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全球高武 > 第915章 老张的遗嘱

第915章 老张的遗嘱

    魔都。??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天部。
  
      战天宫内。
  
      会议已经临近尾声。
  
      当方平起身,殿门洞开,意味着会议结束了。
  
      方平仿佛有些遗憾的意思,语气略显萧瑟道:“会议就到这吧,大家接下来不准备离开的,可以在魔都暂歇几天,不要乱跑。”
  
      会议很圆满,可方平一副不满意的语气,让有些人略显意外。
  
      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他说什么,大家都答应了。
  
      哪怕委羽山姜馗,也没有和他唱反调。
  
      众人陆续往外走,方平盯着他们看,看的最多的还是姜馗,那目光仿佛看透了姜馗,刺的姜馗后背都有一些疙瘩升起。
  
      姜馗微微蹙眉,没有理会,大迈步离去。
  
      殿外,李长生众人依旧冷漠,用渗人的目光看着他们。
  
      姜馗心中低骂一声,一群人都有病吗?
  
      ……
  
      姜馗众人迅速离开了战天宫。
  
      仿佛后面有恶狼一般,在封闭的战天宫中,他们都感受到了压力和压抑!
  
      他们一走,宫殿大门轰隆一声关闭。
  
      大殿中,方平依旧站立,没有去送人的意思。
  
      李老头这些人都没走,纷纷进入大殿中。
  
      “怎么没留下一些人?”
  
      田牧一进门,就说了一句让吴奎山、吴川有些冒冷汗的话。
  
      吴川一直憋着,这时候不由道:“你们又出什么幺蛾子?方平,委羽山既然愿意低头,没必要咄咄逼人,华国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
  
      吴川皱眉道:“我们的实力,真的很强吗?你招惹敌人太多,不是好事!”
  
      这些家伙,居然早就商量着留下一些人,这让吴川觉得方平此举很不妥。
  
      方平轻笑道:“没什么,就是想找个厉害点的祭旗!部长之前杀了一位帝级强者,那是帝级的事,我看这些绝巅之下的武者,还没清醒过来!
  
      在华国境内乱糟糟的,杀人立威我觉得更合适一点,柿子要捡硬的捏!
  
      我还真准备捏捏委羽山!”
  
      吴川头疼道:“青童帝尊实力极强,你是在给张部长找麻烦,他还有伤在身,你真要逼得他和敌人同归于尽?”
  
      方平笑呵呵道:“死就死了好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他话刚说到这,天际,战天宫的屏障直接被撕裂!
  
      方平嘴角一抽,下一刻,一道身影呈现。
  
      张涛脸色略微发白,似笑非笑道:“我是好人,还是祸害?”
  
      “这也听的见?”
  
      方平头疼!
  
      张涛嗤笑一声,“区区能源石布置的屏障,拦截寻常九品还行,能拦得住我?”
  
      “您不是重伤垂死了吗?现在来这,合适吗?”
  
      “我再重伤,捏死你也不难!”
  
      张涛一脸鄙夷,“真把自己当我同级了?”
  
      方平翻了个白眼,你厉害,你说了算。
  
      两人对话几句,吴川这时候才有些意外道:“张部长,你什么时候来的……你不是……”
  
      “会议开始就来了。”
  
      张涛轻笑道:“想等这小子动手,我提着尸体去委羽山,看看能不能会一会青童。”
  
      吴川一脸黑线,吴奎山也是苦笑无奈,“部长,委羽山虽然有些不妥,可在我看来,还没触及华国底线,为何你和方平都有……赶尽杀绝的意思?”
  
      方平说守规矩,立威,他都懂。
  
      可现在委羽山很乖,姜馗也很听话,如此情况下,非要把委羽山得罪到死吗?
  
      这就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了!
  
      再说,张涛真的可以和青童帝尊分出胜负吗?
  
      张涛缓缓落下,迈步走向大殿,随意一脚将占着主位的方平踢到了一边,无视了方平愤怒的眼神,自顾自在主位坐下,笑道:“并非赶尽杀绝,新武武者虽莽,可也不会无故得罪这些上古强者。”
  
      “如玄德洞天,龙变天,包括有些不规矩的玉隆天……我们都可以合作,可以谈。”
  
      张涛顿了顿,笑道:“可委羽山……委羽山和王屋山,都有些不妥!这两地,一地常年封禁,一地其实一直和外界有往来!”
  
      “委羽山早就开启山门了?”
  
      吴奎山意外道:“不是说封禁这边,来往的人多了,容易破碎吗?”
  
      “那是针对其他界域之地,委羽山不同。”
  
      张涛往石椅上坐了坐,感觉有些硬邦邦的,看向方平道:“下次换成沙发椅!这些东西,糊弄一下外人就行,做人已经很难,难得休息一下,弄个石头椅子给我坐,故意的?”
  
      方平脸黑。
  
      “对了,你小子现在很张狂啊!一副你才是华国老大的样子,想安排谁出战就安排谁出战,问过我的意见吗?”
  
      方平咕哝一句。
  
      “什么?说大声点。”
  
      张涛好像没听到,看着他笑着问了一句。
  
      方平继续翻白眼,有气无力道:“张部长,这是天部总部……”
  
      “我知道,怎么了?”
  
      张涛有些疑惑,看着他,好像不明白。
  
      方平咬牙道:“我是天部代理部长!”
  
      “然后呢?”
  
      “我……”
  
      方平心里暗骂,我不要面子的吗?
  
      这里好多天部人的,我是老大,你别把我不当干粮!
  
      一来就踢我,我不要脸的吗?
  
      张涛似笑非笑,摆摆手道:“其他人出去吧,送送那些客人!另外,把玄德洞天和龙变天的人留下,其他人随意。”
  
      外面,包括李长生、田牧这些人,纷纷离去。
  
      “吴川、吴奎山留下。”
  
      两人闻言,原本准备离开,此刻也停了下来。
  
      等人一走,张涛随手一挥,战天宫大门关闭。
  
      方平意外道:“您能控制?”
  
      “又不是战天帝复生,我控制一下他住的破屋子有问题?”
  
      张涛不以为然,我这么强,难道连人家住的屋子都关不了?
  
      “少废话,坐下!有些时日没见了,聊聊吧!”
  
      张涛反客为主,招呼几人坐下。
  
      等几人坐了下来,张涛看向三人道:“过些时日,华国就交给你们了!”
  
      “……”
  
      此话一出,吴川微微凝眉道:“部长的意思是……”
  
      “绝巅以上,都要离开了!四部这边,方平、吴奎山你们几人管着,四府这边,我们一走,你就是唯一的正牌镇守使了,多上点心。”
  
      吴川再次皱眉,方平有些奇怪道:“吴师兄不知道吗?”
  
      张涛随意道:“忘了!这家伙到处跑,又不是绝巅境,经常忘了他是南方镇守使,存在感太低,经常想不起来通知他……”
  
      这话不是扎心,那是扎到五脏六腑都碎了。
  
      吴川眼神那叫一个诡异,看着张涛一言不发!
  
      这就是你们经常忽视我的原因?
  
      这就是三部四府当中,我这个镇守使知道秘密最少的原因?
  
      我以为是你们嫌弃我年轻……原来你们是压根无视了我!
  
      吴奎山都差点没忍住笑声,张涛笑呵呵道:“我说的是实话,当老师的,要不记得最优秀的学生,要不记得最差的学生,你一个中等生,很难记住你……”
  
      “部长,差不多了吧?”
  
      吴川眼神幽怨,差不多得了啊!
  
      打趣了吴川一句,张涛这才继续道:“没什么,我和其他人弄了个罩子,准备把三界绝巅一网打尽,一把给罩起来!现在这情况,华国这边很难再出绝巅了。
  
      就说你,你现在敢乱跑吗?
  
      动不动遇到真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地窟还能内讧一下,我们呢?我们自己人杀自己人?”
  
      张涛继续靠着石椅,愈加觉得不舒服,起身,一脚将石椅踢到了一边,接着面前出现一张真皮沙发椅。
  
      方平看了一眼,嘴角微抽,眼熟,好像是天部的东西,老张这是隔空取物还是之前就给偷走了?
  
      张涛也不管他,这才满意地坐下,翘着二郎腿,惬意道:“这事,通知你们一声,大概就在近期了!”
  
      方平正色道:“靠谱吗?三界强者太多了,很多人都藏着看不到,一旦您这些人走了,他们没走,那地球更危险!”
  
      现在到底多少绝巅以上的强者在藏着?
  
      不知道!
  
      势力太多太多!
  
      禁忌海还能遮掩气息,往海中一躲,你都看不到他们的。
  
      张涛笑呵呵道:“放心便是!天界残址出现,皇者尸体出现,诸多神器出现,这样够吗?这些人等到现在,为了什么?真的要当老乌龟?”
  
      “可要是真有人没出现……”
  
      “简单!”
  
      张涛再次笑道:“复生之种也出现了,这就差不多了。”
  
      “复生之种?”
  
      “对。”
  
      张涛笑道:“我打听了一下,王战之地的东西,也许是一道门户所在……或者就是苍猫说的堵路的门。这是门,却是没钥匙!
  
      我猜测,妖皇留下的就是一线生机,是堵路的门户……却是没钥匙。
  
      复生之种,就是钥匙!
  
      现在门户找到了,我们得弄把钥匙出来,这还不上钩吗?”
  
      “可复生之种不是说要天人界壁破碎才能出现吗?”
  
      “传说而已!”
  
      张涛无所谓道:“造假嘛,造的真一点,假的也成真的了!一只猫现身说法,作为上古老猫,看到复生之种,惊呼几声‘复生之种居然出现了’……有人会信的。”
  
      “……”
  
      方平三人目瞪口呆,啥意思?
  
      张涛笑道:“你们不会以为苍猫还能置身事外吧?这事它得出力,不出力,把它丢地窟去,让那些帝尊找它麻烦,抢它神器。”
  
      方平苦笑道:“榜单不会真的您弄出来的吧?”
  
      “没有的事,我都认不全这些家伙,到哪弄榜单去,借力打力,顺势而为。”
  
      张涛说着,笑呵呵道:“苍猫,自己考虑考虑。”
  
      方平挑眉,苍猫听到了?
  
      下一刻,方平脑海中,一只肥胖的猫影呈现出来,张牙舞爪,爪子中拿着大黑锅,怒道:“坏人!本猫不干!”
  
      张涛好像没听见,但是也不在意,继续道:“这计划关键一环就是这只猫,它不出面,可信度就不高。它出面,那可信度就高了。”
  
      方平也不管苍猫怒不怒,问道:“要是还有人没去呢?”
  
      “那没办法,你自求多福吧!”
  
      张涛一副无奈的表情,随意道:“办法用尽了,还有人躲着不出来,那我也无奈了。镇天王倒是说了一个靠谱的办法,可听着更不靠谱!”
  
      “什么?”
  
      “那老家伙说了,这事……还得靠苍猫!”
  
      方平发呆,又靠这只猫?
  
      “镇天王说,苍猫的大道有些特殊,这家伙可能是一个……怎么说呢……万道的汇聚点?”
  
      方平眼神微变道:“镇天王知道?”
  
      张涛似笑非笑道:“听这意思,你知道?”
  
      方平沉声道:“算不上万道汇聚点,不过的确有些特殊。”
  
      “老家伙说了,当年……究竟是哪年不知道,当年有一次,苍猫好像差点被人干掉了,就这意思吧。结果好像本源空间被击溃了……结果当年的强者,万道动荡!”
  
      张涛这时候也严肃了起来,挑眉道:“万道动荡!我们这些人,强就强在大道基础上!一旦本源动荡,那绝对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老家伙的意思是,带着苍猫到我们布局的地方,把苍猫打成重伤,本源溃散,这时候大道动荡,隐藏的家伙不来都不行!
  
      无论是探测天界,还是其他,都会来的!
  
      而且万道动荡……说起来和皇者道出现有些类似,更逼真。”
  
      “部长!”
  
      方平凝眉,张涛笑道:“别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苍猫应该可以听到我说什么,或者感知到?就是说给这只猫听的。
  
      苍猫,你呢,想活的滋润,帮点小忙还是有必要的。
  
      放心,还真能对你怎么样?
  
      我不是那种人!
  
      就是当个诱饵,让本源空间出点问题,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和老家伙说的那样,真的能让万道动荡?”
  
      张涛还是有些不相信的,“你有这么大能耐?苍猫,靠谱吗?”
  
      无人应话。
  
      而方平脑海中,苍猫身影已经颤抖起来,张牙舞爪,爪子上好像多了点什么东西,长的有点像张涛的样子。
  
      苍猫拿着平底锅,砰砰砰拍的直响。
  
      坏人!
  
      居然要让它当诱饵,还要自残,它不干!
  
      方平见状,看向老张,开口道:“苍猫说了,不干!你敢再提,它就用锅拍死你!”
  
      “哟,还能通过你中转?”
  
      张涛有些意外,失笑道:“有点意思!这猫怎么不亲自过来和我谈?”
  
      方平也有些意外,在脑海中询问道:“怎么不和他谈?”
  
      苍猫郁闷无比,已经拍死了弄出来的张涛虚影,那是假的,它可没拉张涛进它的本源空间。
  
      “不想和他说话!”
  
      苍猫气呼呼地趴在地上,再次狂吃起来。
  
      “他很坏的!也很不要脸!真烦猫!”
  
      苍猫愈加郁闷了,“他经常想我!”
  
      “嗯?”
  
      方平愣住了,啥意思?
  
      “假人皇可坏了!想我的时候,天天出现好多好可怜的画面……你被人打死了,骨头都被人拆了,小胖子也被人打死了,皮都给剥了……反正好惨好惨了!”
  
      苍猫都快哭了,本猫再也不想进猫世界了!
  
      “反正就是好可怜好可怜,本猫不帮忙,那就天天能看到有人被剥皮拆骨……他还天天哭……好烦好烦呀!”
  
      苍猫真要被气哭了!
  
      假人皇不要脸的!
  
      他也哭!
  
      人都死了,很惨很惨的,最后就剩下假人皇和它,一人一猫,就在一片废墟上站着。
  
      反正张涛想到它的时候,就没好事。
  
      不是在地球废墟上待着,就是看到谁谁谁被人杀了,死的还特惨。
  
      随着苍猫的叙述,方平一脸呆滞地看向老张,老张……猜到苍猫的能力了?
  
      还故意找苍猫卖惨?
  
      方平脸色僵硬,开口道:“部长,您天天和苍猫哭?”
  
      “……”
  
      吴川和吴奎山呆滞中。
  
      张涛则是笑呵呵道:“哭?可能吗?不过你这话的意思是……这猫真的能感应到?”
  
      张涛摸着下巴,笑道:“有点意思了!这猫不寻常啊!怎么可能呢!我就是试试,没想到还真行,这么说来,大家找的复生之种……搞不好就是这只猫。”
  
      方平否定道:“不会的,皇者封门的时候,苍猫都已经存在了,它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张涛笑道:“按照已有的钥匙来造锁,不是很正常吗?谁能想到,复生之种其实就是这只猫?也许干掉了这只猫,门就开了,未必不是不可能的事!”
  
      此话一出,几人有些发愣。
  
      方平脑海中,苍猫也呆滞了一下,半晌才爪子挠头道:“我?喵呜……不是呀,本猫不是……”
  
      说着说着,苍猫有些自我怀疑了,“本猫是复生之种吗?”
  
      大殿中,张涛朝方平挤了挤眼,笑道:“可能性很大的,所以啊,苍猫想不被人打死,还得出力才行!就这么定了吧,回头我和苍猫商量一下怎么安排。”
  
      方平脑海中的苍猫身影已经渐渐消散,显然这时候的老张没想着苍猫了,苍猫陷入自我怀疑中,现在也没工夫搭理方平了。
  
      等苍猫不见了,方平疑惑道:“真的是它?”
  
      “随便说说!”
  
      张涛笑道:“管那些干嘛,吓到它就行!”
  
      “部长,这样合适吗?”
  
      “不合适……”
  
      张涛笑道:“我知道,苍猫在你眼中是自己人,不该算计它。我不算阴它,会告诉它一切的,是真的需要它帮点忙,放心,我不死的话,苍猫不会有事的。
  
      我死了……那就看它自己了。
  
      这事,大体上就这么定下来了。”
  
      吴川此刻也不管那些了,沉声道:“这很危险!一旦被人意识到中计了,你们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部长,现在带走这些人,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有!”
  
      张涛也严肃道:“不单纯是因为你们,也是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变故!我们不能给这些家伙太多时间去布置,要不然拖的越久,麻烦越大!”
  
      “必须要尽快弄走他们,打乱他们的布局!”
  
      张涛略显沉重道:“我之前和龙变天帝交流了一下,龙变天帝的意思是,人类必须要自救!因为在他们那个时代,有一些传闻!”
  
      “当年,诸皇封门,又剥离了人间界的能量,打造了仙源……这个他知道的不多。
  
      只知道几位极道天帝不满,认为诸皇剥离了人间界的希望。
  
      所以,最后时刻,复生之种其实不是诸皇留下的,而是几位极道天帝留下的!”
  
      “他们可能和皇者发生了纷争,进行了战斗,最后制造了复生之种,将复生之种丢入了人间界,就是不愿看到人间灭武。”
  
      “如此一来的话,复生之种大概率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件物体!”
  
      “如今的人间武者,人人都能习武,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能是复生之种遍布了整个人类!”
  
      “当年诸皇也许不单纯是堵门,甚至可能彻底区分人仙,人类也许不能再习武,都有可能。”
  
      “当然,具体计划,恐怕只有少数一些人知道了,是不是如此难说。”
  
      “龙变的意思是,到了那一天,恐怕真的要血祭人间!”
  
      “如此一来,才能真正凝聚出复生之种……这时候,我们必须要自救才行,其他人都靠不住。”
  
      “……”
  
      张涛一口气将和龙变天帝谈论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看向众人道:“所以我们不得不自救!将他们困住,也是为了改变一些东西!”
  
      方平深吸一口气道:“我明白了!那接下来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有!”
  
      张涛看着他,缓缓道:“第一,必须要夺到妖皇遗物!记住了,这玩意很关键,我需要拿来当诱饵!”
  
      方平郑重点头,至于之前说的华国不夺……说说罢了!
  
      “第二,破碎了王战之地,二王不出手,王战之地未必会破碎!我需要你去完成这个任务,一定要破碎!二王不出来,那就是变数,很麻烦!”
  
      “好!”
  
      “第三,我们若是真的回不来……华国没了绝巅,那就全靠你了!方平,你是变数,我希望这个变数更大一点,守住我们最后的净土!”
  
      “好!”
  
      方平说着,有些埋怨道:“托孤似的,兆头不好!”
  
      老张也笑了,叹道:“也是,这可不是好兆头!所以还有个第四,为了我们能回来,送我一点不灭物质,不多,50万元左右就够了!我们这次去的绝巅多,都是抱着必死之心去的,方平,多少给点保障。”
  
      “……”
  
      方平脸色漆黑!
  
      我就知道!
  
      我就猜到了你不会一点羊毛不薅,果然,在这等着我呢。
  
      张涛见他不说话,笑道:“算了,生亦何欢,死又何惧!回不来,也随了你心意,到时候,天部部长就是你的了,你当四部部长都行!”
  
      张涛起身,叹息道:“放心,老子就是死,也尽量帮你们拖延时间,多干掉一些强者再去死!回头我回不来的话,你小子帮我照顾一下张家人,老的就算了,几个小的照看着点就行。”
  
      “骨灰大概是回不来了,给我弄个衣冠冢吧……”
  
      方平差点吐血,无奈道:“您真行!为了弄点不灭物质,至于这样吗?”
  
      “我说认真的。”
  
      张涛这时候眼神忽然格外明亮,灼灼有神,看着他道:“没开玩笑,回不来,就按照我说的办!记住了,不用大张旗鼓,私底下给我办了就行,到时候别哭鼻子,谁杀的我……替我报仇就行!”
  
      “我这人,一辈子就没怕过什么,可我怕孤单……记得,有空给我上柱香……”
  
      方平一时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巴张了张,半晌无言。
  
      张涛似哭似笑道:“这几日,我会走一走华国大地,别再烦我!故土难离……希望有朝一日,真能看到一个超乎我想象的盛世!
  
      方平……我看好你,盛世在你们手中!”
  
      “部长……”
  
      方平眼睛微红,手中出现一大团不灭物质。
  
      张涛看了一眼,不太在意,随手收入储物戒,笑道:“好了,别哭鼻子,走了!”
  
      丢下这话,张涛跑的飞快!
  
      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平一脸悲伤,吴川瞥了他一眼,无语道:“你信了?”
  
      方平悲伤道:“我不信不行啊!你没看到,他脸色越来越苍白了吗?再说几句,我再不表态,他要晕倒了!关键……他晕倒了,我会被砸死的!”
  
      方平一脸的无奈,老张就差倒在他怀里了,看样子有砸死他的意思。
  
      吴川干咳一声,失笑不语。
  
      方平也是装模作样了一番,迈步准备离去,还没出大殿,忽然回头道:“他说的……也许是真的呢?”
  
      “……”
  
      殿中,两人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