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书库 > 全球高武 > 第861章 风云聚

第861章 风云聚

    大战,迅速告一段落。X23US.COM
  
      下方众人,开始清点战利品。
  
      方平踩在血红色的土地上,此刻混合着河水,血液扩散的更广,附近地域全都化为血色。
  
      远处,山崩地裂,雪崩还在扩散。
  
      随手将一份被血液染红的文件招入手中,方平扫了一眼,看向黄金屋中还在冲撞的精神体,淡淡道:“慈善工作做的不错,居然还在世界各地开设了孤儿院,这良心说你们邪教,那倒是委屈你们了!”
  
      中年继续冲撞,也不回话,也不自爆。
  
      不到必死关头,这种人反而比一般人更怕死。
  
      方平也不多说,将文件丢给北宫,开口道:“去通知各大政府,尽量安全过度,将这些家伙全部清剿!别逼我们天部跨境执法!”
  
      邪教开设孤儿院,不用说,方平也知道目的为何。
  
      方平一边继续搜索着,一边道:“邪教存在不少年了,培养的人也不少,现在看来,一部分恐怕渗透到了一些核心层。
  
      交出核心层名单,我可以考虑少折磨你!”
  
      “妄想!”
  
      “非要找虐!”
  
      方平也不多说,黄金屋中,精神力陡然化为精神之火,焚烧中年武者的精神体。
  
      “啊!”
  
      惨叫声瞬间响起!
  
      方平满脸狞笑,忽然看向周围众人道:“我像不像反派?”
  
      张语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笑道:“有点!”
  
      “反派在这时候,一般都会被翻盘!有强者来援,顺手打爆我!我就想知道,现在……那些隐藏的强者敢来吗?”
  
      方平忽然畅声大笑道:“我就在这!敢来吗?一群老而不死的废物,过来!张部长,你们离去,我看看他们敢不敢现身!”
  
      “行了,那些人哪敢来!”
  
      虚空中,一声淡笑传来,张涛淡淡道:“偷摸着看看还行,让他们上阵,哪有那胆子!”
  
      “也是!”
  
      方平摇头,接着叹道:“邪教太弱了,杀起来没感觉!大教宗那个废物,弄了这么些年,就弄出这点底牌,有用吗?”
  
      没人回话。
  
      方平继续游走着尸堆上,淡淡道:“邪教不足为虑,一些天外天之人,也不知道看没看到!看到了,那就老实点,该合作合作,要不然,也是邪教的下场!”
  
      “总有人能看到的!”
  
      张涛再次回了一句,接着又道:“我先走了,你自己收尾。”
  
      “好!”
  
      虚空无声,方平也不知道老张走没走,不是太在意这个。
  
      ……
  
      与此同时。
  
      距离此地不远的地方,虚空微微颤动。
  
      一处如同仙界般的地方,鸟语花香,一些仙女般的女子正在采摘水果花朵。
  
      下一刻,却是空间震动,鸟兽惊惧,四处逃亡。
  
      “不欢迎张某吗?”
  
      张涛脚踩军靴,直接撕裂了虚空,踏步而出。
  
      教书先生一般,四处看了看,背负双手,淡笑道:“地方不错,说一声仙界不为过!”
  
      下一刻,虚空中,一道女性身影浮现。
  
      女人怒发冲冠,眼神冰寒而又警惕。
  
      “汝乃何人!”
  
      “还装?”
  
      张涛距离对方不过百米,面不改色,淡定从容道:“张涛还是有几分薄名的!天部执法,女帝窥探,这么说,可能认识大教宗了?”
  
      “不知!”
  
      “不知?”
  
      张涛笑道:“我这人,不喜欢辣手摧花!好一副美景,我这粗俗之人,一旦动粗,那可就煞风景了!”
  
      “你欲何为!”
  
      “说,大教宗是谁!另外……”
  
      张涛环顾一圈,笑道:“居然还有个真神活着,也好,让真神出去,加入天部,负责镇压其他不听话的家伙!”
  
      “狂妄之徒!”
  
      乌摩女帝一声厉喝,狂妄!
  
      来人进入天外天,视她如无物,真以为可以镇压诸天?
  
      “我说了,别逼我!我这人好说话,你去问问,骂我的人不少,我唾面自干的能耐还是有几分的,能不动手,我不喜欢动手。”
  
      张涛笑道:“你就是骂我,我也不介意!废话少说,真神出去,九品境出三人,其他随意!至于你,爱躲就躲着。”
  
      说罢,又道:“这个天外天不错!我看了一下,好像一种特殊材料打造的,居然可以不受空间裂缝影响,我知道你的心思,在这,你的主场!
  
      天外天算是你的神兵,在这,你可以操控天外天。
  
      不过……”
  
      张涛说着,一拳轰出,平地生雷!
  
      虚空裂缝都无法切割的天外天,这一刻忽然晃动了一下,上空,一道黑色裂缝呈现。
  
      乌摩女帝脸色铁青!
  
      张涛淡然道:“就这?挡我?我不愿意下狠手罢了,否则一拳打穿了这玩意!算你倒霉,在我眼皮子底下也敢释放精神力探查,找死呢!
  
      对你们这些神话人物,我不愿意主动开战,不代表不能!
  
      听我的,好说。
  
      不听,那我这人也不好说话!
  
      别逼我宰杀个把老古董,神话人物震慑四方!”
  
      “你太自信了!”
  
      乌摩女帝这一刻如同千手观音,身后忽然浮现多条手臂,手持各种神兵,气机勃发,冷冷看向张涛。
  
      “三头六臂?头呢?来,多弄几个头出来,我看的不爽,顺手帮你把头给切了!”
  
      话落,张涛一步踏出,如同瞬移,眨眼间出现在女帝跟前。
  
      直接掐住她一根胳膊,咔擦一声掰断。
  
      “什么玩意,就这个?”
  
      张涛掰断了手臂,任由乌摩女帝遁逃千米,手中拿着手臂看了看,摇头道:“太弱了!你应该是金身七锻初期晋级的九品,在九品境,将金身锻造到了七锻巅峰。
  
      本源道,也是走的一条道,没到万米,8000米左右吧。
  
      这能称帝吗?”
  
      张涛有些疑惑道:“你们口中的大帝,给我的感觉都不是太强,什么情况?本源道不到万米,是走的不算短,8000米算不错了。
  
      增幅1.8倍,你基础还行,30万卡左右。
  
      这么一算,84万卡左右,这算不上封号级吧?”
  
      远处,乌摩脸色变幻不定,却是缓缓道:“吾等受伤未愈罢了!昔年,有强者暗中袭杀吾等,打破了我们的金身,新锻造之金身,不如往年。
  
      否则……”
  
      “否则如何?哪怕你百万卡气血又如何?”
  
      张涛嗤笑一声,玩味道:“不过我对你说的袭杀你们的人很感兴趣,谁?莫问剑吗?应该不是吧!你们这些藏在地球上的天外天之人,莫问剑应该没下狠手!
  
      那么说,另有其人了?
  
      在地球上有这实力的,我想我大概猜到是谁了!”
  
      说着,张涛不耐烦道:“如何抉择?我说了,大家合作,没让你这老妖婆出山!别逼我,最后一次机会,要珍惜机会!”
  
      “尔如此霸道,就不怕吾等不愿!”
  
      “怕什么?”
  
      张涛轻笑道:“你们可以试试看!试试能否如同当年袭杀莫问剑一样,来袭杀我!我这人比之莫问剑,也许实力不如,可我比他更狠一点!
  
      他是顾虑重重,一心要报仇,又有些犹豫,还要受师门影响。
  
      怕牵连师门,干事之前还得叛出师门……这样的人物,再强,也是有缺陷的!
  
      昔年围杀他于紫盖山,大概也是因为师门危机。
  
      你觉得我会吗?
  
      我其实更喜欢蛇王这称号,你们也许想尝试一下,一条有帝级实力的毒蛇盯着你们,日日夜夜,是何感受!
  
      乌摩,我说这些,你能听懂吧?
  
      听懂,那就选择!
  
      我张涛,不是莫问剑,他对一些老东西还有尊重之心,我没有,我崛起于新武,对你们这些人物,毫无任何感激之心,不要逼我!”
  
      乌摩女帝脸色变幻不定,缓缓道:“张涛……你也不用故弄玄虚!你走人皇大道,屠光了人间之人,你也会身死道消,你的缺陷,比之莫问剑更明显!”
  
      “是啊!”
  
      张涛笑道:“你说的没错!这是我的缺陷,一目了然!那又如何?你觉得是我杀了你们更快,还是你们杀了人类更快?可以试试看!何况,你真以为我毫无准备?人类不灭而我不灭!我藏了几个人,好歹还会给自己留一线生机,你们打爆了地球,我也可以有最后一搏之力,干掉你们几个……问题不大!”
  
      乌摩脸色不变,却也不回话。
  
      张涛有些不耐,眼神陡然凶狠起来,身上气机爆发,撞击出一道道黑色裂缝。
  
      “看样子,你很自信,觉得我不敢杀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太好说话了?”
  
      咔擦!
  
      说话间,张涛再次瞬移破空,手掌呈鹰爪状,直接扣住了对方的手臂,瞬间掐断。
  
      “还没恢复到最巅峰!那就老实点!看来伤你们的人有分寸,起码还需一两年才可以恢复到最巅峰状态,有点意思,这人实力比现在的我要强!”
  
      张涛说着,乌摩女帝再次破空离开,却是始终没有还手,脸色却是难看。
  
      很强!
  
      对方是真正具备帝级实力!
  
      而他们,虽然还被称之为大帝,可这时候却是没恢复到巅峰,比帝级差一点。
  
      “你想如何?”
  
      乌摩冷冷询问一句。
  
      张涛失笑,淡淡道:“都是这样,记打不记吃!简单,我不是说了吗?真神出山,九品最少三人,加入天部,进行征战!至于那位真神……”
  
      张涛说着,身影忽然一动。
  
      下一刻,下方爆发出一阵爆鸣声。
  
      乌摩女帝眼神变幻不定,却是没有插手。
  
      过了片刻,张涛手中提着一道身影,也是女性。
  
      此刻,张涛如同擒拿鸡仔一般,将对方捏在了手中,笑呵呵道:“听点话!女性绝巅,人类不多。去了天部,乖一点,没让你拼命,表个态,你们天外天的真神也得卖命才有活路!”
  
      说着,低头看向手中不忿的女性真神,挑眉道:“不服气?行,给你机会!”
  
      说罢,随手一丢,对方直接撞击的空间爆裂,踉跄着倒飞到了乌摩身边。
  
      “你们俩一起上!来,我单手打爆你们试试!”
  
      张涛猖狂无比,笑道:“看你们是女的,给你们点脸面!我这人,怜香惜玉!你们看看方平,那是心狠手辣,打女武者能那样吗?
  
      能随便打穿别人的胸口吗?
  
      你干脆一拳打爆别人的脑袋,不是更好一点吗?
  
      何必打死了都不那么美观!
  
      看我,打死的女性真王也有,除了没脑袋,身材保存完好,下辈子活了,也许还是好身材,不至于扁塌塌的!”
  
      此话一出,对面两人都是脸色铁青一片。
  
      张涛此刻还有闲工夫看手中的手表,看了一眼,开口道:“快到中饭时间了,我还得赶回去吃饭,二位,一分钟,一分钟后,我就要辣手摧花了!”
  
      乌摩低沉道:“你说的那个方平……外面那个?”
  
      “不错!”
  
      “天部由他执掌?”
  
      “不错。”
  
      “他区区一金身武者,有何资格让真神追随!”
  
      乌摩语气冰寒,这才是她不出声的原因。
  
      如果说是跟随张涛,也许之前她就答应了。
  
      她身边,那位女性真神,也是叱道:“区区一金身武者,你敢让本座追随与他,何其可笑!”
  
      “区区一金身?”
  
      张涛摸着下巴,笑道:“我都说了,他心眼小,不怜香惜玉。你们这话,我这要是转达一下,他到了绝巅,大概能活活打死你们!这家伙心眼真不大,你们确定现在要得罪死了他?”
  
      “哼!”
  
      女性真神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在意。
  
      区区金身,哪有那么容易成就真神!
  
      乌摩却是忽然道:“他金身八锻了?”
  
      “你不是看到了吗?”
  
      张涛玩味道:“有什么想法?”
  
      乌摩淡淡道:“还不是金身九锻!他若是金身九锻,穆颜追随他也无妨!”
  
      “金身九锻?”
  
      张涛笑道:“有点好奇,金身九锻,在你们那个时代有吗?”
  
      乌摩不言。
  
      “不会没有吧?还是说,只有极少数可以?比如走肉身极道的那几位?”
  
      “你知道极道?”
  
      张涛淡然道:“这些算秘密吗?极道罢了,张某不愿去走,不屑去走罢了!废话少说,金身九锻,对一般人而言也许难,对他而言,不算太难!”
  
      “可笑,无知!”
  
      乌摩冷笑道:“你可知金身九锻意味着什么!金身九锻,金身大成,号称不死不灭!所谓不灭金身,说的可不是现在的金身!
  
      真正的不灭金身,说的就是金身九锻境!
  
      同样,有金身九锻,对应的还有灵识九锻!
  
      这些人,便是极道的基础!
  
      他们,才是走上极道的强者,哪怕皇者也无法彻底泯灭,哪怕被杀,终有一天还会再出现在这世间!”
  
      张涛摸着下巴,笑道:“这样吗?那倒是有点意思了!”
  
      这一刻,他忽然知道了点什么。
  
      没再说这些,张涛又道:“一分钟快到了,考虑的如何了?真神去不去,其实无所谓,不过不去……多少有点不给面子!大家都是要脸的人,你不给我面子,那我可就不给你面子了!”
  
      乌摩脸色铁青!
  
      这叫给面子?
  
      你直接闯入天外天,一言不合就出手,这叫给面子?
  
      许久,乌摩冷淡道:“让穆颜出去可以,本帝要重开山门,去天部只是权宜之计,山门重开,穆颜需要回山!”
  
      “重开山门,没问题!按照玄明天的规矩来,回头你们就知道了!”
  
      张涛答应的痛快,穆颜却是冷声道:“本座不会现身,金身境武者,没资格对本座指手画脚!”
  
      “你确定?”
  
      张涛笑道:“露个脸,那算战友。不露脸,那就不算了,别指望任何人记情。”
  
      “哼!”
  
      穆颜冷哼,记情?
  
      她需要吗?
  
      “随你!”
  
      张涛抻了个懒腰,笑道:“看看,现在不就简单了!就这么办吧,张某就先告辞了!”
  
      说罢,张涛转瞬间消失。
  
      他一走,两人对视一眼,接着乌摩忽然冷哼一声,面露不快。
  
      天外天中,那个百花园居然不见了!
  
      那可是她无数年来,收集的各种天材地宝,当然,对她而言,更重要的还是观赏。
  
      可现在,没了!
  
      刚刚张涛下去擒拿穆颜,顺手给弄走了,她都没太在意,光看穆颜被擒拿了。
  
      穆颜也看到了这一幕,语气森冷道:“师尊,此人如此霸道,为何能修成人皇道?”
  
      “似是而非罢了!”
  
      乌摩摇头,对方修的不是纯粹的人皇道,类似而已。
  
      不过很强大!
  
      起码她实力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不是对方对手。
  
      “也好,你出天外天,时机正合适!哪怕他不来,为师也准备让你出山!”
  
      乌摩说着,又道:“暗中行事,暂且不与人间界武者发生冲突!”
  
      说罢,又眼神深邃道:“那个方平……金身八锻!你盯着,是否有人暗中操控,新武时代,不该出金身八锻……”
  
      “新武时代”几个字,乌摩说的顺畅,显然,并非不知。
  
      说着,乌摩接着微微蹙眉道:“方平……另外一位,也是金身八锻,走的却是极道之路,不意外。而方平,走的却非极道之路,竟也能踏入八锻境!
  
      他也许是重要棋子,南北二派,也许都有布局!”
  
      “师尊,南北二派昔年究竟是何人在幕后操纵?”
  
      穆颜问了一句,有些疑惑。
  
      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她还是没想到是谁。
  
      “不知。”
  
      乌摩笑道:“有些事,不必深究!盯紧了方平,也许会有一些意外收获!”
  
      “弟子知晓。”
  
      穆颜应了一声,迅速退去。
  
      她一走,乌摩看向天空被破开的黑洞,微微凝眉,挥手一抚,黑洞消失。
  
      “张涛……是谁的棋子?”
  
      乌摩低声呢喃,如此之强,就不怕超出掌控?
  
      还是说,早有安排?
  
      “这些人……越来越乱来了!昔年的莫问剑,而今的张涛,都已经超出可控之力,大乱将至,这些棋子也想翻身为主,容易反噬!”
  
      乌摩微微凝眉,摇头,很快也消失在空中。
  
      ……
  
      邪教原址。
  
      方平耳朵微动,张涛传音:“一旁的那个天外天不用管了!等人来了,招纳便是!别当人用,有必死的任务让她们出手!小子,怜香惜玉,也要看人,一群几千岁的老妖婆,你可别被迷花了眼!”
  
      方平无语,“我没那爱好!”
  
      “那就好,小心点,你身边汇聚的乱七八糟的人越来越多!包括苍猫……”
  
      这边说着,那边,一只大猫耳朵动了动,猫嘴啧吧了一下。
  
      你才乱七八糟!
  
      本猫不是!
  
      本猫就是来看看热闹,别瞎说!
  
      老张忽然嗤笑一声,继续道:“苍猫还是可信的,这猫怕死,不敢乱来。你自己留心点,风云汇聚,你身边的人越来越多,有些看似巧合,未必就是巧合。
  
      虽然不想说,可还是提醒你一句,王金洋这些人汇聚到你身边,真的未必是巧合!
  
      冥冥中注定也好,有人推动也好,都留点心!
  
      当初,你被王金洋牵引,踏入武道,如今想来,未必就是巧合,明白吗?
  
      还有,你的一些能力,少用!
  
      有人在落子,你可能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方平面带笑容,传音道:“部长可曾投资?”
  
      “我?也许吧!”
  
      “方平知道,有些事,未必就是巧合!因缘际会,有些东西,我明白!不过如今的我,还没这个资格去想这些,我会尽快变强,脱离这种危机!”
  
      “那就好!接下来我不宜出面!我已威慑乌摩,想必这些老古董,未必没有彼此联系之法,应该会很快传开,你上门去,逼迫对方打开洞天,招纳精英,壮大天部即可!
  
      这些人,恐怕也有这心思,欲拒还迎,不用太客气,你不逼迫,对方还未必有借口出山!
  
      还是那句话,别把他们当人用,就当是兵器,可伤人伤己的兵器!
  
      死了就死了,不用心疼,不用管他们死活,心狠一点,对自己人心狠不起来,这些早就该死的家伙,死了就死了!”
  
      “明白!”
  
      两人对话一阵,张涛这次真的离去了。
  
      方平继续用精神之火焚烧中年武者的精神体,陡然看向苍猫,笑眯眯道:“不问别的,就问一点,可曾在我身上感受过大教宗的气息?哪怕一点点!”
  
      苍猫喵呜了一声,低着脑袋,吃啊吃的!
  
      方平见状笑道:“怕死的猫!难道他有能耐杀你?看样子,是有了,对吗?”
  
      苍猫不语。
  
      方平再次笑道:“无妨!和我亲近的人,大多都在这了!哪怕是熟人,那也不是太亲近,杀了就杀了,下次遇到了,找机会弄死他!”
  
      “喵呜!”
  
      “别装没听到了!苍猫还有怕的时候?难怪你活的长,不该说的都忘了,换成我,我也喜欢这种猫,多纯粹,多精明,谁说你是傻猫,他才是白痴,对不?”
  
      “喵呜……我只是一只猫!”
  
      苍猫委屈,我不知道,别问我,我忘了,老年痴呆。