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48.弹正正在数首级

48.弹正正在数首级


  大石氏照也听到了隆隆的炮声,不过他更淡定,他们北条家阔的时候几百上千支铁炮呢,伊豆流的铁炮工匠可不在少数。
  当然啦,全部都被上杉辉虎和山内义治瓜分了,所以包括山内家鼓捣出大筒的事,大石氏照一概清楚,也知道那玩意儿搁近了打,确实有两分威力。
  等武田晴信的使番过来,说藤原弹正带了二三十门大筒,而且是改进的,能打七十间的距离。所以武田军要稍稍后退,等山内军过河再打。
  想了想,武田北条联军确实没有反制手段。还是等山内军渡河,然后上前剿杀,这样混杂在一起最有效。
  但既然武田晴信来人通知了,多少有点什么意思。肯定是希望北条家抽两个人过来,不能只紧着武田家死人,毕竟武田刚帮着连战好几场。
  于是大石氏照扫了一圈帐下诸将,大多跃跃欲试,如今连战连捷,虽然各队饱掠的士兵战意下降,但武士们却更渴望建立功勋,毕竟只有功勋才能挣来世禄和知行。
  “内藏助,你带二千人去协守甲军右翼。”一名三十多岁的矮壮武士满脸欣喜的出列接令,是原本北条氏政的御马迴大将羽岛内藏助(历史上死于三船山)。
  这些御马迴都是北条氏政留给北条氏直的基本盘,大石氏照总要提拔一下,照顾一下自己侄子的势力,免得以后家里不好见面。
  “遵命!”羽岛内藏助立马招呼了几个马迴武士,去抽调军队。
  …………
  “殿下,藤原弹正麾下有一个极擅野地搏战的武士,名唤金井秀春,您还记得吗?”山本堪助给武田晴信提醒道。
  “据说是坂东阴流正传,气合斩奥义免许的剑豪?”
  “经之岳口合战时确实见到一员惯于使长刀的武士,兵法精强,殊为可观。”饭富虎昌当时带兵突袭小平太侧翼,对于掩护断后的金井明五郎很有印象。
  “这位屡次担任藤原弹正之与力副将,这次怕是要担任先手大将抢进。”
  “那应该派出一员可堪对敌的大将!”武田义信对于山本堪助的智略也比较服气,很是认同。
  “典厩,你觉得谁去更合适?”武田晴信准备参考一下自己弟弟的意见。
  “不若让美浓守去吧!”
  原虎胤不及武田晴信答应,就站了出来,大家没一个敢不服气。不死的鬼美浓嘛,武田家直属足轻众大将,威名赫赫,对付一个出道才几年的武士不是手到擒来啊。
  “那便由美浓去吧!”武田晴信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不过还是老规矩,现在骏河众不管事,就让信浓众顶在前面。然后才是原虎胤的甲斐众,而且为了以防万一,还加上一个浅利信音,两个人搭班过去,不信堵不住小平太。
  另外就是武田信繁的嫡子武田信丰带着二百铁炮众去河岸边协守,增加火力强度。
  …………
  “这佛郎机大炮实在厉害………”金井明五郎在小平太身边看得分明。
  别说武田军被洗了一遍,左右没见识过佛郎机铳威力的高梨军以及长野军的队伍都有些歪斜,实在是地动山摇,令人心悸。
  “明五郎,你带人准备建造浮桥,我在此为你掩护。”
  正说着,操作佛郎机铳的雇佣兵们立刻清理炮膛,温油降温。同时给子铳重新装填,每一炮就是几百个钱,刚刚一个基数过去就是几十贯,可不便宜。
  “好,必不辱命!”
  看着下去准备的金井明五郎,小平太命令炮手们暂时停止,等待对岸的武田军重新布阵。
  可奇迹的事情发生了,武田军居然只后退了几十米,在大约一百六七十米的距离外重新列阵。并且从招展的旌旗看,是望月信雅(典厩信繁子)、须田信正、大须贺久兵卫、真田昌辉(真田幸纲次子)等信浓诸将。
  没过多久原虎胤、浅利信音、武田信丰三人的旗帜也丛丛列列的开了过来。
  “思维怎么这么定式呢?我打一百米,就是只能打一百米吗?”小平太心想对面的武田诸将终究是没见识过,不知道千斤重大佛郎机铳可以打小五百米,有效射程约二百米。
  那样正好,一开始打的是骏河众的菜鸡,如今来的都是信浓甲斐之众的大将,总要教他们见识一下科技的力量。
  “威廉神父,请你让炮手们重新校准,等对岸列阵完毕,再发射一轮。”
  “对岸的将领真是难以想象,已经遭受了炮击,居然只是稍稍后退列阵。”
  威廉身处的欧洲现在是个几乎无日不战的时代,在不了解大炮火力的情况下,应该设法用小规模的部队试探射程,而不是这样后退一下。
  “他们必须守卫这条河,河流之后,就有我军被包围的城堡,而城堡内只有三天的粮食。他们只要在这里拖住我三天,就能获得全部的胜利。”
  “唉,只有不谙兵事者,才会认为战场殊为浪漫。”威廉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了这么一句。
  看着按部就班,紧密列阵的武田军,小平太反而不着急了,可以再等一等,也许过来更多的人呢?最好什么内藤修理亮昌丰,饭富三郎兵卫昌景什么的,来上两个,那就绝对够本了。
  反正大炮也要冷却,多等一会儿并不算什么大事,急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
  骑在百段上的小平太一下子有了两米五的视线,当然要趁机多看看,这种机会对于小平太而言并不太多。
  看着不断开到的敌军,甚至连北条家都派了一队人过来堵截。小平太心下生出一计,准备试试看有没有用。
  “神父,神父,让一门大炮不要调整角度,再向对岸开炮!”
  伴随着轰鸣声,金井明五郎也开始强渡利根川,准备搭建浮桥。
  对岸的武田军一阵骚动,可发现小平太的所谓大筒果然和大将们预测的一样只能打一百米的样子,一个个反而放心不少。
  “弹正在数什么呢?”举着马标的七规仰头问小平太。
  “当然是在数首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