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4187章 选择
宁舒突然收起了钥匙,“对了,你有药吗,我后背有伤,给我弄点药。”
  
  李温:……
  
  他深深呼吸了一下,拿出了药,“这个效果应该不错的。”
  
  “哦,谢谢,我先把伤口处理一下,还得沐浴更衣之后再选吧。”
  
  “你也沐浴更衣吧。”
  
  李温:……
  
  宁舒看出李温正在极力忍耐,她说道:“你好歹要继承人家的传承,有点仪式感,给这份传承基本的尊重吧。”
  
  李温吐了一口气,“你说得对。”
  
  宁舒回到自己房间,检查了药,应该没有毒,涂抹在伤口上有一股沁凉的感觉。
  
  伤口又凉又痒,显然是个好东西,宁舒坐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脸,神色拧着眉头。
  
  他和李温两人,真是……
  
  他的手中缺少一部分传承,而自己光有钥匙,却少像李温那样的根基。
  
  这两者合二为一,才是一个真正位面科技力量。
  
  东西只有一个。
  
  宁舒张嘴无声说道:“伐天,回来。”
  
  千里之外的伐天化作了一道毫光,朝一个方向极速而去,丢下了东蓝和瑾己。
  
  瑾己手中的肉掉了,他瞠目结舌,眼中很快浮现出了惊慌失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只有原地转圈。
  
  整个人都被无措所笼罩,焦躁,不安,以及害怕。
  
  东蓝跺了跺脚,怎么回事,也不说一声就走了,丢下这么一个幼崽让他怎么办。
  
  而且这个幼崽现在浑身都充斥着一股暴躁的气息,仿佛涨到极致的气球,越来越鼓,也越来越危险,就要爆炸了。
  
  东蓝战战兢兢的,捡起地上的肉条,递给瑾己,瑾己却没有理睬他。
  
  东蓝瑟瑟发抖,离瑾己远一点,但又不能丢下他不管,万一这个幼崽走丢了,伐天还要找,而且东蓝也不会这么丢下幼崽。
  
  对她有责任,东蓝不会上去激怒他,默默在一边看着,等到伐天回来就好了。
  
  一条黑色的鞭子出现宁舒的手里,她握了握,然后缠绕在腰肢上。
  
  作为宁舒的武器,当主人需要的时候,一召唤就要出现,只因为主人需要。
  
  整理了一下表情,宁舒抬起手揉了揉发木的脸,走出了房间。
  
  李温已经收拾妥当了,头发上有一丝丝的水汽,显然已经梳洗过了。
  
  宁舒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李温看了一眼缠绕在腰间的的黑色鞭子,幽深的黑色。
  
  宁舒双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伸了出来,张开手,掌心中躺着一枚金色的钥匙,在光线的折射下,有光泽闪过,俗气却好看。
  
  “这位先生,请问,你丢掉的是这把金钥匙,还是这把铁钥匙……”她另一只手张开,手心是黑色的钥匙,朴素无华,带着一股股幽幽的,还有一股泥土的味道。
  
  “这位先生,你可以老实作答,错的后果很严重的。”宁舒说道。
  
  李温的气息有些紊乱,他深深呼吸,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缠绕在宁舒腰间的鞭子,张开了鳞片,然后又收拢顺贴了。
  
  因为感知到了危险,宁舒当然也感觉到了李温那压抑的杀意,这股若有若无的杀意夹杂在强大的威压之下。
  
  宁舒面不改色的伸着一双手,巧笑嫣然,“皇兄,快选吧。”
  
  李温伸出了手,细看之下,指尖有些颤抖。
  
  宁舒只是微笑着,没有催促,他凌厉的眼神从宁舒脸上一寸一寸刮过,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宁舒的脸上带上了一个微笑面具,嘴角勾起的弧度一动不动,在他的凝视下,没有任何异常。
  
  他伸出手,伸向了金色的钥匙,他观察着宁舒的表情和眼神,停在了金色钥匙上,又伸向了铁钥匙。
  
  宁舒依旧微微笑,没有任何的异常。
  
  李温吐了一口气,他的额头沁出了冷汗,“这两个真的有一个是真的?”
  
  宁舒点点头,“我发誓,这两个,有一个是真的,不需要你付出巨大的代价,只要从两个选择一个。”
  
  “巨大的代价?”李温嗤了一声,宁愿付出很巨大的代价,那是一种看得见的希望,而现在的选择,是一种巨大的痛苦。
  
  有时候有得选比没得选还要痛苦。
  
  宁舒摊着两只手,没有催促,李温什么时候选择都可以。
  
  宁舒突然觉得这种方式的很好,比跟李温起正面冲突,还要舒服,打架有什么意思,精神上的凌虐才叫真正的摧毁。
  
  那么淡定的李温,现在也是一脑门子的汗,陷入宁舒设下的陷阱之中,从头到尾,李温都可以选择拒绝这种方,
  
  可是他却陷入了宁舒的游戏规则之中,恐怕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察觉,一旦选错,李温的心中将会涌出无限的恼恨。
  
  如果猜中了,那心中的喜悦更是不提了,尤其关系到传承,那不就更加说明了,他跟这个传承是有缘分的。
  
  李温看着两个钥匙,一个钥匙好像是黄金打造的,上面连一点划痕都没有,看起来像是刚打造的一样。
  
  另外一个又比较符合传承钥匙的感觉。
  
  李温冷静分析,可是越分析脑子里越乱,太多的信息揉进了脑子里,反而跟一团乱麻,找不到头,找不到尾。
  
  他说道:“这两把钥匙必有一把是真的,没有第三把第四把裹在里面。”
  
  宁舒有些诧异,“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只有两把,你从中选择一把,你是我皇兄,但还是有必要考验一下,这个东西是我用命换来的。”
  
  李温吐了一口气,觉得头昏脑胀,有那么一刻,居然有种想吐的感觉,他马上意识到,他有点走火入魔了。
  
  因为他寻找这个东西很久了,他用很多的办法来打开盒子,却一无所获,这大概已经成了他的执念,现在这个东西摆在面前,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迫切的情绪让他抓住一个钥匙,但他不知道那一把钥匙才是真正的钥匙。
  
  他的心态失衡了。
  
  他是李温,他是一代帝王,突破了百年寿命,他可以得到他,可以拥有这个东西。
  
  他值得拥有,尽归他所有。
  
  他冷静下来,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