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49.南蛮大筒奏奇功

49.南蛮大筒奏奇功


  武田晴信这个人和山内义治一样,凡是打仗,总归骑着马把战场踩一遍,四处看清,地形牢记在心里。
  他才不会和傻批一样对着一张十六世纪的手绘地图挥斥方遒,用那种地图打仗,和让士兵送死没什么区别。
  军议结束他就带着自己的御侧近六人组的侍从护卫们准备靠近战场查看一番,甲军的大将也三三两两的跟着。由于不是出阵,自然没有带着马标,很随意的边走边看。
  恰好对岸的小平太又让威廉开了一炮,武田晴信离得远的,只看到草袋垒砌的炮台上有个大铜管子在开火。炸裂声比之大筒确实强上好几倍,难怪能打那么远。
  “这也许是南蛮大筒!”山本堪助就在旁边,若有所思。
  “南蛮大筒?”武田信繁和他哥在一起观察小平太的炮阵,有些疑惑。
  “两年多前,先山内宰相公时,曾经允许滨松开港,建设南蛮商馆,允许南蛮宣教士传教。”
  “此事我亦知晓,滨松已经建立起了南蛮寺,据说信众数千人?”武田晴信自然也有他的情报网络,对于山内家的消息他很上心。
  “这怕不是南蛮商船上放置的南蛮大筒,被藤原弹正借来了。”山本堪助和小平太心心相惜,情不自禁,总能想到一块儿去。
  “借来的?南蛮人好利,勘助你之后去一趟堺,打听一下这种南蛮大筒的价钱。”武田晴信若有所思。
  “父亲,干嘛要买,把对面的藤原弹正击败,这个南蛮大筒不就是我们的了!”诹访胜赖跃跃欲试,看着对面的山内军。
  “弹正哪有那么容易击败,你如此急进,太过于冒失了。”武田晴信虽然说的是教训的话,但对于这个儿子的勇武还是满意的。
  “父亲教训的是”诹访胜赖看到山本堪助给他的眼神,立刻认怂。
  “四弟太过于急躁了,以后带兵可要慎重些。”武田义信不失时机地插了一句嘴。
  “嘭”的一声,佛郎机又开了一炮,漫天的铅弹打在河滩边的泥地上,噗呲噗呲的深入泥地,冒出一阵阵的青烟。
  经历了这么些轮火炮的武田军已经见怪不怪了,连惊呼都没有发出一声,就安稳的列阵,看着金井明五郎搭建浮桥。
  “确实犀利!”武田晴信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我军也必须要有这种利器!”武田信繁如今是武田家头号的“崇洋媚外”分子,这个好香,那个想要,偏偏这些火器用起来还确实可以,所以连带着武田家也多了一批“崇洋媚外”分子。
  “确实进可攻退可守!”武田义信附和着。
  “好了,回本阵!”武田晴信一拢马头,策马挥鞭回返本阵所在。
  武田义信和饭富虎昌以及曾根周防两个人落在后面,两人知道武田义信有话要说,也放慢了马速跟在旁边。
  此刻的武田家由于短短十余年间极速的扩张,面临和山内家一样的内部派系分裂,山内义治采用重臣合议,勉强把大家拢在台面上好好谈。
  武田晴信不可能,也不愿意分权,很自然的家中也开始出现新旧家臣的交锋。
  骏河众由于今川彦五郎的关系,加上这几年饭富虎昌努力经营,基本上是已经站队到了武田义信一方。
  信浓众原本心底是极度不服气武田氏的统治的,偏偏诹访胜赖确实是诹访御料人的亲生儿子,同时他又是武田晴信的儿子。双重身份之下,信浓众逐步向诹访胜赖靠近,站队到了这一边。
  虽然类似于武田晴信侧近出身的香阪弹正、内藤修理、饭富三郎兵卫、三枝堪解由,以及家臣中的真田弹正、马场民部等人并没有站队,可终究难掩家臣中出现分裂的趋势。
  “兵部,骏河众未战先溃,实在有些不堪用,如今信浓之众多倾心他人,不能让他们尽夺了风头。若果可以,最好能讨取抢渡的金井明五郎之首级,以提振骏河众之气势。”
  饭富虎昌作为武田义信的傅役,两人之间恩同父子,关系极为亲近。他当然知道武田义信在担心什么,如果信浓众在这里大放光彩,而骏河众未战即溃。那武田义信在家中的体面就会下挫,信浓众的气势就会上升。
  “少主的意思臣明白了,只要时机合适,我会亲自带赤备队出阵。”
  “拜托你了!”武田义信也是没办法,战国之世,即使是亲兄弟也要争一个短长。
  曾根周防守护着武田义信离开,而饭富虎昌则把侧翼的杂鱼骏河众调离,换上自己亲自训练出来的七百赤备队。并亲自出阵,指挥着这支侵略如火的大军准备给渡河的金井明五郎一个迎头痛击。
  …………
  错过了一炮打死武田晴信以及武田二十四将机会的小平太,犹自在美滋滋的梳理着对岸的人马。
  “弹正,对岸右翼的骏河众撤离了?”阿吉出言提醒。
  “嗯?是哪一队补上来了?”
  “是饭富赤备队!”围在小平太身边的几个人一路望过去。
  和其他备队花花绿绿,什么盔甲都有,旗帜马标错杂,士兵自备衣甲的混乱完全不同。赤备队全部由武田家供养,七百众衣甲赤红,完全一致。
  不管是前排的持繾足轻,还是后排的骑马武士,统统都是大红的盔甲,甲上无一例外都绘着武田菱纹。
  “快快快快!神父,重新调整射角,全部对准衣甲鲜红的那个部队!”
  “那边的部队有什么特殊吗?”
  “那是武田宰相(笔头家老)的队伍,你看到中间个飞扬的长流武田割菱旗帜了吗?对着那里打,集火!”
  威廉想了想,若有所思,似乎是对宰相亲自带兵出征,居然会只能做个侧翼防守的杂活感到奇怪。
  小平太看金井明五郎的临时浮桥已经快要搭建完毕,用手中的青竹杖对准南岸的饭富虎昌赤备队,大喊一声。
  “目标:武田赤备队!”
  六门佛郎机如雷而震,齐齐发火。毫无意外,赤备队中的长流武田割菱马标一炮而没。
  “好极!好极!”小平太抚掌大笑。
  “武田氏笔头家老饭富兵部少辅虎昌已被讨杀!”诸军大喊,欢声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