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天梯传说 > 第六十七章 往事

第六十七章 往事


  文不凡的身体没过多久就恢复了,下午文不凡就赤着双脚在田地里和田小七他们一起劳作了。
  “您也干过这活儿?”田小七看着文不凡在地理干活,虽然不熟练,但是会干。
  “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也做过。”文不凡说道。
  “哦!”
  “咱们这里的收成怎么样?”文不凡随口问道。
  “靠天吃饭,年景好的时候多留些粮食,这样年景不好的时候就不愁了。”田小七说道。
  “你们在这里好多年了?”文不凡说道。
  “六七年了!”田小七说道。
  “六七年了。”文不凡重复了一句,东莱国统一也就是五年多,不过北越国是最早并入东莱国的,算来时间也六年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文不凡依然会每天都到田地里帮着劳作,和田小七说着话,只不过都是聊一些无关紧要的。
  几日后,文不凡终于决定要走了。
  “这些日子劳烦您了,这些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务必手下。”文不凡说着递给了田小七一个袋子。
  “您客气了,这些怕是银两吧。”田小七并没有伸手接,而是说道:“我留着这个也没用,我们这里用不上。”
  他说的倒是实话,这个山谷里的人们还是用着最原始的交易方式,以物易物。金银确实也用不上。
  “那,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吗?”文不凡说道:“着这里打扰了这多日子,就这么走了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这没什么,再说了这些天,您不也是天天去帮我们劳作吗?”田小七说道。
  “可是我们总觉得这样不好。”宝妹在一旁说道:“你就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的?”
  田小七看了宝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文不凡说道。对方的表情都这样子了,文不凡再不说话就不好了。
  田小七犹豫了一下,又看着文不凡说道:“在下一直未问几位,那常宁为何要谋害几位?”
  “我们是抵抗军的人,所以……”文不凡说道。
  “果然是这样!”田小七说道:“那,几位是不是也想着将常宁除掉!”说完,田小七看着文不凡,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文不凡基本上是可以确认田小七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要不然田小七压根也不会提出这种要求,而是会直接的表示。
  “我们是有这个打算!”文不凡说道。
  “那太好了!实不相瞒,我与这常宁有不共戴天之仇!”田小七狠狠地说道。
  “哦。”文不凡接了一句。
  “我本是北越国王族的后裔!”田小七看着文不凡说道。
  ”你是北越国王族的后裔?“文不凡问道。
  “嗯!”田小七很肯定地说道。
  果然如此,文不凡心中想到,怪不得这么像!
  “本来北越国内战后,又接连和南越国以及刚刚兴起的东莱国打了几仗,国力大不如前了。东莱国又趁机蚕食了北越国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北越国当时就已经支撑不下去了。后来也就被东莱国统一了。虽然我们王族也曾经企图复国,可是都被镇压了!”田小七娓娓道来。
  文不凡等人也坐在一旁听着。
  田小七又继续说道:“后来,我们王族也就失去了复国的念想,各自找了地方居住了下来。东莱国的那位国王也没有继续追究,反而对北越国尚存的王族保留了王族的待遇,这也让我们这些残存的王族彻底地失去了复国的想法。可是谁能想到,这本来应该是好事的举动,却成为了我们这些北越国王族的噩梦!”
  “噩梦?”宝妹有些奇怪地问道。
  田小七点了点,说道:“最初朝廷是专门有人负责我们这些王族的,每月到时候我们领取到属于我们的那一份,可是后来这件事情就交到了地方官员手上。最初这些地方官员也会按时按量的交给我们,可是后来,东莱国或许是出现了写一些状况,我们的这笔钱就不再按时发放,不过时间虽然晚了些,但是还是能发放到我们手上的,而且数量也没有少。可是自从这个常宁当了宁远三城的守备后,我们这里的王族就再也没有按时按量的领到我们的那一份钱了!我的几位族叔心里不忿,前去找常宁理论,刚开始时常宁还算礼遇,可是后来就直接不予置否了!再后来我的那几位族叔就然全部暴毙在家!”
  说到这里田小七满脸的悲愤!
  “怎么会是这样?”文不凡说道:“你们没有报官?”
  “报官?”田小七冷笑一声,“常宁就是这宁远三城的守备将军。在这里他的官最大,我们报官,谁敢管他啊?”
  “那就没人管了?”文不凡说道。这件事情文不凡并不知道。当然了一个已经被灭了国的王族,又有谁会特意前去管呢?但是一夜之间数名遗老暴毙,这件事情不可能不惊动上面,常宁不管,肯定有问题。
  “我们也曾经想着去东莱城告状,可是有用吗?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是常宁干的,就算是有,朝廷会为了我们这些已经被灭了国的王族去责难一个三城守备?”田小七说着低下了头,陷入了悲伤之中。
  “竟然有这种事!”文不凡说着,就想派人严查此事,可是一想,现在的东莱国已经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了。
  “所以,我们也没闲着!”田小七忽然抬起头说道。
  文不凡恍然大悟,孙达没有骗自己。起码在宁远山军营的这一点上没有骗自己。常宁把军营修建的那么瓷实,防守的那么严密,还真的是有人行刺,只不过不是孙达口中的所谓抵抗军,而是眼前的这位北越国遗老!
  田小七看着文不凡的眼神,知道了文不凡已经猜出来,于是说道:“没错,我们经常会去拜会一下常宁!只不过经过几次后,常宁居然在宁远山上修建了一座军营,军营修建好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得手过!”
  果然是这样,那个军营修建成那样了,你们要是还能得手,那你们也是太厉害了。
  “你们进不去,我们又怎么能进去啊?”宝妹说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是啊!我们进不去,又怎么能见到常宁?”文不凡说道。
  “我有办法!”田小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