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北宋大表哥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朱雀楼

第五百二十七章 朱雀楼

    朱雀楼,京城最大的酒楼之一,因为位于朱雀门附近而得名,这家酒楼有不少的拿手菜,特别是以东京当地菜做的最为地道。今天是旬日,李璋却在中午时来到酒楼,他早就让人在这里订下二楼的包厢,因为今天他要宴请一个贵客。
  
      就在李璋来到包厢后不久,很快他请的客人就来了,就见进来的人五十岁左右,身着青色长衫,身材颀长五官端正,颌下三缕长须,正是大宋第一相的吕夷简。
  
      “吕相来了,快快请坐!”李璋看到吕夷简进来当即也站起来笑道,随后就吩咐人上菜,不一会的功夫,两人面前就摆满了朱雀楼的拿手菜,随后李璋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李都尉怎么忽然想到请老夫吃饭了,而且还特意请我来朱雀楼,怕不是有什么用意吧?”只见吕夷简这时坐下来直接开口问道。
  
      “哈哈~,就知道瞒不过吕相!”李璋这时也大笑一声,随后亲自给对方倒了杯酒这才接着道,“朱雀门前朱雀楼,楼前送别使人愁,这两句俗语几乎整个东京城都知道。”
  
      朱雀门是东京城的南正门,很多人离开京城时,亲友前来送别都会在朱雀楼设下送行宴,当然因为朱雀楼消费不低,能来这里送别的人也是非富即贵,而朱雀楼也以做本地菜闻名,久而久之,朱雀楼设宴也就多了一层送别的意味。
  
      “怎么,李都尉你最近要离开京城?”吕夷简当下再次问道,东京城的酒楼那么多,李璋偏偏选在朱雀楼设宴,但自己并没有离京的打算,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李璋最近要离京了,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自己照顾?
  
      “吕相误会了,我并没有离京的打算,只不过我最近夜观天象,发现吕相最近可能要离京,而我到时可能有事抽不出时间,所以这才提前在朱雀楼设宴为吕相送行!”李璋当下再次笑呵呵的道,现在他的脸皮也厚多了,睁眼说瞎话也是张嘴就来。
  
      吕夷简自然不信李璋懂得观什么天象,但他却了解李璋的为人,知道对方绝不会无的放矢,所以这时也不由得一皱眉道:“李都尉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必绕这么大的弯子!”
  
      李璋其实也不喜欢这种拐弯抹角的说话,但他和吕夷简的关系微妙,说话也不能太直接,否则可能对方还接受不了,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只见李璋这时吃了口菜,然后这才放下筷子叹了口气道:“听说最近王相被吕相打压的很厉害,现在人人都说吕相虽然是王相的后辈,但却是青出于蓝,把王相压的死死的,不知这些可是事实?”
  
      “这些都是别人的风言风语,我为宰相一心为公,从来不会以权势压人!”吕夷简也没想到李璋竟然会当着自己面问这些,随后就开口否认道,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打压王曾的事。
  
      “吕相不承认也正常,只不过我有时候也在想,吕相聪明一世,为何会在王相的事上犯糊涂呢?”李璋对吕夷简的否认并不意外,只见他这时似乎是有些自言自语的道。
  
      “李都尉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知道了些什么?”吕夷简当下再次皱起眉头道,如果别人说这些话,他可能会恼羞成怒,甚至拂袖而去,但李璋却不一样,他是赵祯的表兄,又是赵祯最信任的人,整个大宋如果说要找一个对赵祯最了解的人,恐怕除了李璋就没有第二个人选了,所以吕夷简这时也怀疑李璋是不是从赵祯那里知道了些什么?
  
      李璋这时却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再次吃了口菜这才再次道:“其实吕相是个聪明人,应该也能明白陛下的用意,之前李少傅被逼走也就算了,可若是王相再被逼走的话,吕相你觉得到时陛下会怎么想?”
  
      “这个……”吕夷简听到这里也是一惊,当即坐直了身子,他的性格的确有些霸道,之前李迪是主动向他动手,所以他才设计逼走了对方,而王曾虽然没有向他动手,但却让他感受到了威胁,所以吕夷简也想像之前逼走李迪那样,把王曾也逼出朝堂,可是他却忘了赵祯对这件事的态度。
  
      其实以吕夷简的智慧,本来不应该忽略这么明显的事,但正所谓权势迷人眼,他一心只想着保住手中的权力,自然也就忽略了其它的事,赵祯能容忍他逼走李迪,但却绝不会容忍他再逼走王曾,如果他真的硬要对王曾下手,最后无论对错,恐怕他这个宰相就要做到头了,到时很可能像李璋说的那样被贬出京城。
  
      看到吕夷简沉思的模样,李璋则是再次一笑道:“据我刚得到的消息,陛下最近想要加封王相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封沂国公,而其中的用意也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吕夷简听到李璋的话再次一惊,他身为宰相,而宰相还有另外一个正式的称谓,也就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也是以前王曾担任过的官职,而现在赵祯打算将王曾加封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职位已经与他相当的接近,再加上自己这段时间对王曾的打压,显然赵祯是在支持王曾,同时也是对他的警告。
  
      “多谢李都尉的提醒!”想到上面这些,吕夷简当即醒悟过来,随即向李璋郑重的行了一礼道,虽然他怀疑李璋对自己说这些可能是出于赵祯的意思,但无论如何,这个人情他都记下了。
  
      “哈哈~,其实这些事情就算我不说,以吕相的智慧肯定也能想到,当初人人都说丁谓智计过人,但在我看来他却只有小谋而无大局,最后这才惹火烧身,吕相当初也扳倒丁谓的功臣之一,所以有些话我也就不多说了!”李璋说到这里再次给吕夷简倒了杯酒。
  
      听到李璋拿丁谓做比,吕夷简也是苦笑一声,虽然他不至于落到丁谓的下场,但也的确给他提了个醒,自己之前的确犯了一些帝王的忌讳,可笑自己竟然被权势迷了眼,根本没看清眼下了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