的小鸟一眼。
  
      沈浪默默递过去一把刀,缓缓道:“现在割了,或许还来得及。”
  
      “割了吧,割了吧……”沈浪道:“这样世上再无欲望,再无烦恼了。”
  
      王涟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厉声道:“沈浪你不想活了吗?你已经死到临头了,为何还要来害我?”
  
      沈浪后退一步。
  
      金晦出列,将昨天晚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王涟。
  
      然后,王涟彻底呆了!
  
      内心涌起了无边无际的痛楚。
  
      沈浪竟然赢了?
  
      在这种局面,他都赢了?
  
      再想想自己昨夜做过的一切,王涟遍体冰寒,踉跄坐倒在地。
  
      他的举人功名要被剥夺了。
  
      而且,他还得罪了柳无岩。
  
      他完了,他完了!
  
      “为什么,为什么?”王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沈浪明明只是一个卑贱的蝼蚁,为什么就可以为所欲为啊。”王涟泣声道:“为什么你能迎娶金木兰,为什么你能够享受荣华富贵,为什么你能赢啊?”
  
      “我是举人,我是才子啊,凭什么你能得到这些东西,我却得不到?”
  
      王涟拼命发泄着内心的痛苦。
  
      沈浪真诚道:“王涟兄,你的这些问题我也经常扪心自问。”
  
      “我沈浪经常问上天,为什么我会这么帅?为什么我会这么优秀?为什么我会这么牛逼?但是我问了好几遍,上天都没有回答我,至今我都找不到答案。”
  
      王涟不哭了,因为他被噎住了。
  
      “咳咳……”旁边的金晦引起了一阵强烈不适。
  
      “怎么?”沈浪淡淡问道。
  
      “没事,姑爷说得对。”金晦道,接着他看着姑爷的眼神觉得有些不放心,又改口道:“主子说得对。”
  
      “诶,就你会聊天,我喜欢。”沈浪道。
  
      “噗刺……”旁边四个可怜的美女忍不住被逗笑了。
  
      她们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喜爱,真是可爱的小郎君啊,但是她们很快目光变得无比黯然。
  
      因为身边这个小郎君也可爱,就越衬托得她们人生越悲剧,她们得了脏病,命不久矣了。
  
      沈浪道:“王涟兄,所以类似我为何这么帅这么优秀的深奥问题,你就不要在拷问灵魂了。我们想想眼前的事情吧,比如割掉?”
  
      “王涟兄,你身边的朋友应该有得过这些病的吧,死得都很惨很惨吧。”
  
      “我觉得你现在割掉还来得及,真的。”沈浪表情无比认真道:“现在血毒还没有进入你的筋脉,现在割掉你的命还有得救,再过半刻钟就来不及了。”
  
      “王涟兄,男人有些时候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再说该享受你都已经享受过了啊。”
  
      “动手吧,为了你的性命,动手吧!”
  
      “再晚就来不及了,小命重要啊。割掉以后,说不定能够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呢?你应该知道男人嗨的方式不止一种啊,做不了1,做0也是可以的啊。”
  
      “倒计时开始。”
  
      “你再不割掉,血毒就要进入筋脉,再也救不回来了,你就要死定了。”
  
      “十,九,八,七……”
  
      王涟颤抖着,进行了最最痛苦的生死抉择。
  
      他隐约觉得,现在割掉可能,或许真的来得及。
  
      还是性命更重要啊。
  
      割掉之后,自己还可以进宫当太监,凭着自己的才华肯定会出人头地吧。
  
      成为太监之后,他会出卖自己的一切,换取登上宦官的巅峰。
  
      到那个时候,他再杀回来,将玄武伯爵府灭门,将沈浪扒皮抽筋。
  
      为何复仇,一切都是值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沈浪,等我成为宦官大佬回来之后,一定杀你全家,杀你全家!
  
      对,这已经是我唯一复仇的机会了。
  
      割掉自己,进宫当太监,报仇,报仇!
  
      “啊……”
  
      带着满腔的仇恨,王涟捡起地上的匕首,朝着自己的胯间猛地挥下。
  
      真正的割以永治啊!
  
      真正的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啊。
  
      牛逼啊!
  
      沈浪看得头皮发麻。
  
      沈浪拱手道:“王涟兄,你牛逼,我沈浪服了。”
  
      王涟大声嘶吼道:“怎么样?怎么样?”
  
      沈浪道:“王涟兄牛逼,你竟然真的自宫了。铁血真汉子,小弟膜拜得五体投地。”
  
      “但是……王涟兄我忘记告诉你了,在你醒来之前,我已经将所有的毒血注入你的血脉了,所以你割掉也没有什么用了。”
  
      “那些可怕的脏病,还是会在你身上爆发的,你依旧会死得无比悲惨的。”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的悲惨,就是我的快乐。”
  
      “我满足了,告辞!”
  
      “你就在这里腐烂等死吧,我会派人给你送饭的。”
  
      “下一辈子,记得千万不要招惹我这么帅的人,因为帅的人都很敏感。”
  
      然后,沈浪扬长而去。
  
      房门紧闭。
  
      片刻后,来了两个大夫全副武装,蒙住了全身,他们进来给王涟止血,并且缝合伤口。
  
      “啊……啊……啊……”
  
      留下疯狂的王涟,生不如死!
  
      ……
  
      “多谢四位姐姐。”沈浪朝着那四个可怜的美女躬身行礼。
  
      为首的那个美人道:“没什么,临死之前能够帮到你这么帅的男孩子,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第二个美女咬牙切齿,哭泣道:“沈公子,你可知道我身上的脏病是哪里来的吗?就是这王涟带来的人传给我的,当时的诗会上他输了,我只是没有忍住笑了一声而已,她就这样报复我。”
  
      难怪这个美人刚才一直蒙着脸,就是不让王涟认出来。
  
      沈浪面色悲痛道:“几位姐姐,如果换在另外一个世界,我或许能够治好你们身上的病。但是在这里,我治不好,对不起!”
  
      沈浪的话她们听不懂,但是她们却能够听到沈浪心中的痛惜。
  
      沈浪温柔道:“我准备一个幽静的院子,种满了花草,每天都会有人送去食物和漂亮的衣衫,甚至胭脂水粉也不会少,四位姐姐接下来的日子就安静地住在那里吧。你们的父母家人,我会送去一笔钱,务必让他们能够安享晚年。”
  
      为首的那个可怜美人眼泪迷离道:“多谢公子。”
  
      接着,她脸上露出妩媚一笑道:“沈公子,如果有下一辈子,而且我身子干净的话。再一次遇到你,我会让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睡死你。”
  
      沈浪幽幽道:“小姐姐,你害得我石更了!”
  
      这句话应该是最大的褒奖,也是最没有歧视的一句话。
  
      几个可怜的美人噗哧一笑,眼泪汹涌而出。
  
      然后,她们又后退了一步,唯恐自己的呼吸会沾染到沈浪。
  
      真是让人爱煞的郎君啊,真是羡慕金木兰啊。
  
      能有这么漂亮,这么聪明,这么可爱,这么温体贴的丈夫啊。
  
      ……
  
      昨天晚上订婚宴会结束后,张晋不眠不休骑马赶到了怒江郡。
  
      天不亮的时候,他就已经进了太守府。
  
      父亲张翀没有睡,而是望着国都的急报发呆。
  
      矜君谋反!
  
      这会卷起何等的惊人风暴?
  
      会有多少人因此而死?
  
      新政会出现什么变局?
  
      一切都扑所迷离啊!
  
      张晋冲进来之后,直接跪在父亲的面前。
  
      “父亲,订婚宴围攻玄武伯爵府预演失败了。”张晋道:“请父亲恕罪。”
  
      张翀点了点头。
  
      这个结果,他已经预料到了。
  
      沈浪书中的藏头诗那四个字,天诛矜君,他早就发现了。
  
      他立刻发现,这是弄死沈浪的机会,是将整个玄武伯爵府拖下水的机会。
  
      但是,他本能不是高兴。
  
      而是嗅到一股强烈的阴谋味。
  
      所以,他第一时间派去了几波人,第一波去总督府,第二波去过都,第三波去南殴国。
  
      从沈浪这首藏头诗中他判断出一个可能性,矜君可能谋反。
  
      矜君名声极好,他和国君不是父子胜似父子,和宁萝公主更是情投意合。
  
      然而这些东西骗得了普通老百姓,骗得了李文正这种新进士,又哪里骗得过张翀这种老奸巨猾的实权大人物。
  
      但是张翀真的不敢相信,矜君会主动谋反。
  
      所以,他没有让张晋向沈浪捅这致命一刀,而是找来了李文正这个傻叉。
  
      此人的危机感,政治敏锐感真是惊人。
  
      但是,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张翀还是惊呆了。
  
      矜君竟然真的公然谋反了啊!
  
      接下来,国内的政/局要变啊。
  
      沈浪一个小小赘婿,是如何提前知道这个秘密啊?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竟然当机立断,在书中埋下这个致命陷阱,等着别人踩进去。
  
      差一点点,张晋就踩进去了。
  
      一旦张晋踩进去,那后果不堪设想,连他张翀的前途都危险了。
  
      这个小赘婿,真是……牛逼啊!
  
      “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全部细细道来。”张翀道。
  
      张晋跪在地上,将昨夜发生之事一五一十道来。
  
      “儿子让父亲失望了,请父亲降罪。”张晋叩首。
  
      “不,你没有错。”张翀道:“你之前犯过一些错误,但昨夜的应对是正确的。”
  
      张晋道:“但儿子昨夜输得一败涂地。”
  
      张翀道:“那不关你的事情,是你的敌人太……厉害了。”
  
      这话就更诛心了,让张晋更加难受。
  
      “厉害啊,厉害啊……”张翀道:“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了,有才华不算什么,关键有智慧,有智慧也不算什么,关键心狠手辣。”
  
      “真是让人惊艳啊,如此人物在玄武伯爵府真是可惜了,可惜了!”张翀抚摸着手中的《金/瓶/梅之风月无边》,激赏道:“这小子如果跟了我,为父有把握十年之内登上宰相之位。”
  
      张晋咬牙切齿道:“那儿子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他?”
  
      “杀不掉的,这就是一只狐狸精,怎么可能会给你机会?”张翀道:“他和金木兰圆房了吗?睡过没?”
  
      张翀太守这话真是天马行空啊。
  
      张晋都惊呆了,足足好一会儿他道:“应该没有。”
  
      “有还是没有?”张翀道。
  
      “没有。”张晋道。
  
      张翀道:“去叫你妹妹春华过来,让她想办法接近沈浪,睡了他!”
  
      ……
  
      注:第六更送上,糕点真是精疲力尽!拜求兄弟们的月票啊,给我力量,给你们拜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